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650 照片事件

趙浩天沉默了一會,道:“宋書記,有些事情我本來是想等消息公開后再和你談談。”
  說著,指了指桌面上的《御尚周刊》,說道:“就說這份八卦雜志吧,我委托朋友查了查。這份雜志因為胡亂編寫嶺南省經貿委領導的私生活已經被查封。人家勞雪梅副主任工作之余跟外國公司的ceo吃頓飯,這家無良的雜志硬是寫成情人私會的戲碼。還配上圖片,言辭灼灼的大肆報道。難道領導就沒有社交的權力?瞎搞嘛!”
  宋海俊愕然。伸向煙灰缸的點煙灰的手,不知怎么的,就將煙灰點到了旁邊的茶杯中。
  趙浩天點了一支煙,吸了兩口,等了一會,說道:“宋書記,我們黨培養一名干部不容易。我們要珍惜、愛護每一名干部。”
  有些話,有些態度,他自然要說明白,說透徹。
  勞雪梅的照片事件一出,《御尚周刊》被查封,坐實了胡亂報道的名頭。那么《御尚周刊》報道的陸江的事情自然不足為信。這就從根子上消除了陸江照片事件的影響。
  宋海俊心里泛起一絲苦澀,勉強的點了點頭,道:“我贊同省長的意見。”
  晚上拜訪過嶺南省省長何其賢后,陸景心情不錯從嶺南省委常委院里出來,坐車返回希爾頓酒店。
  交州在十一月中旬的夜晚并沒有冬季的嚴寒,只是如夏末初秋的夜晚般帶著令人舒服的清涼。
  曾紅英開著車。看到陸景臉上若有若無的微笑,忍不住問道:“你心情很好?”
  陸景邊從手包里拿出響起來的手機,邊笑道:“事情解決了。心情當然不錯。”
  《御尚周刊》因胡亂報道嶺南省經貿委領導私生活而被查封的消息很快就在楚北傳開,關于大哥的傳言已經逐步平息。
  電話是趙省長的秘書嚴司至打來的。陸景看看號碼,接通了電話。
  嚴司至微笑道:“陸景,襄水和云春班子的調整確定了。你在楚北消息靈通,我這個電話不算晚吧?”
  昨天陸景給他打電話說了那本八卦雜志被查封的事情。他當即就上報給了趙省長。很顯然,這件事背后是陸景一手操作的。
  據說,昨天書記辦公會之后。宋書記打算拿陸江照片的事情發難,被趙省長弄得灰頭灰臉,還關起門發了脾氣。
  陸景就笑。“嚴哥說哪里話。楚北還有人的消息比你更快嗎?我洗耳恭聽。”
  嚴司至哈哈一笑,說道:“你啊….。麥朝暉將會擔任襄水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由省政府督查室副主任戴新良出任襄水市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市委農工委書記。市委秘書長一職等周非放書記到任后再討論。云春方面,由謝澤華同志擔任市委書記,宋朝明同志擔任市長…。另外省委、省直部門還有幾份任命…”
  陸景凝神聽著。等嚴司至說完,笑著感謝了他幾句,閑聊片刻后掛了電話。
  這份名單,趙省長可謂大獲全勝,完全體現了他的意志。當然,其中部分職位包含了和湯書記的協商。可以肯定的是,省委書記宋海俊在人事上一點便宜都沒撈到。
  戴新良不消問肯定是趙省長線上的干部。而宋朝明在云春市委副書記中的排名并不靠前,這次一躍而成為云春市長。可見趙省長、大哥運作之成功。
  回到希爾頓酒店。陸景心情大好的哼著歌曲去浴缸里泡澡。洗過澡,穿著睡衣在客廳里還沒坐一會。手機響起來。
  陸景看了看號碼,嘴角微微揚起,也沒接電話,徑直走到房門口,打開房間門。一道靚麗的倩影裹著香風乳燕投懷般的抱了過來。
  “不是說八點嗎?怎么這么晚才過來?”陸景笑著拍拍佳人的粉背,將門口她的行李箱拿進來,順手輕輕的咔噠一聲關上門。
  懷里的佳人正是晚上由建業飛來交州來見他的葉妍。
  葉妍抬頭看向陸景,嘴角蕩漾著明媚動人的微笑,說道:“飛機晚點了一會。張欣去接我的。我好不容易才說服張欣讓我晚上住酒店。”
  陸景就笑,“誰讓你電話通知張阿姨的。張阿姨肯定要留你住家里啊。”葉妍和張欣的關系一直都很好。張漓都是喊葉妍葉姨的。
  葉妍嬌媚如花的笑道:“我心里高興,和朋友說說不行?”
