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42 李三公子

京城快遞這家公司的名頭李新寒當然聽過。這家公司主要經營國內快遞及報關、報檢、保險等業務。
  他用過幾次京城快遞,服務相當不錯。據說這家公司是國內快遞市場的龍頭老大。這么說起來倒是一家含金量十足的公司。
  陸景笑道:“京城快遞目前在國內快遞市場占有46%的份額,八月份報給我的資產報表資產總價值20億。我可以出讓10%的股份。”
  李新寒喝了一口酒,琢磨著陸景的真實意圖,說道:“你這個籌碼有點重。我不得不問一句為什么?”
  涉及2個億的優質資產轉讓,陸景怎么可能因為削了他的面子就給他這樣的好處。以他和陸景對等的身份,他的面子在陸景面前值不了這個價。
  陸景輕抿了口酒,說道:“我正在整合幾家公司的物流體系。個人快遞這一塊業務我一直是剝離開來單獨運營。京城快遞目前在一些地區發展的不是很快,到時候要請李少多費費心。”
  記憶中,有家民營的快遞企業為了打開一些地區的市場,都是通過與當地公司合作,然后回購公司股份的方式完成擴張。他自然不愿意這么費勁。把李新寒拉進來,李家故舊所在的地區,京城快遞自可暢通無阻。
  比如說:黃海。以黃海發達的金融和外貿產業,個人快遞的市場份額很大。京城快遞一直就沒能進入黃海的市場。
  李新寒恍然。就知道沒有免費的午餐,不過心里卻是放下心來,打通關節這種事不就是衙內-黨的拿手好戲嗎?
  略微沉吟了下。笑了笑,問道:“你的資金缺口有多大?”
  陸景怎么會缺資金?陸景在銀行系統內部有著良好的關系。貸個十億八億輕松的很。他是在問陸景你打算多少錢轉讓京城快遞10%的股份。
  陸景看了李新寒一眼,微笑道:“三個億。”
  他當然不會賤賣京城快遞的股份。邀請李新寒進入快遞行業合作本身就是是一種示好的舉動。因而。在經濟利益上沒有必要給他優惠。
  李新寒微征,然后笑道:“你小子真是會做生意,卡得我心里難受又讓我舍不得放棄。京城里的傳言果然不虛。行,三個億就三個億。我過兩天找人來和你接觸,商談這件事。”
  他和陸景并沒有什么大的恩怨,對和陸景合伙做生意并不抵觸。京城圈子里可是盛傳陸景這小子身價過百億。短短的四年時間能聚集起這么多的財富,并且沒有走衙內-黨慣用的路子。在經商上面,陸景卻是有過人之處,并不虛傳。
  當然。他也不怕陸景能吞沒他的錢。作為京城大哥級的人物,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李新寒舉起酒瓶和陸景碰了一下,指指陸景身邊的陳若曉,笑道:“陳小姐天生麗質,王朝俱樂部里還沒有比她更漂亮的女子。剛才的事,是我不對。咱們就此揭過。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他當然沒打算為了江明遠而和陸景交惡。這個時候要和陸景合作,自然也把話說開。陸景又不是笨蛋,肯定明白這件事背后的起因是他看上了陳氏雙胞胎。
  “合作愉快。”陸景微笑著點了點頭,拿起酒瓶。
  李新寒看了陸景身后不遠處的曾紅英一眼。笑道:“這是把史大少牙齒給打掉的那位曾少尉吧?我看的眼熟。”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李新寒口中的史大少史自成是京城地面紈绔圈子里的一位“大哥”。李新寒和他素來不對路子。陸景就知道兩人曾經在金頂俱樂部大打出手。誰砸誰的場子,陸景倒是不清楚。私底下聽凌雪月說,那次砸壞了幾千萬的家私。
  曾紅英的事陸景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她以年紀輕輕從中-央警衛局退役到自己身邊當保鏢。顯然是有內情的。原來是打了史大少。
