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31 預警機

雷子軒四十歲出頭,個頭瘦高,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咋一看上去,像是個教書先生,很能給人好感。
  “景少,這是這幾天調查的情況。”雷子軒略帶恭敬的將手里的文件袋遞給陸景。
  面前這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是整個景華系公司的實際掌控者。很可能他的一句話就能影響景華系公司十幾萬職工的生活。
  而景華公司短短四年崛起的奇跡,也讓他心里對陸景充滿了敬意。
  “辛苦了,你先坐會兒,我看下材料。”陸景微笑著打個手勢,將手里的文件袋打開,取出里面厚厚的照片和關于張問曉的材料看起來。
  和所有的紈绔公子哥一樣,張問曉的生活自高中時代起就充斥著豪車、美女、各種名牌奢侈品。為他提供這一切的則是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的老板曾江。
  曾江是張問曉的姨父的兒子,身家過億。
  九四年張惜明調任襄水市副市長,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隨之注冊,并迅速的由一家小公司發展成為如今襄水知名的民營企業,襄水市的利稅大戶。
  這里面的一些原因,細想之下,可以琢磨出一些味道來。
  根據寧方則提供的消息:張問曉很喜歡飆車,在襄水市很是出了幾次車禍,但是雷子軒并沒有查到更為具體的信息。在襄水,很難在不驚動張惜明的情況下,去查閱那些昔年事故的宗卷。
  不過,雷子軒卻拿到張問曉在襄水放高利貸的證據。
  “材料放我這兒。你回江州休息幾天。”陸景略微沉思了一下,手指輕敲著桌面。緩緩的說道。
  “好的。”雷子軒站起身來,準備離開。又遲疑了下,說道:“景少,要不我還在襄水呆幾天?”
  就他提供的材料,想要扳倒一位市委書記、副省長,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親戚之間相互借錢、通財誰能說出個什么?而放高利貸對市委書記的兒子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陸景笑了笑,說道:“沒事。你先回江州。這件事到此為止。”
  雷子軒點點頭,一頭霧水的離開。
  襄江風情商業小鎮的奠基儀式在秋雨中如期舉行。現場彩旗飄飄,人聲鼎沸。熱烈的活動氣氛似乎并沒有受到秋雨的影響。
  市長孫雄志、常務副市長麥朝暉、林夜縣的縣領導班子,九眉山風景區管委會干部都出席了奠基儀式。立豐地產的楊玉立和經新聯商的寧方則分別發表講話,展望襄江風情商業小鎮的美好未來。
  活動結束后,一直坐在主席臺下的陸景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到襄水大學新校區旁邊的一家餐廳的包廂和市長孫雄志見面。
  孫雄志遞了一支煙給陸景,笑說道:“黑云壓城城欲摧,山雨欲來風滿樓。宋書記很有想法啊。”
  信息時代,消息傳遞的速度難以想象。襄水市里現在盛傳市委書記張惜明將會去京城的中-央黨校進修。
  據說,省里有意讓省委副書記。省總工會主席,省政協主席周賀軍不再擔任黨內職務,退居二線。等兩年之后完全退休。副書記由誰擔任不得而知。但聽聞宋書記屬意張惜明擔任空缺出來的省委常委一職。
  進入中-央黨校學習是張惜明提拔的先兆。
  周副書記緊跟趙省長的步伐,是趙省長的得力奧援。而且在省里鼎力支持陸市長在江州的工作。陸景這時來襄水的目的,不問可知。
  陸景點了煙,輕吸了一口。說道:“想法未必都成功。襄水這邊情況如何?能不能查查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
  孫雄志想了想,說道:“有點難。”
  他這個有點難不是指沒法查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而是想要用這件事來阻止張惜明高升有點難。他在襄水的實力還沒有辦法把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敲開一個缺口。
  陸景輕輕的點頭,理解孫雄志的難處。沉吟了一會,突然說道:“聽說襄水市里有人實名反應寧副書記貪-污腐-敗的事情?”
