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627 別的想法

夜色四溢,微風拂動著探出青花色圍墻外的常青灌木。江州市委常委大院門口明亮的燈光之下,一輛銀灰色的奔馳緩緩的駛入。
  片刻后,車停在5號別墅門口。
  小保姆給陸景開了門。進入別墅里,陸景笑著給客廳里坐著的大哥、大嫂打著招呼,“哥,大嫂。”
  胡瑩笑著招手,“小景,來,來,坐這兒。黃海送來的‘芙蓉淚’,你嘗嘗。”
  陸景幫她辦妥弟弟胡世國去美國游學的事情,讓她對這個小叔子充滿好感。就算有血緣關系在,豪門大族、政治世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關系處理起來是很有講究的。
  她現在看陸景越發的順眼。
  “誒,謝謝大嫂。”陸景微微躬身,接過大嫂遞來的葡萄,笑著坐下。
  “芙蓉淚”是黃海市下面一個區出產的葡萄品種,暢銷全國。顆粒小巧,水分充足。口味甜而不膩。
  見妻子熱情的招待弟弟,陸江笑著拿起茶杯喝茶,問道:“前段時間去襄水出了不少風頭吧?聽雄志市長說你在襄水投資了差不多三四個億。資金沒壓力吧?”
  “沒什么壓力。景華的手機利潤很足。另外云春那里的酒廠現在逐步步入正軌,每月的盈利很多。”陸景微笑著咬破一枚葡萄,解釋的說道。
  胡瑩就笑,“小景,你在襄水是搞汽車業務?唐彤和郁揚前兩天陪我逛街說起這個。”
  她出生于政治家庭,對幾個億的投資倒沒什么太大的感觸。這點小錢,胡大小姐還是見過的。
  關鍵是景華的持續擴張說明陸景的公司正在蒸蒸日上。這讓她心里感到高興。
  “是的。”陸景笑著答道。
  表姐唐彤在景華創投總經理崔正陽的推薦下,在景華科技園的一家網絡公司里做財務。用她的話說。辛苦是辛苦點,但是比在體制內自由多了。
  胡瑩笑道:“你這商業天賦在四九城里都是頭一份。景華的資產有多少了?我上次看報紙說至少200億。這才幾年的功夫。呵呵。”
  據說京城里很有幾家大族頗有些后悔當初沒能和陸家聯姻。誰能想到幾年前京城里眾多公子哥里毫不起眼的陸景會有如此的天賦。
  陸景忙笑著謙虛幾句。
  陸江微微點頭。略坐了一會。招呼陸景跟著他進了書房。片刻,兩人就點起香煙,吞云吐霧起來。
  “趙叔叔今天跟我談了談,宋書記的意思是要用省信息產業廳副廳長的位置換取襄水市兩名市委常委的晉升。沒了省里這一票,你能不能控制得住數字技術協會的形勢?”陸江輕吸一口煙,說道。
  陸景就笑,“經濟利益總是要為政治利益服務的。劉勇志已經離開計委,易雄志部長在信產部話語權有所增加,省里這一票無關緊要。”
  權力和金錢之間。原本就沒有明確的界限,而是相輔相成。權力能衍生金錢,金錢也能扭曲權力,就看怎么運作。運作的好,前途無量。
  但是,在官本位的體制下,歸根結底,還是權大于錢。
  陸景相當明白這一點。
  陸江輕輕的點頭,“我知道了。”說著。微笑道:“趙叔叔說要征詢你的意見。你要是不同意,他再去和宋書記溝通。”
  “不用那么麻煩。宋書記可不是好溝通的人。”陸景笑著道。
  趙省長這么說,是因為在趙禮順倒賣古玉的事情上,他幫了不少忙。借了趙禮順三千萬。還幫他找鑒定師,冠冕堂皇的減輕最后的刑罰。趙省長也沒法全記到大哥頭上。是以,這件事。趙省長要聽聽他的意見才能做決定。
  陸江笑著用手指點點陸景,說道:“你啊。要注意影響。風聲都傳到我耳朵里來了。”
  說著頓了一頓,這些兒女情長的事情。他沒打算繼續和陸景探討下去,說道:“宋書記侄兒羅位忠的咨詢公司開到江州來了?”
  宋海俊隱晦表達對弟弟的不滿,風聲就是從羅位忠那里傳出來的。這都查不到,真當他這個江州市長市白當的嗎?
  陸景點頭,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笑道:“據說生意很紅火。”
  以大哥沉穩的性子,就算是私底下談話,肯定也不會直說宋書記的不是。大哥點出羅位忠的事情,意思是說你宋書記也不是那么高風亮節嘛!不滿的意思表達得很明顯。
  “哥,我看宋書記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市里面一些人可能會蠢蠢欲動。”陸景說出自己的判斷。省委書記放風對自己不滿,胡聯營要沒動作,那他這官當得就太無所謂了。
  陸江微笑著擺擺手,說道:“沒事!變不了天。”聲音有些輕,里面蘊含的力量卻是有千鈞之力。
  “恩。”陸景笑著吐出一個煙圈。大哥的意思是楚北省的博弈不會出現大的變故。也就是說,趙省長,湯書記,還有郁部長,都做好了和宋書記扳手腕的準備。
  這么說起來,陸景倒是希望胡聯營能動一動。要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那他的市委書記位置也該讓賢了。這樣,兩年之后,二十一次全黨大會時,楚北可是有很大的希望成為“陸系”的票倉。
  “喂,你和宋助理關系不正常哦!”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里,穿著紫紅色夏奈爾秋裝,氣質纖柔典雅的陳若怡一臉狡黠的笑容,對陸景說道。
  陸景的助理宋雨綺剛剛起身去衛生間,她這句話憋了快一個小時,總算是找到機會說出來。
  陸景微笑了下,捧著咖啡慢慢的喝著。他實在不知道怎么接這個話題。那晚和宋雨綺突破最后一關后,第二天在襄水的九眉山上纏綿了一夜,回到江州更是幾番恩愛。陳若怡看破他和宋雨綺的關系一點都不奇怪。
  昨天晚上和剛從柏斯返回江州的陳創和吃飯,了解柏斯的情況。陳若怡卻是也跟著陳創和到了江州。
  陳創和雖然絕了將女兒培養成接班人的心思,但是趁著年富力強的時候,還是將她帶在身邊學習。
  今天下午,陸景便約了陳若怡出來喝咖啡。想來她在江州也是無聊的很。陳若怡對朋友很仗義。他和陳若怡算是比較談得來朋友。
  “笑什么啊。笑就是默認啊。”陳若怡笑著吃著小蛋糕,肯定的說道。
  “說說你以后的打算吧,我看你也不像能在陳叔叔身邊工作的樣子。”陸景祭出轉移話題**。
  陳若怡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泄氣的道:“你都不知道我爸爸有多么煩人,我在香港待著好好的,偏要我來學什么管理。我專業是計算機軟件呢。在鋼廠里轉悠幾天差點沒把我皮膚都給曬黑。”
  陸景正要說話,電話突然響起來。是何路遙的電話。
  “嘿嘿,陸景,你猜我在王朝俱樂部看到誰了?省委秘書長李學平和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