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41 十二瓶威士忌

“陸景,你這話什么意思?”看著走過來的陸景,李三公子斜睨了他一眼,語氣不滿的說道。
  因為李菲菲以前和陸景訂了娃娃親的關系,他很久以前見過陸景。在家里面,他是堅決反對李菲菲嫁給陸景。那時的陸景,和廢物無異。
  不過,最近幾年陸景似乎混得風生水起。不僅京城里的圈子里偶爾能聽到他的消息,甚至在一些來往的干部口中都能聽到他的名字。
  最近幾年陸氏兄弟一直窩在江州,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回京城。這幾年他根本就沒和陸景照過面。
  陡然見到陸景他還有些恍惚。但是片刻后,那張肖似陸委員的臉還是叫他認出這是誰來。
  實話說,這時候看到陸景,李三公子心里很膩歪,他正在“玩兒”,陸景這小子出來攪局,他怎么能痛快?
  “沒別的意思,你照字面意思理解就可以。”陸景坐到卡座中李三公子對面的沙發上,淡淡的說道。
  陸景的聲音不算大,但是里面強硬的意思表露無遺。圍觀的人群中立即引起一陣驚訝的吸氣聲,繼而又慢慢的消失。
  此刻在翡翠廳里玩的人都知聽說過陸景這個名字。江州干部子弟圈子里混得人,就沒有人不知道陸景的大名。
  顯然,陸景并不打算給李三公子面子。有人就感覺空氣里的氣溫突然的變得有點高,仿佛要爆炸之前的前兆。
  對面射過來幾道要吃人的目光,陸景沒有理會,而是微笑著對何路遙幾人點點頭,打了個手勢,示意幾人坐下。
  京城地面,年輕一輩中有好幾位“大哥”。好事者評出來的什么四公子,八名媛在這幾位“大哥”面前就是渣一般的存在。
  李三公子李新寒就是京城年輕一輩一位的“大哥”。
  陸景和李新寒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恩怨。前世里,陸家沒落,他和李菲菲的聯系都少,更別說不相干的李新寒。
  李新寒是李菲菲嫡親的堂哥,國-務委員李言冰的小兒子。記憶中,隨著他叔叔——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成為李家的扛鼎人物,李三哥在京城地界玩得風車斗轉,字號極響。
  但是,現在,陸景足以和李新寒分庭相抗。
  李新寒記不得有多久沒有被人這么直白的嗆過了,看著陸景,眼睛里火星四濺,說道:“好!陸景你有種。在我的場子里面敢管我的事情。手伸得夠長。長這么大,我還沒經歷過有種事情。”
  陸景瞇著眼睛冷笑,說道:“李新寒,沒人告訴你我是和何路遙一起來的嗎?揣著明白裝糊涂是吧?”
  一聽這話,李新寒鼻子里哼了一聲,神情極為不悅的看了江明遠一眼。
  江明遠急忙辯解道:“李少,我,我不知道陸景是和何路遙一起來的。”
  他是真不知道何路遙在大廳里等的人是陸景。當然,就算是知道了,他還是會把李新寒給引過來。因為,李新寒看那對長的一模一樣的雙胞胎時,眼睛里充滿了興趣。
  何路遙譏笑了一聲,“那你現在知道了。”他今天算是和江明遠完全撕破了臉皮,這個時候自然要拿話的刺刺他。
  其實,他很明白今天搞事的起因是李新寒。李新寒看向陳若曉、陳若夕的眼神**了他內心的想法。
  陳若曉,陳若夕雖然不是那種傾城傾國的絕色美人,但是也只是稍遜半籌,算的上是等閑難得一見的大美女。更何況她們是雙胞胎。
  和這樣的雙胞胎美女在床-上顛鸞倒鳳、盡情的歡-愛將是何等極致的享受。這對男人有著極大的誘-惑。
  江明遠臉色變得難看,沒有說話。眼睛里冷光閃閃。
  雖然陸景在江州名氣很大,但是他相信李新寒肯定能吃住陸景。要知道李新寒可是李XX的孫子。
  然而,現在,似乎情況不是他預料的那樣,陸景完全是平等的和李新寒對話。江明遠心里磕磣了一下。形勢對他而言有點不妙。
  李新寒拿出煙,點上抽了兩口。談論陸景是否與何路遙一起來的,不過是幌子。核心問題是那對雙胞胎的歸屬。
  既然是何路遙想把那對雙胞胎送給陸景,從紈绔圈子里面的規矩來說,他今天挖墻腳的行為確實理虧。
  當然,世界上的事情要是都能按規矩辦,那早就天下大同。只是因為今天坐在他面前的是陸景,他才會按規矩辦。
  陸景有足夠的份量讓他需要遵守紈绔圈子的規矩。
  李新寒吐出一口煙,看了江明遠一眼,緩緩對陸景說道:“小江不知道你是和何路遙一起來的,搞出這么個事情也是情有可原。你說吧,怎么解決?”
