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629 風波悄然

正在和陳若夕說話的是個圓臉的白胖子,三重下巴,腰如水桶,形象不是很好。
  “挺破壞氛圍的。”陸景淡淡的說了一句。
  美女打網球的誘-惑就在于網球裙那二十五厘米的長度足以引起男人無限的遐想。彎腰翹-臀時,后面裙擺上提的誘-惑很是勾-人。
  但實際上網球裙內還有一層運動底褲,正兒八經的想看到什么是不可能的。更別提內褲的款式和顏色。
  這白胖子一伙人說話有些猥瑣了。
  何路遙對身邊的一個矮胖男生打個手勢,語氣冷然的說道:“小寶,看著處理。”
  “我知道。何哥。”叫小寶的男生快步出去。他很明白何哥這看著處理的意思是要給那幫黃武來的委培生一個難忘的教訓。
  何路遙抽口煙,笑著對陸景說道:“小寶是市委尤副秘書長的兒子。在江大讀大二,地頭很熟。我去給陳若夕她們說說。這倆姑娘脾氣挺大的。”
  他看的出來陸景對體育學院這對聲名遠播的雙胞胎沒什么興趣。言語間也比較隨意。
  “美女嘛!脾氣大點可以理解。”陸景笑著說道。
  那邊陳若夕正在和何路遙說著話。網球場外起哄的委培生發出一聲慘叫。
  “都tm給勞資滾!王八羔子。”尤小寶一腳踹在一名委培生身上。同來的兩名男生大耳刮子抽著另外幾人。
  出乎看戲的學生的意料,挨打的幾個黃武市來的委培生沒有如同平常一樣囂張,乖的如同綿羊。都抱頭蹲在了地上。
  “寶哥,別打了。我們這就走。”委培生中為首的一人抱著頭,蹲在地上大聲說道。
  他們這群人平日里在學校打打架。欺負下正經的大學生沒問題,但是遇到一些狠茬子,實在抖不起威風。
  這位寶哥就是江大有名的狠茬子。
  “麻痹的,滾!”尤小寶打了一會,沉聲喝了一聲。蹲在地上的委培生立刻起身快步走掉。
  “打得好。”圍觀的學生里有人鼓起掌。這幫委培生在江大委實不得人心。
  何路遙留在場上和同來的一名體育學院的女孩打球。陳若曉、陳若夕臉色有些冷峻的走過來,坐到陸景隔壁的白色休息椅上,拿著自帶的毛巾擦著汗。
  “姐,那幫混蛋太過分了。虧得別人還說江大的男生素質好。體育學院的人都比這強。”陳若夕猶不解氣的說道。
  “算了。出來運動出出汗。保持好心情。以前又不是沒遇到這樣的事情。”陳若曉郁悶的勸道。
  陸景自不會理會網球場外的事情,看向左側的兩個女孩。問道:“你們第一次來江大這邊打球?”
  陳若曉和陳若夕有著一模一樣的鵝蛋臉,白皙圓潤。五官精致細膩。有著浮雕般的層次感。穿著黃白色的網球裝扮,氣質清純秀美。
  “是啊。你那個學校的?”陳若曉回答道,好奇的看了陸景一眼。她知道那個請她們出來打球的何少和這人說話都是客客氣氣的。
  “江大的。現在讀大四。”陸景微笑著說道。短信鈴聲突然響起,陸景歉然的沖陳若曉笑了笑,拿出手機翻看著。是陳若怡的短信。
  陳若怡今天陪同陳創和去了荷田縣江州鋼鐵二期工廠視察,中午那頓飯自然泡湯。陳若怡這會短信約他晚上吃飯,讓他訂地方。
  “行啊,理工東路那兒有家餐廳的粵菜味道還不錯。”陸景回了短信。
  以他和陳若怡的關系自然不用刻意的去大飯店吃飯。反倒是哪兒的菜味道合口味就在哪兒吃最為合適。
  在秋日下午的陽光里坐著閑聊了十幾分鐘。陸景一行七八人出了網球場。一輛黑色的豐田毫無征兆的沖拐角沖出來。
  張問曉拉開車門,從駕駛座上跳了下來,急匆匆的道:“若曉,你怎么來江大玩都不通知我一聲?”
  “我跟你很熟嗎?為什么要通知你?你算那根蔥?”本來臉上還帶著微笑的陳若曉見到張問曉之后。臉色冰冷的連續反問。
  傻子都知道她對姓張的很不滿。
  張問曉眼睛猛的出現暴怒的神情,片刻后又慢慢的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情。“若曉,只要你答應做我女朋友。我保證陳叔叔仕途無憂。”
  “我爸又不稀罕你爸的權勢。你那兒來的回哪兒去。整天糾纏我姐,你無聊不?”陳若夕不屑的哼了一聲。
  “不稀罕?陳若夕。你還把你爸當圣人了。他現在可是每天都在給孫雄志當小羅嘍搖旗吶喊。”張問曉譏笑道。
  說著,眼神滑到一群人中心的陸景身上,微微一愣,不由自主的道:“你怎么和若曉在一起?”
