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22 感觸綿薄之力

“我參加立豐地產的董事會干什么?我在立豐地產又沒有股份。”陸景笑著道。
  立豐地產因為立豐控股和黃利飛進行股份置換,董事會召開的時間比原計劃稍稍延遲,推遲到明天十月十四ri召開。
  “沒股份就不能參加嗎?”吳璇輕笑著說道。立豐地產所有的股東都和陸景的關系密切。陸景完全可以影響立豐地產的決策。
  楊玉立今天一早就去了襄水,準備和襄水九眉山風景區的開發商商議在九眉山山腳開發一個旅游小鎮的事宜。這件事就是陸景的主意。
  陸景就笑,道:“名不正,言不順。襄水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過兩天我就回江州。”
  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的方案得到襄水市委的批準,不代表事情結束。他還需要在襄水呆兩天。
  吳璇嬌笑道:“我管你什么時候回江州呢。就怕有些人望眼y穿的等著啊。”說著話,電話里傳來葉妍的嬌嗔聲音。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輕柔的笑意。顯然葉妍就在吳璇身邊。
  十一長假期間他陪著幾位紅顏在江州游玩了幾天,中間還去云chn玩了一天。葉妍和張漓這會兒還沒離開江州。
  放下電話,陸景點了一支煙,體會著吳璇含而不露的細膩情思。在郁揚的恭喜電話打來時,他一時都沒回過神來。
  …
  楊玉立到襄水時正好是正午飯點,陸景請他、郁揚、寧方則在黃遠酒店的包廂里吃飯。落實立豐地產和經新聯商的合作。
  幾杯酒下肚,寧方則臉色泛紅,笑著道:“景少,以后在襄水又用得著我的地方你盡管招呼。”
  陸景這么快就讓立豐地產的董事長楊玉立放下手頭公司重組這么重要的事務來襄水和他面談,讓他心里很舒服。
  陸景笑著和寧方則碰杯,一飲而盡。吃口菜,笑道:“不知道寧總對張問曉這個人了解的深不深?”
  寧方則心里一動。今天上午常委會的結果一出來,襄水里的干部可是極為震動。但是,陸景的意思,似乎不滿意目前這點成果。
  “我和張問曉沒什么接觸。他目前在江州大學讀大二。不客氣的說,他就是草包一個。”
  “哦?那和我到是校友了。”陸景笑著吃菜,隨意的說道。
  寧方則琢磨了一下,微笑道:“說起張問曉倒是有件事可以說說。這小子一直在糾纏陳躍信市長的大女兒。據說,張書記還為他提過親。不過,陳市長拒絕了。所以,陳市長和張書記的私人關系很糟糕。”
  陸景倒沒想到陳躍信和張惜明還有這樣心結。怪不得,陳躍信最先倒向孫雄志。
  飯后,楊玉立稍作休息。一行人去去襄水大學新校區實地考察那片即將開發的荒地。
  荒草叢深。300畝的荒地看起來有種一望無際的感覺。
  “你怎么想著在這兒開發旅游地產?”郁揚遞了一支煙給陸景,跺跺腳說道。地面不是很結實,有種松軟感。
  到這會他算是明白陸景是怎么運作的。昨晚聽到張惜明要開常委會的消息,他都已經做好卷鋪蓋走人的準備,沒想到陸景一夜之間翻盤。實在令人佩服。
  砸錢不是本事,關鍵是要以正確的方式把正確的人給砸倒才是本事。
  “隨著十一黃金周的出現,旅游已經成為國內民眾假期活動的首選。旅游地產的興起也是必然的。背靠著九眉山,這塊地的潛在價值很大。”陸景點了煙,吸了一口,稍稍解釋道。
  郁揚笑著點點頭。正說著話,電話響起來,便去旁邊接電話。
  楊玉立和寧方則坐車繞了荒地一圈,后續合作的細則也談得七七八八。夕陽將下的時候,幾人返程回市區里。
  “景少,立豐地產能走到今天的規模,少不了你的扶持。你不參加明天立豐地產重組后第一次的董事會,這個會議會失色不少。”車內,楊玉立勸說道。他很希望陸景能參加明天的董事會議。
  陸景笑著搖搖頭,“不用了。我一向是看到燈光就躲的人。就是明天合海汽車工業園成立的簽字儀式我也不會出席。”
  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獲準,對應的汽車工業園項目自然也是極快的落地。景華將會投資2.1億資金用于打造這個汽車工業園。
  楊玉立輕輕的嘆了口氣,沒有再勸。
  他知道陸景已經簽署文件將和華公司中瑞豐公司從立豐地產所得收益部分捐給積遠教育基金。恐怕內心里,陸景是不愿意碰房地產的。
  幾輛車在高速路口分別。楊玉立要連夜剛回江州。陸景幾人則是去秋山飯店吃晚飯。
