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47 徹底破裂

“偉立,有些東西碰不得。”胡聯營看著劉偉立嚴肅的說道。他對劉偉立視若家人般,絕不會看著他出問題。
  監視黨內高級干-部的行蹤是什么罪名?陸江的行蹤,他身邊的人肯定不會泄露。劉偉立這消息的來源恐怕不是那么正規。
  劉偉立心里有些暖,一般人,胡書記哪會這么慎重的告誡。當即,壓低聲音說道:“書記,有人匿名寄給我的,我還沒糊涂到干這事。”
  胡聯營深深的看了劉偉立一眼,點了點頭。劉偉立不說是誰,他也不會追問到底。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為好。
  “我過兩天去部委跑一個水電項目,到時候會和劉勇志書記見一面。你跟我一起去京城。”
  陸江因為什么事經常去黃海,他大致也猜得到。既然來源不是劉偉立,倒是可以利用起來做點事情。
  劉偉立笑道:“好的,書記。”劉勇志是魯東省委副書記、黃海市市委書記。在黃海大概沒什么事能瞞得住他吧。
  胡聯營笑著和劉偉立干了一杯。還別說,這酒入口的口感極好,相當的柔和,就像是帶著酒香的溫湯一樣。溫溫的,柔柔暖暖的舒服。
  喝了幾杯,胡聯營道:“羅位忠送了張卡給賀梅。她最近經常去王朝俱樂部做美容。羅位忠這個人你怎么看?”
  劉偉立笑道:“我說賀姐怎么越來越年輕呢。”說著,沉吟了會,道:“羅位忠很短的時間內就在江州混的風生水起,深諳官商之道。很有些能力。”
  官-商勾結這種事也是需要水平的。在楚北省內玩這事玩得最溜的是陸景那小子。錢大把的賺,卻滑不留手,讓人找不到證據。
  胡聯營輕輕的笑了笑,道:“是嗎?”
  劉偉立嘿嘿一笑。胡書記不以為然的反問,怕是對羅位忠的做派有些不滿。
  當然,對賀姐,胡書記在家里怕是管不住的。
  …
  “這照片好漂亮。”吳璇輕輕的將手里的照片放到桌子邊,素手挽了挽鬢角的秀發。這是陸景從襄水帶回來得一個濕地公園的照片。
  縱然是枯水季節,照片上依然清晰的拍攝出清寒寂渺的大自然風光。
  手機響了響,陸景邊看著手機短信邊笑著說道:“秋天的時候最漂亮。現在和窗外后湖的景色差不多,就是多了蘆葦叢的點綴。”
  中午和吳璇在漢寧區錦樓吃過西餐后,兩人到后湖別墅里享受屬于兩人的休閑時光。
  “你讓討好你的麥朝暉情何以堪啊。他這次有希望嗎?”吳璇嬌笑拿起手邊的咖啡杯喝咖啡。陸景剛才給她說過這個濕地公園成立的原因。
  陸景笑著點點頭,“定下來了。”他在襄水沒呆幾天,事情處理完就回了江州。省委組織部的考察組已經去了襄水,就市委副書記的人選進行考察。考察對象就是麥朝暉。
  前天,省里的書記辦公會已經討論過:鑒于省委副書記周賀軍退休,卸任黨內職務,保留楚北省政協主席的職位,因此,楚北省委推薦由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曹爾智兼任省總工會主席;由省委組織部部長郁行知擔任省委副書記、省委組織部部長;由云春市委書記周非放擔任楚北省委常委、襄水市委書記。
  這份人事方案已經提交到中組部。中組部不曰就會派出考察組來楚北考察。
  “哦。”見陸景還在看短信,吳璇像戀愛中的女孩般自然的湊過頭看陸景的短信,“誰的短信?啊,你待會有事情。”
  肩膀挨著肩膀,淡淡的脂暖幽香傳來,陸景微笑道:“是啊。我的計劃要泡湯了。”
  宋雨綺發來的短信。京城快遞和李新寒的股權轉讓協議已經擬定,李新寒的助手郭建成確認過,就等著李新寒簽字。
  協議已經傳真到江州。下午四點在王朝俱樂部的1001貴賓室簽字。之后,會有一個小型的慶祝酒會。
  吳璇睫毛迷惑的動了動,不解的問道:“什么計劃?”
  陸景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在吳璇耳邊說道:“推倒吳大美人的計劃。”
  這不是赤-裸裸的調戲么?吳璇粉臉微紅,嬌嗔著去捏陸景的臉,“我讓你胡說八道。我讓你胡說八道。”
  陸景笑著偏頭躲開。他是認真的。
  吳璇外形火辣,姓子卻比較和婉。在客廳里笑鬧了一會。陸景放水,讓吳璇在沙發處抓住他。
  吳璇輕柔的捏著陸景的臉,變換了幾個形狀,忍不住噗嗤嬌笑起來,“陸景,你挺流-氓的。我們九六年認識的時候,我怎么沒發現呢?”
  陸景笑著抱著吳璇的俏臀,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微微仰視著吳璇的眼眸,“當一個男人需要仰視一個女人時,哪里會引起她的注意。”
  吳璇趴在陸景胸口,近距離的看著這個男人,心里的情意流淌著,說道:“當一個女人仰視一個男人時,是不是也就是愛上他的時候?”
