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43 想把我們帶到哪兒去

陳若曉和陳若夕商量了幾句,決定跟著陸景去新豐公寓。
  深夜里南陽街面上餐廳、飯館都已經打烊。唯有酒吧生意火爆。陸景一行四人順著南陽街主干道往師南路而去。
  濃蔭的梧桐樹將路燈光遮閉得幽暗寂靜。街邊的小吃店、精品店里還有三三兩兩的人群。到師南路上還能看到小吃店面里有些通宵上網來買宵夜的學生。
  進了新豐公寓,深夜里稍顯熱鬧的氛圍立刻變得冷清。都能聽到風吹過樹梢的聲音。聽著風聲似乎就能感覺得夜里的寒冷。
  “姐…”看著陸景按著樓道的密碼鎖開門,陳若夕遲疑的看向陳若曉。她內心里有點擔憂。
  陳若曉微微搖頭,給了妹妹一個放心的眼神。不知道怎么的,她的直覺告訴她陸景可以信任。或許是她從陸景的眼睛里并沒有看到那種危險的占有目光。
  坐電梯到13樓。陸景按了宋雨綺房間的門鈴。
  片刻后,宋雨綺穿著一襲嫩綠色羊絨套裙打開門,見門外陸景身邊站著一對雙胞胎美女,忍不住一愣,心里暗啐了陸景一口,微笑邀請幾人進屋。
  宋雨綺的屋子是三居室。將這對身材修-長、清純秀美、如花似玉的雙胞胎安頓在其中一間客房后,宋雨綺返回客廳。
  看著到陽臺處吸煙的陸景,宋雨綺走到陽臺門邊,嬌嗔道:“你半夜里從哪兒找來的一對雙胞胎啊?今晚你不是和陳總,吳總一起吃飯嗎?”
  陸景笑著滅了煙,說道:“本來是在和笑笑、吳璇一起吃飯的。何路遙打電話給我…”
  把王朝俱樂部發生的事情給說了一遍后,陸景指指客房說道:“陳若曉、陳若夕是襄水陳躍信市長的女兒。我也不好大半夜的把人丟在街上。”
  “就沒別的原因?”宋雨綺嬌俏的笑著白了陸景一眼。“快點進來吧,晚上外面挺冷的。”
  陸景拉開門。走進客廳,伸手將宋雨綺抱到懷里,聞著她身上馥郁的香氣,笑道:“能有什么原因?大晚上你穿得這么整齊干什么?屋子里空調打這么大,你不熱嗎?”
  宋雨綺把下巴磕在陸景身上,抬頭笑道:“我倒是想穿著睡衣給你開門的。問題是我知道你身邊還有沒有其他的人啊。”
  “沒打擾到你們吧?”浴室的門忽而打開,明雪穿著一件白色的棉質不透光的長款t恤走出來,促狹的笑道。
  t恤將她窈窕身材都遮住。只露出膝蓋下光滑玉嫩的修-長小腿。濕漉漉的長偏頭挽在手里。更顯她膚如白雪、唇若櫻桃。脂玉般嫩-膩的臉頰有著剛出浴的紅暈。較平時的冷艷多了些嬌媚。
  陸景放開耳朵根子都紅透的宋雨綺,心說。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摸摸鼻子,說道:“你怎么在這兒?”
  明雪笑著走到客廳里拿吹風機,“我今天來找雨綺姐報道啊。下午剛到。晚上先住在雨綺姐這兒了。”
  “哦,這樣。”陸景恍然。前幾天明雪是給他打過電話,說了要來景華學習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和宋雨綺的關系這么好了。
  見明雪已經洗完澡,宋雨綺和她聊了幾句,臉上的燥熱之意稍稍消退,往浴室里走,準備收拾下。讓陳家姐妹洗浴。見明雪一邊吹著頭發,一邊嘴角還殘留著笑意,嬌嗔著要掐她的腰,“你還笑。還笑。”
  她和明雪的關系處得很融洽,要不然也不會留明雪在家里住。晚上的時候,她和明雪聊天聊得痛快。要不是陸景打電話來。她們還在聊。
  明雪咯咯嬌笑的扭動著腰肢,“別。雨綺姐,我怕癢。癢啊。”
  看著那曼妙若風中楊柳般舞動著的小蠻腰。纖細嬌柔,陸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宋雨綺和明雪低聲說了幾句,就去浴室。
  明雪挽著頭發,側著頭吹頭發,笑道:“景少,你夠風流的啊。大晚上帶一對雙胞胎來雨綺姐這兒。”
  陸景笑著搖頭,說道,“不帶到這兒來,難道帶到樓上去啊?”關寧去了云春,樓上可是空無一人。他自然不會把陳若曉、陳若夕帶到那兒去。
  明雪燦然一笑,面對陸景她還是有些壓力,不太敢笑話他。轉了一個話題,問道:“云春現在都在謠傳周非放要離開云春,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陸景道:“八-九不離十。”說著,笑道:“你什么時候關心政治了?”