  “滴-滴-!”的短信聲響起。郁揚拿起手機一看,笑了起來,說道:“下午接了個電話,現在終于來了確認消息。云chn班子要被調整的風聲被壓下去了。”
  陸景感興趣的道:“怎么回事?”十一假期的時候湯開復還特意和他閑聊過。似乎,省委書記宋海俊有意調整云chn的班子。
  空穴來風,不是沒有原因的。
  郁揚笑呵呵的道:“我爸秘書剛給我的消息。省里剛出臺了一份《楚北省旅游管理條例補充規定》。”
  陸景微微一笑。這個規定出臺,調整云chn班子的提議自然作廢。不過,宋書記心里恐怕不會那么痛快。
  …
  黃遠酒店的奢華套房里,高逸yin沉著臉抽煙。今天一天,他都是這個表情。誰又能料到張惜明居然會對常委會失控。
  起決定xing作用的不是昆成汽車的并購條件好,而是寧副書記的“反水”。
  現在的問題是百泰集團要不要繼續在襄水發展下去?就這么放棄襄水的市場實在可惜。
  龔平陽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逸少,襄水這里的情況已經定下來了,我先回明州了。”
  高逸點點頭。
  胡興流挽留道:“龔總要不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高逸心情不好,大少脾氣發作。他卻是要幫忙補救。畢竟龔平陽到襄水來是幫他們的。
  龔平陽道:“不用。我坐車去江州,再飛明州就行。”
  胡興流起身送龔平陽離開。高逸一支煙剛剛抽完時,手機突然響起來。是省委秘書長李學平的電話。
  “李伯伯。”高逸接通電話,打了個招呼。李學平和高家關系密切,私下里稱呼很親近。
  “恩,是我。”電話里傳來一個平和的男音,“你在襄水?”
  高逸按捺心里的疑惑,道:“是的。我受襄水張書記的邀請來收購襄水五汽。”
  李學平恩了一聲,沉吟了下,說道,“注意搞好關系。”
  高逸就是一呆,馬上道:“我會的。”說著,又小心翼翼的說道:“李伯伯,我這里收購襄水五汽的方案被襄水市委給斃了。他們選擇了景華控制的昆成汽車。”
  “恩。”李學平輕輕的笑了下,“高逸啊,回江州以后來我這兒喝茶。就這樣。”
  “好的。”高逸疑惑的掛掉電話。他能感受到李學平最后語調似乎有些高興。但是,百泰集團在襄水受挫他高興什么?
  高逸琢磨了一會,猜不透李學平的意思。不過,聽李學平的話風,倒是琢磨出一點味道,他可以在襄水繼續發展。
  …
  襄水的晚風吹得人極為愜意。從秋山飯店出來后,陸景徑直返回黃遠酒店。
  歪在客廳沙發上,陸景腦子里不由得浮起剛才道別時,寧方則意味深長的笑容,還有他的話:“景少,張問曉很喜歡飆車。前些年在襄水市很出了幾次車禍。”
  看來,寧方則意見看出自己對張惜明多少有些意見,打算做點事情。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攻破的。仕途之上,“坑爹”“坑媽”的二代實在太多。
  “你怎么這樣坐著啊?姿勢好難看。”宋雨綺刷了門卡進來,卻是看到陸景懶散的靠在沙發上,嬌笑著說道。
  “這樣舒服啊。你以為我喜歡‘坐如鐘’那種姿勢啊。”陸景笑著說道,“你的事情辦得怎么樣?”
  宋雨綺今天在忙蕓蕓家的事情。
  “辦好了。有魯廠長陪著,蕓蕓的媽媽和家人都很相信我。現在已經送蕓蕓的媽媽住院了。”宋雨綺心情極佳的坐到陸景身邊,也學著他的樣子,靠在沙發靠背上
  她都不知道她這個姿勢有多么的誘-人。她今天穿著修身的白襯衣,低腰卡其色的緊身褲,曼妙的身姿凸顯無疑。這么靠在沙發上愈發顯雙-峰挺-翹飽-滿,曲線迷-人。
  陸景眼睛不由自主的從宋雨綺高-聳的酥-胸上滑過,心里暗道這妮子本錢真雄厚。
  “那就行。信安基金我的想法還是放到瑞豐公司名下作為慈善基金運作。我回頭和馬飛、楊星長溝通下。你記得提醒我啊。”
  “那要看我明天還記不記得住呢。”宋雨綺嫵媚的嗔了陸景一眼。她又如何沒有看到陸景火熱的目光。心里啐他一口:摸都給你摸過了,眼光還這么色。
  陸景沒理會她的玩笑,微笑道:“雨綺,明天我們去九眉山把你的心愿了結。在山上住一晚上,后天回江州。”
  宋雨綺臉上飛起幾許紅霞,陸景送她的同心鎖還在她的行李箱里。又聽到陸景說回江州,下意識的道:“啊?這么快就回江州?”
  說完,才發現把心里那點喜歡和他獨處的小心思給說出來了,臉頰變得緋紅,宛若火燒云一般。嫵媚誘-人至極。
  這妮子身材曼-妙,凸凹有致,這會不經意流露出青澀的風情,成熟與青澀揉在一起真是要人老命。
  陸景感覺心臟很不爭氣的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