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20 短兵相接

襄水市委將在明天召開市委常委會議研究襄水五汽并購問題的消息以最短的時間在襄水市內傳開。
  陸景接到這個消息時,正在和宋雨綺、郁揚、翟伯慎、陳躍信在秋山飯店吃晚飯。
  席間的氣氛突然的凝重起來。
  “魯炎達強烈反對,張惜明就要開常委會統一思想?小題大做!”郁揚哼了一聲,不滿的說道。
  他當然明白,開常委會討論意味著昆成汽車基本出局。昆成汽車出局,奮揚公司的汽車玻璃自然也沒法擴產。他在襄水市這一段時間可是白忙活了。
  陳躍信極為擔憂的皺起眉頭。就在陸景去接電話的時候,他也接到通知。他作為分管的副市長,明天將會列席常委會議。
  雖說當初市委書記張惜明指示常務副市長麥朝暉直接和百泰集團談并購,將昆成汽車一腳踢開。但是,并購襄水五汽的事情不可能繞開孫市長。
  而且孫市長還取得襄水市里部分實力派干部的支持。今天下午,魯炎達在初步的磋商會議上強烈反對百泰集團并購襄水五汽就是孫市長在發力。
  所以,他一直認為事情仍有轉機。
  但是,現在張書記將襄水五汽的事情擺到常委會上討論,顯然是打算名正言順的壓制各種反對聲音。包括孫市長的聲音。
  就算孫市長在襄水目前勢頭不錯,但不要懷疑一個高配的市委書記對市委常委會的掌控力度。
  襄水市里十一名常委,張書記穩拿6票。再加上一些中間派。孫市長所能獲得支持極為有限。
  “景少,市里常委會的局面…”陳躍信憂心忡忡的提醒道。他的政治前途可是和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掛鉤的。
  “我知道。”陸景微微點頭。沉吟著拿起酒杯抿了口酒。
  一個成熟的政治人物,不動則已。一動,必然是獅子搏兔,傾盡全力。明天的常委會無疑會是一邊倒的局面。
  張惜明把襄水五汽的事情擺到常委會上去討論倒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時間這么早,卻出乎自己的意料。原定的計劃得提前了。
  “老翟,明天常委會上,百泰集團得到張惜明的支持,優勢很明顯。所以,我們在安置條件上要再做出讓步,拿出亮點來。這中間的度。你把握好。”
  翟伯慎道:“沒問題。我晚上讓人重新做一份并購方案,明天一早交給市里。”
  “恩。”陸景點點頭。如果,昆成汽車的并購方案比百泰集團更能給襄水市帶來利益,相信襄水市里的那些中間派應該會選擇昆成汽車。
  聽到陸景的安排,陳躍信心里有些回過味來。似乎陸景是想阻止明天的常委會將昆成汽車踢出局。但是,這怎么可能?
  吃過飯后,陸景前往襄水市委常委院和孫雄志見面。原定的計劃要修改,他需要和孫雄志談談。
  兩個小時之后,靜謐的夜色中。一輛銀灰色的奔馳往襄水市最高檔的歌舞廳——明山歌舞廳而去。
  車內,身邊宋雨綺身上馥郁的香氣不時的傳來,聞著十分舒服。陸景輕笑著問道:“雨綺,這么晚了。困不困?”
  宋雨綺笑著搖頭,“當我是小孩啊。我在香港比這睡得晚的時候都有。明天的常委會你有幾分把握?如果我們被張惜明踢出局,景華后續在襄水的擴張可是會大受影響。”
  襄水市常委會明擺著是張惜明占據優勢。她心里很有些擔憂。
  陸景就笑。“就算提出局也沒那么嚴重。挺多費點周章,襄水五汽的工人們不會同意百泰集團并購的。”
  如果。昆成汽車被強制踢出局,這將會是他和孫雄志接下的應對。
  當然。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的事情最好還是能名正言順的在襄水市的常委會通過。提高安置條件,以及他現在去明山歌舞廳見寧方則就是基于這個思路。
  他本來是想準備周全之后,推動這件事上襄水市常委會。只是現在條件不允許了。
  宋雨綺微笑了下,將頭靠在車背上,側著頭看陸景明俊的側臉輪廓,“可我喜歡順利一點。哦,我們現在去見寧方則干什么?”
  寧方則是經新聯商公司的負責人。而經新聯商是負責經營、開發九眉山風景區的公司。和襄水五汽的事情根本就不沾邊。
  “寧方則的二伯是襄水市委的黨群副書記。寧副書記通常被認為是張書記圈子里的常委。一會聊的好,就有五六分把握。說不定能如你所愿順利一點。”
  宋雨綺驚訝的哦了一聲。顯然,陸景的意思是要“策反”張惜明的“自己人”。
  深夜時分,明山歌舞廳熱鬧非凡,臺上一名省里小有名氣的歌星正在婉轉的唱著時下流行的音樂。
  “景少,寧總在三樓的包廂里等你,請跟我來。”給陸景帶路的是一名穿著黑色西服的男子。
  陸景點點頭,和宋雨綺跟在黑衣男子身后一起上樓。今晚的會面,寧方則擺足了架子。
  金碧輝煌的302包廂里,進口的水晶吊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沙發當中坐著一名約莫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身材略顯瘦削,長相一般,神態輕浮。
  這人就是寧方則。
  帶路的黑衣男子退下,悄悄的帶上包廂的門。
  “寧總,你好。”陸景微笑著和寧方則握手。
  “你好。”寧方則疏淡的和陸景握手,寒暄了幾句,就直入正題,“景少,你的來意我也知道。只是神仙打架,關我什么事?”
