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618 十一假期

王朝俱樂部。
  大理石的石柱,圓拱型的壁爐,墨色的茶幾,咖啡色的沙發。王朝俱樂部翡翠廳1號包廂的充滿了冷峻厚實的西式建筑風格。
  張惜明和高逸在茶幾處閑聊著。百泰集團的胡興流在一旁作陪。今天這次會面是由蘇時文推薦,蘇遠介紹而促成的。
  張惜明九六年的時候曾經在省委黨校學習過,和蘇時文也勉強扯得上一點師生情分。
  到江州之后,他拜訪了蘇時文。蘇時文推薦他可以和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的高逸聊聊,并讓蘇遠介紹他和高逸認識。
  不著邊際的聊了幾句后,張惜明放下酒杯,切入正題,“襄水市對投資商求賢若渴,我殷切的希望高總能考慮去襄水投資汽車工業。在汽車工業方面,我相信襄水還是有些地區優勢的。”
  高逸搖搖酒杯,微笑道:“可我聽說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的準備工作現在基本已經完成,并且襄水市政府已經批準并購方案。襄水再也沒有第二家現成的汽車廠。”
  張惜明輕輕的笑了,道:“是這樣的。不過,我對于這個并購方案還有些不同的看法。市里面還有一些并購手續沒有審批完。所以…”
  高逸就笑,點點頭,問胡興流,“老胡,你覺得呢?”
  張惜明既然說明了他暗地里的小動作,說明真是迫切希望引入新的資金進入襄水五汽的并購。他有點心動。
  百泰集團的母公司海益集團旗下有汽車業務。相信這一點,張惜明肯定是打探清楚了。
  胡興流搖搖頭,說道:“高少。我認為現在進入襄水的時機不成熟。僅僅收購襄水五汽的資產就需要5千萬的資金。后續還需要追加投入2億左右才能有產出。我們的資金有些吃不消。”
  “…”高逸摩挲著下巴。
  見高逸猶豫著,張惜明抿了抿杯中不知名的紅酒。再加一注,道:“只要百泰集團并購襄水五汽。襄水的銀行可以提供部分貸款用于恢復襄水五汽的生產。另外,襄水的房地產發展的很不錯。”
  高逸眼睛微微一凝,明白張惜明的暗示,瞬間便有了決定,拍著沙發扶手,笑道:“張省長快人快語,我再猶豫就顯得失禮了。我代表百泰集團同意收購襄水五汽。”
  張惜明本身的職務是襄水市市委書記,同時也是楚北省的副省長。高逸自然是稱呼他較高的職務。
  之前不去襄水,是因為一個常務副市長的邀請份量不足。而且和高家關系密切的省委秘書長李學平建議等一等。
  但是。現在,襄水市委書記親自相邀,做出了可以提供貸款的承諾,并且暗示,百泰集團可以去襄水發展房地產業務。
  他怎么可能拒絕這樣的機會。虧損8個億的窟窿還讓他頭痛著。而且,昆成汽車背后是景華,他很樂意壞了陸景的好事。
  張惜明笑著舉杯,“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十一假期之后,江州微微能感覺到幾許秋意。下午時分。陸景在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請湯開復喝咖啡。
  見陸景看了眼手機之后臉上突然露出的譏諷的笑意,湯開復笑著道:“我和婉如晚上要去一個叔伯家里參加家宴,改天我們再聊。”
  陸景就笑,“行。下次我們再聚。”
  湯開復并非無故來訪。十一假期期間。央視曝光了云春旅游的亂況:有導游借故強制收取游客住宿費用100元每人。楚北省委要求嚴查、嚴懲相關責任人,云春市委也吃了掛落。
  據說,省委宋書記在書記辦公會上拍了桌子。質問云春市委是干什么吃的。言語中,似乎有調整云春班子的意思。
  云春市委書記周非放是湯書記圈子里的核心人物。市長謝澤華則是大哥的前任秘書。所以。這個時候湯開復專程從黃海回來找自己閑聊,就有些意味深長。
  和湯開復在徐華路麗都酒店門口道別后。陸景給宋雨綺打了個電話,便坐車前往景華科技園的研發大廈。宋雨綺在那里辦公。
  剛才是宋雨綺給他發短信說襄水五汽并購的事情出現了變故:百泰集團橫插一竿,突然派談判團隊前往襄水洽談收購襄水五汽的事宜。襄水市委已經暫停了昆成汽車的并購手續。
  他需要了解詳細的情況。
