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617 葉家的應對

“你給翟伯慎回個電話。讓他按正規手續催辦。”陸景稍稍思索一會,對宋雨綺打個手勢說道。他話里的重音落在“正規”兩個字上。
  宋雨綺遲疑的看了眼陸景,拿起電話給翟伯慎撥了回去。她心里不太明白陸景這句話的意思。
  同一時間,襄水,黃遠酒店的豪華套間里,翟伯慎接到宋雨綺的電話,說了幾句掛掉電話,對悠然坐著喝茶的郁揚說道:“景少要求我按正規手續催辦。”
  郁揚最近跑襄水跑得很勤。他得知郁揚正在和陸景的表姐唐彤談婚論嫁,并且郁揚是省委組織部部長的兒子,自然對郁揚另眼相看。
  事實上,郁揚要結婚的這則消息是最近楚北官場小道消息里傳揚的最多的。似乎和省里的一些風向有關系。
  郁揚眉頭一動,笑道:“陸景還是那么謹慎啊。”不排除襄水那邊故意設局等著翟伯慎送錢辦事違規之后將昆成汽車的收購合約給撕毀。襄水市委一些人的想法可不好猜。
  當然,拖延收購進度是拖不了多長時間的。最終襄水五汽還是得按照協議以5千萬的價格被昆成汽車收購。
  翟伯慎點點頭。他人精似的人物,自然明白“正規”兩個字背后的含義。但還是有些郁悶的道:“嗨,這次收購真是窩囊死了。別的地方都是搶著要投資商,襄水倒是好,把我們往外推。”
  聽著翟伯慎的鬧騷,郁揚笑了笑。耳濡目染之下,他大致上也能評判的出來。陸景要求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實際上打的是政治牌。
  市長孫雄志和市委書記張惜明可是正在圍繞著襄水五汽的收購進行角力。毫無疑問,陸景是在支持孫雄志。
  …
  十月三日。傍晚時分,白沙井西橫巷十二號何家菜館的包廂里。陸景和大哥陸江、大嫂胡瑩、表姐唐彤、郁揚吃著晚飯,慶賀節日。
  飯后,略坐了一會,大哥和大嫂先坐車回家。陸景和郁揚、唐彤往臨北街上的酒吧街而去。
  這會淅淅瀝瀝的小雨變成雨絲。雨中的白沙井被浸潤得婉約動人。酒吧街盡頭老胡的紫色愛情酒吧爆滿,陸景三人在一間清凈的酒吧里找了座位坐下喝酒閑聊。
  “白沙井這里真是繁華,絲毫不遜色于黃海。”唐彤喝著一杯雞尾酒感嘆道。剛才一路走來,就算是雨中,行人依舊不少。
  郁揚就笑,“這是旅游購物的勝地。要說繁華。江州還得數漢寧區那里。”
  “恩。”唐彤笑著點點頭。她來江州工作有段時間了,江州商業繁華的地區,她心里大致有數。
  郁揚側身對陸景道:“我下午剛從襄水那里回來,陳市長給我透露,襄水市政府已經在醞釀在合海區建設汽車工業園區,合海區的區委書記聞立國對這個項目很熱心。”
  “哦?”陸景心中微微一動,拿著兌了水的軒尼詩干邑抿了口,道:“聞立國這個人…”
  郁揚微微一笑,道:“他是熊為明一手提起來的干部。在合海區干部中威望很高。是襄水市有名的實干派。”
  陸景輕輕點頭,“恩。十一假期之后我會去襄水一趟。”
  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所帶的經濟效益,社會影響都是巨大的。看來,襄水市中層的實力派干部未必就贊同襄水市委拖延的做法。
  襄水市的熊派干部不是鐵塊一塊。孫雄志挑中聞立國來推動目前的僵局。無疑是一個妙手。這手分化拉攏的手法,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現在恐怕難受的很。
  “干杯。”郁揚心情愉快的舉起杯子。他要轉達的話已經轉給陸景,而陸景也決定近期會去襄水一趟。屆時。景華在襄水的投資肯定會定下來。汽車工業園的事情也會被敲定。
  和郁揚、唐彤坐到晚上九點多,陸景返回景華公寓。16號、17號兩棟連著的別墅里亮著燈。夜雨里有著溫暖的感覺。
  “哐!”輕輕的一聲響。方琴成熟迷人的美麗臉蛋出現在客廳門口,看到陸景站在屋檐下看雨。溫婉的笑道:“聽到車的聲音,知道你回來了。”
  她穿著卡通人物的t恤。水磨白牛仔褲。簡簡單單。美俏熟婦居家風情十足。
  “琴姐。”陸景走過去,握住她綿軟的手掌,理了理她額前的碎發,“在外面看一會雨,一時間入了神。”
  “是不是不知道進那間別墅?現在知道頭疼了。”方琴眼波流媚的看著陸景,見他有些無奈的神情,掩嘴輕笑,轉身給陸景讓開門,柔媚的女人風情無端的流露出來。
  陸景笑著搖搖頭,跟著方琴走進客廳。吳璇要參加十一假期后立豐地產的董事會,已經從黃海回到江州。同行的還有和她成為朋友的葉妍。她們倆這會大概在陳笑那里玩。
  他不是猶豫這事,剛才只是看雨入了神才沒進屋里。
  “頭發怎么濕了,我給你拿毛巾去。”看到陸景頭發上有雨絲,方琴轉身往衛生間而去。
  “不要緊。琴姐,陪我說會話。”陸景伸手將方琴抱到懷里,豐腴的身子觸感十分柔軟,她身上還有沐浴后的清香。頭發上的雨滴是剛才從車上到屋檐時淋到的。
  方琴嬌軟的靠在陸景的懷里,看著他魂牽夢繞的臉龐在瞳孔里越來越大,心里泛濫的思念轟然沖開心防,在陸景甜蜜的熱吻落下來之前,說道:“別,一會…”
  話未說完,就被陸景堵住嘴。
  唇舌相交,香津暗度。陸景胸膛貼著她的胸口。感受著里面沒有文胸保護的白乳的彈性和豐翹。
  “噢!”突然三聲驚嘆在二樓上傳來。
  陸景扭頭看去,二樓樓梯口,張漓、葉妍、吳璇三人俏生生的站立著。張漓精致妍麗。葉妍古典明艷,吳璇性感靚麗。三個美人站在一起極具視覺沖擊力。令人有種活色生香的感覺。
  只是陸景這一刻那能泰然自若的欣賞美景,他還抱著方琴的。這情形太尷尬了。她們不應該都在陳笑那邊玩嗎?小漓怎么也來了?
