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14 成立

“我們要盡快啟動GPRS技術對應的研發項目。另外,我們可以考慮從德州儀器引進部分技術。以此為基礎進行研發。”
  陳笑挽了挽鬢角的秀發,將陸景來之前片刻時間內與周復生略作討論的結果說出來。
  德州儀器作為全球頂尖的半導體廠商并不涉足手機業務,但德州儀器手上有一套二流的數字手機基礎技術。景華可以以此為基礎進行后續研發,以便節約研發時間。
  周復生供職諾基亞時與德州儀器公司部分高管私人關系不錯。景華支付費用之后,有很大的概率獲取到德州儀器的二流技術。
  “我可以在今晚就趕去加州德儀的總部。務必盡快和德儀達成技術轉讓協議。”周復生補充道。現在的形勢對景華來說著實有些危急。
  根據it周刊的統計數據,國產手機廠商利用景華提供的低端手機模組,市場占有率在2000年6月已經達到42%。這個數據顯然已經觸動到海外廠商的神經。
  他在諾基亞任職多年,很清楚海外手機廠商的底線在哪里。國產手機如此高的市場占有率已經威脅到海外手機廠商的利益。移動gprs網絡升級完成后,隨之而來的反擊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gprs全稱是通用分組無線服務技術(generalpacketradioservice)。傳輸速率較gsm技術更高,可達到56-114kbps。
  gprs技術與wap技術相結合可以大幅改善手機上網的體驗。另外gprs技術能支持多媒體信息(mms)、多方通話,電子郵件等功能。海外手機廠商利用其技術優勢。基于移動的gprs網絡讓手機的實用性、娛樂性、多樣性變得更強。
  如果景華沒有完成相關技術的研發,將會在市場上被打得潰不成軍。缺少手機業務的利潤支持。目前欣欣向榮的景華將會逐步的沉淪,甚至是轟然倒塌。
  陸景笑著擺擺手。從煙盒里掂出一顆煙,從容的道:“我們并不需要德州儀器的二流技術作為基礎。景華內部已經在研發基于gprs技術的應用。我讓雨綺通知周志龍那邊把資料傳給你們看看。”
  移動要升級2g網絡(gsm)到2.5g網絡(gprs)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會忘記。相關的研發項目,他早早的給布置下去。
  景華內部更為專業的技術項目歸周志龍負責。陳笑總領全局,事務繁忙,更不可能關注這更為細分的技術領域。
  周復生任職項目決策委員會ceo不足兩個月,大概還沒有了解到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下屬所有的項目。
  倉促之下陳笑、周復生不了解情況倒是可以理解。
  聽到陸景的話,陳笑、周復生都愣了愣。
  陳笑見慣了陸景未雨綢繆的做派,旋即釋然。嬌嗔道:“你都安排好了還問我的意見?害的我剛才還發愁怎么解決這件事。”
  陸景笑道:“我總得先聽聽你的意見。技術儲備只是第一步,我們后面還需要有后續的市場動作才行。”
  周復生點點頭,語氣里難掩欣喜,“有了技術做支持,我們應對海外廠商的沖擊把握要大得多。”
  說著,疑惑的問道:“景少,你怎么能提前知道移動會升級gprs網絡的消息?”
  “我在華夏移動和國家部委里有不少朋友。”陸景稍稍解釋道。具體怎么回事,那只能是他自己知道。
  周復生恍然的笑了起來。
  陸景笑著對正在一旁聆聽的蘇曉玉打個手勢,“曉玉。你給雨綺打個電話,讓她來這里。”宋雨綺作為他的助理,今天自然也在酒會現場。
  “哦,好的。”蘇曉玉沖陸景笑著點點頭。踩著高跟鞋,白裙微飄,風姿婉約的走出去。
  不消片刻。宋雨綺穿著綠色的小禮服裙與蘇曉玉一起走進奢華的套房里。她穿著高跟鞋,和嬌小玲瓏的蘇曉玉站在一起。身材顯得高挑修-長。
  “雨綺,你給周志龍、蘇超宇、許方超打個電話。讓他們把我之前交代關于gprs預研的項目給陳笑、周復生匯報一下情況。”等宋雨綺和幾人打過招呼后,陸景對宋雨綺說道。
  “哦,好的。我回香格里拉酒店里打電話吧,詳細的情況稍晚一點以郵件的形式發送給陳總和周總。”宋雨綺略一思索后說道。
  涉及到技術問題,詳細的情況電話里肯定是很難說清楚的。以郵件的形式送達會更好。
  事情交代完后,陸景并沒有馬上返回到和華公司成立的酒會中,而是和陳笑、周復生在房間里討論景華接下來的應對策略。
  記憶中,03年國外手機廠商發動機海戰術,將已經占據國內市場40%多份額的國產手機廠商擊潰——堆壓了大量原材料的手機廠商都沒能料到市場上的機型變化如此之快,以至于生產出的產品無人問津,將之前幾年的利潤全部虧損掉了。
  景華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與國外手機廠商這一輪慘烈的搏殺中,景華的目標不只是自己生存下來,還要讓更多的國產手機廠商生存下來。
  江州的手機產業鏈效益一旦衰退,大批工廠和手機廠商倒閉,所帶來的后果就不僅僅是經濟上的問題。
  “怎么玩起消失?今天你也是主角。和華公司中瑞豐可是占了33%的股份哦。”陸景才和陳笑、周復生、蘇曉玉進入酒會沒一會就被莫心藍截住。
  “剛剛去處理一點緊急的事情。”陸景笑著說道。對左手邊穿著黑色馬甲的侍者招手,要了幾杯82年的拉菲。
  莫心藍微笑著介紹身邊的中年男子,“陸景。這是我的朋友沈健林,香港財經新周刊的主編。他想要了解下和華公司大股東瑞豐公司的情況。”
  今天和華公司成立的酒會邀請了香港的財經媒體。可以對外公布的資料都已經給到場的媒體人。不過。沈健林希望能了解一些瑞豐公司的情況。
  陸景客氣的和沈健林寒暄幾句,道:“我身邊的就是瑞豐公司在和華公司董事會的代表。陳笑女士。要不沈先生和她聊一聊?”
