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30 陳市長的女兒

半個小時候,楊玉立、趙至立急匆匆的趕到新豐公寓,按響了門鈴。
  寒暄幾句,坐下后,楊玉立立即說明情況:“新問商業區強-拆的事情,立豐地產沒有參與。慣例是將土地平整轉包給專門的拆-遷公司,我們支付一定的費用。拆-遷歷來都是問題頻發。我不會把公司置于不利的境況。”
  白沙井的拆-遷風波給了他極為深刻的影響。楚北省的黨群副書記,宣傳部長都因此而換人。他焉敢掉以輕心。
  “恩。”陸景輕輕的點頭,分別丟了一支煙給楊玉立和趙至立。
  楊玉立和趙至立對視一眼,心里都松了口氣。陸景這個舉動表明他判斷立豐地產被卷入這件事的概率不大。
  “這件事再等等看,看看有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陸景就著楊玉立遞來的火,點了煙,輕聲說道。
  省里先是傳出省委書記對他不滿的聲音,接著新問商業區的拆-遷材料報到省里。這一連串的動作,若說幕后沒有人**控,幾乎是不可能的。
  楊玉立和趙至立都點了點頭。
  …
  江州市委大樓,五樓的小會議室里,市委秘書長劉偉立將手中厚厚的材料發給與會的幾名副書記。
  胡聯營稍等了一會,開口說道:“這是省里轉來的關于市建委主任劉家增的材料。大家都談談自己的看法。”
  幾名副書記默不作聲的翻著材料。誰也沒有表態。
  列席書記辦公會會議的劉偉立感覺額頭的青筋跳了幾下。這何嘗不是一種輕視呢?胡書記現在已經威信盡失。
  陸江把材料放到桌面上,平靜的說道:“劉家增的問題有這么嚴重?”
  胡聯營不動聲色的喝了口茶水,說道:“市長,這些材料顯示,在新問商業區的開發過程中,劉家增存在著嚴重的違規違紀行為。”
  市建委主任劉家增是副市長顧日輝的嫡系,也是公認的陸江圈子中的干部。這些材料是李學平轉過來的。真實性不容置疑。
  陸江點點頭,“那由紀委牽頭查查。”
  “恩。”譚承山點頭,黑臉毫無表情的說道。
  胡聯營看了陸江一眼,微微一笑,翻了翻手里的文件,說道:“那我們討論下一個議題…”
  散會后,劉偉立去了胡聯營的辦公室,拿了煙,笑呵呵的坐到沙發上,說道:“書記,陸江這是捏著鼻子認了。這件事是不是建議由省紀委介入比較好?”
  市紀委書記譚承山是偏向陸江的干部,他不是很信得過。政治**守這東西,在利益面前那都是浮云。誰知道,譚承山會不會用這件事和陸江合作。
  胡聯營輕松的喝著茶,笑著擺擺手,說道:“偉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慢慢來。”
  市建委的事情不是重點。據李學平說,陸江的弟弟陸景和新問商業區的項目有些牽扯。這才是關鍵。
  劉偉立笑著點頭,和胡聯營聊起近期中-央黨校中青班的事情。
  …
  周二中午,陸景和吳璇請江州下崗職工再就業中心的副主任黎尚義在漢寧區的錦江樓吃飯。
  黎尚義五十多歲,滿頭華發,打量著風格明亮的包間:白色的水晶吊燈,長方型的實木餐桌,白色的桌布一層不染。涼菜精致,圖案如花。這里無一處不顯示著奢華富貴。
  “活了大半輩子,頭一回進這么好的餐館吃飯。”黎尚義略微感嘆的說道。神情有些復雜。從他那個時代過來的人,都是以簡樸為榮。
  “紅燒北湖魚。”旁邊紅色的旗袍服務員將青花長瓷盤放到餐桌上,脆生生的報著菜名。
  “吃飯就講究個環境,舒服就好。”陸景笑著舉起筷子,說道:“黎主任,來,嘗嘗這道魚。”
  “恩,好的。”黎尚義客氣的說道。他對陸景和吳璇的印象很好。兩人對再就業中心的捐款有七八百萬,比zhèngfǔ的撥款都多。實實在在的熱心腸。
  吃著飯,說笑著,黎尚義突然的說道:“陸總,我前幾天去市里開會,聽到有人說你仗著陸市長的關系在新問商業區亂撈好處,亂伸手。說的有鼻子有眼。”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這話我聽到過。”
  黎尚義放下筷子,認真的說道:“陸總,不管外面傳得怎么樣,我是不信的。你和吳小姐都是好人。”
  “謝謝。”陸景微笑著拿起酒杯,示意黎尚義喝一杯。被這位正直的老工人稱為好人,心里頭還是有些舒服的。
  江州市紀委很快就查出市建委劉家增的諸多問題。劉家增升任市建委主任之后,以接受商人請吃,拿回款等形式,以權謀私。
  其妻弟在江州市內擁有一家規模幾個億的房地產公司。
  江州有些人就把這件事和自己聯系起來說事。
  劉家增已經被雙-規。江州市氣氛不對頭的原因是因為這件事有可能會牽扯到副市長顧日輝頭上去。劉家增是顧日輝一手提拔和推薦的干部。兩人的關系非常密切。
  假設顧日輝被牽連進去,景華公司有可能被翻舊賬。雖然,景華的舊賬很干凈,但是那些人未必這樣想。
  吃著飯,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是湯開復的電話。陸景走到包廂外面接了電話。
  “呵呵,陸景,在吃飯吧?”
