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25 紅顏禍水(上)

吃過飯出來,陸景、黃紫琪、徐詠碧三人往師南路走去。陸景剛才把車停在那里了。
  南陽街夜里依舊熱鬧非凡。依靠著幾所高校學生的消費能力,幾年的經營下來,這里日趨繁華。
  南陽街兩側的梧桐樹葉零星的飄落下來,在淺淡的夜色里仿佛黃色的蝴蝶飛墜。
  “要我說啊,張斌那人太不知好歹。被打傷成那樣,詠碧幫他,他還不領情。我都快氣死。”想起剛才的事情,黃紫琪依舊有些憤然。
  陸景輕握住她膩白如玉的小手,說道:“為這事生氣干嗎?搞藝術的人要先把自己感動才能感動別人嘛。張斌太容易被他自己感動了。”
  “咯咯!你倒是會點評人呢!”黃紫琪和徐詠碧都聽得笑起來。心里那點不痛快淡了不少。
  黃紫琪和徐詠碧目前住在景華科技園提供給創業者的湖邊公寓里。條件只比大學的宿舍稍好。
  湖邊公寓提供兩室一廳和三室一廳的合租房間。房間里的裝修很簡單,提供水、電、網線。不過湖邊公寓的環境和保安措施很到位。一期工程完畢后的200多套房間很快就被申請光。
  車過了湖心路,就進入景華科技園,距離湖心公寓不足十分鐘的車程。黃紫琪說道:“陸景,我想和詠碧從這兒走回去。詠碧,你沒意見吧?”
  徐詠碧微笑道:“我樂意奉陪啊。不過,我們倆身后跟著一輛奔馳,可比坐在奔馳里更惹眼呢。”
  “我把車丟在路邊就完了。”陸景灑然的說道。又疑惑的問黃紫琪,“怎么突然想著要走回去?”
  “吃完晚飯要散步消化一下啊。今天有些累了。一會我洗完澡就想直接睡覺。”黃紫琪笑著說道。
  聽黃紫琪說起洗澡。想起在九眉山看到的她美麗的胴-體,陸景呼吸都為之一緊。她來江州之后。沒住在白沙井那里,而是和徐詠碧住在湖邊公寓。他都沒機會和她單獨溫存片刻。
  下車之后,陸景將車停到科技園的停車場。
  路邊,徐詠碧笑著在黃紫琪耳邊問道:“紫姐,洗澡的事你都和他說啊。你們的關系突破到那一步了?”
  不管多么漂亮的女孩,都有八卦的天性。更何況,那天徐詠碧在南園別墅親眼看到陸景和黃紫琪擁在一起接吻。
  “我說漏嘴了不行?”黃紫琪嬌笑著把徐詠碧推開。
  確實如此。她在陸景面前早就放下了心防。說話時并沒有刻意去回避她生活中私密的小事。
  “不要跑題!回答問題呢。”徐詠碧笑著追問。
  黃紫琪哪里肯回答,顧左言他笑著和應付徐詠碧的“拷問”。
  “說什么,笑得這么開心?”陸景停完車回來。看到黃紫琪和徐詠碧兩人笑做一團,便出聲問道。
  “沒什么。”黃紫琪和徐詠碧異口同聲的說道。閨蜜之間的私密話題自然不能和陸景說。
  月華如水,照得幽靜的馬路明亮。秋夜里的科技園很靜謐,和隔湖相望的南陽街仿佛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三人信步左轉,穿過楓葉園往新月湖湖邊的湖邊公寓而去。
  看著前面嘰嘰喳喳,高興的說著話的兩個女孩,陸景笑了笑,拿起電話給關寧她們說一聲:事情已經解決了。
  羅慶榮無聊的坐在車里,突然眼睛一亮。實在沒有想到時隔兩個多月還能遇到在清動鎮鎮石橋上遇到的那個女孩。
  瓊鼻如玉,美-臀無雙,清麗動人。給他的印象實在太深刻。
  “嗨,美女。我們又見面了。”羅慶榮下車,攔住黃紫琪和徐詠碧,露出一個自認為風度翩翩的笑容。“這條路現在暫時不能通行。請繞行。”
  聽著他的話,黃紫琪感覺莫名其妙。明眸微動,打量著眼前這個青年。相貌一般。身材魁梧,看起來精力十足。
  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奇怪的說道:“這路怎么不能通行?”
  馬路上又沒有施工,完好無損,就是路邊有幾輛黑色的轎車停著。怎么就不能通行呢?真是奇了怪!
  遠處,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見要走過來的兩人似乎被阻攔住,不悅的身邊的人說道:“我不是說了,不搞封路那一套,就是隨便看看,這話很難理解?”
  佟克融、王白山額頭就有些冒汗。這批評可是有些重!
  羅位忠微笑道:“大舅,我去給慶榮說一聲。”
  老者微微點頭。
  陸景打完電話,卻是發現黃紫琪和徐詠碧被一個青年攔著說話,大步走過去問道:“紫琪,怎么了?”
