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624 襄水的余波

陸景晚上的事情是去方琴的新居吃飯。
  從襄水回來,方琴便和他說要搬離景華公寓。雖然心里不舍,只是這些事情陸景總要順她的意。
  方琴的新居在積西鎮今年年初開盤的清江心語。10樓的兩室一廳。開發商早早的裝修好,略作改動就可以入住。
  積西鎮商圈現在已經成為江州的第二商圈。清江心語小區周邊的生活設施極為完善。距離景華國際學校只有大約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很是便利。
  “剛才漓姐說方老師擔心你生氣不來了呢!”下樓來接陸景的關寧挽著他的手臂抿嘴微笑的說道。
  天色將晚,淡淡的暮色漫染著樓房、喬木、花壇。暗淡的幽光中,穿著藍綠色中長款外套、淡白色襯衣,咖啡色修身長褲的關寧氣質清純秀麗。
  “我沒生氣啊。怎么會不來?”往樓道里走著,陸景笑著撫-摸關寧柔順的披肩長發。
  今天晚上關寧、張漓、葉妍、吳璇都在。幸好陳笑去京城協調京城聯運和京城快遞的事情去了。不然,方琴肯定也會請她過來吃飯。畢竟在景華公寓做了那么久的鄰居。
  美人齊聚雖然頭大,但是方琴搬家請客吃飯,他又怎么會不來呢?
  關寧秋水般清澈明亮的眸子嗔了陸景一眼,掩嘴輕笑起來,“我是擔心你心虛呢。我可是聽說方老師要搬出來的原因和你有關。”
  “…”陸景腆著臉一笑,握著關寧嫩白如玉的小手,綿軟溫涼。
  晚餐一起有六個人。就近在黃遠酒店里點了幾道招牌菜,方琴又自己動手炒幾個小菜。
  聽著廚房里吱吱的。油開的聲音,剛剛幫忙擇完韭菜的陸景微笑進洗手間里洗手。
  晚餐一共十二個菜。十分豐盛。大家坐到橡木餐桌邊邊吃邊聊著。話題十分的寬泛。關寧九月份的注冊會計師考試考的不錯,她預計明年就能拿到證書。葉妍在黃海的游艇俱樂部生意不錯,略有盈余。她給陸景買了一輛游艇放在俱樂部里。吳璇問陸景在襄水砸錢敗家的過程。感覺爽不爽。張漓說她過兩天和葉妍去黃海。環球雅思在黃海的業務還要繼續擴張,繼而向一二線的大城市發展。
  說笑著,兩瓶紅酒沒一會就見底了。
  “我去買酒。”美眸齊刷刷的看過來,陸景自覺的站起來說道。開飯前就準備了兩瓶法國紅酒。
  方琴放下筷子,溫婉的道:“我陪你去吧。你對這邊不熟。”
  “好啊。”陸景把手機,錢包放到口袋里,拿了鑰匙。和方琴一起出門。
  八點鐘的夜色正濃。走廊上窗口吹來的秋風有些涼。明亮的走廊燈下,對門的香檳色大門緊閉。
  電梯顯示還在3樓,還要等一會。陸景問身邊的方琴,“隔壁你也買下來了吧?”
  方琴恩了一聲,看著陸景的臉龐,輕聲道:“你還生我的氣啊?”
  她知道陸景不愿意她搬出景華公寓。但是那天被她們看到陸景吻她,實在有些尷尬。關系挑明后,她不好意思繼續住在陸景的別墅里。其實,她又哪里想搬出來。
  “琴姐。我真沒生氣。”陸景憐惜的把方琴抱到懷里來,溫柔的吻了吻她柔嫩的嘴唇,看著她的明眸,認真的說道。
  方琴穿著黑桃色的長袖針織衫。酥-胸挺-拔高-聳。白色的直筒褲襯得臀部寬肥,長-腿修直。有著成熟女人的性-感韻味。
  “哦。”方琴溫婉的微笑,將頭靠在陸景的懷里。感覺自己像個小女孩一樣患得患失。現在陸景親口說不生氣,心里才放下心來。
  體會著她的情意。陸景心里也涌起柔情,道:“我們走樓梯下去。”說著。握住方琴的手,往樓梯而去。
  “走樓梯太慢…”方琴猶豫的說道。話還沒說完,兩人剛剛走進昏暗的樓梯口,嘴唇就被陸景吻住。她這才明白陸景的意思。
  柔情蜜意的吻了好一會。陸景撫著方琴鬢角凌亂的碎發。他當然不是在這里唐突佳人。只是想要讓她知道,自己明白、了解她的情意。
  方琴嬌媚的看著陸景,眼眸深邃清亮,嬌軟的懇求道:“我們坐電梯下去好不好?”她被陸景吻得有點發軟了。
  “好啊。”陸景笑著點頭。卻沒有馬上放開她,而是小聲在她耳邊道:“琴姐,下次我要你用這里幫我。”
  說著,促狹的捏了捏方琴圓聳聳的酥-胸。
  “啊?”方琴感覺臉都要紅得滴血,羞答答的低頭恩一聲,羞澀的將頭埋到陸景懷里。
  那羞答答的低頭一瞬間,仿佛是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動人的風情,讓陸景口干舌燥。
  天地良心,他剛才真的只是開玩笑的!