  陸景笑道:“正在飯點當然是在吃飯。”
  湯開復笑了兩聲,說道:“你倒是沉得住氣。江州現在關于你的流言都滿天飛了。”
  陸景微笑道:“嘴巴張在別人身上,別人要怎么說,我哪里管得住。”
  湯開復就笑,說道:“那是市里和省里都有人在出幺蛾子。我就不信你猜不到。給你說個事,據說襄水的張惜明有可能被推薦上這一期中-央黨校的中青班。”
  “嗯。”陸景心里卻是微微一動。
  湯開復笑道:“哈哈,你小子要小心了。這可是提拔的先兆。”陸景去襄水并購襄水五汽,幫助孫雄志的同時,就得罪了張惜明。
  張惜明進入中-央黨校中青班背后的推手顯而易見。宋書記來楚北有一段時間了,現在應該是開始布局了。
  掛了湯開復的電話,陸景微微一笑。張惜明不一定去得了中-央黨校中青班。
  吃過飯,從錦江樓出來。天空中下著小雨。一層秋雨一層涼。江州的氣溫明顯下降了幾度。
  吳璇抱緊卡其色的外套,關心的問道:“最近壓力是不是很大?”她發現陸景接了電話回來之后吃飯就有點心不在焉。
  陸景笑著將她抱到懷里,幽香滿鼻,側身給她擋著風,在她白膩的耳垂邊小聲說道:“沒什么。有些人喜歡把我當‘預警機’,將我放到火上烤。”
  給陸景呼出的熱氣弄得有點癢,吳璇嬌柔的抱著陸景,略有些迷糊的問道:“你怎么變成了‘預警機’?”
  “有人要動我哥,他就先動我,來試探下我哥的態度。我這不就成了預警機了么?他們受到的教訓還不夠!”曾紅英將車停在臺階下,陸景拉著吳璇的手,坐到車里,不以為意的說道。
  不管是省里的人,還是市里的人,最終針對的都是大哥和趙省長。
  吳璇嬌笑著挽了下給風吹得凌亂的頭發,說道,“那你現在怎么辦?”
  “江州這里沒我什么事。我準備去襄水。明天立豐地產和經新聯商聯合打造的襄江風情商業小鎮舉行奠基儀式。”陸景笑著說道。
  不管劉家增的事情是否會涉及到顧日輝,景華公司、立豐地產都沒有牽扯到其中。有大哥在江州坐鎮,那些人折騰不出花樣來。
  倒是,張惜明的中青班名額是一個很好的回擊。
  挨打不還手不是他的風格。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宋海俊想要推動張惜明向上走,成為他在楚北省的助力,自己卻是不能讓宋海俊如愿了。
  雷子軒那里查到了張問曉的一些東西。
  “明天笑笑從京城回江州,你不和她見面嗎?”
  陸景笑道:“我在襄水不會呆很久。你要不要陪我去襄水轉轉?”
  吳璇眼波**的撩了陸景一眼,“我哪有功夫呢?”
  她最近忙得很。麗都酒店集團還沒有消化掉合并重組之后的資源,她需要進一步的整合麗都酒店集團內部的事務。
  陸景稍稍點頭,“那等我從襄水回來,我再好好的陪你。”
  …
  陸景、宋雨綺、楊玉立等人坐車到襄水時已經是傍晚時分。經新聯商的寧方則在黃遠酒店里設宴招待。
  飯后,陸景站著總統套房的窗口處抽著煙。細雨靡靡,雨絲在燈光里泛點銀光。
  一輛毫不起眼的桑塔納駛進黃遠酒店。片刻后,陸景就接到雷子軒的電話,“景少,我到了。”
  雷子軒是景華商業情報部門在楚北省的負責人。并購襄水五汽的事情確定后,陸景就將他調來了襄水。暗中查一些事情。
  “你上來吧。”陸景輕輕的掛掉電話。
  不管宋海俊是怎么布局的,楚北這盤棋,從自己的角度來講,就是協助孫雄志盡快控制襄水,拿下這塊“實地”。
  而現在,第一步就是阻止張惜明被提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