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648 白手套們(上)

悠揚的鋼琴聲隱隱傳來,點綴著湖東路cafe105咖啡館的氣氛。
  劉偉立看著手中的照片陷入沉思。好一會,放下照片,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笑道:“許老弟,你在黃海辦法很多啊。”
  昨天他跟著胡書記見過黃海市委書記劉勇志。今天上午,劉勇志的秘書許達聰約了他來新月湖大學城這里見面。
  見面后,許達聰拿出了幾張照片。照片中陸江和一名風姿綽約的麗人在一家西餐廳里吃飯,談笑正歡。
  雖然沒有什么親密舉動,但是照片清晰的顯示著兩人眼神交流時的默契,讓人一看就知道兩人關系非同尋常。
  在江州時有人告訴他:陸江最近頻繁的去黃海見情人。沒想到許達聰能拿到這么關鍵的照片。看來,幕后的這些大人物們,劉勇志也要算一個。
  許達聰微微一笑,說道:“劉哥說笑了。和劉哥在江州相比,我這才那兒到那兒。”
  劉偉立就笑,“謙虛了啊!”
  秘書的權力是和領導權力的外延。劉勇志作為黃海的一哥,許達聰在黃海的能量可想而知。
  喝了一會咖啡,許達聰看看手腕上的浪琴嘉鑾腕表,道:“劉書記待會要一份材料。我得回去趕稿子,要不咱們哥倆改天再聊?”
  劉偉立笑道:“行,那我就不留你了。改天咱們再好好喝一杯。”
  “一定。一定。”許達聰微笑著和劉偉立握手,告辭離開cae105。
  和劉偉立見過面之后。許達聰返回西月區香格里拉酒店。這次,劉書記來京城辦事并沒有住魯東、黃海的駐京辦,而是住在這里。
  進了1203房間,見劉書記正在辦公桌上看文件,許達聰等了會。給劉書記的茶杯里加了水,方才小聲道:“書記,我剛剛和劉偉立喝了杯咖啡,所以過來晚了。”
  劉勇志放下鋼筆,看了許達聰一眼,嚴肅的說道:“恩。下不為例。這份文件的精神你傳達下去。”
  “好的,書記。”許達聰上前拿了文件,悄然的退了出去。
  聽到門咔噠一聲被帶上。劉勇志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微笑,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很快,手機里傳來楊修武清朗的聲音,“劉書記?”
  劉勇志笑道:“楊省長,你在黔州?什么時候回京城我們吃頓飯?”
  楊修武微笑著道:“行啊。我過段時間要去黃海招商引資。我代表黔州的同志們請你吃飯。”
  劉勇志就笑,“你這頓飯擺明是鴻門宴啊。招商引資你要找沈市長。”
  閑聊了幾句,劉勇志微笑道:“楚北省最近動了幾個位置。趙浩天省長在人事問題上好像很強勢。聽說宋書記來京開會時還發了鬧騷。”
  楊修武恩了一聲。說道:“有這事。”
  劉勇志笑了笑。心里了然。果然,對江州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楊修武心知肚明。
  …
  江然居二樓的茶室里,陸江翻閱著弟弟陸景遞過來的《御尚周刊》。臉上的看不出什么表情。
  《御尚周刊》是南方一家八卦雜志,專門刊登各類娛樂新聞八卦。據說在南方的發現量還不錯。
  陸江看著第二頁醒目的標題,《億萬富翁的傳奇之路(上)》。文章里介紹了一個看起來很離奇的故事:遼北省北陽市姓王的一位商人,機緣巧合之下結識了一名前途遠大的干部。進而,將女兒許給這名干部做情人。隨后的幾年間,王某迅速的從一名資產不過數十萬的商人一躍成為資產過億的富豪。
  文章的彩頁中配了一張男女吃飯的照片。照片中麗人正微笑著吃牛排。她身邊的男子雖然臉上被打了格子,但是,江州官場的人只要看到這張照片就能知道男子是誰。
  陸景幫大哥點了煙。說道:“唐悅昨天晚上從香港寄給我的。”
  這篇文章并沒什么,讀者多半當做故事看看。但是,這張照片太致命。
  陸江吸了口煙,笑了笑,道:“看來,有些人盯上我了。”
  陸景臉色嚴肅的說道:“哥,這件事交給我處理。”
  其實。桃色新聞對一定級別的干部根本沒有殺傷力。這是默許的潛規則。但是被拍了照片,抓了個現行,那自然又不一樣。
  有了那張照片,事情就變得很棘手。從政之路,刀光劍影從來就少不了。有人把嫣然姐的事情拿出來說事,是想釘死大哥的政治生命。
  陸江擺擺手,沉靜的微笑道:“不用那么嚴肅。被拍到和嫣然吃頓飯而已,不是什么大事。當然,照片公布出來麻煩也小不了。這樣吧,我會通知嫣然去遼北老家住一段時間。你和這個《御尚周刊》接觸一下。查查這件事的底。”
