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640 江州何少

重金屬的音樂聲仿佛敲在心頭般,令人不要自覺的有舞動的感覺。翡翠廳里極為嘈雜。陸景微笑著沖幾個女孩頷首,算是打了招呼,坐了下來。
  正好一曲完畢,dj換了一曲更為勁爆的搖滾。陸景略微有些不適。拿著薄邊矮腳大肚杯,輕輕的抿著兌了可樂的人頭馬。
  不得不承認這光怪陸離的色彩,盡情舞動的男女們很有感染力,讓人很想融入其中,瘋狂的扭動,發泄生活、工作中的壓力。
  何路遙選的這處東南角的卡座位置較高,視線很好。可以看到整個翡翠廳的情況。特別是可以很輕松的看到中央舞臺上的情況。
  陸景扭頭看了看,整個翡翠廳看起來有四處這樣的地方。看來,何路遙在王朝俱樂部玩得很轉。
  說了幾句生日快樂之類的話,陸景和何路遙,尤小寶坐著卡座的沙發上喝著酒閑聊。
  一曲結束,陳若夕坐下來,拿了一瓶沒有開的易拉罐啤酒拉開喝了一口,微笑著問陸景,“嗨,你怎么也來了?”
  她對那天張問曉身邊那個唇紅齒白,高大英俊的男子印象很深刻。而陸景一句“你沒資格和我說規矩”噎得那帥哥說不出話,相當霸氣。
  是以,她對陸景印象也很深刻。
  陸景微笑著舉杯示意,說道:“小寶生日,我過來坐一會。你的舞跳得挺好的。”
  陳若夕略有些得意的笑道:“那是。我可是學藝術體操的。很容易把握住音樂的節奏。”
  楊青青笑著湊趣,說道:“景少,你要有興趣可以讓陳若夕教你。陳若夕是舞蹈高手。”
  何路遙有意撮合陸景和陳家姐妹。這會她自然要“見機行事”。
  陳若夕略一猶豫。說道:“你要是愿意學,待會看著我做什么動作。你跟著學就可以。”
  陸景笑著搖搖頭,他沒興趣在這里放松。婉言拒絕道:“不用了。我這人天生沒有音樂細胞。”
  何路遙的心思,他大致也能猜得出來。美女在眼前晃實在賞心悅目。但是他對這對美麗的雙胞胎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哦,行啊。那我們自己玩。”陳若夕笑著說道。心里稍稍松口氣,就算是讓陸景模仿她的動作,但是她得給陸景盯著看。她可不愿意給人這么近距離的盯著看。
  舞曲又響。幾個女孩興奮的跟著節奏跳起來。
  看著分別穿著白色毛衣,寶藍色牛仔褲和黑色毛衣,水洗白牛仔褲,身材曲線同樣窈窕修-長的陳若曉、陳若夕洋溢著青春的氣息舞動著,陸景突然的想起丁靈來。
  那年在金果酒吧的包廂里。她以她自己的節奏和著勁爆的音樂,也是那么的充滿青春活力,轉眼間已經是四年的時間過去了。
  看著陸景嘴角流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何路遙微微一笑。男人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嘴上怎么說的并不重要。
  咂了口啤酒,說道:“景少,白明俊的事情,我已經給我爸說過了。呵,你說我爸會外放到哪兒去?”
  陸景就笑。“這要看哪里有空缺啊。”
  如果記憶沒有出錯的話,過段時間賓州的市委書記就會因為涉嫌一起數額巨大的外貿公司集-資詐騙案調離賓州。何晨有很大的概率去賓州擔任市委書記。
  何路遙嘿嘿一笑,和陸景碰了一杯。
  突然,幾個跳著舞步的年青人挪過來。湊近對陳若曉說道:“喲,美女,你這舞跳得味道不對啊。腰再低一點。屁-股再抬高一點。”
  周圍幾個卡座注目著這邊的人都會意的嘿嘿笑起來。
  東南角這里的卡座視線很好。同樣的,別的地方也很容易注意到這兒。以陳若曉、陳若夕美麗的容貌。曼妙充滿韻律的舞姿,自然而然的吸引到很多人的關注。
  陳若曉峨眉一揚。退了兩步。要是只有這青年一個人,她早就一耳光甩過去,但是對方三四人一起,她當然不會動手讓自己吃虧。
  陸景微微搖頭。美女,不管在那里都是禍水。更別提在這兒類似于酒吧——男性荷爾蒙分泌過度的地方。
  “陳市長和我的關系不錯。我出去打個電話。”陸景拍了拍何路遙的肩膀,站起來走了出去。英雄救美,那也要看美女是誰。
  “我會處理好。”何路遙笑著點頭,將手里的煙用力的在煙灰缸碾了幾圈。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何公子現在已經是怒火中燒,處在爆發的邊緣。
  見陸景走出來,為首的青年挑釁的看過去。怎么樣,哥就是挑逗你們帶來的妞,不服,咱們練練。
  陸景笑了笑,彈了彈手中的煙灰,徑直往翡翠廳門外走去。和小青年打架這種事,他已經很久沒干過了。
  在王朝俱樂部的貴賓休息室里,看著窗外閃耀的星空,陸景撥了丁靈的電話。這小妮子還在圖書館里自習。她選修了第二專業,再加上本身在瑞豐公司實習,比一般的學生要忙得多。
