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632 宋書記的想法

秋雨纏-綿,帶來陣陣涼意。
  幾輛小車組成的車隊緩緩的駛進秋山飯店。為首的一輛黑色蹭亮的奧迪平穩的停在秋山飯店門口的臺階前。
  門口的服務生臉上立刻斂起公式化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真誠、熱情、賓至如歸的笑容。
  秋山飯店作為襄水市政斧的定點接待單位,服務生早就練就一雙火眼金睛。這輛奧迪是副市長陳躍信前不久才配的專車。據飯店的費總說這輛專車是市政斧副秘書長石方亮特意去江州提回來的。
  陸景和陳躍信下車,在門口稍等了一會。奧迪車讓開,后面的車隊依次過來,聞立國、石方亮、魯炎達等人次第下車。一切都依著官場規矩,盡然有序。
  “歡迎光臨!”服務生微微鞠躬問好,眼角的余光羨慕的看著一堆官員中的青年。心想:這個青年不知道是誰。陳市長居然是稍稍落后半步和他說話。嗨,我TM要是有機會這么威風的在秋山飯店里兜一圈,足夠在小莉面前吹噓一輩子了。
  一行人在服務生的問候聲中往5樓的包間走去。
  陳躍信的秘書早就吩咐了秋山飯店上菜。坐定后沒一會,飄著香氣的菜肴就送了上來。
  陳躍信拿起筷子,笑說道:“我托人弄了一點野味,請大家伙嘗嘗。”
  看著桌子上的山雞,菜花蛇等野味,聞立國就笑,“好你一個陳市長,我說你怎么非要把陸少拉過來吃飯,敢情真有好東藏省在這兒啊。”
  桌子上的幾人都笑起來。
  陸景吃了幾塊蛇肉,笑道:“味道挺不錯的。坐了近一個小時的車,能吃到這鮮美的野味到也不虛跑這一趟。”
  上午時分,陳躍信作為襄水五汽改制小組的組長邀請他去襄水五汽看看。聞立國、石方亮、魯炎達等人陪同。到中午飯點,陳躍信力主到秋山飯店來吃飯。原來是好菜留在這里了。
  酒桌上的酒是白云1912。私下里宴請,喝了幾杯場面酒之后,都是各自隨意。邊吃邊聊著。氣氛很是融洽。
  看看墻壁上的掛鐘,魯炎達笑說道:“上午的書記辦公會結果該出來了吧,怎么還沒動靜。嘿嘿,這次寧書記有難了。張惜明那兒前段時間可是窩了一肚子火。”
  襄水市內突然有人實名舉報黨群副書記寧元昌在九眉山風景區承包商的選擇上,以權謀私,將中標的企業改為他侄兒寧方則的經新聯商。
  襄水五汽并購的事情上,寧元昌在常委會上臨陣倒戈一擊,讓張惜明的意圖落空。聽說張惜明當晚氣得在家大罵寧元昌口腹蜜劍,陰險小人。
  這回可是有人把“彈藥”送到張惜明手上了。張惜明肯定會好好把握。今天例行的書記辦公會之前就有風聲傳出來,張惜明要嚴查寧元昌。
  聞立國微微不悅的看了魯炎達一眼。這個老魯,還是當兵時候的脾氣,喝了幾杯酒說話就不過腦子。
  這說的好聽一點,叫直爽,說的不好聽的,就是腦子里缺跟弦,嘴上不把門。這樣的人很難讓人從心底去信任。
  舉報信這件事根本沒有那么簡單。腦子進水的人才會在把實名舉報信寄到市里來。自己查自己怎么可能查得出問題來?有問題也遮掩下去了。這是常識。
  所以說,要實名舉報,反應情況,就應該去省里或者中央。再想想最近張惜明要升任省委常委的風聲,這封實名舉報信后面是有問題的。
  想到這兒,聞立國眼睛的余光微不可查的從陸景、陳躍信的臉上滑過。
  九幾年那會兒,政斧工程招標本來就不正規,都是憑關系。寧元昌的侄子能拿下九眉山風景區的經營權實在稀松平常,根本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當然,能把這事知道得這么清楚的,匯總形成材料的,肯定是陳躍信這樣的老襄水干部。
  在魯炎達的話說出口后,桌面上的氣氛微微有些凝滯。陳躍信打著哈哈說道:“興許還有一會。哦,景少,宋助理喜歡這些野味嗎,要不要晚飯給宋助理送一點嘗嘗。”
  陸景笑道:“不用了。她不喜歡吃這個。”昨天和宋雨綺顛鸞倒鳳了一晚,上午出門時她還春睡未醒。
  陳躍信微笑著點頭。那位宋助理和陸景的親密關系,他是知道的。
  石方亮不動神色的吃著菜。陳躍信和聞立國即將升任襄水市委常委,在襄水市的干部眼中都是歸為市長孫雄志的圈子。
  從陳躍信和聞立國對陸景的稱呼來看,可以知道陳躍信和陸景的關系要深厚的多。據說,陸景能影響到市長孫雄志的決定,并且景華在楚北省內算得上是大名鼎鼎。
  陳躍信也算是后來居上。
  因為,熊為明書記曾經擔任過合海縣(區)的縣委書記。合海區在襄水市的政治地位十分特殊。聞立國這個區委書記一直是高配的副廳-級。原本在襄水市委委員中是有名的實力派人物。
  不過,升任市委常委之后,顯然常委副市長陳躍信的政治地位要略高于合海區區委書記。
  他把仕途的寶壓在陳躍信身上,曰后定能收到回報。
  想了想,石方亮微笑著敬了陸景一杯酒。
  飯后,服務員進來撤掉宴席,送了果盤上來,幾人隨意的閑聊了一會襄水的風土人情,就出了包廂準備各自離開。
  “張書記好!”走廊盡頭處的服務員躬身脆生生的打著招呼。陸景看了過去,正好看到張惜明和襄水市委秘書長李志中走過來。
  陸景這是第一次見到張惜明本人,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人,臉色平靜,有股子肅然的氣息。一看便知是做慣一把手的人。
  陸景幾人停在走廊處。等張惜明和李志中過來,陳躍信、聞立國、石方亮都分別出聲打著招呼,“張書記,李秘書長。”
  張惜明微微頷首,目光落到陸景身上,問道:“陳市長,這位是…?”其實,他又怎么會不認識陸景。這么說,只是要正式的認識一下陸景。
  陳躍信忙笑著介紹陸景和張惜明認識。
  官員就算是背后你死我活,表面上的規矩卻是要遵守的。他是孫雄志圈子里的干部不錯,但是和張惜明面對面時,還是要拿出下屬的姿態。張惜明是市委書記嘛!
