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626 紅顏禍水(下)

李學平夾著文件,緩步走進省委書記宋海俊的辦公室,見宋書記正在低頭批閱文件,便端正的站著。
  作為省委秘書長,經過近2個月的磨合,他對宋海俊的一些工作習慣略有了解。宋書記沒有馬上放下批閱的文件,說明對他還是很親近的。要是宋書記立即放下文件,那才叫糟糕。說明他還沒有得到宋書記的認可。
  須知,省委秘書長本就是長傳下達的位置,大部分時間都是為省委書記服務。要是省委書記對他李學平不認可,他的工作就很難開展。
  宋海俊摘下老花鏡,打個手勢,說道:“學平秘書長來了。人老了,思路容易打斷。看文件就停不下來。”
  李學平微笑著道:“書記事務繁重,我等一等是應該的。”
  對宋書記叫他的用意,他大約也能猜到一點。目前省內的大事是襄水新增兩名市委常委的人事問題。
  這是宋書記上任以來第一次較大的人事異動,宋書記的政治牌套路也會藉此展現一二。
  宋海俊擺擺手,寒暄幾句,就切入正題,說道:“襄水市里的人事問題,你和崔秘書長溝通一下,先放一放。”
  “好的。”李學平心里微微一動。顯然,宋書記對襄水只報兩個名額上來的貓膩很清楚。
  似乎,宋書記對這個人事方案不滿意。
  當然,也不是太不滿意。否則,就不是讓他和省政府秘書長崔元杰溝通。
  宋海俊微微點頭。道:“省信息產業廳在數字手機技術協會有一個理事席位吧?民營企業的經濟活動,我們政府還是把好關。”
  “我會崔主任談談。”李學平掩飾著內心的震驚說道。
  數字手機技術協會是誰的地盤他當然清楚。目前是省信息產業廳的一名副廳長兼任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理事。是七名理事中的一名。但是。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事情,基本都是景華公司決定。
  看來。宋書記這是對景華公司有些不滿了。從宋書記這兩個月,以及已往的談話所流露出來的信息來看,這也實屬正常。宋書記是保守派嘛!
  但是,這個舉動更進一步的講,是對陸江、陸景兄弟不滿。
  當然,歸根結底是對趙省長不滿。在楚北省內,誰不知道陸江是趙省長的嫡系?
  襄水市準備提拔的兩名市委常委可都是襄水市長孫雄志圈子里的干部。而孫雄志腦門上是刻著一個大大的“陸”字。
  李學平自然是明白宋海俊這番話的深層次含義。
  襄水市委常委的名單和省信息產業廳廳長的位置二選一。
  回到辦公室,李學平并沒有馬上給崔元杰打電話,而是琢磨了一下。打給高逸。
  片刻,高逸的手機接通,里面傳來高逸的聲音:“李伯伯,你好。”
  “小逸啊,我上次讓你辦的事辦好沒有?”
  高逸微微一頓,旋即反應過來。李學平問的是讓他和張惜明搞好關系的事情,心里不免得意的看了一眼隔壁房間。
  昨天晚上,他和張問曉在南陽街的酒吧里泡了兩個美女帶到酒店里開房。這會大早上的,張問曉還沒起床。
  “李伯伯。我返回江州的時候,張書記還特意請我吃了頓飯。”
  高逸這話看似答非所問,但實際上是告訴李學平,他和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能說得上話。
  李學平微微一笑。滿意的說道:“恩。你安排張書記和我見過面。”
  他要見張惜明除了了解襄水的情況外,還希望能把張惜明引薦給宋海俊認識。張惜明在省里尷尬的處境,他也略知一二。目前來說。他的利益和宋書記的利益是一致的。宋書記有抓人事權的意思,他當然要“沖鋒陷陣”。
  作為省委秘書長。他是不可能得到副省-級實權派干部投靠的。他這個碼頭,停不了那么大的船。
  但是。這不妨礙,他和張惜明搞好關系。引薦之功可是很大的。一切要向前看嘛。說不定李秘書長過幾年就變成李副書記了!
  十月下旬秋景正濃,路邊的楓葉火紅如云。傍晚時分,陸景剛陪著黃紫琪從她的公司里出來,突然接到郁揚的電話。
  “在忙什么?你最近挺悠閑的吧?”
  “還行。”陸景笑著說了一句,握著黃紫琪柔弱無骨的小手走下公司大樓門前的臺階。
  襄水那邊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一帆風順,基本完成。汽車工業園的事情干得熱火朝天。他最近確實沒什么要緊的事情,每天處理一會郵件即可。
  張漓和葉妍前幾天已經離開江州,去了黃海。他這幾天除了陪著關寧——燒一壺咖啡,聽關寧在夕陽里,或者夜色里拉一曲二胡,是再愜意不過的事情。
  剩下的時間都是在幫黃紫琪辦理在景華創投申請創業貸款。陸景可不愿意她的新公司開展起步太困難。
  郁揚笑了笑,沉吟了一下,說道:“最近省里邊有些傳言,不知道你清楚不。我說給你聽聽。”
  “你說。”
  “省里現在盛傳省委宋書記對你有些不滿。好像是生活作風方面的事情。你們還沒見過面吧?”
  陸景微笑了一下,平靜的說道:“還有這樣的傳言?我和宋書記前幾天在景華科技園偶遇過。那天有不少干部在場。別是以訛傳訛。”
  宋海俊這是在借題發揮!
  “嗨,你還笑得出來?”郁揚嘴里這么說,實際上也笑了起來。省委書記的壓力擱在陸景上卻是不好使。
  無所求則無所懼!
  想想,陸景又不是國家干部,生活作風問題你省委書記又什么好不滿的?私底下的事情,誰不知道?省里這股風,八成還是沖著陸江和趙省長去的。
  和郁揚說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見黃紫琪關心的看過來,笑著摸摸她明麗照人的臉蛋,“你們這些妖精就該找個地方關起來,免得出來禍害人間。”
  黃紫琪輕嗔的橫了陸景一眼,笑道:“你想得美。我可沒有被你金屋藏嬌的興趣呢。什么事啊,我幾時‘禍害’你了。”
  說話重音落在“禍害”兩個字上。清脆如珠玉落地的聲音讓不少正在下班的人看過來。疑惑或者羨慕的眼神落在陸景身上。
  被這樣美麗動人的女子“禍害”那得是多幸福的事啊!
  陸景自然不知道旁人的想法,笑呵呵的道:“我們那天不是在科技十一路見到省委宋書記了嗎?他對我印象不好。我估計啊,你和徐詠碧可能是催化劑。”
  黃紫琪笑道:“這你都能賴到我頭上啊!”說著,輕聲問道:“問題大不大?”
  玩笑歸玩笑,事情的輕重急緩她還是能分辨的出來。在楚北省,被省委書記不待見,貌似問題還是很大的。
  “沒事。”陸景肯定的笑說道,和黃紫琪往鳳凰餐廳里而去。
  實話說,他并不是很在意宋海俊對他不滿。不滿又如何?景華在楚北的根基是很牢固的。聯想最近襄水干部調整的事宜,這件事借題發揮的可能性太大。
  吃過晚飯,陸景給大哥陸江打了給電話,“哥,最近省里有些傳言…,宋書記看樣子是有別的想法啊!”
  這個別的想法,當然不是僅僅指對襄水市人事方案有想法,還包括接下來宋書記對接下來兩年任期的想法。
  “你倒是挺敏銳的。來家里說吧。我正好有事情要找你。剛從趙叔叔那兒回來。”電話里陸江笑著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