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38 形勢逆轉

何晨、謝澤華?放下電話,湯開復琢磨了一會,給方明學打電話匯報情況。
  推薦謝澤華倒是好理解。陸江的前秘書,絕對的嫡系心腹。已經是正廳-級的云春市市長,參加中-央黨校的中青班,在應景的時候官升一級,水到渠成。
  但是推薦何晨就有點讓人看不懂了。
  雖說何晨已經倒向陸江的圈子,并且聽說何晨的兒子何路遙和陸景走得很近。但是何晨不是陸江一手提起來的干部,也不是政治理念和陸江相近的干部,推薦他上中-青班是什么意思?
  楚北省委大樓政策研究室的辦公室里,方明學優哉游哉的喝著茶,翻閱著各大黨報,了解著全國各地的信息。
  突然,手機的鈴聲響起來。方明學皺眉,他在閱讀時最反感有人打擾。這樣會打亂他的思路。
  拿出手機看了看,見是湯開復的電話,眉頭又舒展開,微笑著接了電話,說道:“小復,陸景怎么說?”
  湯開復把陸景的話說了一遍,嘀咕道:“方叔,這很沒道理啊!”
  方明學微微一笑,說道:“呵呵,怎么沒道理,道理大了。你沒聽懂陸景的潛臺詞。他的意思是,謝澤華擔任云春市委書記或者何晨外放。”
  湯開復一愣,他根本就沒想過陸景話里還有這層意思。稍稍一琢磨,有些回過味來。
  楚北省政府班子目前已經有三名省委常委。趙省長,常務副省長張炎直,常委副省長柳春陽。
  一般省府班子都是配備一名常委副省長!
  而以云春在楚北的政治地位。其市委書記不可能由省委常委兼任。
  所以,周非放想要上省委常委肯定是要調離云春。也不可能進入省府班子,最大的可能是擔任省委組成部門的職務。
  不管怎么樣。周非放調離云春是肯定的,那么就為謝澤華順序接班創造了條件。
  “方叔,何晨…,他不是陸江圈子中的中堅干部啊。”
  方明學笑道:“你認為陸江最屬意的江州市長接-班人會是誰?”
  湯開復有些迷惑,說道:“周平或者陳史益吧。但是,最近沒聽說胡聯營要調走的風聲啊。”
  方明學就輕嘆一口氣。湯書記沒讓這個兒子從政實在是正確的。他的政治眼光不怎么行。
  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
  陸江怎么可能還繼續呆在江州市長的位置上?他已經在江州市長的位置上呆了快4年。差不多就是滿滿的一屆任期。明年換屆之前,他必然會謀取江州市委書記的職位。
  市長和市委書記在黨內政治地位根本就無法相提并論。況且江州市委書記慣例是要擔任楚北省省委常委。
  聽到電話里微微的嘆息聲。湯開復沮喪的抿了抿嘴唇,顯然,他又做出了錯誤的判斷。
  方明學略停頓了一會,解釋道:“陸江在江州推行諸多改革,里面有很多風險。他囑意的市長人選應該是周平。因為周平一直是他施政的主要助手。何晨外放,他空缺出來的那個副書記職位是給周平準備的。”
  周平從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升任市長那是順利成章。要是沒有掛副書記的銜,想要直接升市長可是很有難度。特別是江州目前的市長級別是副省-級。
  至于,胡聯營能否把陸江壓住。他根本就不做這種考慮。很明顯,胡聯營現在不是陸江的對手。政治功力明顯要差一線。
  “哦。”湯開復苦笑,這里面的彎彎繞還真多。他只是轉述了陸景兩句話,那里想到里面包含了如此豐富的信息。
  自己這個青年才俊和陸景一比,真是名不符實了。
  省委宋書記在書記辦公會上吃癟的消息不知道通過那個渠道傳了出來。很快。楚北省夠份量的人物都是知道了。
  宋海俊在楚北省干部心中的威望不可避免的下跌。
  周五,和郁揚在白玉山上的白山茶韻茶館喝了一上午茶,陸景坐車返回新豐公寓。
  江州下了兩天的秋雨。到今天也停了下來。藍天白云,微風從車窗里吹進來令人心曠神怡。陸景駕車特意從高新區的主干道繞回新豐公寓。
  景華科技園櫻花園內的馬路寬敞又干凈。樹枝遮掩中三三兩兩各具特色的房子聳立在馬路兩邊。房子周圍綠蔭草地成片。放眼看出去。心情格外開朗。
  不過,櫻花園最快要到明年年中才能投入使用。
  手機的短信聲響起。陸景放緩車速,右手拿起來看了看。隨即笑著放下。是占偉濤的短信。
  省里去襄水的調查組半個小時前從江州出發。由省紀委副書記胡朝非帶隊。隨行的還有楚北省干部口中的黑面判官譚昌盛。省里給襄水市的信號很明顯,這是要動真格的。
  中午吃過飯,陸景親自開車送關寧到景和大廈樓下。積遠教育基金去云春的團隊在這兒集合,然后坐班車去云春。
  和關寧同行去云春的還有她大學時的室友,蘇蕓。在科技園一家公司上班的蘇蕓請了半天的假,這周末陪關寧去云春。
  “好久不見你了,陸景。最近在忙什么?”蘇蕓微笑著和陸景打招呼。
  陸景笑道:“我總不是瞎忙。這段時間在處理襄水那邊的事情。”
  來送蘇蕓的白明俊眼神露出感興趣的神色。襄水最近可是多事之秋。陸景在襄水的話,對襄水發生的事情內幕應該很清楚。
  在景和大廈一樓里坐著閑聊著最近的情況,沒一會時間就到了。關寧和蘇遠跟著積遠教育基金坐班車前往云春。
  目送班車開走,白明俊笑說道:“坐我的車走?我正好對襄水的事感興趣。找你問問。”
  陸景就笑,“行吶。你不會也對張問曉的花邊新聞感興趣吧。國家干部要注意影響啊。”
  白明俊目前是省委秘書二處的秘書。
  白明俊笑道:“拉倒吧。我這芝麻綠豆大的小公-務員離國家干部還差得遠了。”
  秘書也是分等級的。像他這種并非領導的專職秘書,說白了也就是個俗稱的股級干部。想要像領導秘書那樣威風八面那是不可能的。
  說笑著。陸景給宋雨綺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幫忙處理下車子的事情。坐到白明俊開來的一輛黑色的別克車里。白明俊打火起步,駕車往南陽街而去。
  白明俊問道:“襄水那邊情況怎么樣?你估計那邊會不會發生‘大地震’?”
