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34 九眉山上

宋雨綺的臉刷的一下變得緋紅。
  方慧敏心里不免有些擔心陸景生氣。她這個侄女還是那么的心高氣傲。眼光余角瞟了眼陸景身邊的女子,顯然這個身材窈窕的女子和陸景的關系匪淺。不過,單純就容貌氣質而言,這個女子要遜色關寧兩籌。能留在陸景身邊,想必有特別之處。
  陸景的臉皮自然比宋雨綺厚得多,胡扯道:“有嗎?我怎么不知道。要不讓人給你們換間房間,我認識這家酒店的老板。”
  云海天大酒店的幕后老板就是寧方則。風景區里面除了景點門票,最賺錢無非就是餐飲、住宿。寧方則自然不會把這一塊利潤讓給別人。
  見陸景胡說八道,明雪嫣然而笑,一本正經的說道:“換房間就不用了。我和姑姑在這兒住了兩三天,還挺習慣的。”
  要換也應該是你們換。總得有個先來后到吧!
  陸景就笑,裝著沒聽懂她話里的意思,給兩人介紹宋雨綺,“這是我女朋友,宋雨綺。”溫和的握了握宋雨綺的手。又給宋雨綺介紹了方慧敏和方明雪。
  兩人關系既然已經給方慧敏和明雪窺破,他自然不會再給介紹說宋雨綺是他的私人助理。
  聽了陸景的介紹,宋雨綺心里有些暖暖的,那股被撞破她和陸景關系的尷尬慢慢消退,落落大方的和方慧敏和明雪打著招呼,“方總,方小姐。你們好。”
  方慧敏心里恍然大悟,掩飾著神情。微笑道:“你好,宋小姐。”
  白云賓館是麗都酒店集團旗下獨立運營的酒店。方慧敏在白云賓館持股4%。而陸景名下的瑞豐公司同時是麗都酒店集團的股東。她自然知道陸景的私人助理就叫宋雨綺。只是以前一直沒有照過面。原來是她。
  “你好,宋小姐。”明雪客氣的說道。
  取笑陸景,小小的回擊他無視自己,這無傷大雅。但是明雪很明白這個男人擁有有著怎樣的財富和權勢,對和他關系親密的宋雨綺自然客客氣氣。
  云海天酒店里沒有咖啡館提供,陸景喝咖啡的提議自然作廢。四人到云海天二樓的茶館要了一個雅座坐下。陸景要了一壺云霧茶,和方慧敏、方明雪閑聊著各自的情況。
  今年3月份麗都酒店集團重組的時候,明雪回到云春協助方慧敏管理白云賓館。現在是白云賓館人力資源部的經理。
  當初,祁復生就說因為明雪的艷名。依靠他無法護住明雪,所以請陸景幫明雪跳出云春這個圈子。
  現在看來,此時的方慧敏足以周全的照顧明雪。
  白云賓館此時總資產已經達到十幾億。方慧敏現在在云春算得上是有數的名流人物,更別說她和市委書記周非放的關系親密。
  閑聊著,方慧敏笑著問道:“景少,你來襄水應該很忙啊,怎么有空到九眉山上來游玩?”
  聽著方慧敏意有所指的話,陸景笑道:“怎么,方總聽到什么風聲了?”
  方慧敏微笑道:“我是聽人說。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要高升。我想你來襄水應該不會是游山玩水。”
  陸景詫異的看了方慧敏一眼,旋即明白過來,喝著茶,微笑道:“方總的消息很準確啊。不過。我也沒你想象的那么忙。到九眉山上來玩幾天的時間還是有的。”
  以方慧敏的交際圈子,她根本不可能明白楚北省里的權力斗爭格局。體制內的事情向來都是云山霧罩,一般而言只有當事人能明白。
  云春市市委書記周非放就是這次提拔省委常委的當事人之一。以周非放的資歷。以及湯書記對他的支持,如果周賀軍提前退二線。空缺出來的省委常委位置,他是很有機會力爭一爭的。
  當然。有宋書記支持的張惜明是第一候選人。
  想來,方慧敏應該是從周非放那里知道的消息。
  方慧敏笑道:“那我提前恭喜景少了。”陸景都有時間來九眉山上游玩,看樣子事情進展的很順利。
  這件事她聽周非放說過,如果張惜明升任省委常委,趙省長在省里的力量會消退,而宋書記在省里的話語權會增加。
  這對陸景來說是難以接受的事情。特別是前段時間江州還盛傳宋書記對陸景不滿。
  陸景笑了笑,沒吱聲,拿起茶杯喝茶。
  淡淡的暮色仿佛有人在空中涂鴉一般慢慢的變得濃郁起來。和方慧敏、明雪一起吃了晚飯,陸景與宋雨綺在酒店外的山頂處散步。
  三十多分鐘后,陸景接到寧方則的電話:寧方則在酒店里等著見他。兩人便返回云海天酒店。
  客廳里,寧方則坐在沙發上笑著說道:“張問曉已經返回襄水,正在襄水市里大張旗鼓的找人,準備教訓那個追求他女人的混蛋。我已經讓那人到鄉下去避避風頭。現在張問曉大概是氣得暴跳如雷。”
  陸景點頭,說道:“要得就是這個效果…”
  話還沒說完,門口響起敲門聲。宋雨綺打開門,才分開沒多久的方明雪穿著淡黃色的羊絨衫、牛仔褲,俏生生的站在門口。
  明雪見陸景有客人,遲疑了一下,說道:“宋小姐,我一會再來?”話是這么說,腳步卻沒有挪動。
  陸景揚聲說道:“雨綺,讓明雪進來吧。我和寧總很快就談好。”
  寧方則今天晚上來見他,一個是通報情況,二個是邀功。并沒有什么機密的東西。他不介意讓明雪旁聽,倒是有些好奇明雪這會過來有什么事?