  孫雄志愕然的看了陸景一眼,旋即又明白過來,探詢的看著陸景。
  陸景肯定的點點頭。
  孫雄志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說道:“恩,有這件事。”
  陸景并沒有參加九眉山風景區管委會在中午的宴請,和宋雨綺在襄水大學的教職工食堂三樓的小炒廳里點了幾個小菜,坐在臨窗的位置上吃著飯。
  “味道還不錯。”陸景笑著夾著青椒肉絲,對宋雨綺說道。別看襄水大學是所二本二類的大學。小炒廳廚師的手藝還是很不錯。
  “你倒是挺容易滿足的。怎么想起來學校里面吃飯?”宋雨綺微微著翹起嘴角,充滿了受到愛情滋潤的女人風情。
  陸景笑道:“問題想得多了,人都變得有點深沉,我想要讓學校的青春氣息來洗禮下我的心靈。”
  宋雨綺掩嘴嬌笑,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你就是來學校看美女的。被你說的這么冠冕堂皇。別以為我沒看到你剛才眼睛珠子亂瞄呢。”
  “那我先看一會你好了。”陸景笑著握住宋雨綺的手。
  宋雨綺今天穿著棉白色的針織衫,外面套著一件深色的小西裝。曲線凸凹有致。她身材高挑,纖秾合度。酥-胸翹-臀卻又是很豐潤。
  見陸景繞著彎夸自己,宋雨綺開心的握緊陸景的手,嘴里卻說道:“貧嘴。”
  陸景笑著搖頭。女人總是喜歡口不對心。雨綺也不是一個例外。“把你包里的那個信封拿出來?”
  雨綺放下筷子,從手袋里拿出一個牛皮色的信封,遞給陸景,疑惑的看著他。
  陸景打開信封,取出一張照片放到宋雨綺面前,說道:“看看這張照片。這是雷子軒昨天拿過來的照片。她是張問曉的情人。”
  照片中的女孩穿著青綠色的長裙,外面套著黑色的小西裝風情款款。宋雨綺問道:“你剛才是在找她?”
  陸景笑著道:“碰碰運氣而已。順便吃頓午飯。正兒八經看美女應該是我現在這樣的,坐到一個地方,笑看美女來來往往。在大街上當‘雷達探測器’很丟份的。”
  “就你鬼心思多。”宋雨綺嬌嗔著瞪了陸景一眼,心里剛有點因為誤會他而愧疚的心思又拋到九霄云外。
  陸景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吃飯。
  在襄水,孫雄志的力量無法通過查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來阻止張惜明高升。但是,使用“盤外招”呢?
  以張問曉的性格,還有什么比撩撥他的女人更能激起他的怒火?人一發怒,就很容易失去判斷。
  當然,具體的事情他是不會去做的。屆時,會有人主動跳出來幫他去找張問曉的麻煩。
  坑爹的官二代太多,多張問曉一個也不算多。
  “方叔,喝茶。”省委常委院3號別墅的書房里,湯開復倒了一杯茶放在方明學的面前。然后坐下來聽他爸和方叔討論楚北目前的局勢。
  “誒,好的。”方明學客氣了一句,并未起身致謝。他是跟著湯書記很多年的老人,當得起湯開復端茶送水。
  湯朝戰抽著煙,問湯開復,“陸景不在江州?”
  湯開復點頭,說道:“我下午才給他打了電話。他去襄水了。說是參加襄水的一個商業活動。”
  今天下午,江州市紀委要求立豐地產協助調查。據說劉家增交代了一些東西。這個時候,陸景居然因為一個商業活動去了襄水,似乎根本沒把劉家增的案子放在眼里。這很有些蹊蹺。
  湯朝戰輕輕的吐出一口煙,笑道:“有點意思。老方,這小家伙是想從襄水打開突破口啊。你覺得他能不能成?”
  省里現在的情況是,江州市建委主任劉家增的案子有可能牽扯到江州市副市長顧日輝。作為最早倒向陸江的干部,陸江肯定要保他。
  據說省委秘書長李學平和省政府秘書長崔元杰聊過這件案子,隨后,省里就有消息傳出來,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要進這一期的中-央黨校中青班。
  中-央黨校的中青班本來是為提拔省部干部做準備的,但是張惜明在提拔為副省長時并沒有參加過這個班的學習,這一次只是補上履歷上這一塊的遺失。
  到這時候,宋海俊的意圖也凸顯出現了。據說,他希望周賀軍退居二線,讓張惜明升任省委常委,兼任襄水市委書記。
  副書記的花落誰家且不說,只要宋海俊達到這個目的,此消彼長之下,可以說他的楚北之旅,仕途的最后一站就是一個開門紅。
  手法很老道啊!
  在宋海俊放出風聲對陸景不滿之前,有幾個人能想到他的目的是增加張惜明為省委常委?
  坐到省委書記這個位置上,沒有人會簡單!
  方明學笑著喝口茶,說道:“想法是好的。估計有點懸。張惜明在襄水經營多年,不太可能被孫雄志打擊到。”
  陸景去襄水,多半也是和孫雄志溝通,要孫雄志出面攻訐張惜明。要說陸景能憑借他自己的力量攪黃張惜明的好事他卻是不信的。
  湯朝戰點點頭,他對方明學的判斷很信任,微笑道:“那再等等。”自從確定偏離學院派,轉而從陸江手中獲取向上更進一步的資源的策略之后,他還沒有契機向陸江示好,進而和他長談。
  方明學說道:“恩,再等等!”(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