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46 汽車工業園

回到黃遠酒店,陸景給唐彤、唐悅打了電話,又給小姑打電話道賀。兒女的婚事一直是小姑心頭的大事。這回唐彤和郁揚修成正果算是了了小姑一樁心事。
  聊了片刻后,陸蘇笑道:“小景,我聽說你和衛家那姑娘沒什么交往。還是要多去杭城看看她。感情是慢慢培養起來的嘛。現在可不流行先結婚后戀愛。”
  陸景撓撓頭,說道:“小姑,這個要講緣分。”
  陸蘇笑瞇瞇的道:“你們年輕人戀愛講緣分,分手還是講緣分,是不是覺得我好糊弄?”
  陸景忙笑道:“沒,我那敢。小姑,我過段時間就去杭城看衛婉儀。”
  說笑著,掛了電話。陸景輕輕的揉了揉眉心。或許是時候去杭城一趟了。不是為了衛婉儀。
  “她”應該已經認識了那位改變了她人生的師兄了吧?
  隨著襄水近兩年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酒店進入襄水市內。但秋山飯店無疑仍就是襄水市干部群眾心中最佳的宴客地點。
  陸景的車到秋山飯店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麥朝暉迎了過來,笑著陪同陸景、宋雨綺往四樓的包廂而去。
  今天上午孫市長邀請陸景去合海區的汽車工業園考察卻沒有通知他一起,這不能不讓他心里有些擔憂。是以,晚上約了陸景吃飯。
  令陸景沒有想到的是,剛進大廳恰好撞到裘娟和孫森林。看她穿著秋山飯店經理制服的樣子,沒想到又回來上班了。
  裘娟是原來襄水市政府接待辦的主任。后來因為把麥朝暉在秋山飯店吃癟的時候傳了出去致使麥朝暉和孫雄志的對抗中出于下風而被張惜明免掉。
  “啊。景少,麥市長。晚上好。”裘娟停下腳步,熱情的笑著伸出手。她見過陸景處理王得標幾人的威風。自然將他排在麥朝暉前面。這個順序錯不得。
  裘娟穿著藍色職業套裙,肉色棉襪,倒也靚麗迷人。見她已經伸出手,陸景當然要禮貌的和她握手,很柔軟地小手,“你好。裘經理又重新回來工作了?”
  麥朝暉在一旁笑道:“對于裘經理這樣優秀的酒店管理人才,我們政府部門哪能錯過,當然要吸納進來為人民服務。”
  陸景微微一笑。為人民服務?為人民公仆服務吧!麥朝暉的官腔打得很滑稽。
  裘娟也呵呵嬌笑起來。她回秋山飯店工作是張惜明出事后麥朝暉主動幫她安排的。“大頭麥”這人見風使舵的本領確實一流。想當初,他跟張惜明的腳步跟的多么緊密。
  陸景視線從孫森林臉上掃過。
  孫森林做夢也沒想到會在這兒碰到這個煞星。勉強擠出了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意,“景少。”
  金盛開發控股公司要不是因為被陸景打壓出江州的房地產開發市場,他現在早賺得盆滿缽滿。那用的著在襄水折騰。
  陸景笑著點頭,對麥朝暉說道,“這是金盛的孫總,和我在江州打過交道。能力很不錯。”
  說著,又笑:“孫總現在還在做房地產行業?”
  孫森林哪里想到陸景會在襄水市的常務副市長面前關照他幾句,這完全是天下掉下餡餅對著腦袋砸過來,忙點點頭。又給麥朝暉發名片,“歡迎市長有時間去我們金盛指導工作。”
  市長聽起來比麥市長順耳多了。麥朝暉收了名片,微笑的和孫森林握了握手,“襄水現在正處在一個發展的黃金時期。我很樂意和孫總這樣的企業家交流對襄水未來發展的看法。”
  他平常對商人還是很矜持的。今天是陸景介紹,他當然要客氣一些。
  孫森林大喜過望。他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那里會聽不出麥朝暉話里的意思。當然。現在顯然不是進一步鞏固關系的時候。
  “景少,麥市長。你們忙。我先告辭了。”孫森林知道他沒資格和陸景、麥朝暉寒暄,忙笑著說道。
  陸景微微點頭。和麥朝暉往四樓的包廂而去。
  孫森林被趕出江州除了破壞江州的土體招拍制度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那時要借機敲打何晨。孫森林當時與何路遙的關系十分密切。
  現在與何路遙的關系改善,既然遇到了孫森林,他自然要把這根刺給“拔掉”。更何況孫森林的副手周宜偉正在負責大商國際的業務。
  裘娟臉上掛著如沐春風的笑容,說道:“孫總,你和麥市長認識了。那件事就不用我幫忙了吧?”
  孫森林原來幫過她一點忙,這次為一個市內一個工程分包的事情求到她頭上來,著實令人頭疼。
  沒想到偶遇陸景,而他居然會關照孫森林。要知道,就陸景那兩句話,孫森林完全可以順理成章的搭上麥朝暉的線。有常務副市長的關照,金盛在襄水將會順風順水。
  孫森林笑道:“看裘主任說的。以后少不了麻煩裘主任的時候。”說著,又試探的問道:“裘主任和景少認識?”