  傍晚時和陸景通電話,得知他一個人在交州,接下來會空閑幾天,就直接飛過來陪他。
  感受著她炙熱而歡快的情緒,看著她精致古典的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喜悅,陸景微微一笑,有種鶯歌燕舞,一室生春的感覺。
  愛憐的撫-摸著葉妍的臉蛋,理了理她額前的劉海,陸景柔聲道:“你先去洗澡,我給餐廳打電話訂餐。我們下去吃西餐。”
  葉妍笑著點頭,“好啊。南航的空中餐太難吃了,我一點胃口都沒有。”
  希爾頓酒店十二樓,雅致的西餐廳里,陸景和葉妍坐在臨窗的位置,就這窗外璀璨的夜景,邊吃邊閑聊著。
  葉妍洗浴之后,換上了一條白色帶著黃色花朵的吊帶絲質長裙,外面罩了一件淡粉色的外套。白色的絲-襪修飾著修-長性-感的美-腿,有著優雅迷-人的魅-力。一進餐廳,她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拿著刀叉幫葉妍切好牛排后,陸景拿著紅酒微微抿著,欣賞著葉妍國色天香的美麗。他晚上在何省長家吃過晚飯,不怎么餓。
  葉妍享受著陸景殷勤的服務,雖然肚子很餓,依然是極為淑女的小口吃著牛排。笑問道:“你晚上去嶺南省長家里和他說八卦雜志的事嗎?怎么感覺有點怪。”
  陸景笑著叉了一塊面包,抹著味道鮮美的意大利白松露,咬了一口。笑道:“我哪有那么蠢?有些事情可以做,不能說。”
  今天晚上在何叔叔那里自然是一句話都沒有提大哥的事情。僅僅只是例行的拜訪。他到交州來,不去何叔叔家里坐坐是不行的。
  葉妍就笑,“我想也是呢。背后的人查到沒?”她大致知道陸景來交州的原因,好像是有人要找他哥的麻煩,他來交州辦事。
  陸景笑了笑,道:“沒查出來。不過一份在南方不入流的八卦雜志竟然可以在江州大范圍流傳。這本身就說明了一些問題。”
  背后的人他心里大致有個范圍。嫌疑最大的就是胡聯營和宋海俊。
  葉妍嬌笑著點頭道:“哦。你心里有底就好。接下來幾天,我們怎么安排?”
  看著她大而媚的美麗眼睛,水潤晶亮。顧盼生姿,陸景心里一蕩,小聲道:“要不我們就在酒店里呆幾天不出門。”
  葉妍嬌嗔伸腳在桌子底下踩陸景,秀眸瞪著陸景。咬著嘴唇道:“你哄我呀!”
  感覺著柔軟、滑-膩的絲-襪小腳輕-柔的踩到腳踝上。陸景微微一笑。這個小女人,似拒還迎,令人色授魂與。他哪里能在酒店里和她縱情幾日。“我們去香港呆幾天,然后你陪我去杭城。”
  “杭城?帶我去見你的未婚妻呀?”葉妍嬌笑著道,“你不怕你未婚妻吃醋啊?”
  去香港到也正常。丁靈在香港讀書。聽宋雨綺說,他還有位秋蘭姐在香港參加培訓。但是去杭城就讓人費解了。
  陸景笑著搖搖頭,眼睛里有一絲傷感和期待的神色閃過,“不是見她。是另外一個人。”
  葉妍看著陸景異樣的神色。心里猜測著陸景即將要見的人是誰?她認識陸景以來,幾乎從來沒有見過他流露出傷感的情緒。
  陸景和香港和丁靈。邵秋蘭小聚了幾日,處理完瑞豐公司和和華公司的事務,又和林行長、汪主任、楊爵士等人走動之后就前往杭城。
  區別于香港的暖和,杭城在十一月下旬已經是寒風蕭瑟的冬季。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穿著厚厚冬裝的行人。
  傍晚時分,江南大學里的小葉楊經冬不凋,還有茂密的枝葉,將街燈下的林蔭道遮得幽暗深邃。
  看著放學之后密集的人流涌入學生九食堂,葉妍將手放在陸景黑色大衣口袋里,輕輕的握著他的手,“就這樣能見到?”
  陸景溫和的笑著點點頭。見葉妍的鵝蛋臉在寒風中微微發紅,笑道:“你這么個大美女站在這兒,我就不信江南大學的學生眼睛都瞎了。我只要順著看你的眼光看過去就行。”
  葉妍笑著白了陸景一眼,道:“你要見的女生,又不是男生。”對她自己的容貌她當然有自信,問題是陸景要見的人肯定是個女人。
  陸景調笑道:“你可以男女通殺啊。”
  葉妍嫵媚的笑道:“你這會想起來拍我的馬屁啊。晚咯--。陸景,你別待會碰到你未婚妻那就尷尬了。咯咯。我到時候是不是裝著不認識你。”
  “運氣沒那么糟糕吧?”陸景笑著說道。眼前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和幾名女生說笑著走過。
  她穿著紫黑色長至膝蓋的羽絨大衣,水磨藍的牛仔褲、咖啡色的高跟筒靴。粉白嬌艷的臉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唐雨瑤!”陸景不太確定的喊道。那張銘刻在記憶深處里的身影一閃而過。四年的時間了,他有點不確定。
  “嘻嘻,雨瑤,又有男生要追你哦。”高挑女生身邊的有女生笑著回頭,看了看陸景,忍不住在唐雨瑤耳邊繼續低聲說著。
  聽著室友的述說,唐雨瑤訝然的回頭,看到一名棱角分明,氣度不凡的男子和一名極為美麗的女子看過來,頓時有些茫然。她不認識這兩個人。
  “唐雨瑤。”陸景看著那張刻骨銘心,精致嫵媚的嬌艷俏臉突然變得年輕起來。記憶的閘門轟然打開。紛飛的往事在一瞬間如浮光掠影劃過心頭。
  陸景向前走了兩步,喊道:“唐雨瑤。”這是前世里除了對李菲菲青澀的初戀之外,他唯一有著感情的女人。
  “神經病!”唐雨瑤轉身,昂著頭,繼續向食堂里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