  陸景微微點頭。只要省委下定決心查,張惜明幸免的可能性不大。遞了一支煙給白明俊,說道:“你想去襄水?”
  白明俊笑了笑,也不否認,說道:“有合適的機會我當然想去。在省委秘書二處呆了這么久,也是時候出去鍛煉鍛煉了。”
  襄水市如果發生政壇地震,他過去應該會有不少機會。
  陸景笑道:“蘇蕓那邊呢?你小子當時可是哭著喊著要回江州的!”
  白明俊笑說道:“那個時候情況不一樣。現在我和蘇蕓的感情穩定。自然要謀劃將來的前途。我覺得襄水接下來幾年應該發展的很快。”
  陸景稍稍沉吟了一會,說道:“襄水發展的快并不意味著你有機會。你要真想下去,我可以給你推薦個好去處。但是,去不去你自己決定。”
  說起來,他和白明俊認識很久了,算得上是朋友。目前確實有個機會,他可以推薦白明俊。
  白明俊臉上露出喜色。陸景說好去處,那自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好去處。否則,和陸景的身份是不匹配的。
  這就好比一名社會名流給人介紹工作。月薪低于一萬怎么好意思介紹人去。掉份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著心情,白明俊說道:“能不能具體的說說?”
  陸景微笑著吸了口煙,“最近中-央黨校中青班名額的事情。你在省委大院里面應該聽過吧?”
  白明俊略微有些疑惑的點點頭。不明白這件事怎么和他扯上關系。
  陸景說道:“江州市委副書記何晨會拿下這個名額。參加完中-央黨校三個月的學習之后,何書記會外放。我晚上要請何路遙吃飯。你跟我一起去。”
  白明俊訝然的哦了一聲,他沒想到省委大院里還在熱議的名額實際上定了下來。陸景接觸消息的層次果然夠高端。
  稍稍想了想。有點明白陸景的意思,“好。我跟你一起去。”
  入夜,省委常委大院1號別墅里。宋海俊輕聲問道:“查清楚了?”
  羅位忠恩了一聲,看著書房里明亮燈光下大舅疲倦的神色,心里嘆了口氣,恭敬的道:“是的。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的發跡很有問題。材料有八成的概率是真的。”
  宋海俊微微點頭,疲倦的揮揮手,示意外甥羅位忠出去。
  羅位忠心里有些憤懣。如果張惜明被打掉,大舅在楚北省的威望將會被消弱到極點。
  張惜明是第一個靠近大舅的實權派干部。這都保不住,下面的干部會怎么想?大舅在楚北省的工作還怎么開展?
  有些人做事實在太過分了。
  書房里,宋海俊沉思良久,給李學平打了一個電話,“學平同志,周一通知胡聯營同志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那邊,李學平微愣,旋即答應下來,“好的,宋書記。我會通知胡聯營同志。”
  掛了電話,李學平眼睛微微一瞇。
  襄水的事情他聽高逸說過。張問曉、曾江確實有不少問題。特別是張問曉,以前在襄水很是搞出了幾次車禍。如果趙省長下定決心要打宋書記的臉,張惜明恐怕難以幸免了。
  無論什么政治博弈,最終都是以利益的再分配作為結局的。顯然,如果張惜明出事,楚北省隨后這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宋書記是沒什么發言權的。
  甚至包括他運作的周副書記提前退二線的事情上,他都沒什么發言權。
  但是,宋書記要見胡聯營是什么意思?他想對陸江直接下手?亦或是敲山震虎換取籌碼?
  想到這兒李學平心里凜然,繼而又稍稍興奮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