  他對和媒體打交道一向沒什么興趣。這件事自然交給陳笑處理。
  陳笑微嗔著白了陸景一眼,大方得體的打個手勢,“沈主編,咱們換個地方聊聊。”
  “好的。那就耽擱陳總一點時間來滿足我的好奇心了。”沈健林微笑著說道。他其實對這個叫陸景的青年感興趣。能讓莫心藍用如此客氣語氣說話的人物肯定是瑞豐公司幕后的掌控者。
  只不過,眼見這青年無意接受采訪,自不會討人嫌的提出要采訪的要求。
  周復生笑著和莫心藍交談了幾句就告辭離開。陸景打量著打扮得高雅迷-人的莫心藍,笑道:“你今天晚上真漂亮。”
  莫心藍穿著粉藍的露肩宮裝晚禮服,雪-白的肩膀與背部大片的裸-露著。乳-溝深邃,一條閃著銀光的心形項鏈綴在雪-嫩的胸前。精致的臉蛋給人一種異樣美艷的感覺。風情萬種的迷-人尤-物。
  莫心藍嬌笑著橫了陸景一眼。“真是很難得聽到你夸獎我。別以為我一直在關注你啊。我只是要介紹沈健林給你認識。”
  陸景稍有些愕然的看著莫心藍。剛進酒會現場就被莫心藍截住,很明顯她一直在留意自己的行蹤。美麗的女人關注確實能讓男人心里升起極為舒服的感覺。只是這會兒,莫心藍否認了。
  顯然,莫心藍這是要結束和他之間的那點曖昧。但是,她等著在這里專門說這句話似乎太刻意了些。
  莫心藍看著陸景的臉龐微微笑了笑,“后天和華公司議事會議上我們再聊。”說著,轉身離開。
  那天莫少鋒說陸景把她生米煮成熟飯讓兩人之間的那份默契被挑明。男女之間相互的吸引,未必兩人心里就沒有情愫。這份曖昧再這樣下去無疑會有些危險。
  不可否認,陸景是極其出色的男人。但是出色的男人身邊通常都是美女環繞。她沒有和陸景深入發展的想法。
  看著莫心藍窈窕美麗的背影,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縱然是繁華的酒會現場,他心里依舊有些失落感。和華公司成立的喜悅都淡了不少。
  和陳若怡打了個招呼,陸景離開酒會現場。順著紅地毯往專用電梯走去。
  “哎,陸景,等等我。”陳蘇子穿著高跟鞋。提著裙擺,追著出來。“陸景,你怎么讓雨綺先回酒店啊。沒她在一點都不好玩。”
  “我看你玩得挺開心的。”陸景微笑著扭頭看著身側高挑美麗的陳蘇子。
  她穿著淡紫色的禮服長裙。順直的長發落在雪-白柔嫩的香肩上。黑發與白肌-膚的映襯有著異常美艷的感覺。再配上她婀娜修長的身材。著實是個非常漂亮的美人。
  陳蘇子剛才在和李逸落聊天,身邊圍了一群成功男士。就好像是想偷腥的貓兒一樣的男人。
  “哪有!和逸落聊天都要還有不時的忍受男人的言語騷擾。我都快郁悶死。”陳蘇子邊抱怨著邊和陸景一起做電梯離開。
  陸景笑著搖搖頭,有些感觸的道:“男人喜歡美女并不是可以被指責的事情啊。”
  “你這真是男人的立場啊!”陳蘇子白了陸景一眼。
  街道兩旁璀璨的燈光落到疾馳的車內,五光十色,十分絢爛。陳蘇子將手伸到車窗外,手里厚厚的一疊名片宛如白色的飛龍般,飄舞著向后飄去。
  陸景笑著問道:“干嘛?亂扔垃圾要罰款的。”
  陳蘇子將一晚上收來的名片都丟掉,拍拍手笑道:“管他呢。陸景,李逸落今天晚上收到的名片比我還多哦。”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今天晚上參加和華公司酒會人物的名片,外面的人想求一張都求不到。不過那些人發名片給陳蘇子也沒安什么好心。陳蘇子如此瀟灑的將名片丟掉倒是讓他的心情又好起來。
  和華公司成立之后,立豐地產的董事會過段時間也會召開。立豐地產也會有足夠的實力和百泰集團在房地產領域扳扳手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