  十幾分鐘后,兩人才買了酒回來。被關寧她們幾個笑著問是不是迷路了。方琴紅著臉說沒有,殊不知她的表情早把她和陸景給出賣干凈。
  笑鬧著,陸景放在客廳的手機響起來。
  陸景快步過去接了電話。黃紫琪清脆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陸景,快點來南陽街派出所。徐詠碧出了點事。她同學被打傷了。”
  “你沒事吧?”陸景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這事幾句話說不清楚。誒,氣死我了。你快點來呢。”說著,電話那邊傳來黃紫琪訓斥別人的聲音,十分的嘈雜。
  和關寧她們說了一聲之后,陸景離開清江心語,駕車前往南陽街派出所。
  徐詠碧的同學被打傷?這事怎么這么蹊蹺?徐詠碧說話雖然犀利,但她處理事情還是很圓潤的。更何況,紫琪還在旁邊。紫琪可不欠缺社會經驗。
  南陽街派出所在師南路上。那年音樂學院的圣誕舞會上。襄水友誼公司的兩個人調戲陳若怡,陸景去過一次。
  也就是那次拿到了“倒師”的線索材料。
  大約二十分鐘后。陸景將車停到了南陽街派出所的院子內。剛進門,嘈雜的聲音就傳來。
  “詠碧。和解?你說笑吧?張斌這王八蛋故意打傷我不能這么算了。”一個憤怒而高調的聲音說道。跟著,就是七嘴八舌的罵聲,指責張斌先動手打人。
  “勞資就打你怎么了?你個龜孫子就欠揍。你在學校里亂說的事怎么不說?”有人反罵。
  黃紫琪和徐詠碧無語的看著又吵作一團的兩撥人,大感頭疼。
  “所長。”年長的民警看到所長推開門進來,連忙笑著打招呼。心里卻是在疑惑所長身邊的青年是誰?他看的清楚,是所長為這青年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老李,你這兒吵的挺熱鬧的。都快2個小時了吧?”李陽軍咧嘴一笑。
  老李臉色一變,猛的一拍桌子,吼道:“吵個幾把。都給勞資住口。”他可不想李所長認為他能力不足。控制不住場面。
  老李常年干公-安的,嗓門不是一般的大,蓋過了此刻辦公室內所有的聲音。正在理論的兩撥學生嚇了一跳,怔怔的看過來。有人不滿的小聲嘟囔了幾句。辦公室內卻是慢慢的安靜下來。
  李陽軍滿意的點頭,看向陸景。
  陸景對站在辦公室一角的黃紫琪笑了笑。然后眼睛掃了一圈。發現辦公室里是熟人,起沖突的雙方是劉基偉和張斌。這兩個人他都認識。
  看到陸景來了,黃紫琪拉著徐詠碧走過來,氣呼呼的道:“氣死我了。這兩幫人怎么說都不聽。吵來吵去又沒什么解決方案。詠碧還要摻和。”
  “怎么回事?現在可以說清楚了吧?你們這是運動了還沒換衣服?”陸景笑著指著黃紫琪的裝束說道。
  黃紫琪穿了件紅白色的運動裝。身材曲線若隱若現。明眸酷齒,明麗動人。徐詠碧穿的是黑白色的運動裝。顯得嬌柔修長,容顏精致,有著清水芙蓉般的嬌美感。
  “是啊。我們晚上在美術學院的室內羽毛球館打球。出來就碰到這事。你讓詠碧說吧。”黃紫琪郁悶的說道。
  徐詠碧拍拍額頭,小聲給陸景說起事情的原委來。
  人群里有人不爽的道:“這鳥毛是誰啊?”看到陸景和黃紫琪、徐詠碧兩個大美女親昵的說話。這些人心里十分不滿。
  就有幾人附和起來。老李拍拍桌子,厲聲喝道:“都給勞資安靜點。想蹲號子是不是?”
