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621 經新聯商說服

金黃的朝陽仿佛浮在陳舊的低矮樓房屋檐處。兩輛轎車緩緩的停在襄水五汽老廠區的三號門口。
  正在李嫂早點攤吃早點的人們好奇的低聲議論起來。
  “這里的餛飩做的很地道。有韭菜餡、白菜餡兩種風味。皮薄肉多。湯汁味道鮮美。”下車之后,翟伯慎笑著給陸景幾人介紹。
  今天早上他將昨天晚上昆成汽車團隊通宵做出的并購方案送到黃遠酒店讓陸景過目時,正好碰到陸景要出門吃早飯,就推薦了這里。
  早點攤不大,當爐的是一名飽經風霜的中年婦女,圍著花色的圍裙麻利的忙碌著。兩個煤爐上鋁制的煮鍋翻騰著水花,餛飩在鍋里起伏,香味四溢。
  襄水的餛飩其實就是北方的水餃,叫法不同。
  “那就一樣來一份吧。”陸景笑著道。宋雨綺幾人也紛紛點了餐。正在舀餃子出鍋的李嫂應著,對身后正在不斷包餃子的男子吩咐幾句。
  早點攤的生意極好,沒有空位。幾人就站在路牙子邊。襄水清秋的早晨十分涼爽。微風拂面極是舒爽。
  “李嫂,半份豬肉餛飩。”一名扎著羊角辮子,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童音稚嫩的說道。手里拿著一塊五角錢,努力的舉著手,要遞給正在煮餃子的李嫂。
  “誒。”李嫂接過錢,麻利的將手中的餛飩下鍋,又多放了幾個下去,問道:“蕓蕓,你媽媽今天身體還好吧?”
  “媽媽很好。早上還和我說‘出門小心’。”小女孩脆生生的說道,將手指放到嘴里,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煮鍋。嘴饞的模樣可愛極了。
  “小饞蟲。”李嫂笑呵呵的陸景道:“您幾位稍等一會啊。我給小家伙先煮半份。馬上就好。”看得出來,這位身形挺直、英氣勃勃的青年是領頭的。
  陸景微笑道:“不要緊,讓小女孩先吧。”
  “好可愛的小姑娘啊。”宋雨綺側頭小聲對陸景說道。
  陸景贊同的笑了笑。等小姑娘離開,問道:“李嫂,小姑娘怎么一個人出來買早餐。家里的大人呢?”
  李嫂搖搖頭,嘆口氣道:“她爸很早在廠子里出工傷事故死了。這幾年廠子的效益又不好,發不出工資。她媽小病拖成大病,現在病在床上動不了。魯廠長說昆成汽車要收購我們五汽,不能在汽車廠里上班的安排到汽車工業園去。到時候每個人都會安排工作。可是蕓蕓她媽病著的,怎么安排?難得很。”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心里泛起一股難言的滋味。
  九十年代末期。大量國有企業的效益下滑,倒閉,轉讓。這樣的大時代背景下,國企底層職工的生活保障始終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這里面有多少人、多少家庭辛酸無奈的痛楚啊。
  “老翟,并購方案里面沒有工齡買斷這個條款?”
  翟伯慎微愣了下,道:“是的。買斷工齡一般都是不會安排工作了。我們安排工作。買斷工齡自然沒必要。”
  “襄水五汽這個并購項目中加上這一條。”
  “可是這樣,我們至少會多支付5千萬的資金,甚至更多。這…”翟伯慎試圖說服陸景。顯然,剛才那個小女孩的事情對陸景的觸動很大。但是,經營企業是要考慮成本、利潤的。
  陸景擺擺手,道:“老翟,你說我們賺錢是為了什么?”
  媒體的報道中。用春秋筆法以“改革的陣痛”一言遮蔽掉這個時代背景下國企職工的痛苦和哀愁。
  但是,他在襄水五汽的并購案是可以稍盡綿薄之力的。
  見宋雨綺幾人都詫異的看過來,陸景自嘲的一笑,“說遠了。加上這個籌碼可以給我們在今天的常委會上加分。”
  翟伯慎無奈的道:“好吧。我馬上讓他們在并購方案的文件里加上這一條。希望能在常委會召開之前提交到市里。”
  陸景笑著點頭,對宋雨綺道:“蕓蕓的事情你跟一下,資金從信安基金里面走。”
  “我會辦好的。“宋雨綺眼眸看著陸景,熠熠生輝。能感受他青春氣息正濃的臉龐下,有著一顆純凈、善良的心。
  這是他另外的一面。比起那溫文爾雅、滄桑成熟的一面來,這同樣讓她迷醉,情難自己。
  …
  襄水市委大樓的小會議室里,煙霧繚繞。九點鐘準時開始的臨時常委會經過一番唇槍舌劍之后已經到了尾聲。
  麥朝暉驚疑不定的喝著茶水,不時的看向一口一口吸煙的孫雄志。會議開始之前,昆成汽車提交了一份極有誠意的并購方案——昆成汽車會買斷襄水五汽職工的工齡。這個條件高出百泰集團一大截。
  毫不夸張的說,今天常委會上的一幕要是傳出去。不贊成昆成汽車并購的常委絕對會被襄水五汽數萬名職工戳著脊梁骨罵。
  民心這個東西,很有講究。
  果然,幾名中立的常委都是表態支持昆成汽車并購。
  但是起決定性作用的卻是寧副書記的表態。寧副書記年齡就快到點,一貫被認為是緊跟張書記腳步的干部。然而。他今天卻是表態支持昆成汽車。這里面的意味就值得人深思。
  6票贊成,5票反對。
  襄水市的天恐怕要變了。他還有必要死抱著張書記的大腿不放嗎?識時務者為俊杰!
  十名常委的目光都落在了張惜明身上。
  孫雄志慢慢的抽著煙。今天會議他沒怎么發言。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表現出任何的急躁,以免引起一些人的反感。
  張惜明木著臉,緩緩的道:“既然大家都贊同,那就由昆成汽車來收購襄水五汽。昆成汽車承諾的條件一定要落實到位。不允許弄虛作假。孫市長,這一點你要監督好。”
  孫雄志道:“我會的。”
  “散會!”張惜明拿起茶杯,出了會議室。他現在心里惱怒的不是孫雄志的逼宮,而是寧副書記的背叛。
  看著和孫市長有說有笑,一起離開會議室,仿佛沒事人一般的寧副書記,陳躍信心里暗自捏了捏拳頭,襄水的新格局就要來了。他的仕途也必將會迎來第二春。
  …
  常委會之后,襄水市常委們各異的心思,陸景自然是不知道。接到邵浩的通知后,他正在黃遠酒店的總統套房里處理工作郵件。
  放下電話,陸景微微一笑,正準備給宋雨綺打個電話時,手機響了起來。接通后,吳璇嬌脆的聲音從手里傳來,“陸景,你不回江州參加立豐地產的董事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