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36 空缺與車禍

掛了陳躍信打過來的電話,陸景把手中倒了紅酒的杯子放在客廳中間的茶幾上,手指輕輕的揉了揉眉頭。
  張問曉車禍的消息很快便在襄水流傳開。問題是張惜明的反應會怎么?他并沒有打算這樣刺激張惜明。
  任誰的兒子重傷,肯定是要追究事情的真相。陳躍信剛剛說,張問曉拂曉的時候帶著他那位襄水大學的情人從襄水的一家夜-總會里出來,喝了不少酒,在路邊給幾個小混混挑釁,追逐著上了高速公路,然后出了車禍。
  “你說景華的音樂手機在年前這兩個月能賣出多少部,50萬部?”宋雨綺微笑著從書房里將資料拿出來,卻是看陸景在揉眉心,似乎遇到了難題,放輕聲音問道:“怎么了?”
  陸景無奈的笑道:“事情超出了可控的范圍。張問曉出車禍了。重傷,現在還在醫院里接受治療。張惜明現在怕是要暴走了。”
  宋雨綺吃了一驚,說道:“那不是很麻煩?是寧方則…”
  那天明雪說制造車禍的時候她也在旁邊聽著。第一反應就是寧方則做的手腳。
  陸景道:“暫時不清楚。我猜十有八-九是他。”說著,用手指點額頭,“張問曉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查出來是寧方則在招惹他的情人,所以把寧方則的明山歌舞廳給砸了。張惜明估計所用的時間會更短。他很快就能查明白那幾個混混的來路。”
  這樣的突發情況出現,他的很多考量又要重新思考了。
  襄水市醫院種重癥室外,一名神色憔悴的婦人小聲啜泣著。她是張問曉的母親。
  幾名親戚小聲的安慰著。張問曉看似重傷。實際上手術過后,病情已經穩定。需要在床上修養半年就能恢復正常。
  旁邊的休息室內,張惜明沉著臉抽煙。臉色平靜,但是誰都知道他正醞釀著雷霆之怒。休息室內只有他一人。
  曾江打了幾個電話,推開門進來,“姨父,查清楚了,那幾個混混和寧家那小子有些關系。不過沒什么證據。”
  張惜明漠然的點了點頭,啞著聲音說道:“恩。”
  曾江嘴唇動了動,終究是沒說什么,等著他姨父下達指令。
  證據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只要認定了是寧方則做的手腳就行。整不死這小王八蛋。
  當然。他姨父要考慮的東西不只是這么簡單。據說,車禍消息一出,省督查組第一時間停止了對寧元昌的問詢,顯然,這里面有些他不懂的玄機。
  “處理好那個女孩的善后事宜,不要讓她的家人鬧起來。另外,你這段時間低調一點。”張惜明掐滅了煙頭,斷然說道。
  這件事雖然處理起來很棘手,但是更加堅定了他把寧元昌送進去的決心。
  曾江愕然。他以為現在第一要務應該是把寧方則抓起來,至于理由多得很。經新聯商在襄水又不是什么干凈的公司。更何況明山歌舞廳那里的屁-股,寧方則還沒擦干凈呢。哪里想到他姨父居然要他低調一點。
  張惜明不耐煩的說道:“有問題?”
  曾江忙說道:“沒問題。我保證那個女孩的家人不會鬧。”
  張惜明打個手勢,走到窗戶邊打電話。
  曾江悄悄的退了出去。關上門的一瞬間,隱約聽到張惜明嚴厲的說道:“歷來毒-販的社會危險性很大,我們要采取強力的措施確保襄水市人民的安全…”
  毒-販?曾江心里一抖。繼而愉快的笑起來。寧方則還是要抓的。
  姨父的雷霆之怒啊!姨父只有張問曉這一個兒子,要是有個萬一。豈不是要絕后?他如何能不怒?
  想來,電話那邊應該是襄水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襄水市武-警支隊第一政委劉鐵。
  明山歌舞廳涉嫌販-毒,買賣毒-品的消息在襄水引起軒然大波。明山歌舞廳背后的寧方則被市公-安局帶到襄水某處審訊。
  緊跟著經新聯商被查封。省督查室巡視組再次大規模的在襄水找干部談話后離開了襄水。
  據談話過的干部透露,巡視組的黃處長對寧副書記是否知道明山歌舞廳的事情十分感興趣。想來,巡視組的結果對寧副書記不利。
  夜晚時分,襄水市委常委院2號別墅書房里,孫雄志緩緩的抽著煙,說道:“張惜明搞得有點過火了。”
  其實,現在的形勢不僅僅是對寧元昌不利,對張惜明同樣不利。花邊新聞從來都是傳得很快的。
  如果說,寧元昌的小道消息在干部中傳得很多,那么,張惜明的兒子一邊玩女人一邊開車,致使車毀人亡的消息在襄水市民間都傳開了。據說,很多版本都不堪入耳。怪話很多。
  加把火這種事,他和陸景心知肚明。不必刻意去說。這件事肯定會傳到應該聽到的人的耳朵里去。
  陸景微笑著說道:“剛不可久,柔不可守。張惜明很強勢。巡視組應該聽到了某些傳言。”
  督查室的黃處長他并不熟悉。不過,據說黃處長聽到張問曉出車禍的消息之后,立即停止了對寧元昌的問詢。想來,黃處長很明白這件事會對張惜明造成什么樣的影響。
  “風評”對一名干部的影響很微妙。應景的時候就是很大的阻力。
  孫雄志笑了笑,感嘆道:“張惜明在襄水擔任市委書記有些年頭了。”
  一把手當久的人,心態都很“好”!
