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39 謀全局者

客廳的“咔嚓”一聲被打開,正在客廳沙發上看晚間新聞的何晨瞥了一眼走進來的何路遙,皺眉說道:“又從哪兒鬼混回來的?”
  他這個兒子也不是那么讓人省心。大學畢業快2年,還在江州到處瞎玩,不肯正兒八經的上班。
  最近襄水張惜明因為兒子的事情仕途受挫。并且據說,張惜明有可能出事。這讓他心里悚然而驚。是時候管管自家這小子了。
  何路遙嬉笑著坐到何晨斜對面的沙發上,說道:“爸,我可沒有鬼混,今天陸景晚上請我吃飯。”
  何晨詫異的看了一眼何路遙。平常見了他像表現的戰戰兢兢的兒子居然大搖大擺的坐到他對面,這倒是第一次。
  何晨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緩緩的說道:“怎么回事,你和陸景關系處理得不錯?”
  何路遙笑呵呵的道:“也就一般。今天晚上請我吃飯是他去襄水之前說好的。爸,陸景說你要去中-央黨校學習。事情定下來了?”
  何晨點了點頭,又訓斥道:“不該打聽的別亂打聽。”
  何路遙撓撓頭,又笑了笑。從小被他爸訓到大,倒也習慣了。這會聽到他爸要去中-央黨校的確切消息又忍不住笑顏逐開。
  他爸被楚北省委推薦到中-央黨校中青班學習。就算不一定會高升至副省部,在黨校里結實的人脈對仕途也很有幫助。
  “說吧,有什么事?擦屁-股的爛事就不要開口了。”何晨對他這個兒子知之甚深。估計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說。
  何路遙頓了頓,說道:“爸。今天晚上陸景帶了原來省政府副秘書長白家思的兒子來和我吃飯。好像。他有事情要麻煩到你。”
  何晨哦了一聲,眼光上下打量著何路遙。好似要重新認識自己這個兒子,半響。看得何路遙渾身上下不舒服后,才問道:“白家思的兒子?叫什么名字?在哪兒工作?”
  何路遙說道:“白明俊,在省委秘書二處工作,是一名文字秘書。”
  “秘書?”何晨嘴里輕聲自語了一句,明白了陸景的意思。他參加中-央黨校的培訓班回來,肯定會調離江州。
  以陸江一貫的行事風格,要他讓出這個副書記的職位,肯定是會運作他出任省內某地的黨政主官。太-子黨手上的資源比一般的干部豐富嘛!更別說陸江跟趙省長關系密切。
  這次宋書記在襄水的事情上摔了一個大跟頭,省內隨后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宋書記估計很難施加影響力。
  如果離開江州,屆時,總要帶幾個信得過的人赴任。陸景通過兒子何路遙推薦也給他留了余地。否則,陸景的電話直接打過來,他還真的很難拒絕。看來,這個白明俊要見一見。
  何晨嘉許道:“這次做的不錯。你說事情我知道了。你注意和陸景搞好關系。這個人很不簡單。”就算離開江州去外地任職,他并沒有打算疏遠和陸江的關系。
  陸景對陸江的決策有一定的影響力。反倒是陸江的夫人胡瑩根本不會理會江州政壇的風風雨雨。他這也算是通過兒子走迂回路線。
  如果張惜明這次被拿下,曾經在楚北風光無二,以華省長為首的本土派將會煙消云散。他想要高升。自然也要找“組織”。
  官場之上,沒有組織的提拔,想要憑才干走上高位無異于天方夜譚。有這種心思的干部,屬于小學生水平還沒畢業。
  得了父親一句夸獎。何路遙渾身舒泰,點點頭,說道:“爸。你放心。我會的。”
  能夠在父親面前得彩頭的事情,他當然會繼續做下去。
  十月、十一月之交的江州正是秋冬交替時節。氣溫溫和。大街小巷的花樹色彩絢麗。
  下午的陽光落在1804酒吧的玻璃上,帶起五色的光彩。陸景笑著問陳笑、吳璇。“下午在這兒喝一杯酒的感覺還不錯吧?”
  昨天晚上請白明俊和何路遙吃了頓飯。想來,何晨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的意思。白明俊能不能入何晨的眼,那就要看他自己的表現了。
  楚北省政壇現在的視線焦點都聚集在襄水,等待著襄水的結果。襄水的變動將會引起一連串的人事變動。這牽動著不少干部的心。
  對于楚北省即將面臨的人事調整從大哥推薦何晨去中-央黨校學習時,陸景就心里有數。
  是以,他現在倒是空閑起來。上午處理了景華公司和和華公司的郵件之后,下午約了陳笑、吳璇出來閑坐。
  陳笑微抿著紅酒,純正的波爾多口味,笑道:“恩,挺好的。問題是你這里一個月的虧損至少是五萬塊。我都難以相信你這個無利不起早的家伙會干這種事。”
  說話間,粉膩的耳垂上兩枚精致的魚尾吊墜輕輕的晃動著,有著精致迷-人的少-婦韻味。
  吳璇輕笑道:“他啊看似虧本,實際上精明著。指不定人家小姑娘什么時候從歐洲旅游回來,看到他把酒吧照顧的這么好就感動得以身相許了。瞧瞧,多劃算的事。”
  吳璇進酒吧之后就將洋紅色的外套脫了放在陸景這邊。煙灰色的寬袖羊絨衫襯得她乳-峰挺立,飽-滿堅實,成-熟豐-盈的曲線誘-人的展露在陸景眼睛里。深棕色的牛仔式緊身長褲,將修-長美-腿展示淋漓盡致。
  輕笑間,嫵媚的成-熟女人味不經意間散發出來,成-熟明艷。
  酒吧里偶爾有進來的學生,目眩神迷的看了過來。
  就算是南陽街經常有美女出沒,這明顯脫離了學生氣息,有著獨特氣質。宛如鮮花綻放般展示女性魅力的兩個女人坐在一起實在少見。
  陸景笑道:“你當現實是小說啊,哪有那么多以身相許?我和董晚瑤之間可是比小蔥拌豆腐還清白。”
  陳笑和吳璇對視一眼。掩嘴輕笑起來。信你才怪呢。不相干的人你肯讓她住在新豐公寓里面?
