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2 訓斥

酒吧里燈光昏暗,陸景細看著獨飲低語的邵秋蘭,嬌美精致的容顏上帶著淡淡的憂愁,迷醉的眸子里有著期許的光彩,她心里或許還想著考研出去后又是一片廣闊的天地。陸景突然間有些感觸,奮斗拼搏的人總是對未來充滿希望。前世他轉學離開,知道邵秋蘭后來沒有擔任班主任,具體的原因也沒有去探究。但是現在既然別人拿自己的成績去攤薄整個七班的平均分,使得邵秋蘭的考評變成倒數第二,從而打擊邵秋蘭,他如何能安坐?
  大概有些人認為自己不會攙和到老師這個層面的事情中去,所以把自己的成績當做子彈。
  誰會去管一個學生的想法,縱使這位學生很有背景。
  只是,人總是有脾氣的。
  這件事他還真要管一管。有些人做事太不公平了,為了一個班主任的位置,竟然在班主任考評分上面做手腳。
  一瓶紅酒大部分都下了邵秋蘭的肚子,紅酒喝著不醉人,后勁卻足的很。以她的酒量,一杯藍色妖姬也就微醉的樣子。但紅酒的后勁涌上來后她就有些撐不住,醉倒在桌子上。
  陸景去扶她,柔軟的腰肢摟在手上能感覺到T恤衫下嬌嫩肌膚的彈性,令人心動神馳。陸景回頭望去,周俊華他們早就散去,看手上腕表的時間,已經是深夜十二點。
  扶著邵秋蘭出了酒吧,邵秋蘭嘴里還在呢喃著說話。每個人醉酒之后的表現不一樣。有得喜歡耍酒瘋,有人就是睡覺。邵秋蘭看來是話多。
  陸景想了想,這樣子扶邵老師回四中,說不定又會有些流言出來。門口的保安看到自己半夜扶著個女人進校,肯定會要自己登記。
  把她一個喝醉的美女丟在酒店房間里睡覺,又怕有人起壞心思。陸景想了想,決定找家大點的酒店開個套房。
  …..
  中年男子穿著件白色的睡袍坐在別墅里,轉著小巧的玻璃杯,喝著里面琥珀色的酒液,過了一會,手機響起。
  “老板,那小子帶那女的開房去了。要不要做點什么?”
  “不用,我知道了。”中年男子掛了電話。眉頭狠狠的皺起,心里很煩躁,好不容易碰到個絕色的美女,沒想到頭啖湯被一個小孩吃了。從那美女的眉眼間可以很明顯看出她還是個青嫩可口的稚兒。
  他也沒料到那兩個人晚上會去開房。在酒吧的時候明顯見兩人認識,并且關系不好。這從說話的語氣,兩人坐著的距離等細節都可以看得出來。
  一想到這樣一個美女會被一個小孩按在床上被翻紅浪,肆意享受,他心里的怒火就抑制不住,早知道在酒吧就應該搶下來,為了一個絕色的美女,違背自己低調的原則又有什么呢?
  “MD”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拿起手上的手機砸在地板上,胸膛起伏,猶自怒氣難消,他拿起床頭的電話,“把小汪送過來。”
  電話那頭的人恭敬的道:“是,老板。”
  …..