  十五分鐘后,陸景趕到景華科技園研發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內,宋雨綺給陸景倒了冰咖啡,匯報她掌握的情況:
  “翟伯慎給我打電話反饋了襄水市的情況。據說是襄水市常務副市長麥朝暉接待了百泰集團的胡興流一行。陸景,襄水市這樣公然違約,實在太過分了。”
  看著宋雨綺憤懣的表情,陸景微笑著擺擺手,“政府做的操蛋事比這過分的事多了去。不用太在意。”
  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的方案通過了襄水市市長辦公會,并沒有通過市委常委會。
  所以張惜明這個時候引入新的投資者并不算犯政治錯誤。至于,政府信譽那種東西,張惜明大概不會太在乎。
  見陸景淡定的很,還有心情說笑,宋雨綺無語的拍拍額頭,擔憂的道:“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即可以使其自身產能快速擴張,同時也是景華布局襄水,將影響力滲透到襄水的一步棋。
  如果給百泰集團打亂景華擴張的節奏,景華的又得重新尋找新的契機進入襄水。
  “我們明天去襄水。順便把汽車工業園的投資額度落實下去。雨綺,你安排一下我的行程。高逸要截我的胡啊,就怕他水平不夠。”陸景嘴角浮起一絲諷刺的笑意。
  他心里已經有一套全盤的計劃。不過得到襄水之后和孫雄志溝通后才好實施。高逸只是個小角色而已。他謀劃的目標不是高逸。
  三輛車組成的車隊行駛在江州與襄水的高速之間。隨同陸景奔赴襄水的還有一個由景華內部抽調的財務、法律、公關的團隊。
  江州的秋意或許不算明顯,但是往西北的襄水平原而去,秋意逐漸濃厚起來。沿途遠處的樹林有些蒼黃之意。稻田里有著豐收的喜悅。
  宋雨綺看著窗外金黃的田野,偶爾回頭看看正閉目養神的陸景。心里對這次到襄水來沒有半分的底氣。
  昨天晚上,襄水市里有更詳細的情況傳出來。據說,百泰集團是市委書記張惜明請到襄水去的。襄水幾名頗有份量的市委常委出現在歡迎百泰集團的酒會上。傳遞出來的信號十分明顯。
  上午十一點,車到襄水市區東北角的黃遠酒店。剛在酒店里安頓好,陸景卻是接到孫雄志的電話,
  “陸景,真是很抱歉,我要晚些時候才能到。九眉山風景區的山道發生車禍,一輛大巴和一輛私家車相撞。已經有一人死亡,多人受傷。我現在要趕去事故現場。”
  “人命關天。我們晚一點再見面也無妨。”陸景正色的說道。電話里還能聽到孫雄志那邊嘈雜的聲音。
  傍晚時分,陸景見到神色疲倦的孫雄志,問道:“事情處理的還順利?”
  孫雄志微微點頭。這種事情都有定例,厘定事故責任,救治傷員,事后賠償都井然有序。只是心里仍有些不痛快,嘆口氣道:
  “九眉山風景區前面那條彎道經常發生車禍,這已經是今年來的第三起。要另外修建一條直路才能解決問題。問題是市財政又拿不出預算來。襄水市里一些干部的思想很有問題。自己不做事,還不讓別人做事。”
  聽著孫雄志的鬧騷,陸景微愣,一貫情緒不外露的孫雄志突然的來這么一曲,倒是感覺和他親近不少。當即,打個手勢,“我們邊吃邊聊。雨綺,通知廚房可以上菜了。”
  宋雨綺的電話打出去之后,很快,穿著紅色制服女服務員推著餐車送來晚餐。
  喝了幾杯酒,孫雄志情緒逐漸好轉,笑了笑,說道:“你這次來襄水,準備投資多少個億來落實汽車工業園的項目?我聽邵浩說,你們來了十個人。”
  陸景笑道:“這個要看合海區的實際情況。初步估計應該在2個億左右。”
  孫雄志笑呵呵的點點頭,和陸景喝了一杯,道:“這對襄水來說是個好消息哇。襄水五汽的事情我來處理吧!”
  孫雄志先說汽車工業園的事情,再說百泰集團插手收購襄水五汽的事,自有一股睥睨的氣勢,顯示出強大的自信。
  陸景微笑著道:“我也有個處理方案,不如先聽聽孫市長的方案。”孫雄志一直都沒給他打電話,他就知道孫雄志有腹稿,在襄水五汽的事情并不懼張惜明搞鬼。
  孫雄志沉聲道:“選擇是雙向的。市里面選擇投資商,襄水五汽的工人們也有選擇權。市長辦公會議有權力決定出售襄水五汽。昆成汽車并購襄水五汽的手續完全合乎規定。”
  陸景微微一笑,明白孫雄志的暗示。看來,孫雄志已經得到襄水五汽工人中實力派人物的支持。所以底氣十足。
  “我的想法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