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619 被截胡

秋高氣爽。從市區坐車往合海區規劃的汽車工業園而去時,途中經過一處長滿蘆葦的洼地。秋風撫過,便見蘆花飛揚如漫天秋雪。秋色如酒,令人不飲而醉。
  “想不到能在襄水看到如斯美景。”陸景由衷的贊嘆,不覺得掉了一句書袋。
  郁揚指指車窗外,笑道:“這里已經是合海區的地界了,我給聞書記提提,保管你每年來都能看到。”
  他這段時間來襄水來得勤,和合海區區委書記聞立國混的很熟。今天是介紹聞立國和陸景認識。只是,陸景把見面地點定在了正在規劃中的合海區汽車工業園。
  陸景笑著搖搖頭。
  郁揚微笑了笑,便沒再提這個話頭。
  昨天,襄水日報刊登了一片文章:《謹防以收購之名行圈地之實》。文章以翔實的數據、嚴密的推理指出,近日高調進入襄水的百泰集團根本沒有資金并購襄水五汽。
  襄水市的干部一篇嘩然。本來都以為百泰集團會摘了昆成汽車的桃子,現在市委大院流行的小道消息里卻又有了不同的看法。
  陸景一到襄水,就攪動了襄水的風云。怨不得陳躍信、翟伯慎等人期待陸景來襄水主持并購的大局。
  車停在城郊的一處高地下。路邊已經停了一輛小號車牌的黑色奧迪。高地上有兩三個干部模樣的人正在遠眺著施工的工地。
  “呵,聞書記他們已經到了。”下車之后,看到為首的干部已經快步走下山頭。郁揚對陸景說道。
  聞立國四十來歲,看起來精明強干。經郁揚介紹后。立即不卑不亢、又不失熱情的和陸景握手,笑道:“景少。歡迎你來合海。”
  聽著聞立國富有感染力,帶著襄水口音的普通話,陸景幾乎是在第一時間想起了陳史益。他們身上有著某種相同的特質。心里暗自點頭,微笑道:“聞書記,你好。”
  聞立國笑著給陸景遞煙。僅以年齡而論,很難讓人相信此刻襄水市內干部熱議的話題是由他制造的。
  聽說,前天晚上孫市長和陸景吃過一頓飯。襄水日報那篇文章的提供者不言而喻。
  高地上的視野極為開闊。遠處機器的轟鳴聲遠遠的傳來。不刺耳,但十分清晰。給陸景一行介紹了合海汽車工業園的基本情況,聞立國招呼幾人從高地上下來。到附件一家茶館坐下休息。
  清雅幽靜的茶館包廂里,服務員泡了鐵觀音退了下去,清茶的香味立刻彌漫在包廂中。
  聞立國期待的問道:“景少,孫市長說景華要根據我們合海區的實際情況來決定投資規模。你看我們這里五千畝的一期規劃,景華能提供多少資金來打造這個汽車產業園?”
  合海區坐落在襄水邊,毗鄰襄水市區,屬于歷史上的老城區。九八年改為合海區。區內經濟主要以汽車配件廠、江流貨運為主。經濟總量在襄水市下轄十幾個區縣中排名第三。
  有了這個汽車產業園項目,他有信心讓合海區明后兩年的經濟總量排到襄水市下轄區縣的第一名。
  陸景笑道:“我給孫市長做了保證,2億左右。具體多少資金還要等評估結果出來才能確定。”
  聞立國長出一口氣。道:“提前平整土地讓區里不少干部群眾都有意見。現在我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了。”
  說著,又笑道:“昨天襄水日報的文章刊登出來后,在襄水五汽的工人中間反響很大。廠長老魯還到我這里來發鬧騷。”
  陸景微征了一下,倒是有些明白孫雄志的支持來自于哪里。聞立國這是在隱晦的表態:他支持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聞立國這個人不簡單吶。
  “這對昆成汽車并購來說。是個利好。民意很重要。”陸景拿起茶杯喝著茶,微笑的道。
  聞立國、郁揚幾人都贊同的笑起來。
  十月十一日,襄水日報刊登了百泰集團發表的聲明:聲稱就算百泰集團虧損8個億。也擁有足夠的資金收購襄水五汽,并有能力將之發展成為襄水市的龍頭企業。
  “百泰集團作出反應了。我們下一步怎么辦?”見陸景放下報紙。宋雨綺雙手捧著小巧的茶杯說道。
  黃遠酒店大廳里提供有著濃郁西式鳳味的下午茶,深得襄水富裕階層的喜愛。她和陸景從總統套房里下來還沒一刻鐘。二十幾個座位就已經坐滿。
  陸景抿了抿咖啡,笑道:“不急。今天下午你的電話還沒響過吧?”百泰集團的反應是預料之中的事情。襄水日報上的文章只是第一步的造勢而已。
  想憑一篇文章就讓百泰集團放棄收購襄水五汽那怎么可能?這中間肯定還是要硬碰硬的較量一番才行。
  宋雨綺微嗔著瞪了陸景一眼,“我一下午都在你身邊啊。”
  今天下午襄水市、百泰集團、襄水五汽三方坐在一起就百泰集團收購襄水五汽進行磋商。她和陸景看似悠閑的坐在這里享受下午茶,實則是在等消息。
  “走吧,看來一時半會也沒什么消息。”四點多鐘,一杯咖啡喝完,陸景站起來和宋雨綺離開下午茶餐廳。
  “對不起,先生,我們的位置滿了。請您稍等。”三名男子剛走向大廳的側廳,一名穿著藍色旗袍高挑漂亮的女服務員上前說道。
  “怎么沒位置?這不是走了兩個人嗎?”一名青襯衫男子斜眼看著走出來的陸景,對服務員大聲說道。抬腿就要往側廳而去。
  “哦,陸景,還真是巧啊。”高逸得意的笑著打著招呼。來的三人正是高逸一行。
  此時,胡興流正在代表百泰集團和襄水市里談收購襄水五汽的詳細事宜。有市委書記的強力推動,就算襄水市里有聲音質疑百泰集團拿不出資金來收購又如何?