  “呀”,邵秋蘭頭疼的厲害,嚶嚀一聲睜開了眼睛。光線很暗,厚實的棕色窗簾遮住了外面的光亮,看不出現在幾點。屋內安靜的很,能聽到墻壁上掛鐘微弱的滴滴答答之聲。她猛然意識到這不是在自己家里。
  她“霍”的翻身坐起來,俄而長出了口氣,身上衣服完好,沒有被侵犯的跡象。昨晚她在和自己的學生陸景喝酒,喝得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因為紅酒度數低,喝起來也沒覺得醉,再加上陸景是她的學生,她在心里上有著天然優勢,警惕自然是又放松了幾分,不知不覺下就喝多了,等紅酒的后勁上來之后,她就醉了。
  現在想起來還真有些后怕,下次絕不能這么大意,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在酒吧里面喝醉,什么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連忙打量下四周,整個房間里擺了一張床,床前就是一個大電視,右側是玻璃圓桌,再遠處就是窗戶,左邊有一個衛生間,再就是一間門。
  這明顯是酒店房間的格局。
  在床頭的柜臺上看到了自己的眼鏡,她拿起來帶上,眼前的景物清晰了許多。
  她帶著疑惑走下床,推開門,外面是一間大的客廳,光線明亮,窗戶打開,有著夏日早晨的清涼。
  陸景蜷縮在客廳的沙發上睡得香甜。身上的襯衣脫下來蓋在肚皮上,胯下鼓起一坨。
  邵秋蘭臉色發紅,暗自啐道:“小色狼,睡覺都沒想好事。”她悄悄的退了回來,關上門。這個時候才發現渾身難受,身上就著難聞的酒氣,再加上睡覺沒有脫衣服,渾身像被綁住了一般。
  “得洗個熱水澡才好。不過,酒店里不方便,回家收拾一番才舒服。”邵秋蘭想了想,推開門出來,見陸景歪著腦袋,睡夢里還流著口水。她突然發現,沙發的位置似乎不對,陸景的頭正好對著房門和臥室門,一睜眼就能看到門口的情況。
  這是…
  邵秋蘭的心里微微起了波瀾。
  陸景迷糊間看到一位嬌小的美女朝自己走來,雙峰裸露,上面的櫻桃粒清晰可見。他立馬感覺口干舌燥,熱血涌向了小腹,下身堅硬如鐵。美女轉過身去,俏臀被牛仔褲包裹出一個完美的半圓。陸景心想:“難道是黃紫琪?這么漂亮的臀部也只有她才有。”接著就看到女孩伸出修長的手指,輕靈的解開藍色牛仔褲的扣子,皮帶,將牛仔褲慢慢的拉下,露出畫著米老鼠的白色小內褲。
  陸景感覺渾身血液沸騰了,宛如小宇宙燃燒了一般,呼吸也粗了幾分。他努力瞪著眼睛去看清楚那女孩的面孔,那女孩面容模糊,笑得很空靈,仿佛不是人的聲音,轉了個圈,喊道:“陸景。”
  陸景說道:“你怎么認識我?你是誰?”那女孩不答。突然間他看清楚女孩的面容,竟是他的班主任,邵秋蘭。他滿腔欲火立刻被澆滅了大半,心想,“邵秋蘭確實挺漂亮的。誰娶了她真是好艷福。”
  “陸景。”一聲清脆的喊聲在他耳邊響起。陸景這一次聽得真實,費力的睜開眼,搖搖頭,就發現邵秋蘭精致的俏臉正在一米開外看著他。
  陸景打了個激靈,意識到自己剛才是在做春夢,手扶住沙發撐起上半身,“早啊,邵老師!”他趕緊把心里那點不好的心思藏起來,回想起昨晚的情況。
  把邵秋蘭扶進酒店時,那女服務員滿臉紅暈,扭扭捏捏的給陸景辦了住房手續。陸景本來是想將邵秋蘭丟在沙發上的,不過看到房間的布局就放棄了這個打算。
  這家酒店的套房是一間臥室,一個客廳,要是把邵秋蘭丟在客廳,他睡在臥室里,有人進來他覺察不到。
  所以陸景想了想,還是把她丟在臥室的床上。丟下去的時候,邵秋蘭雙峰抖出幾道乳浪,俏臀壓在床墊上變了個形狀,讓人忍不住想試一試她臀部的彈性。陸景看得口干舌燥,趕緊回客廳,倒在沙發上睡覺。
  扶她走路時,難免有些身體接觸,豐滿的胸部蹭在手臂上的感覺令人心馳神動。陸景似乎現在還能感覺到那豐盈的彈性,美妙的觸感。
  “嗬,我發現你每次睡覺都睡得挺死的。喊都喊不醒。”邵秋蘭微皺著眉頭,笑著諷刺道,眼神從陸景拖得精光的上半身滑過,“看不出來你還有幾塊肌肉啊。”
  陸景身上肌肉很勻稱,有一種力量的美感。這是他在軍隊里鍛煉出來的肌肉。
  陸景撓撓頭,連忙將皺巴巴的襯衣穿好,站起來,仰天打個哈欠,手舒展開,接著又看看手腕上的手表,“不再睡會嗎?現在才五點半。”
  邵秋蘭的臉有些微紅,笑罵道:“小色狼。快點坐下。一大清早就沒想好事情。”
  陸景一愣,旋即反應過來,他下面還是一柱擎天的狀態。連忙坐倒在沙發里,干笑了兩聲。
  邵秋蘭坐在客廳里的一把紅木的椅子上,問道:“我們倆怎么在這兒?怎么回事?”