  當然,張惜明的兒子出車禍,他怎么掩蓋也沒用。襄水不是他能夠一手遮天的地方。當然,省里的最終想法也不好說。這要看怎么運作。
  陸景明白孫雄志話里的意思,笑了起來。說道,“寧方則那兒…”
  孫雄志微笑道:“他問題不大。”
  陸景就點了點頭。不管怎么說。寧方則搞出車禍這一出,雖然自己的計劃被打亂。但事情確實簡化了許多。不能看著他被“打成”毒-販。
  至于寧副書記,大概他的仕途真要終結了。
  或許,他并沒有想到張惜明的反應會這么大。至少在目前來說,張惜明應該低調的處理襄水任何事情。但是,張惜明偏偏是反其道而行之。
  也或許,車禍本身就是個意外,他和寧方則設計的“劇本”不是這樣的。
  真相最終是怎么樣的,誰也不清楚。陸景也不會去尋根究底。
  從孫雄志家里出來,陸景坐車返回黃遠酒店。夜色已深。黃遠酒店的大堂里冷冷清清。陸景按了電梯,等電梯到1樓,從里面走進來一男一女。陸景就是微微一怔。
  男子正是百泰集團的高逸。女子穿著一件白色的小西裝外套,里面是一件露肩的青花色禮服。肩頭大片的雪白肌-膚裸露著,深夜中有著魅惑的性-感。
  看到陸景,高逸也愣了一下,旋即微笑道:“陸景,你那間總統套房明天就要退了吧。我已經給酒店里預定好了。等你一走,我就搬進去。”
  襄水最近的形勢他很清楚。張惜明占了上風。陸景和他的盟友搞出個舉報信事件,現在卻是把寧元昌給陷了進去。真是搞笑至極。
  他留意到陸景明天就準備退房,顯然是要回江州。狼狽而逃啊。現在碰到陸景,他自然不介意嘲諷幾句。
  聽著高逸意有所指的話。陸景只是淡淡的說道:“隨便你。”說著,按了電梯按鍵。電梯門緩緩的合上,高逸那得意的笑臉消失。
  其實高逸的想法。陸景也能猜到一些。大概高逸以為他是落荒而逃。
  從目前表面上的形勢來看,對孫雄志而言確實不利。先前推出和張惜明糾纏的寧元昌馬上就要被落馬。張惜明占據著上風。
  但是高逸對體制內的一些事情不了解。根本就不明白,張惜明的兒子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對張惜明的影響有多大。
  還是圖樣圖森破!
  李學平臉色肅然的走進省委書記宋海俊的辦公室里。最近襄水搞得一團糟,省里已經有意見要拿掉張惜明的中-央黨校中青班進修名額。
  并且明天的書記辦公會會討論省督查室巡視組上報的情況,對襄水市的事情做一個結論。
  李學平匯報了江州市上報的市建委主任劉家增違規違紀案子的后續跟蹤結果。江州市副市長顧日輝并沒有查出和劉家增有經濟上的往來。換言之,顧日輝沒有問題。
  宋海俊慢慢的摘下老花鏡,看著李學平,輕聲說道:“沒問題?”說著,笑了笑。
  李學平很準確的捕捉到宋書記笑容里不滿的情緒。想著不久前,省政府秘書長崔元杰到他辦公室來匯報的情況,一時間有些躊躇如何開口。
  宋海俊遞了一支煙給李學平,緩聲問道:“省督查室的報告轉給省長看了沒有?”
  李學平點點頭,“已經轉過去了。趙省長那兒還沒有批示。”
  省督查室目前掛在省委這邊。文件按照慣例肯定是轉給省政府那邊了。宋書記的意思不是問文件到了沒有,而是問趙省長的意思是怎么樣的。
  宋海俊輕吐了一口煙。趙浩天暫時不表態,肯定是不認可省督查室對襄水市委副書記寧元昌的處理方法。省督查室的意見是雙-開,然后徹查。
  實話說,到楚北來,他并不認為自己不能掌握局面。幾十年的宦海生涯,什么場面沒經歷過。
  但是,事情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他在楚北的開局目前正在朝著不好的方向而去。有人打亂了他的布局,局面正在失控。
  李學平猶豫了下,說道:“宋書記,崔秘書長上午向我反應了一個情況。襄水市內目前有些不好的傳聞,領導干部的子女公然大白天在高速公路上宣-淫,結果車毀人亡,造成了及其惡劣的影響。”
  宋海俊眉頭一皺,很快就舒張開,點點頭,清冷的說道:“我知道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