  何況。百泰集團又不是真的拿不出收購的5千萬資金。這件事在他看來已經十拿九穩。這個時候見到陸景豈能不和他打個招呼?
  陸景停下腳步,似笑非笑的道:“怎么。高少有何見教?”說起來,他和高逸結怨是因為當時唐云放要包下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請高逸喝咖啡。被他所拒。
  人和人就是這般,朋友和敵人有時候是看緣分。
  “見教倒沒有。想介紹一位朋友和你認識一下。這位是海益汽車的副總經理龔平陽。他將協助百泰集團發展襄水五汽。我對襄水五汽的發展前景十分看好。”高逸微笑著說道,意味深長的看了陸景一眼。
  景華不是說百泰集團不行嗎?抱歉,我們不僅行,還非常專業!
  宋雨綺氣得眉頭一揚,高逸話里的得意她怎么會聽不出來。但是百泰集團還沒有收購成功呢!憑什么用這么大大咧咧的口氣說話?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道:“其實,我的脾氣和你一樣,喜歡看到對手哭喪著的表情。然后再上去狠狠的踩一腳。不過,你確信你能并購襄水五汽?”
  青衫男子見高逸和龔平陽沒進側廳,又折回來,聽到陸景的話,打量了陸景一眼,囂張的道:“怎么不確信?我爸是張惜明。你哪位?”
  他爸讓他陪著高逸在襄水玩幾天,這個時候自然要為高逸說話。
  陸景無語,張惜明怎么有個這么紈绔的兒子。太不著調了。真是虎父犬子。正要說話,宋雨綺和高逸的手機同時響起來。
  宋雨綺接聽后。翟伯慎興奮的聲音從里面傳來:“宋助理,好消息。襄水五汽的代表,廠長魯炎達強烈反對百泰集團收購襄水五汽。會議不歡而散。”
  陸景離得近,完全聽到了翟伯慎的聲音。微微一笑。事情正在按照劇本走。聽說。魯炎達和聞立國的關系相當鐵。
  那邊,高逸同樣接到相同的消息,臉色變得十分不好看。難堪至極。
  陸景淡淡的掃了高逸一眼。對青衫男子道:“看來你爸也不是萬能的。”
  張問曉臭著臉,別過頭不搭理陸景。心里罵道:麻痹的。麥朝暉怎么連個破廠長都搞不定?
  聽到陸景的話,宋雨綺忍不住撲哧嬌笑。隨即,又恍然似的掩著嘴。有著無端的嬌媚
  那聲笑聲,在高逸和張問曉聽來卻十分刺耳。
  襄水市委大樓,市委書記張惜明的辦公室。
  “書記,魯炎達實在是太過份了。仗著他是全國人大代表,滿嘴放炮,沒有一點大局觀。斤斤計較那點蠅頭小利。我建議他不必參加下一輪的談判。”襄水市委秘書長李志中憤然的說道。
  今天下午舉行的談判會議完全被襄水五汽的廠長魯炎達攪了局。爭論的焦點倒不是百泰集團的財力,而是百泰集團對襄水五汽職工的安置條件沒有昆成汽車好。
  張惜明皺著眉頭,“我會給百泰集團的高逸打電話,安置條件要和昆成汽車等同。”
  李志中遲疑了下,道:“可是百泰集團未必肯接受。”他和張惜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時話也說得比較透徹。
  張惜明擺擺手,“和平西路那里不是正在改造嗎?”說著,又道:“你通知下去,明天召開臨時常委會,研究襄水五汽并購的問題。”
  李志中略一琢磨,明白張惜明的意思。魯炎達可以對談判工作指手畫腳,但是襄水市委拿出定論之后,只要魯炎達還是黨員,就要遵守襄水市委的決定。
  當即,微笑道:“好的。書記,我馬上通知下去。”(未完待續。。)
  ps:情人節快過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