  “邵老師,昨天你喝醉了,我怕那樣扶你回四中影響不好,就送你到酒店來暫住一晚上。但是酒店里面,我又擔心不安全,所以就睡在外面了。”
  陸景一五一十的解釋道。他印象中喝醉了的女人在酒店里面被侵犯的事情也不是少數。
  他睡在沙發上就像一個看守寶物的boss,誰要想進來取寶物,要先過他這一關。
  “嗬,看不出來你做事還挺細心的啊!”邵秋蘭上下打量了一下陸景,覺得他做事很有一套,不像高中生,“走吧,我要回四中,你回不回去?”
  陸景揉揉眼角,道:“回去,暫時睡不著了,先去吃個早飯,回去再接著睡。”
  邵秋蘭不滿的道:“你怎么這么喜歡睡覺?我的課上你都敢睡覺,我很生氣,你知不知道?”
  陸景嘿嘿笑了一下,不好反駁,揉了兩把臉,和邵秋蘭一起出了酒店。
  外面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柏油馬路上已被浸得濕潤。來往的車輛較少,整座城市仿佛還在沉睡中。
  邵秋蘭看著在小雨里做著擴胸運動,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的陸景,一時間有些感觸。
  新安路的和記小籠湯包小巧玲瓏,皮薄餡多,湯汁味道鮮美。兩人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來,陸景喝了一晚上的酒,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讓老板給上了三籠,大快朵頤。
  邵秋蘭極為淑女的咬著湯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湯汁濃郁,味道鮮美,十分可口。
  她看著狼吞虎咽的陸景,覺得很搞笑,“你餓死鬼投胎呀,吃得這么急。”說著,遞了一片紙巾給他,“以后在學校外面叫我秋蘭姐,不要叫老師。”
  陸景詫異的抬頭看了她一眼,手中的筷子夾向一個湯包,“行。”邵秋蘭臉上微微發紅,嗔道:“你好沒眼力,氣死我了。”
  她說的是剛才兩人出酒店時搶著付房費的事情。陸景一句“邵老師,我來吧。”讓收銀臺年輕的女服務員看著兩人的眼神愈發的奇怪。邵秋蘭臉上羞得通紅,收起錢包,急急的踩著高跟鞋出了酒店,落荒而逃。
  學生和老師睡一個房間,那得是多大的新聞吶!
  陸景笑了一下,他是故意的,四中雖說是重點中學,但是老師的工資實際上是不高的,他怎么會要邵秋蘭去付房費。
  “這里湯包不錯啊!你怎么知道這里?”邵秋蘭吸著湯汁,看小雨滴在帆布外面的馬路上。
  陸景指著馬路前面一個閃爍著紅燈的牌子道:“那里就是游戲機室,我通宵打游戲機之后,一般都會在這里吃早飯,再回學校睡覺。”
  邵秋蘭無語的搖頭,陸景這人真是無可救藥,天天就知道玩,十八歲的年紀不沉下心來好好學點東西,以后怎么辦?
  她很快又想起陸景是靠家里吃飯,心里自嘲道:“我還真是杞人憂天,責任感過剩,他哪里要關心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