  陸景沒理會他。腦子里倒是想起寧方則的話,張問曉一直在糾纏陳躍信的大女兒。這么說起來,陳若曉,陳若夕應該都是襄水市副市長陳躍信的女兒。
  “陸景,這就是你不對了。張少和陳若曉青梅竹馬,你很插一竿子,不合規矩吧?”高逸穿著得體的阿瑪尼休閑裝,風度翩翩的走下車。
  “誰跟他青梅竹馬?看你長的人模狗樣,說話卻好沒道理。”陳若曉不滿的撅嘴說道。
  高逸聽的皺眉,冷哼一聲。要不是顧忌張問曉的面子,他還真想動動這個女的。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么“冷艷高貴”、“冰清玉潔”。裝得像而已!人都是有價格的。
  陸景看了高逸一眼,他倒是不介意解釋一下只是和陳家姐妹打打球,問題是這兩人肯定不會信。疏淡的說道:“你沒資格和我說規矩。”
  規則是建立在實力對等的基礎上。高逸沒有這個資本。就算他是高家的子弟也不行。
  何路遙嘿嘿一笑。陸景這話牛逼。正兒八經說起來,高逸確實沒資格和陸景說規矩。敗軍之將,不足言勇啊!
  高逸臉色變得不太好看。冷冷的斜睨了陸景一眼。心里好不憋氣。
  “走吧。”陸景打個手勢,當先離開。口舌之爭。他不是很喜歡。要做就做點事。比如襄水他正在查的事情。
  “呃--,若曉…”張問曉喊了一句。跺跺腳,終究是沒敢追上去。陸景哪里一大堆人,他還真不敢上去挑釁。真要是陸景指使人打他們一頓,那也是白挨了。
  “算了,張少。他蹦跶不了多久。”高逸捏了捏張問曉的肩膀。從李學平、羅位忠那里可以嗅到一點味道,楚北政壇此刻暗流涌動。省委宋書記對陸景不滿的消息不是白放出來的。
  張問曉恨恨的看著陸景等人的背影。他是看到陸景和陳若曉沒什么,否則,拼了命也會沖上去討個說法。
  江大南門口,陸景微笑著和陳若曉。陳若夕姐妹道別。大學里面交朋友,一般都不會去過問家世。性情相投就會玩到一塊。陳家姐妹今天算是稍稍泄底。
  看著三個女生窈窕高挑的背影,何路遙瞇著眼睛,問道:“景少,要不要找人教訓下張問曉。”
  新月湖大學城這一塊的官宦子弟,他基本都清楚。和陸景搞好關系的手法有很多種,幫他教訓下不識相的張問曉無疑是個很好的方法。
  “不用。改天一起吃飯。你叫上楊青青。”陸景擺擺手,說道。
  “行。”何路遙笑了起來。今天看來也并非沒有收獲。和陸景的關系又前進了一步。
  晚上和陳若怡吃過飯后,陸景接到宋雨綺的電話。李群準備在他的別墅里舉辦一個時代在線高層的燒烤會,邀請他和宋雨綺參加。
  第二天,南園別墅區內一棟別墅二樓的陽臺處十幾名青年男女熱鬧的搞著燒烤。不時的有烤焦的驚呼聲傳來。
  與陽臺聯通的客廳一角,李群笑著舉杯。對宋雨綺說道:“從今年四五月份開始,網絡科技泡沫被刺破,現在形勢越發的嚴峻。我請大家一起聚聚。共度難關。”
  宋雨綺看了一眼外面熱鬧的同學們。想起那時候創業的情形,心里感概萬千。微笑著搖頭,說道:“我現在很少關注網絡方面的東西。”
  看著微微晃動著的耳墜。盤著發髻,成熟韻味十足的宋雨綺,李群笑道:“那你最近在關注什么?”
  宋雨綺笑了笑,說道:“我現在給陸景當助理,主要都是看他的安排。最近是在關注音樂手機方面的東西。”
  說著,看了看緊閉著的房間。陸景去里面接了個電話,十幾分鐘還沒出來。
  “景華要出音樂手機?”李群好奇的和宋雨綺聊起來。
  陸景匆匆的從房間里出來,一眼就看到李群和宋雨綺在客廳聊天,走過來說道:“你們繼續聚餐,我有急事要離開。”
  “我去拿包包。”宋雨綺放下手里的酒杯說道。
  陸景擺擺手,說道:“你留在這兒吧。難得聚一回。我有事情會電話通知你。”
  從南園別墅里出來,陸景直奔新豐公寓。他剛剛接到消息,新問商業區強-拆的事情被人實名舉報,捅到省里去了。
  位于漢北區的新問商業區規劃總面積為18萬平方米,建筑面積65萬平米,商業經營面積50萬平米。預計修建15條主要街道,形成一個集商貿、購物、游樂、觀光、休閑、居住、辦公為一體的多功能、現代化商業街區。
  立豐地產在新問商業區以即將開工的立豐廣場為中心拿下了大量的土地。
  這件事顯然會被復雜化。他需要立刻和楊玉立溝通。這件事情,立豐地產到底涉及有多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