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649 白手套們(下)

咖啡屋外,夜幕已經降臨,街燈璀璨,車流不息。盡顯交州作為國際性大都市的繁華。
  張欣溫和的看著正在微微抿咖啡的陸景,問道:“晚上真不留下來陪我吃飯?”
  陸景咽下口中苦澀的咖啡,道:“不了,張阿姨。我晚上要辦點事情。”昨天唐悅已經給他匯報了和劉社長接觸的情況。
  不知道委托人,也沒有拿到照片的底片,僅僅只是讓《御尚周刊》停止刊發文章就想要消弭照片事件的影響是不夠的。他還要做點事。
  張欣笑了笑,挽了挽耳邊的頭發,道:“在我面前不要拘謹。不喜歡喝苦咖啡可以叫服務生加糖。下次吧,下次我給你要點糖。都沒聽小漓說過。她呀,粗心大意。”
  陸景就笑,“偶爾喝一次苦咖啡也是一種體驗。小漓挺細心的,我每次離開京城都是她幫我收拾的行李。”
  來交州,具體的事情都是唐悅在處理。他今天下午抽空來拜訪了張漓的母親張欣。
  見陸景幫愛女在她面前辯駁,張欣欣慰的笑了。
  和張欣道別后,陸景坐車返回希爾頓酒店。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胡哥?”
  電話是很久沒有消息的胡紅軍打來的。
  胡紅軍聲音有些低沉的道:“是我。陸景,今天財政部副部長姚顯澤給我打了電話,說胡瑩如果在工作上、生活上遇到困難。可以向組織反應…”
  陸景臉色逐漸的變得嚴肅起來,沉默了一會。道:“胡哥,我明白了。”
  胡紅軍嘆了口氣,掛了電話。要說陸景和他關系處理的很不錯,但是這個電話他必須要打。
  陸景肩膀上似乎有極大的壓力,慢慢的從煙盒里拿出煙,又從手包里拿出打火機,緩緩的打了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賀系分崩離析。大哥的岳父胡老雖然離開了那個耀眼的舞臺,但是他仍有一些故舊還活躍在政壇上。
  財政部副部長姚顯澤就曾是胡老的老部下。姚顯澤的話不僅僅是代表著他自己,還代表著那個圈子的聲音。
  胡紅軍這個電話表明那邊已經強烈的不滿。當然,事情還有挽回的余地。否則這個電話就應該是直接打給大哥的。
  駕車的曾紅英從后視鏡里看著沉思的陸景,嘴唇動了動,終究沒說什么。
  她知道陸景要處理的事情很棘手。如果知道幕后的人也好辦,威逼利誘。總有比現在兩眼一抹黑好。
  而且,就算《御尚周刊》停止發文。那幕后的人不會找別的八卦雜志發嗎?要短時間內消除照片事件對他哥的影響,何其難啊。
  一支煙抽完,陸景用力的掐滅煙頭,神情堅毅的拿出手機開始撥號。
  …
  下午,接到通知的陸江從容不迫的走進省委省政府大樓。他并沒有直接去省委書記宋海俊的辦公室。而是先去了省長趙浩天的辦公室。
  辦公室里,趙浩天看著坐在自己面前沉靜、淡然的青年干部,問道:“周非放去了襄水,襄水的班子要動一動。云春的班子也要動一動,你有什么看法?”
  陸江微征。看向趙省長。見趙省長點點頭,有些明白過來。
  照片的事情這幾天江州已經傳遍。趙省長這是在隱晦的問他:宋海俊有可能借機在人事問題上做文章。你怎么看?
  退讓一步,照片事件的風波自然是消弭于無形。當然,這樣一來,楚北省內兩個市的人事空缺就要聽宋海俊的安排。
  如果退讓,拿到部分人事權力的宋書記,就能消除之前因張惜明事件帶來的負面影響,重新增加省內事務的話語權。
  陸江想了想,說道:“云春近來大力發展旅游業,酒業,茶飲料,經濟勢頭很好,我認為平穩過渡是合適的。”
  趙浩天微微一笑,道:“你堅持這個意見?”
  襄水市目前還需要配備一名市委秘書長、一名市委常委。云春,則是市委書記空缺。陸江說平穩過渡,實際上是推薦謝澤華接任云春市委書記。
  這些想法,陸江早和他溝通過。關鍵是現在陸江所表現出來的不退讓態度讓他很滿意。當然,他要確認照片的事情是不是沒問題?
  “是的。”陸江坦然的點了點頭。
  趙浩天笑道:“恩。你等會要去見宋書記吧?有些問題要解釋清楚,爭取他的理解。”
  陸江笑了笑,“我會的。”
  趙浩天丟了一支煙給陸江,叮囑道:“家和萬事興!”