  陸景用力的點點頭,“我會查清楚。”
  …
  陸景的飛機抵達江州時已經是夜晚。早從香港趕到交州的唐悅從機場接了陸江,直奔市區的希爾頓酒店。
  透過房間的落地窗看著交州欣欣向榮地夜晚,璀璨若繁星的街燈像光帶一些橫臥在樓前。
  交州是共和國經濟最為活躍的城市之一。同時也是治安最為混亂的城市。繁華的夜景中綴飾著燈紅酒綠的奢靡氣息。
  “聯系上《御尚周刊》的社長沒有?”陸景轉身,問唐悅。
  唐悅點了點頭,“通過中間人聯系上了。他姓劉。晚上十一點鐘在王記粥鋪見面。陸景,照片的底片很有可能不在他手上。”
  《御尚周刊》上的文章,他一拿到就意識到要出事。如果是江哥的政治對手在遙控這件事,很明顯。事關重大的照片底片不可能在這家八卦雜志的社長手中。
  陸景微微點頭,“我知道。你和他談兩件事。第一,后續的文章不許他再發,照片、照片底片有就拿回來。第二,問出誰委托他寫這篇文章的。”
  《御尚周刊》發了億萬富翁的傳奇之路(上)。那肯定還有中、下。很多話,大哥沒明說。但是,無疑,自己首先要做的是把這件事壓下去。讓大哥有足夠的時間化解,照片帶來的麻煩。
  唐悅道:“恩,我會辦好。”
  王記粥鋪是位于交州市區東面。透過玻璃門看進去。粥鋪裝修干凈精致,并不奢華。大概因為老板的手藝不錯,此刻深夜依舊有不少食客。
  劉社長戴著眼鏡。瘦瘦高高,操作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道:“唐老板,這里的黃鱔海鮮粥最好,你們試試。”
  唐悅看了劉社長一眼,打個手勢。他帶來一名相貌普通的男子,走到劉社長身后站定。一股無形的壓力彌漫在空氣中。
  劉社長目光一沉,質問道:“你什么意思?我警告你。我在交州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今天只要我受到一點傷害,明天報紙就會登出來。保證把你祖宗十八輩都給刨出來。”
  這個唐老板是雷先生介紹的人。說是有大生意和他談,沒想到上來就是這樣的手段。
  唐悅點了一支煙,嗤笑道:“劉社長果然是做媒體的人,知道動用輿論的力量,聽劉社長的口氣,你在交州媒體圈子里很有點份量?”
  劉社長傲然的道:“那當然。”
  唐悅笑了笑,將手中的《御尚周刊》丟在桌面上,“你們雜志的這篇文章我看了很不喜歡,特別是這張照片。”
  劉社長看著桌上被撕過。直接露出第二版文章的雜志,腦子里恍然。原來是這里面的苦主找上門。當初,他接這篇稿子就覺得很古怪。
  “我們做媒體的,不是你覺得不喜歡、不合適我們就不報道。公眾有知情權,我們有言論自由權…”
  “行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這是100萬。我有兩個要求,第一,后續的文章不用發了。把照片、照片底片都給我。第二,這篇文章是誰委托給你發的?””唐悅皺眉,拿出一張支票丟在劉社長面前,陰冷的說道。
  劉社長吞了口唾沫,拿起支票看了看,又放了下來,看著唐悅道:“唐老板夠大方。但是,我最近手頭有點緊…”
  唐悅冷冷的看了劉社長一眼,道:“做人,不能太貪心。100萬港幣在香港就可以買你一條命了。交州的行情比這個還低一點吧?劉社長既然是交州的頭面人物,想必應該知道行情。”
  劉社長心里一突,訕訕的笑了笑,拿起面前的支票,道:“唐老板,委托人是一個叫謝三的青年過來和我談的。后面的文章我可以保證不再發。照片我這里有幾張,等會全部交給你。但是底片我這里沒有。”
  謝三?唐悅微微皺眉,顯然,幕后的人也是通過代理人來談的。“就這樣吧。如果謝三再來找你,你知道怎么做吧?”
  劉社長忙不迭的笑道:“知道。知道。”
  …
  周一上午,楊衡手里夾著一本雜志,輕快的走進省委書記宋海俊的辦公室里,“書記,我這里有份雜志,請你看看。”
  宋海俊掃了一眼,《御尚周刊》。一份不知名的報刊。而且封面花哨。一看就知道不是正規的黨報、期刊。宋海俊責怪的看了楊衡一眼。
  楊衡忙說道:“第二版的文章最近江州不少人都在議論。”
  宋海俊哦了一聲,翻到第二版,慢慢的讀起來。眼睛里的色彩逐漸的亮了起來,“小楊,做得不錯。江州很多人都看到這份雜志?”
  楊衡道:“是的。書記。”
  “恩,你通知陸江下午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