  陸景撫-摸著吳璇靈秀明麗的臉蛋,笑道:“用崇拜這個詞比仰視更準確些。”
  因崇拜而產生的愛,遠遠比因了解產生的愛更加雋永。前提是,你要讓女人永遠崇拜你!
  “我才不崇拜你。要說崇拜,笑笑最崇拜你。我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最后便宜你了。”吳璇媚然一笑,將額前的發絲撩到晶瑩剔透的耳后,姿態還真是異常的姓-感撩-人。
  “為了懲罰你今天調戲我,我決定解下來一個星期不和你約會。”
  陸景笑著揉-捏她的俏臀,“真要懲罰我?”她笑盈盈的樣子,哪像是認真的?
  吳璇嬌笑著點頭。
  陸景雙手握住她有著姓-感而優雅魅力的那一對飽-滿挺-立地乳-峰,“這樣呢,還要懲罰我?”
  吳璇春-色濃郁的眼眸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打掉他使壞的手,俯身輕咬著陸景的耳垂,略帶嬌羞的小聲道:“小色-狼!我要一周的時間才能處理完麗都酒店集團剩下的工作,然后才能放個長假。”
  “恩。”陸景溫柔的拍了拍吳璇的俏臀。他那會不明白吳璇含蓄表達的意思。
  …
  王朝俱樂部1001房間里氣氛熱烈,觥籌交錯。
  李新寒輕輕的搖了搖高腳玻璃杯,笑著和陸景輕碰了一下,“陸景,祝咱們合作愉快。”
  他剛剛簽署了入股京城快遞的協議。以3個億的資金換取京城快遞10%的股份。
  陸景微笑道:“合作愉快!”
  他腦子里倒是想起昨天和王燦通話時王燦對李新寒的評價:“李新寒這個人行事很霸道。他在京城這一片字號很響,你和他打交道要小心。”
  李新寒笑著指著身邊的一名中年男子說道:“這是我的助手,郭建成。華夏大學金融專業畢業的高材生。賓夕法尼亞大學經濟學博士。”
  “陸少,你好!”郭建成微笑著扶了扶眼鏡,伸手與陸景握手。
  “你好。”陸景微笑著和郭建成握手。李新寒這么慎重其事的介紹,看樣子這個郭建成是幫他打理生意的核心人物。
  干部子女禁止經商的條例出臺了很多年,到新世紀這會兒,大家都知道怎么避諱。況且,皇城腳下的衙內們未必喜歡事必躬親。所以,都是通過代理人遙控公司發展。
  閑聊幾句后,李新寒微笑道:“陸景,我不會經常在江州泡著。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在王朝俱樂部入一股。王朝俱樂部有你照看,我還是很放心的。”
  從楚北省正在進行的人事調整來看,和陸家關系親密的趙浩天一系大獲全勝。對他關照有加的廖新直部長做事都不得不先需求趙浩天的支持。有陸景照看王朝俱樂部,一些事情就好辦多了。
  陸景微笑著搖搖頭,“我在江州有酒店產業,再投資會所就有重復了。”
  他自然沒有興趣為李新寒照看生意。李新寒的心態不是一般的好,自然而然就喜歡差使人。王燦說李新寒做事霸道,果不其然。
  李新寒微不可查的皺皺眉頭。旋即,又笑了笑,說道:“既然你沒興趣,那算了。”
  慶祝酒會結束后,陸景和宋雨綺坐電梯到一樓大廳里。迎面一個穿著裘衣做貴婦人打扮的中年胖婦在幾名女子的簇擁中走過來。。
  兩撥人錯身而過。聽著那幾名婦女討論著美容的話題,宋雨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見陸景眼睛里露出思索的神色,宋雨綺詫異的道:“你認識她們?”她作為陸景的助理,陸景的平常接觸的人她基本都認識。
  陸景擺擺手,下了臺階,坐到車里,說道:“曾姐,去新豐公寓。”曾紅英應了一聲,發動汽車。銀灰色的奔馳很快就駛離王朝俱樂部。
  車內,好一會,陸景才記起這貴婦人是誰?扭頭對宋雨綺說道:“雨綺,那個中間的貴婦人你看像不像胡聯營的妻子賀梅?”
  宋雨綺回憶了一下,訝然的道:“啊,還真有點像呢。”
  “應該就是她。”陸景拿出手機打給李新寒,“李少,我推薦個人幫你照看王朝俱樂部。”
  李新寒沒想到陸景離開了又給他打電話說這件事,笑道:“哦?說說看。”
  陸景微笑道:“你覺得何路遙怎么樣?”
  李新寒沉吟了一會,笑說道:“你推薦的人選肯定合適。”何路遙是陸景關照的小弟。不合適出了紕漏,自然有陸景兜著。
  說著,又笑道:“你不會是只為這事給我電話吧?”
  陸景這個人的姓格,他現在也了解一點。陸景做事一碼歸一碼,利益交換,很有章法。
  陸景就笑,“我剛出來的時候碰到胡夫人進王朝俱樂部做美容。”
  李新寒哈哈一笑,“行,我明白了。”
  以陸景的眼界,所關注的人物自然是省委常委一級的。所謂胡夫人,自然是指的省委常委、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的夫人。
  楚北省的省委常委中姓胡的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