  “快放開我。”方琴羞得滿臉通紅。偏偏動情之后,手足沒有半分力氣,要不是被陸景抱著,她會跌落到客廳的沙發上。
  陸景老臉微紅,將方琴放到沙發上,“琴姐,你沒和我說她們在這兒…”
  方琴小聲道:“我正要說的…”本來是商量好,一起出現讓他驚訝一番的,哪里想到這混蛋進門就要占她便宜。
  三女在樓梯竊竊私笑。葉妍笑道:“要不要我們回避下?”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對正在下樓的三女說道:“不用。”心說:還是我回避下吧。
  坐下來,閑聊了幾句,陸景借口有事要思考進了書房。看著陸景狼狽而逃的背影,張漓、葉妍、吳璇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嬌笑起來。
  書房里,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幾個女人湊到一塊,他就夠頭疼的了,結果她們還看到他吻方琴。哪里還有比這更悲催的事情。齊人之福,哪里有那么好享的。
  正胡思亂想著,張漓推開門進來,在書房柔和明亮的燈光照射下就仿佛一塊輕紅的美玉雕琢而成。透著耀眼的光澤的臉蛋上帶著嬌嗔的笑意。
  陸景忙轉移話題,“小漓你什么時候到的?”
  “下午到的。我沒讓方姨給你說。”張漓輕嗔著白了陸景一眼,那里不知道他轉移話題的心思。倒也沒忍心再去嘲笑他。
  “哦。我從香港給你帶了禮物。本來說下次去京城帶給你,正好你來江州了。”陸景起身。從柜子里拿出禮物遞給張漓。
  “想要收買我啊?”接過禮品盒,張漓臉上的笑容如鮮花盛開一般。顯是極為開心。她心里其實也沒怎么生氣。方姨和陸景的事情她早就知道。吳璇和葉姨肯定也知道的。
  說了幾句話,張漓找了個借口離開書房。陸景揉揉臉,聽到門又被推開,卻是看到葉妍如花的笑靨出現門口,一時間心里有些癡了。
  …
  暮色籠罩著平原上的襄水。襄水市區內,一輛黑色的奧迪平穩的駛向市委常委院。
  車內,張惜明面無表情的抽著煙。剛才他參加一個商人朋友的宴請,沒能說服對方投資襄水五汽。這已經是他第三次試圖努力搶回襄水五汽收購的主動權了。
  無法說服投資商的原因主要是襄水的出價太高。要么是投資商不愿意答應安置襄水五汽原來的工人,要么就是投資商無法出價的5千萬收購襄水五汽的資產。
  “景華這是出血本在支持孫雄志啊!”張惜明心里嘆了口氣。對于昆成汽車背后站著的景華,到他這個層次自然有所耳聞。
  他現在倒是有些羨慕孫雄志。他怎么就能遇到如此鼎力支持他仕途的資本力量呢?
  手機鈴聲響起,副駕駛座上的秘書掩著話筒說道,“書記,麥市長的電話。”
  張惜明接過秘書遞來的手機。
  “書記,我剛得到消息,聞立國在底下搞串聯,他準備支持昆成汽車的汽車工業園落在合海區。”
  “什么?”張惜明心里猛的一驚,聲音提高,憤怒的道:“市里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他聞立國指手畫腳,他還有沒有一點組織紀律?”
  麥朝暉咳嗽一聲,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聞立國倒向孫雄志說明市委委員層面的力量已經發生分化。要知道聞立國可是熊派的中堅干部。這說明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書記,我看假期之后過一兩周,并購程序應該能走完了。”
  張惜明眼神閃爍不定,沉思了半響,道:“我這幾天要去江州。過了十一假期再說。”
  聞立國倒戈的意義,他自然很清楚。襄水的政治力量即將發生新一輪的碰撞。他絕不會坐以待斃。他要做最后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