  寧方則扭頭看去,眼睛都有些發直。跟著宋雨綺身后走進來的女子肌膚如雪,容貌精致。比張問曉的意中人,陳躍信的大女兒陳若曉都要勝過半籌。
  淡黃色的羊絨衫緊緊裹著身子。腰肢纖細,繃的緊緊的。豐-滿微翹的臀部與纖細腰肢以夸張而奇妙的曲線連接著。牛仔褲繃直的長腿渾圓修直。線條勾人心魄。看的人心里一陣酥麻。
  明雪跟著宋雨綺坐在里茶幾另一側的沙發上,見陸景口中的寧總還在失神的盯著她看。笑盈盈的道:“你看我干什么?”
  寧方則這才狼狽的回過神。要不是顧忌著她和陸景有關系,他自然不介意順著這話占占口頭便宜,這會兒,縱然是久歷花叢,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為好。
  陸景嘴角浮起一絲微笑,這才是那個昔日云春第一名妓的做派。下午那會她就像是藏起爪子的美人貓。
  和寧方則說了一會張問曉的事情,了解到最新情況,陸景正要準備送客,手機突然的響起來。
  陸景看了看號碼。是陳躍信的電話,站起來說道:“你們稍坐,我接個電話。”
  說著,陸景走到臥室里,在窗口處接聽電話。山間信號有些模糊,陳躍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變聲。“景少,都布置好了…”
  “恩。”陸景輕輕的說了一聲。陳躍信既然已經布置好了,那就可以把網張開動手了。
  和陳躍信說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打開臥室的門,剛走進客廳里,卻是聽到明雪略帶譏諷的說道:“…你這是什么笨蛋的辦法。九眉山山腳下不是有個經常出車禍的彎道嗎?你只要能激得張問曉在那里飆車,多少個他都不夠看。肯定是車禍人亡的結局。這不就一了百了。判刑什么的,那有自己報仇來得痛快。”
  寧方則不適的看著眼前的美女,沒想到她的心思這般詭異。最毒婦人心啊!
  剛才明雪和他閑聊。問起張問曉的事情。他只是說他和張問曉有些過節,這次張問曉在劫難逃。肯定要被判上幾年云云。
  張惜明倒了,張問曉做得那些爛事肯定會被抖出來。當然。寧方則是不知道陸景根本沒有拉張惜明下馬的想法。
  陸景聽得搖頭,明雪這是瞎說。要是張惜明死了兒子,他不發瘋才怪。兔子急了都咬人,何況一名副省-級官員。那樣的后果是很嚴重的。
  坐下來和寧方則寒暄了幾句,陸景送他出門。在走廊處,陸景拍了拍寧方則的肩膀說道:“小姑娘胡言亂語,你不要放在心上。”
  寧方則苦笑著搖頭,沒覺得陸景的話老氣橫秋,說道:“陸少,明雪小姐很特別…”
  聽著寧方則意猶未盡的話,陸景微微一笑。寧方則哪里知道明雪在云春接觸都是什么人。她那位關照她的五爺可是云春地下世界的頭面人物。
  送了寧方則離開,陸景回了房間,對正在和宋雨綺說話的明雪笑道:“你給寧方則的印象夠深刻。有些事情不能用死亡的方法來解決。說說,找我什么事?”
  明雪姿態賢淑的拿起茶杯喝著茶,嘴角露出個明媚的淺笑,“他的眼神很讓人討厭。我胡說的。嚇嚇他。”
  說著,微微斂去笑容,正色道:“我想去景華的行政秘書組學習一段時間,不知道你能不能給我這個機會。我在白云賓館擔任人力資源部的經理,感覺有些吃力。”
  陸景微微一愣,說道:“你怎么知道景華的行政秘書組能讓你學會管理上的東西呢?去學校里學習不是更好?”
  “書本上的東西我自己能看。我需要實踐的經驗。我姑姑和瑞豐旅游的胡文洸,積遠教育基金的姜朝明都很熟。知道在景華行政秘書組接觸大量的案例和數據之后,眼界和見識都會變得非同一般。秘書組的人放出來都能獨當一面。”
  陸景心里有些被打動,說道:“行。我還不至于吝嗇給你一個機會。不過你要是不能勝任,被辭退了,那我可就不管了。”
  明雪燦然一笑,有著山花明凈般的美麗,說道:“雖然以前沒有做過,但是我相信我能勝任。”
  明雪的語氣有一些傲然。依稀可見她昔日作為云春第一名妓冷艷明媚的風采。陸景笑著點了點頭。
  同一時間,就在陸景同意明雪進入景華行政秘書組的時候,寧方則坐纜車連夜下山,剛到山腳,拿起電話打給了他二伯,說了剛才的情況。
  寧元昌皺眉,問道:“制造車禍?陸景是什么反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