  從王朝俱樂部出來,陸景對何路遙笑道:“我們換個地方再喝一點,吃點宵夜。”今天確實要為這幾位壓壓驚。李新寒的做派想來壓得幾人心里難受。
  何路遙就笑:“好啊。去南陽街的1804酒吧。那兒氛圍不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燒烤帶進去。”
  陸景和李新寒談得怎么樣,他不得而知。不過。出來的時候,李新寒將幾人送到九樓的專用電梯門口。想來結果應該不差。
  陸景道:“應該不會限制。待會讓小寶去師南路上買點燒烤帶進去。小寶今天表現不錯。”
  得了陸景一句夸獎,尤小寶渾身舒爽,胖臉立刻浮起笑容,忙不迭的道:“沒問題。我知道師南路那兒有家胖子燒烤味道很不錯。雞腿烤的很講究。”
  陸景笑著點頭。和陳若曉,陳若夕一起坐到了車里。何路遙,尤小寶等人坐了自己開來的車。一行人兩輛車往南陽街而去。
  車內,陳若曉扭頭看陸景,隱隱的還有淡淡的煙草味傳來。星光從車窗處落在他臉上,看起來頗為明俊,給人心安的安全感。
  縱然是心情激蕩,她剛才也還是被1001房間的奢華給震住。這會兒忍不住想陸景到底是什么人。
  陳若夕好奇的問道:“陸景,你真是江州大學大四的學生?”她剛才沒有進入1001房間,而是在隔壁房間里和何路遙等人一起等著。看陸景的做派絕對不是普通人。
  陸景笑著道:“如假包換。”說著,對陳若曉道:“陳若曉,剛才叫你若曉只是應景,你不要介意啊。”
  女孩子往往會比較在乎稱呼這類東西。陳若曉性子很烈,他覺得還是解釋一句為好,免得被其誤會自己有企圖。
  陳若曉微笑著揚起嘴角,眼眸里在車內昏黃的幽光里晶瑩清澈,說道:“你今天可是幫我和若夕解圍了,不然那么多威士忌肯定會讓我們醉到。所以,你愿意的話,可以叫我若曉。”
  陸景笑道,“好啊。”
  1804酒吧在南陽街生意一直都很好。對大部分學生而言,那種瘋狂、勁爆的酒吧對青澀愛戀的大學生們并不合適。反而,是小資情調十足的1804酒吧備受青睞。
  等了十多分鐘,有一對情侶起身離開,陸景幾人才拿到座位。在王朝俱樂部的事,幾個人都沒再提。只是經歷這么件事情,幾人的關系倒是親密了不少。就隨意的聊起大學里面的趣事。
  “景少,我們先走了。陳若曉,陳若夕就交給你了。”兩個小時后,何路遙招呼著楊青青、尤小寶和那個清純女生飛快的離開。
  陸景苦笑的看著喝得微醺相互扶著的陳若曉、陳若夕,兩人正神采飛揚,神情興奮的嘰嘰喳喳的說話。
  “好了,兩位。我送你們回宿舍。還能自己走路嗎?”陸景輕輕的揉了揉眉心。看著這對如花似玉,一模一樣的雙胞胎,這真是有點考驗他的定力了。
  陳若夕點點頭,驕傲的抬起尖俏的下巴,“當然能。我們又沒喝醉。不過,我不想回宿舍。”
  陸景搖了搖頭。還說沒醉。其實,今天她們兩個沒喝多少酒。想來,她們也還不至于這么沒有防范的心思,在自己面前喝醉。
  只是在王朝俱樂部的時候喝得是啤酒,到1804酒吧里來喝得是紅酒,兩種酒混合可是很容易醉人的。酒的后勁上來,就由不得她們了。
  陳若曉說道:“陸景,這么晚帶著酒味回宿舍,指不定明天會有什么話傳出來。你送我們去理工東路那兒的酒店休息一晚吧。”
  “你們這樣子進酒店更不安全。”陸景琢磨了一下,說道:“我打個電話。”
  說著,撥了宋雨綺的電話,現在已經是十一點,不知道她休息沒有。宋雨綺還沒睡,陸景給她說了一聲,掛了電話,笑道:“算你們運氣不錯。在這附近給你們找了個住處。走吧,曾姐,你幫我扶著她們。去新豐公寓。”
  陳若夕視線落在陸景臉上,眼睛珠子滴流滴流的轉著,輕笑道:“陸景,你心思也挺齷蹉的啊。想把我們帶到哪兒去?”
  陸景哭笑不得的看著大膽直言,帶著嬌憨的陳若夕,說道:“想哪兒去了!陳同學,我的助理宋雨綺是女子。她那兒有客房。我又不和你們住一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