  陸江輕輕的,點了點頭。
  …
  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分鐘,陸江來到省委書記宋海俊的辦公室外,等候召見。
  楊衡客氣的招呼陸江坐下后,便又重新坐下來看文件,將陸江晾在一旁。不過,楊衡看文件的余光偶爾從陸江身上滑過。
  對這位執掌江州市,力壓省委常委、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的強力人物,要說他不佩服那是假的。
  但是,秘書往往不能有自己的態度。此刻,他要準確的轉達出宋書記對陸江的態度:不滿。
  陸江笑了笑,泰然的坐在外間的椅子上。
  五分鐘后,楊衡起身進入宋書記辦公室。片刻后,出來說道:“陸市長,請進。”
  落座后,楊衡送上茶水。宋海俊吩咐道:“小楊,把其他的事情都攔一攔。等我和陸市長談完再說。”
  楊衡應了一聲出去。
  現在,江州關于陸江包養情-婦的流言傳得滿天飛,但是就憑一張和女人吃飯的照片,楚北省沒有人會認為陸江會就此倒下去。
  當然。應景提拔的時候只要有人說一句“風評不佳”,自然而然的就可以把他卡下來。
  擺開長談架勢的宋海俊。打個手勢,說道:“江州近期的工作搞得不錯,江州市出臺的《規范江州市房地產登記制度要點》我看了。我完全贊同江州的意見。”
  陸江道:“謝謝省委對江州市政府工作的支持。”
  宋海俊擺了擺手,“你啊,能力是有的。”說著,拿起茶杯吟了口茶水,皺著眉頭沉默了一會兒,從茶幾處拿出一本雜志。放到了陸江面前。
  陸江一眼就認出來,是刊登了他和王嫣然吃飯照片的《御尚周刊》。
  宋海俊嘆口氣,道:“本來我是不想就這件事表看法的。畢竟是八卦雜志,捕風捉影的事情。而你呢又結婚了。但是最近關于你的傳言很多。自己多注意一下吧。”
  陸江放下茶杯,露出個苦惱的表情,微嘆著氣說道:“我前段時間去黃海參加一個招商會,碰到了王嫣然。她和我是認識快七八年的老朋友。所以。中午請她吃頓飯。哪里想到被人照了像,還發到八卦雜志上。”
  說著,又搖搖頭,無奈道:“我妻子胡瑩這幾天和我冷戰來著。這本八卦雜志真是害人吶。”
  宋海俊若有所思的看了陸江一眼,臉色慢慢的緩和下來,微笑道:“哦?看來。三人成虎啊。胡瑩同志是胡書記的女兒吧?要不要我給做做她的工作?”
  陸江恩了一聲,道:“謝謝宋書記。過幾天胡瑩心里的氣消了就好了。唉,我這幾天上班都頭疼。”
  宋海俊笑道:“這可不行。還是要保證工作效率。你管著江州幾百萬人的衣食住行,一個小失誤就有可能被無限放大。”
  陸江贊同的點頭,道:“我會盡快調整過來。”
  結束和陸江的談話。宋海俊送陸江到房間口,轉身之后。臉上那一絲淡淡的笑意就漸漸的淡去。
  “老朋友?”宋海俊意味深長的笑著搖搖頭。站在窗戶邊遠眺著白玉山,拿出煙,皺著眉,慢慢的抽起來。
  …
  書房里,劉偉立興奮的在書房里來回踱步,不時的看看暗紅色檀木書桌上的香檳色手機。
  昨天宋書記召見了陸江。據說陸江給出了他和那女子是老朋友的解釋。至于宋書記心里信不信,只有宋書記自己知道。
  然而,他卻是深知,陸江和那名叫做王嫣然的女子絕對關系密切。他已經委托人去督促《御尚周刊》盡快的發行下一期的雜志。
  等《御尚周刊》把剩下的幾張照片曝光出來之后,看陸江如何在宋書記面前自圓其說。那一組照片連起來看,智商正常的人都會明白那不是老朋友間吃飯應該有的表情。
  電話,終于響起來。劉偉立快步走過去,抓起電話,電話那面的人說了幾句話。劉偉立低聲道:“恩。好,要盡快。要連續起來刊發。”
  …
  周四,討論襄水、云春人事變動的省委書記辦公會結束之后,宋海俊吸了口煙,對趙浩天說道:“省長,我有點事情和你聊聊。”
  趙浩天微愣,旋即,說道:“好。那去你辦公室?”
  宋海俊點了點頭。
  看著趙浩天和宋海俊一前一后的出了辦公室,郁行知愕然。剛才襄水、云春兩個市的人事變動完全體現了趙省長的意志,宋書記不是要“找回場子”吧?
  郁行知看了看微笑著收拾筆記本的李學平。李學平的笑容有點說不清的意味。顯然,他知道點什么。
  到了辦公室,宋海俊從辦公桌里拿出一份雜志放到趙浩天面前。而后,點起一支煙默默的抽著。
  趙浩天翻了翻這份叫《御尚周刊》刊登了幾張照片。照片里面陸江的臉部打了碼,但通過照片的其他部分依舊可以看出他和照片中女子關系很親密。
  見趙浩天看完照片,宋海俊嘆了口氣,痛心疾首的道:“省長,最近關于陸江的流言甚囂塵上。我周一的時候和陸江談過話。他給我的解釋是:他和王嫣然是老朋友,偶然在黃海碰到,就一起吃了頓飯。但是,這幾張照片怎么回事?這像是朋友間吃飯嗎?本著對干部負責的態度,我建議對他立即停職,等待省委的調查結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