  陸景沒理會她們兩個的笑意,手法嫻熟的搖晃著高腳玻璃杯。說道:“我覺得虧損不虧損無所謂。有一家讓我們可以在下午坐著閑聊的酒吧不是很好嗎?”
  陳笑和吳璇都微微點頭。不管怎么說1804酒吧的氛圍確實很好,閑下來約幾個朋友來這里放松是極好的。
  說說笑笑,在南陽街一家餐廳里吃了晚飯,陸景接到何路遙的電話,“景少,我們在王朝俱樂部搞聚會,小寶今天生日。要不要過來喝一杯?”
  陸景略微一琢磨,笑道:“行。把房間號告訴我,我一會過去。”何路遙的小弟過生日。邀請他過去喝杯酒,他自然要給這個面子。
  陳笑和吳璇今天公司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打算去漢寧區逛逛街,然后回景華公寓。
  陸景和她們倆說了一聲,在兩女嬌嗔著“看我們逛街就逃跑”的不滿聲中,坐車離開。
  王朝俱樂部一樓大堂里,何路遙和大堂里的美女經理勾搭著。這美女經理一米七幾的個子,標準0l職業裝,胸凸臀翹、粉嫩臉蛋、纖纖玉手的樣子。能滿足大部分人的審美需求。
  “哈哈,何少,你這是在等誰?上面應該開始了吧。”一名微凸著肚子的青年隨手將一輛瑪莎拉蒂的車鑰匙丟給泊車的小弟,在幾人的簇擁下。推開旋轉門走進來笑道。
  “哈,江少,好久不見。最近在哪里發財?”何路遙笑著和江少握手。打個哈哈卻是沒有回答江少的問題。
  江少略帶點矜持的說道:“我那是小本生意。瞎折騰。最近在京城跟著李少玩了一兩單。收獲不錯。待會要不要我介紹李少給你認識?”
  何路遙就笑,“改天吧。”
  江少點點頭。帶著跟班進了王朝俱樂部。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何路遙在等得人是誰。
  別看何路遙勞資的職位在江州不算高。何路遙在江州卻是很能玩得轉。能讓他等的人來頭恐怕不小。至少是省部-級干部的公子,否則絕對當不起他倒大廳里來等候。
  陸景剛進王朝俱樂部就看到何路遙在大廳里等著,笑著遞了一支煙給他,“這里變化挺大的。”
  王朝俱樂部易手之后,改為高檔私人會-所。陸景還是王朝俱樂部易手之后第一次來這兒。
  “李少畢竟是京城來的,和我們楚北的眼界不一樣。”何路遙笑著說道。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看來,李落元在江州混的蠻開的啊。何路遙話里很有點佩服的意思。
  推開1號翡翠廳帶著明顯哥特式風格的房門,勁爆的音樂猛得涌出來。原來是包廂式的翡翠廳改成了一個小酒吧式的場地。中央的舞臺之上,一名濃妝艷抹的女子正踩著音樂節奏做著各種狂放的動作。
  陸景微微皺眉。
  何路遙解釋道:“江明遠剛從京城回來,今天晚上在這里搞聚會。我和小寶借這個地方聚聚。氣氛蠻熱鬧的。不和他們一塊玩。江明遠是楚北電力董事長江楚的兒子。”
  陸景點了點頭。他不是對臺上那位和跳鋼管-舞差不了多少的女子不滿。他是不喜歡在喧鬧的環境里面說話,太費勁。
  往里面走著,一路上不少人都熱情的與何路遙打著招呼。“何少”,“何少”的招呼不絕于耳。看得出來,何路遙在這里很吃得開。
  何路遙一一回應著,關系比較好的還說兩句客氣話。
  “景少,你好。”東南角的卡座里,見陸景和何路遙走過來,尤小寶忙放下啤酒瓶,拘謹的和陸景打著招呼。
  陸景微笑著和他握手,眼睛一掃,卻是有些詫異。卡座里只有四五個人。楊青青,陳若曉,陳若夕,外加一個外貌清純的女孩。
  四個女孩正在卡座里隨著音樂聲輕輕的擺動著身體,神情興奮,顯然玩得很開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