  這里面很有幾個是附近高校打架的熟面孔。
  騷動著的人群又慢慢安靜下來。
  這邊,陸景卻是漸漸明白是怎么回事。黃紫琪和徐詠碧從羽毛球館出來。劉基偉開車邀請徐詠碧出去玩。
  張斌不知道從哪兒得到的消息,聽說劉基偉要帶徐詠碧去開房。帶著幾個要好的同學和劉基偉起了沖突。打的劉基偉鼻青臉腫。那輛雪佛蘭的車也在混亂中被砸了小半。
  劉基偉當即打電話叫人把張斌和他的朋友打的頭破血流。隨后有人報警。
  “我的意見是張斌向劉基偉道歉,這件事就此和解。但是。他們都不愿意。”最后徐詠碧無奈的說道。
  張斌痛心疾首的道:“詠碧,我是為了保護你才打架的,現在你讓我道歉?太傷我的心了。”
  徐詠碧皺眉道:“張斌我再說一遍,我有能力對我自己的行為負責,我不需要你保護我。至于你說的事情,我自己會向劉基偉問個明白。”
  劉基偉哼了一聲,說道:“詠碧,我只是邀請你吃飯。張斌那些人心思齷齪的很,謠言都是無稽之談。張斌先動手打我,連我的車都砸了小半,道個歉就想揭過去,那不可能。”
  黃紫琪無語的看向陸景。你看,就是這么個情況。
  看著自己把自己感動的張斌,再看看道貌岸然的劉基偉,陸景笑著搖搖頭,對李陽軍道:“走法律程序。那輛車是我砸的。”
  紅顏禍水啊!
  李陽軍笑著點頭,“我知道怎么處理。”
  陸景對黃紫琪、徐詠碧微笑道:“你們還沒吃晚飯吧?我請客。”
  見陸景明白自己心里的擔憂,簡單明了的處理好這件事,徐詠碧松了一口氣,展顏笑道:“好啊。”
  那點修車費對陸景來說很簡單就能解決。上次他可是大手筆的無緣無故的給了吳倩柔和蔡雪嬌一筆費用。
  看著三人離開,聽著院子里的汽車聲音,劉基偉譏諷道:“張斌,你不是不讓徐詠碧坐我的車嗎?不讓徐詠碧和我吃飯嗎?徐詠碧現在坐的是更高檔的奔馳,還是和別的男人吃飯。這就是你的女神。你個大sb。”
  陸景剛才的處理意見很明確。車如果算陸景砸的,他也沒什么可以拿捏張斌的。倒不介意在言語上打擊他。
  張斌怒道:“你tm少在這兒放屁。”說著,又憤懣的道:“詠碧,你怎么可以這樣?我瞎了眼啊。”
  李陽軍看不下去,拍拍桌子,訓斥道:“你嚎什么?剛才你位女同學拼命的維護你,你都不知道好歹。那輛車雪佛蘭被砸了小半,走法律程序少說得個幾萬塊。你一個沒工作的大學生賠得起?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張斌一呆,看向李陽軍。
  李陽軍不屑的道:“打一場羽毛球要消耗多少體力?你同學打完球出來,給你鬧到現在還沒吃晚飯。而且本來不關她什么事,只是為了減少你的損失,餓著肚子幫你調解。她和朋友吃飯還要你批準?你是她什么人?她和朋友吃飯只能走路去,不能坐車去?莫名其妙!”
  這小子純粹是個棒槌。那姑娘要是看的上才奇怪了。
  “啊?”張斌滿臉尷尬之色,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從派出所出來,陸景和黃紫琪、徐詠碧在南陽街找了一家餐廳吃飯。雖是餓得很,黃紫琪和徐詠碧還是異常淑女的細嚼慢咽。
  陸景要了杯可樂,一邊喝一邊笑道:“你們倆在我面前不用這樣吧?餓了就快吃,沒人笑話你們的。”
  說著,又笑道:“徐詠碧,那個劉基偉有點問題,你看出來了吧?”從徐詠碧的處理意見就能看得出來,她對劉基偉很是不滿。顯然也是知道些什么。
  徐詠碧點頭,無奈的道:“畢業的時候,我拒絕了他的表白。可能,他心里有些恨我吧。陸景,又要讓你破費了。”
  陸景明白過來,因愛生恨的戲碼,笑道:“我覺得我破費的概率很小啊。就算我陪劉基偉車錢,也要他敢收才行。”
  徐詠碧一愣,掩嘴嬌笑起來。這家伙也不是好人,竟然是準備賴賬。不過心里倒是感覺很痛快。
  黃紫琪笑著輕踢了陸景一腳,眼波流媚的嬌嗔道:“得瑟!”對陸景能快速的處理完這件事情,她心里很滿意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