  張惜明意味深長的看了陸景一眼,淡淡的說道:“陸先生下次來襄水可以提前給我打個電話,對真心來襄水投資的客人,我是歡迎至極。”
  陸景笑了笑,說道:“我會的。”
  空氣里仿佛有看不見的火星四處濺射開。
  張惜明點點頭,轉身離開。李志中臨走卻是笑著對陳躍信說道:“陳市長,你們今天這是慶賀什么吧?我記得你中午一般很少喝酒的。”
  石方亮心里一聲苦笑。李志中一貫是擅長軟刀子抽人。他這話傳出去,對陳躍信的風評就會很不好。
  陳躍信能慶賀什么?當然是慶賀升為市委常委的事情。慶賀沒錯,問題是大張旗鼓的在秋山飯店里慶賀就很過分了。國人歷來是有紅眼病的。到時候什么怪話都會出來。
  陳躍信嘴角抽了一下。作為最早倒向孫雄志的干部,他不被張惜明的心腹李志忠待見是可以預料的事情。當即說道:“今天和陸先生去襄水五汽看了看。中午在這里設宴招待陸先生,感謝他對我們襄水市經濟發展的大力支持。”
  言外之意,我喝酒時有原因的,你不要亂扣帽子。
  李志中微笑著哦了一聲,追著張惜明而去。
  “你是說張惜明知道實名舉報的事情和你有關系?”黃遠酒店的行政套房里,宋雨綺坐在桌子前,邊敲著電腦鍵盤,邊對陸景說道。
  陸景笑著點頭,將外套脫下掛在落地的撐衣架上,說道:“恩。這年頭誰比誰傻啊。”
  剛剛從秋山飯店回來的路上,他已經得到最新的消息:張惜明決定成立專案小組,調查九眉山風景區招標的案子。
  “那張惜明還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去查寧元昌?他不是要去中-央黨校學習嗎?”宋雨綺站起來,奇怪的問道。她對政治一知半解,基于現有的信息是在很難理解張惜明的動作。
  陸景坐到沙發上,笑道:“那也由不得他。他只能是先下手為強。”
  張惜明在提拔的關鍵關口,肯定不會輕易在自己的地盤上搞風搞雨。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難受?
  問題的關鍵在于,這件事的主動權不在他手上。
  舉報材料一出來,張惜明就必須要有一個態度。查還是不查?明眼人自然都看的出來,孫雄志這是要挑起寧元昌和張惜明的斗爭。
  省里現在有意讓副書記周賀軍提前退居二線,由張惜明頂替周賀軍空缺出的常委職位的消息早就傳開。誰在省里沒點關系呢?
  襄水五汽的事情上,寧元昌得罪張惜明太狠。張惜明肯定對寧元昌有看法。人與人之間的裂痕一旦產生,想要彌補就千難萬難。
  所以,寧元昌肯定也心知肚明,就算張惜明現在不查他,過段時間升任省委常委之后還是會找他的麻煩。他還不如先和孫雄志談談,交換利益。孫雄志讓人把舉報信投到市里,其中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而寧元昌選擇和孫雄志合作,甘為其馬前卒,那么張惜明別無選擇,自然是要選下手為強。
  聽著陸景敘說著其中的細節微妙之處,對人心把握的精微,宋雨綺感嘆一聲,輕敲著陸景的頭,“真不知道你腦子里裝得什么東西,怎么能想明白這些。這算是光明正大的陽謀吧?寧元昌就算知道舉報信是孫市長在艸作,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不錯。”陸景笑著點頭,孫雄志所做的比他預料中的還要好。
  “那我們現在應該做什么?是不是可以回江州了?”
  陸景微微搖頭,笑道:“那里就到了回江州的時候。我們去九眉山上小住幾天。接下來會有人來找我。”
  寧元昌又不是傻的,他只要和孫雄志談過,就會明白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意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