  最近市里熱議的就是襄水五汽并購的話題,陸景來找他,來意不問可知。
  “哦?”陸景點了一顆煙。淡然的道:“陳市長沒和你說我來和你談九眉山風景區的開發嗎?”
  今晚和寧方則的見面是陳躍信安排的。
  寧方則嘿嘿一笑,沒有說話。意思很明顯。不要打著幌子來蒙我。
  陸景笑了笑。腦子想起剛才電話里陳躍信對寧方則的描述:寧方則不是一個好溝通的人。這句話真是意猶未盡。
  “前幾天九眉山風景區前面的彎道出了車禍,孫市長想修一條2公里的直道進入九眉山風景區。避免日后再出現這樣的車禍。我呢,打算出資6千萬修建這條路。所以風景區外,毗鄰襄水大學新校區的那塊300畝的荒地被我拿下來了。這塊地我打算開發旅游地產,打造一個集住宿、餐飲、休閑娛樂、地產為一體的小鎮。當然,這少不了九眉山風景區的配合。因此,我想和你聊聊。”
  6千萬修一條“政績路”?寧方則狐疑的看著陸景,心說:你腦子沒壞掉吧?這都抵得上我辛苦兩三年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拿下了那塊地呢?”寧方則不客氣的質問道。
  陸景就笑,“我剛剛和孫市長談完。你覺得孫市長連一塊地都沒能力批給我?”
  “那到不至于。”寧方則質疑的看了陸景一眼,“但是我沒聽說景華有涉及旅游地產的業務?”
  陸景微微一笑。道:“看來寧總對我并非一無所知啊。開發這塊地的公司會是立豐地產。江州的白沙井,云春的落云商業街都是他們的代表作。至于立豐地產和我的關系,你托人去江州問問就知道。”
  寧方則哂笑,“不得不承認你是很優秀的說客,可是配合你開發旅游地產,我有什么好處?客流量、營銷口碑,這種旅游的業務合作模式的利潤太有限了。”
  陸景吸了口煙,豎起兩個手指,說道:“我將新開發的商業小鎮兩成的股份讓給你。商業小鎮的盈利你可以參考白沙井和落云商業街。每年的收益預計不會少于2千萬。”
  “…”寧方則就感覺喉嚨動了下。他保證他沒有咽口水,只是突然有點口干舌燥下意識的動作。
  2千萬!每年2千萬啊!經新聯商一年的利潤是多少?去年才860萬。
  宋雨綺想起那年跟著陸景去北方開拓市場時的情形,心里忍不住笑起來:比你更難纏、更老練的渠道商陸景都能說服,何況是你!
  “看來。我需要認真的聽聽你的來意了。”寧方則笑了起來。他實在難以拒絕陸景的提議。
  陸景笑道:“請轉告寧書記,昆成汽車有信心給襄水帶來更多的實惠。”在利益和張惜明這條船之間怎么選擇,對寧副書記來說。這道選擇題應該不難。
  寧方則點點頭,“我會在明天早上之前轉達這句話的。”說著。又邀請道:“景少要是不忙的話,坐下來喝杯酒再走。”
  他今天算是見識了江州的風流人物是怎么談生意的。開出的是無法拒絕的條件。如果他沒興趣和錢過不去的話。招待下陸景實在是題中應有之意。
  “行啊,嘗嘗寧總的美酒。”陸景微笑著說道。
  清晨,孫雄志在餐廳里喝著粥,眼睛里還有些血絲。昨天晚上十二點半他還給襄水市軍分區政委、市委常委張海真打電話交換了對襄水五汽并購的看法。
  其他的幾名中間派常委,他都打電話一一深聊過。
  見丈夫吃飯時還若有所思,劉阿姨放下調羹,關心的問道:“怎么,工作上遇到難題了?”
  孫雄志搖搖頭,“沒什么。”說著話,門外汽車鳴笛一聲,孫雄志放下碗,說道:“我吃好了,上班去了。”
  人心是最復雜的,偏偏政治就是要計算人心。該做的他都做了。今天常委會的結果如何卻是很難預料。
  坐到車里,孫雄志問副駕駛座上的秘書邵浩,“昆成汽車最新的并購方案交上來沒有?”
  昨天晚上陸景給他說過,昆成汽車會提高安置條件。這會是表決之前對昆成汽車有利的因素。
  邵浩一愣,道:“沒有。”
  孫雄志皺起眉頭,心道:莫非出了什么變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