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28 變不了天

“哦?”陸景輕哦了一聲。
  王朝俱樂部號稱匯聚楚北權貴。里面的服務和娛樂休閑設施都是一等一的。省里原來以唐云放為首一幫公子哥經常在那里呼朋喚友,招待客人。
  當然,楚北省內的大人物是很少出入王朝俱樂部。要講究一個影響問題。
  王朝俱樂部在八月份楚北省巨大的**中被波及,被市公-安局勒令整改。唐云放等人的股份據說轉給了李落元、董翔等人。
  現在王朝俱樂部已經改成了私人會-所,實現嚴格的會員準入制度。檔次提升不止一點兩點。楚北省的官員趨之若鶩。
  而今,漢陵路上頂級商務休閑會所的招牌都比不上王朝俱樂部。王朝俱樂部匯聚楚北權貴這個招牌算是實至名歸。
  所以,何路遙偶遇李學平和胡聯營這樣的省部高官實屬正常。
  但是,這件事并不那么正常。以李學平和胡聯營的政治智慧,自然不會沒有目的就大搖大擺的一起出現在王朝俱樂部。要知道私人會-所再高端,兩人會面的消息還是瞞不住人的。
  李學平和胡聯營這怕是要傳遞一些微妙的信號出來。
  見陸景沒出聲,何路遙說道:“胡書記又拜進了一座大廟,嘿嘿,以他狼藉的名聲,就是不知道宋書記敢不敢收留。”
  八月份省委師書記出事后,江州一度盛傳胡聯營有“克主”之相。
  陸景微笑著搖頭,說道:“上面的事情我們就不用猜了。明天我請你打打網球,運動運動。”
  李學平和胡聯營怎么可能那么膚淺?近段時間李學平在楚北政壇很有些活躍,據說,他前些天曾引薦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和省委宋書記見面。
  李學平和胡聯營非正式的走在一起,估計是達成了某些“不太親密”的合作協議。
  宋書記是否收留胡聯營的假設根本就不存在。胡聯營“克主”的名聲,想來宋書記是不會在意的。關鍵是胡聯營邏輯上是不會改換門庭。
  須知,國內的官員到實權正廳局級以上,就絕對不會是孤立存在的個體。每個這樣干部的身邊都有一張大到異乎尋常的關系網。
  他們是有組織的!
  作為楚北省委常委、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沒必要把他的政治前途壓在政治生命還有不到兩年,派系色彩又不濃厚的宋海俊身上。當然,合作卻是無妨的。
  “啊。好啊,我明天把體育學院那對雙胞胎叫上。嘿嘿,希望明天氣溫升高啊。那對美人穿著白色的網球裙打球簡直是迷死人不償命。”電話里,何路遙先是一愣,繼而高興的說道。
  陸景主動邀請他一起“活動”,很有面子啊!
  江州現在市委書記是胡聯營不錯,但是真正的話事人,誰都知道是市長陸江。撇開兄弟這層關系不說,趙省長據說也對陸景親如子侄。
  可以說,陸景現在是楚北省公子哥圈子的頭號人物——雖然陸景并不“混”楚北的紈绔圈子。
  “那行。說定了。”陸景笑道。此前他很是推辭了何路遙幾次邀請。何路遙給他傳來這么有價值的消息,一起“玩”一下很有必要。
  何路遙念念不忘的把體育學院的那對雙胞胎美女推薦給他。只是他并沒有要“招惹”她們的意思。
  當然,美女養眼,賞心悅目。看看也是無妨的。
  “你的狐朋狗友?”陳若怡攪拌著咖啡,眨著眼睛問道。精致的眼睫毛微動著,有著極美的眼線。
  電話里的聲音,她剛才聽得一清二楚。
  “還算不上。”陸景編輯著短信,把剛才得到的消息發送出去,將手機放到桌面上,隨意的說道。
  陳若怡似笑非笑的瞪了陸景的一眼,她哪里會不知道陸景的事情。只是做朋友總歸要給朋友留幾分面子,就沒糾纏在這個話題上。
  閑聊著,穿著米黃色雪紡衫,水藍色牛仔褲,容光煥發的宋雨綺微笑著坐回來,小聲說道:“翟伯慎剛剛打電話過來,襄水市的常務副市長麥朝暉想見你。”
  陸景微征,對麥朝暉這個請求實在感到有些詫異。不過,據說麥朝暉的政治操守確實不怎么樣,這個時候想要改換門庭也是情理之中。
  在襄水市的常委會上,孫雄志已經有資本抗衡張惜明。
  前些時候和大哥談過之后,楚北省委組織部已經派人去襄水考察陳躍信和聞國立,他們兩人提拔為襄水市委常委的事已經是板上釘釘。
  相應的,楚北省信息產業廳的一個副廳長也會換人。
  “我就不見了。你給麥朝暉直接打個電話,讓他先見見孫市長為好。”
  宋雨綺點了點頭。這其中的玄妙她一時半會也弄不清楚,反正她只需要執行就好。
  和陳若怡閑聊到傍晚時分,她需要去陪父親陳創和吃飯。陸景和她約了明天中午請她吃飯。
  從徐華路麗都酒店出來,宋雨綺緩緩的發動汽車,扭頭問道:“我們去哪兒吃晚飯?”