  “他說這條路暫時不能通行,讓我們換一個方向走。”黃紫琪說道。這人剛才自我介紹和她搭訕的話語,她自動過濾了。
  陸景一聽就明白是怎么回事,顯然是某個大人物在科技園里暗訪。就是不知道是多高級別的人物。
  心里有些反感。皺眉看向羅慶榮。片刻,陸景就認出來這青年就是那天在清動鎮石橋停車搭訕的青年。
  羅慶榮頗有些玩味的看了陸景一眼。很明顯,這個叫紫琪的美女和他關系匪淺。心里有些不痛快,哼了一聲,下巴微抬,說道:“小子,此路不通,換道吧!硬闖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嘿嘿。”
  “慶榮,你怎么說話的!讓開。幾位對不起啊。我侄兒不懂規矩。你們請便。”羅位忠走過來訓斥了羅慶榮一句,又客氣的對陸景三人說道
  羅慶榮臉色一僵,沒想到他叔叔沖后面過來訓斥他。面對兩個美女戲虐的目光,燥得慌!
  “不要緊。”陸景客氣的回道。他有十足的把握在十秒鐘之內搞定這個青年。但是,就算這個中年人不來。他也不會硬闖。
  這樣得罪一名大人物實在沒有必要嘛!打狗是要看主人的。
  科技十一路,是連通新月湖至湖邊公寓的大路。陸景三人走到路中間。看到不遠處有七八人說著話,為首的老者微微含笑致意。
  黃紫琪小聲的在陸景身邊問道:“這人誰啊?好像很客氣哦。”剛才陸景給她和徐詠碧稍稍解釋過。應該是高官在這里視察。
  “這我哪里認識。”陸景笑著道。
  突然,陸景目光微微一凝。他看到佟克融、王白山正在為首的老者身邊。他們怎么在這里?
  江州經濟開發區已經更名為江州高新技術開發區。佟克融以江州市委常委的身份兼任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王白山現在的官職則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
  接著,有人在老者耳邊說了幾句,王白山走了過來,邀請道:“陸景,宋書記要見你!”
  他這會兒自然不會喊陸景“景少”,免得引起省里人物的反感。
  陸景恍然。原來是省委書記來視察。王白山口中的宋書記除了省委書記宋海俊也沒別的人。當即,輕輕的點頭。給黃紫琪、徐詠碧說了一聲,跟著王白山向宋書記走去。
  邊走著路,陸景腦子飛快的思考著。
  宋海俊到江州有段時間了,似乎還和趙省長處在蜜月期,表面上看,暫時并沒有強勢的聲音發出來。
  但是,陸景卻是知道云春班子要調整的內幕。這位省委書記并不愿意在仕途的最后一站當個“空殼”書記。
  那么,他非正式的視察景華科技園又意味著什么呢?
  宋海俊61歲,花白的頭發。看起來很慈祥,說話的聲音有些低沉,有著難言的威嚴。
  親切的和陸景握手,問了幾句景華科技園的情況后。宋海俊微微點頭,微笑道:“你對國營企業和私營企業的關系怎么看?”
  景華公司作為楚北省內目前最大的私營企業,宋海俊問陸景這個問題。并沒什么不妥。
  作為省委書記,宋海俊的工作重點不是關注經濟發展。而是考慮意識形態和制度建設的問題。
  陸景斟酌了一會,慢慢的道:“相輔相成。有些領域需要國營企業主導。有些領域需要放開讓私營企業競爭。”
  早就聽說宋書記是保守派。因而,他說的很含糊。目前“國退民進”是“社會”的共識,他這番話并沒什么逾越的地方。
  當然,要是在早些時候,為私營企業說話,是有很大風險的。
  “競爭有時候并不是良藥啊。”宋海俊感嘆了一句,看了陸景一眼,笑著和陸景握手。這是結束談話的意思。
  陸景笑著說了幾句客套話,和黃紫琪、徐詠碧一起離開,往湖邊公寓走去。
  徐詠碧有些好奇的問道,“陸景,那個宋書記是誰啊?看起來很和藹呢。”
  “楚北省的省委書記宋海俊。”陸景微微搖頭,很多高官都讓人如沐春風,但那不代表什么。真實的想法,誰能知道?
  腦子里琢磨著和宋書記見面的每個細節。最后結束談話的時候,宋書記那一眼似乎很有深意。
  “啊?這么夸張。”黃紫琪和徐詠碧都是驚呼。雖然對省委書記的威嚴沒什么切身體會,但是這個頭銜就能帶來沉甸甸的壓力。
  徐詠碧不禁好奇的打量著陸景。貌似就算陸景是景華公司的所有者,他應該也沒資格在偶遇省委書記之后被召見吧?陸景就像個迷一樣,離他越近,發現他越難以看懂。
  黑色的奧迪行駛在開發區大道上,宋海俊問副駕駛座上的外甥,“剛才陸景身邊那個女子不是他未婚妻吧?”
  羅位忠道:“不是衛家的明珠。”很明顯,他大舅問的是個馬尾辮的紅白色運動服的女子。陸景和她十分親昵。
  宋海俊搖搖頭,微笑道:“青年才俊!”
  羅位忠笑了笑。心里卻是知道他大舅對江州這位聲名遠播的景少有些不滿。不是未婚妻本身不說,身邊還有兩個美麗的女子,這估計很讓他大舅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