  到底是“大哥”級的人物。決定講規矩自然不會拖泥帶水。當然,話里面先說清楚了,小江是不知情的,不知者無罪嘛。你陸景不要太過分了。
  陸景不置可否,轉頭問何路遙,“怎么回事?你來說說。”
  何路遙三言兩語說了經過。幾個小青年過來**陳若曉,自然是被何路遙找人弄的頭破血流。隨即,江明遠作為主人過來調解。
  但是,江明遠想要摸陳若曉的屁-股,被陳若曉抽了一耳光。隨后,兩幫人對持,亂作一團。而后,李新寒帶人過來處理問題。
  李新寒在王朝俱樂部擁有40%多的股份,是王朝俱樂部的第一大股東。有人在俱樂部里**,他出面也就順理成章。
  陸景微微一愣,他還以為李落元是王朝俱樂部最大的股東,沒想到是李新寒。略微沉吟了一會,陸景問道:“喝酒的主意是誰提的?”
  陳若曉再也忍不住,說道:“是那個江明遠提的。”她這會自然看的出來陸景占了上風,這是要清算。
  陸景點了點頭,指著江明遠,對李新寒說道:“我的意見是這十二瓶威士忌小江一個人喝下去。”
  江明遠嚇了一跳,忙求援的看向李新寒,“李少,我酒量不行。”
  陸景嘴角浮出一個諷刺的笑容,“別著急,小江。我的話還沒說完。上帝說,有人打了你的右臉,你應該把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我今天晚上比較想看到這一幕。若曉,你有沒有興趣?”
  最后一句,陸景是對陳若曉說的。倒不是他故意占小姑娘便宜,而是他現在和陳若曉表現的越親密,越能站住道理。
  陳若曉心里正一股氣沒地方**,聽陸景這么說,當即彪悍的說道:“我有興趣。”
  江明遠有種想哭的沖動。尼瑪,還上帝說!問題是勞資不是耶和華的信徒。但是這話他不敢說,只能再次眼巴巴的看向李新寒。
  李新寒皺眉,說道:“陸景,你過了。酒,小江可以喝。賠禮道歉喝點酒是應該的,但是他一個大老爺們,再被女人打一耳光,還有什么臉面出來混?”
  江明遠要是當著他的面挨一耳光,這一耳光就不只是打在江明遠的臉上,同樣也是打在他臉上。
  陸景微笑著掂出一根煙,剛放到嘴里,尤小寶湊上來點了火。他心里痛快之極,剛才江明遠狗曰的可是吼他來著,現在就是現世報。
  陸景拍了拍小寶的手背,對李新寒說道:“做錯了事情,當然要付出代價。
  說著,對江明遠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楚北電力董事長江楚是**對吧?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保證**的安生曰子馬上到頭。”
  你大爺的,不帶你這么玩的。禍不及家人是規矩。你懂不懂啊?江明遠心里怒罵。想了片刻,咬咬牙,認命看向李新寒,請示道:“李少…”
  李新寒點了點頭,很認真的看了陸景一眼。陸景的小姑陸蘇是華北電力的副總。陸景確實有能力讓江楚不得安生。
  李新寒意識到陸景與他的不同。這小子在他家長輩那里里印象好著呢。雖然李家比陸家要強大,但是陸景可動用的政治資源不是他能比的。
  “啪!”東南角卡座里一聲脆響。陳若曉毫不猶豫的抽了江明遠一耳光。這一耳光也讓圍觀的人意識到陸景的能量比想象中的還要大。
  江明遠臉上火辣辣的,也不多說話,拿起卡座茶幾上的威士忌狂灌。
  看著灌了五瓶威士忌就癱軟在地的江明遠,陸景笑道:“李少,你來江州我都沒和你喝過酒,找個地方喝幾杯?我請客!”
  李新寒臉色不好看,正要離開,聽到陸景的話,猶豫了一下,微笑道:“好啊。”
  他要是這么走了,拒絕陸景示好的舉動,痛快倒是痛快了,但是臉肯定是丟到姥姥家去了。想了想,還是同意了陸景的邀請。
  一行人專用電梯上了九樓。早有人找服務生拿了房卡,趕緊上前幾步,打開了1001號房間。
  陸景示意陳若曉跟著他一起進去。送陸景來王朝俱樂部的曾紅英不知道什么時候跟了過來,這時,自然而然的跟著陸景進了1001房間。
  1001號房間顯然是按照總統套房的配置來裝修的。金碧輝煌。珠簾一樣垂下的水晶燈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照得家私富麗堂皇。
  淺藍色的羊絨地毯落腳無聲,落座之后,跟著李新寒進來的一名男子去客廳的小酒吧里拿了兩支小瓶的百加得過來。
  李新寒打量了曾紅英一眼,自顧的開了酒,笑了笑,說道:“喝得習慣吧?”語氣里帶著不滿。
  陸景知道李新寒現在心里指不定對自己恨得咬牙切齒。拿起酒瓶和李新寒碰了碰,笑道:“京城快遞,李少應該聽過吧?我手上有個項目缺點資金打算轉讓一點京城快遞的股份,李少有沒有興趣?”
  李新寒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疑惑的看向陸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