  “去你那兒。”陸景笑著拿起一盤歌碟,放入到車內的碟機里面。輕靈飛揚的音樂傳了出來。
  從襄水回來,宋雨綺就搬離了陸景在新豐公寓的房子。住到了樓下13樓里。
  “行啊。呃,這是誰的歌?聽聲音好熟悉。”宋雨綺小心翼翼的打著方向盤,好奇的問道。
  她前些時候拿得駕照。今天正好是陸景和朋友會面就身兼秘書和司機兩職。
  “李逸落的新專輯。陳若怡從香港帶給我的。”陸景微笑著說了一句。腦子里的思緒卻不由得飄到天辰娛樂身上。
  天辰娛樂最近被嚴景銘打壓得有點慘。和嚴家有姻親關系的方家在娛樂這一塊的資源確實很豐厚。可動用的手段很多。李慕清未必能撐得住。
  宋雨綺眼波漣漣的嗔了陸景一眼,說道:“李逸落對你的感激程度是不是太過了呢。新專輯都專門捎給你試聽。”
  “小女孩的心思不好猜。”陸景笑著搖搖頭,不以為意的說道。兩世為人,他的心里年齡加起來都有近四十歲。說22歲的李逸落是小女孩也不算過。
  聽著陸景老氣橫秋的話,宋雨綺嘴角露出風情別致的微笑,“你啊…”
  …
  夜幕甫降,漢寧區玉林路長街兩旁燈火璀璨。
  王朝俱樂部八層的奢華房間里,羅位忠站在窗口,手拿著紅酒,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輕聲問道:“高少覺得陸景是個什么樣的人?”
  自從他放出省委宋書記對陸景不滿的消息,陸景那邊對這次試探沒有半點動靜。這確實有點奇怪。似乎陸景背后的人都篤定的很,沒把省委書記的“不滿”放在心上。
  倒是江州的胡聯營今天和李學平見了一面。具體談什么就不得而知。
  坐在沙發上的高逸抿了抿紅酒,沉吟片刻,說道:“很有能力的一個人。機詭百變,不好對付。”
  就算他心里對陸景不爽,這會給羅位忠說起來,總要給一個合適的評價。不然,一個沒能力的人把高大少欺負的“滿地找牙”,豈不是顯得高大少很無能?
  羅位忠笑了笑。看來高逸也是聞弦而知雅意。楚北如今的局勢并沒有看起來那么平靜。他大舅絕不會只甘于做一個“牌位”。
  高逸前不久被陸景擺了一道。僅僅是江州市zhèngfǔ一個區劃更改,就讓百泰集團損失了8個億。
  最了解你的一定是你的對手。這也是今天晚上他約高逸見面的原因。
  聊著景華公司從成立開始所經歷的調查等一系列事件,從高逸的口中,羅位忠心中逐漸的勾勒出陸景的個人形象。
  從王朝俱樂部出來,高逸給李學平打了個電話,匯報剛才和羅位忠的談話。
  電話里停頓了一會,里面才傳來李學平的聲音,“小逸做的不錯。省里的事情,你不用過多的關注。襄水那邊現在很重要,你要多留意。”
  “我會的,李伯伯。”高逸微笑著答應下來。顯然,李學平也需要從羅位忠的一些話語來猜測宋書記對某些事情的真正看法。
  聽說張惜明已經搭上宋書記的線。他在襄水的掌控力度肯定會加強。百泰集團在襄水的發展將會更有保障。
  想到這兒,高逸的心情不由的輕快了幾分。
  …
  下午時分,風和日麗。江大南體育館旁的網球場內十分熱鬧。倒不是網球運動已經如后世般因為某位女球星奪冠而興起。而是因為在一號場地上打球的兩位美女很是耀眼。
  黃色的短袖運動T恤,雪白的網球短裙。玲瓏的曲線展露無疑。修長的大腿潤澤渾圓,白晃晃刺眼。
  “景少,抽煙。”場邊,何路遙微笑著遞了一支煙給陸景。他們來的時候網球場的場地被排滿。只是陳若曉、陳若夕兩人是美女,有特別的優待。中間插隊,拿了一個小時的場地。
  陸景笑著接過煙,和何路遙吞云吐霧起來,“聽說新問商業區那兒搞拆-遷前段時間出了點問題?”
  “嗨,還不是補償金給鬧的。幾家釘子-戶的房子半夜被人給扒拉了。據說是漢北區zhèngfǔ的手尾。市建委的劉主任厲害啊。你關心這事干嘛?”何路遙笑著說道。
  “隨口問一聲。”陸景輕嘆一口氣。
  任何一次強拆,后面必定有zhèngfǔ撐腰,這是常識。
  最近楚北的政治氛圍不是那么的平和。這件事有可能會被省里抓典型。
  “哈哈,美女,你彎腰撿球,我們彎腰撿鑰匙,不相干的事情,你發什么脾氣。”網球場的鐵絲攔網外,幾名高大卻不英俊的青年嘻嘻哈哈的說道。
  有人猥瑣的笑道:“哥們,看清楚沒,什么款式,什么顏色。”
  一幫人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無恥!”陳若夕氣得臉色發紅,嬌罵道。幸虧她發現的早,不然就走*了。
  “喲,美女,這話怎么說的。你穿的短裙那么短,不就是為了吸引目光嗎?哥們這是給你捧場啊。”
  正在說話的陸景和何路遙被這邊的動靜影響到,扭頭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