  聊了半個多小時,聊解相思之苦,陸景答應過段時間從建業轉飛香港去看她才掛了電話。
  建業自楊修武調任黔州省常務副省長之后,官場上的一些關系,他還沒有去梳理。這些事情,姬紅俊也沒辦法代替他完成。和建業高層次的政治人物對話,必須要他親自去談。
  本來說馬上就去建業,結果襄水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趙省長迅速展開反擊,抗衡宋書記,雙方目前正在襄水博弈。
  雖說大致的局面不會出現變化,但是陸景還是希望等到有確切的結果再離開江州。畢竟,政治上的事情,從來都是反復無常的。
  翡翠廳里喧鬧的音樂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了下來。四處亂晃的五顏六色的燈光也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壁燈。照得翡翠廳里明亮異常。
  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看向翡翠廳的東南角。那里依然圍了一圈人,里面的動靜卻是不得而知。
  陸景微微皺眉。平靜的走了過去。
  東南角的卡座里,桌面上整齊的擺了十二支200毫升小瓶裝的威士忌。
  正中的沙發上坐著一名英俊的男子,溫和的笑道:“何少,我也沒什么要求,你們幾個把這十二支威士忌喝完,給小江道個歉就行。當然,陳若曉小姐要多喝一點,剛才她可是削了小江的面子。”
  說著,指指身邊捂著臉頰的江明遠。他剛剛被陳若曉甩了一耳光。臉上五指的印記還沒消。
  雖說男子笑得很溫和。但他光潔白皙的臉龐上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認真的。
  何路遙勉強笑了一下,“李少,這不和規矩吧?江明遠騷擾我帶來的人,怎么著是我的不對?”
  對京城來的李少,他是有些畏懼的。隱約聽到過風聲,他是京城李家的嫡系血脈。
  江明遠不屑的瞪這何路遙,“何路遙,你別特么瞎幾把亂說。你在我搞的聚會上打架,我過來調解下。這小妞抽我一耳光,你還有禮了?”
  叫李少的男子嘴角微揚,微微頷首,擺擺手。輕笑道:“都不說了,好吧?我的話就是規矩。”
  云淡風輕的話語里有著不容置疑的命令語氣。
  陳若曉氣憤的說道:“你,你們。明明是這混蛋要摸我的屁-股,我才打他的。”
  李少身后的一名男子吊兒郎當的譏笑道:“何路遙。管好你的女人。這兒沒她說話的份。”
  何路遙看了陳若曉一眼。
  早就知道陳家姐妹性子很烈,打江明遠一耳光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他不怕江明遠。相信陸景也擺得平。但是這么不知道進退的插話就有些沒眼色了。
  陳若曉嘴唇動了動。終究是沒再說話。握住妹妹的手,心里卻是氣得想哭,這些人太不講道理了。難道非得配合著給他們占便宜才是規矩嗎?
  何路遙眼角的余光掃了一眼尤小寶。尤小寶黯然的搖了搖頭。陸景的電話打不通,一直處在通話中。
  何路遙心一橫,咬咬牙說道,“好。李少,發話了。我照辦。但是這酒我喝,陳若曉、陳若夕不喝。”
  開玩笑,他肯定不能讓陳若曉、陳若夕喝酒,否則沒法給陸景交差。不然兩面都沒法討好。
  喝掛了最多進醫院。但是讓陸景心里覺得他這個人不值得托付事情,前面交好的功夫就白費了。
  “你喝不完。”李少淡淡的說道。說著,饒有興致的看了一眼對面的雙胞胎美人,美人醉酒的樣子應該別有一番風味。
  尤小寶走上前兩步,腿肚子有點抽,硬著頭皮說道:“何哥,我喝6瓶。”
  江明遠指著尤小寶喝道:“尤小寶,你特么算哪根蔥,滾一邊呆著去。”他當然明白李少的心思,否則哪會巴巴的過來找何路遙的麻煩。他又沒精蟲上腦。
  李少擺擺手,微笑道:“誒。小伙子挺將義氣的,我很欣賞。行,你可以喝三瓶。”
  他完全是一副貓戲老鼠的心態。
  人群里看熱鬧的人都是心里一嘆,這小胖子要掛了。3瓶就是600毫升。一斤多威士忌,喝下去就算不掛掉也差不多了。
  “李三公子,你這個做派我也很欣賞,不如這十二瓶酒,你都給喝了?”陸景冷聲說道,邁步往東南角的卡座里走去。
  齊刷刷的視線落在陸景身上。圍著東南角卡座看熱鬧的人群自動的分開。這是個猛人。居然敢這樣落李少的面子。他是誰?
  陸景氣定神閑的緩步走進來。
  看到陸景,何路遙頓時大喜,心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