  裘娟嬌笑著橫了孫森林一眼,說道:“孫總,改天我們再聊。”說著,踩著高跟鞋噠噠的轉身離開。
  看著裘娟那被藍色套裙緊緊圍裹著窈窕卻又豐滿的軀體,峰巒起伏凹凸有致,從背后看去,緊繃的翹-臀美-妙弧線一覽無遺。孫森林不禁多瞄了幾眼。
  沒準陸景想換換口味,說不定真玩過這個嬌媚的熟-婦。有些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四樓的包廂里,金碧輝煌,西洋風的風格,甚為美觀。
  招呼服務員把野味先送上來,麥朝暉笑著和陸景碰了一杯,說道:“合海區那邊我已經推動他們搞了一個濕地公園。過段時間就能對外開放,日常維護由市政支出。我在這里有照片。回頭景少可以看看。”
  說著,把照片遞給一旁的宋雨綺。
  陸景笑了笑。他知道麥朝暉請他吃飯的意思:楚北省里關注的是省委副書記的歸屬。而襄水這邊的干部關注的是寧元昌空缺出來的副書記一職。
  麥朝暉這個人政治操守不佳,但是辦事辦得確實漂亮。就好比今天的野味,他肯定是了解過陳躍信拿野味招待過自己。
  陸景夾了口燉得肥爛的野兔肉,笑道:“麥市長,孫市長那兒還是要多走動走動。”
  其實,如果省里不空降市委副書記的話,麥朝暉是最合適的人選。據自己的了解,省里并沒有空降副書記的意思。
  當然,這個人情要讓孫雄志去賣給麥朝暉。他不便插手。
  麥朝暉會意的笑了笑。“我明白了。景少,我敬你。”說著,又敬了陸景一杯,然后天南地北的閑聊起來。
  “省長好!”正埋頭看文件的楊衡看到緩步而來的趙浩天,站起來熱情的說道。
  趙浩天笑著點點頭,腳步略微停頓了一會,才推門進去。
  看著趙浩天的背影,楊衡臉上的笑意迅速淡去。當初,他被選為省委書記的秘書。興奮得幾晚都睡不著覺。
  但是,現在看來做宋書記的秘書前途未必那么光明。
  省內最近一系列的風風雨雨,背后無疑站在趙浩天。襄水張惜明書記被中紀-委帶走,宋書記在省內的影響力、威望都跌到低谷。
  昨天。宋書記就省委宣傳部曝光省屬國企楚北第三糧油公司大米檢測不達標的事情和廖新直部長談了談。似乎效果不怎么樣。
  看到趙浩天進了辦公室,宋海俊略帶微笑的招呼他落座。
  寒暄片刻后,趙浩天說道:“宋書記。宣傳部曝光第三糧油公司的事情我是贊同的,我建議省里派出調查組調查這件事。不能由得第三糧油公司自查。食品安全是大事,出了問題。老百-姓要戳我們的脊梁骨。”
  宋海俊看了趙浩天一眼,顯然廖新直和他談過,默默的抽著煙,好一會才道:“我贊同省長的意見。熊為明同志在江州社會保障體系上下了不少功夫。上周和我談過一次。我打算把江州社會保障體系推廣到全省,由熊為明同志負責這件事。省長怎么看?”
  趙浩天緩緩的道:“我覺得江州的保障體系還不成熟,再等等。襄水市的干部考察工作應該啟動了。行知部長和我談過幾次,長期不配齊領導班子是對襄水市不負責。”
  宋海俊額前的青筋跳了跳,深深的看了趙浩天一眼,點點頭,沒說什么。
  趙浩天沉默了一會,站起來,和宋海俊握了握手,轉身離開。從現在開始,兩人的關系徹底破裂。
  但,從宋海俊放出對陸景不滿的風聲之后,兩人就漸行漸遠。關系破裂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白沙井,何家菜館的包廂里。胡聯營心不在焉的咀嚼著精美的小菜,臉色略顯凝重。
  劉偉立起身給胡聯營倒酒。酒液入杯,一股夾雜著香甜的醉人清香就像是點燃的線香一樣,若有若無卻又不絕如縷的裊裊發散著開。
  據說,這是特釀的白云飛天。這家菜館的老板女兒在白云酒業很有些辦法,能搞到這種限量生產的特級酒。
  胡書記最近有些難。最近省里的形勢又出現變故。省委宋書記和趙省長矛盾重重,舉步維艱。
  胡書記這個時候靠攏宋書記實在有點失策。據說省委宣傳部部長廖新直都和趙省長越走越近。
  胡聯營輕抿了口酒,嘆道:“昨天宋書記找我談話。要我工作好好干,盡快干出成效。江州的工作不是那么好做的。”
  劉偉立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說道:“書記,陸江最近好像去黃海去得有點勤快。”
  胡聯營正在倒酒的手一頓,凝視著劉偉立,臉色逐漸的變得嚴肅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