  明雪吹好頭發,將吹風機放到客廳的壁柜里,笑著反問,“誰規定我不可以關心政治?”對周非放要高升離開云春,她姑姑是很高興的。似乎,姑姑心里還有點解脫的意味。
  陸景笑了笑,沒和明雪斗嘴。坐到沙發上,拿宋雨綺的水杯喝水,準備等宋雨綺送浴室里出來就離開。
  突然,茶幾上的米色手機突然震動起來。看著在茶幾邊緣震動的打旋的直板手機,上面顯示著姑姑兩個字,陸景道:“明雪,方總的電話。”
  “哦,我來了。”明雪輕盈的快步走過來。
  “啪”的一聲,手機震到了茶幾下面。明雪下意識的彎腰去拾手機,陸景從她蕩開的領口看見一片瑩白粉嫩的耀眼玉-體。玉女-乳-峰圓-潤雪-嫩堅挺而飽-滿。
  陸景心里微微抽緊,看的眼睛都直了——明雪t恤衫里竟然沒有戴乳-罩。
  “呃,怎沒掛掉了。”明雪將手機拿起來,那邊電話確實掛掉了。抬頭看見陸景直勾勾的眼神,意識到剛才蹲下來時走了光。
  她的乳-尖細細的,穿不透光的t恤也不會露什么痕跡。哪里想到會這樣給陸景看光。
  明雪臉上涌起一陣羞澀的潮紅,就算是在云春久經風月場所,被陸景看光胸前的峰巒,心里也有著本能的羞澀。
  況且,她云春有她五爺的庇護,只是陪客人喝喝酒,聊聊天。并沒有走到最后一步去。
  “你還看?”明雪微撅著嘴說道,不甘心的將手機拿起來做勢要砸陸景。
  陸景稍稍后仰,尷尬的說道:“我不是故意的。你洗澡怎么沒帶那個?”
  他從來就不是正人君子。有“美景”不看那真是堪比柳下惠。當然,被美女發現了還是蠻尷尬的。當然,看了他也不會胡扯說沒看到。
  “洗完澡要睡覺的,誰還帶那東西。”明雪咬著櫻唇,瞪著陸景,說道:“你不是故意的吧?”
  陸景雙手合十道:“我哪有那么陰險。是你的手機自己震下去的。”
  見陸景一副委屈得辯解的模樣,明雪心情稍好,輕笑著橫了陸景一眼,說道,“今天給你白看了。我虧死了。你不許和別人說啊。”
  說著,看著又響起來的手機就往臥室里走。走了兩步,回頭笑著道,“雨綺姐說你色的很,還真是不假呢。我以后得提防著你一點。”
  陸景不由得撓撓頭。等宋雨綺出來后,和她說了一聲,陸景就告辭離開,下樓駕車前往景華公寓。
  景華公寓17號樓的臥室里,陸景輕-撫著陳笑若瓷器般精致細膩的肌-膚。剛剛在浴室里和床上各要了她一回。
  “想什么?”陳笑嬌軟的靠在陸景的懷里,抬頭問道。
  陸景笑著握住她尖翹的玉-乳,“晚上剛和李心寒達成京城快遞股份轉讓的協議,能套現3個億。我在想這筆錢怎么花?”
  陳笑嚶-嚀了一聲,胸口被刺激的異樣感讓她有些難受,聲音有些凌亂的說道:“你不是在襄水花了不少錢嗎,把這筆資金補給景華不就得了。或者,你給吳璇,讓她把麗都酒店開設到襄水市去。你每次去住黃遠酒店那就住自己的酒店舒服。我聽宋雨綺說,高家的那個大少老是和你搶黃遠酒店的總統套房。”
  陸景笑著搖搖頭,將陳笑抱到懷里,看著她精致的面容,輕柔的吻著她嫣紅的嘴唇,笑道:“我準備投入到云春的酒廠里面去。景華的音樂手機出來之后,資金很快就能回籠。麗都酒店集團那兒目前還不是我們的商業發展的主線。”
  陳笑輕笑道:“吳璇聽得這話不得郁悶死。她可是老盼望著你給她投入資金讓她大肆擴展威風一把。”
  陸景撫-摸著她挺翹的小臀,臀肉膩滑如玉,笑道:“這會你老提吳璇干嗎?”
  感覺陸景的手正在揉捏著自己的臀肉,手指頭還很靈巧的摩擦著羞人之處,身體里又洶涌起來的感覺,陳笑嫵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吳璇這會就睡在隔壁呢。你不是眼饞她很久了嗎?”
  陸景和吳璇兩人的事情她一清二楚。也沒有其他的情緒,就是想怎么這么久吳璇那妮子還沒被陸景吃掉。
  “不說她。今天晚上我好好的陪你。”陸景笑著翻身將陳笑壓在身下,那挺翹的俏臀抵在小腹上,觸感十分要命。
  叫陸景堅硬的物什抵在臀股之間,甚是舒服,陳笑心里也是火燒火燎的發燙發軟,渾身酥麻。正想著要不要提醒陸景時,感覺有根東西緩緩的擠了進來,心里也突然的放開,不去想陸景和吳璇的事情,盡情的享受起男女間極致的快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