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13 餐廳小交鋒

黃遠集團的業務拆分之后,昔日在香港興盛一時的黃家迅速的淪為二流的家族。淺水灣的黃家別墅中,黃容川背著雙手來回踱著步子。
  “大伯,你找我?”黃利飛在傭人的帶領下,走到客廳里。
  “恩。聽說你現在在江州和陸景走得比較近?”黃容川站定,看著侄兒黃利飛說道。老三生了一個好兒子。
  “也不算,就是幫了他一點小忙。”黃利飛不明白他大伯的用意,緩緩的說道。之前被他大伯用美人計給坑了一把。他就知道這么看起來謙恭溫良,實則是飛揚跋扈的大伯很有些手段。
  黃容川點點頭,“我聽朋友說明天晚上,和華公司要舉辦成立酒會。屆時香港名流都會參加。你能不能幫我弄到一份請柬?”
  黃利飛算是明白過來。繞了半天他大伯原來是沒接到邀請。想要去酒會上交際。
  和華公司的幾名董事會成員都在香港商界有著有著較高的商譽。明天晚上香港政商兩屆最頂尖的人物肯定都會到場。據說,王特首都會到場祝賀。
  他手里倒是有一張陸景給他的請柬。不過,他并不打算給他大伯。稍稍沉吟了會,說,“大伯,香港山頂的原來我家那處房子的所有權…”
  “哈哈,這不是問題。我馬上讓人和你辦交接手續。”黃容川揮揮手,痛快的說道。那處宅子價值300多萬美元,老三一直在和他鬧。現在為了一張請柬讓給黃利飛也行。
  黃利飛微愣下,然后答應下來。和華公司一張請柬能讓他大伯如此痛快的做出讓步。雖然他大伯在老宅的所有權占不了100%。但是這張請柬也算是價值不菲了。
  “你小子,到處爭風吃醋。真是要笑死我了。馮逸風他們都知道了。”一見面,唐悅就笑著在陸景肩膀上捶了一拳。
  陸景笑著搖頭。“李慕清做的好事。我給她出主意,她倒是反懶到我頭上來。占哥兒一會才來。我們先進去。”
  說著,對唐悅身邊嬌小娟秀的沈雪華道:“你一會別聽李慕清瞎說。”
  沈雪華微笑著擺擺手,“不會的。”
  中午時分,香格里拉酒店的餐廳里客流量比較大。陸景事先定好了包廂,和唐悅、沈雪華一起去包廂里。
  唐悅這段時間一直在香港忙保安公司的事情。沈雪華周末休假,過來看望他。陸景便請他們和占哥兒一起吃飯。李慕清和唐悅的關系不錯。自然是也邀請了她。
  “嚴家那里…”包廂的吸煙室里,唐悅看著窗外的驕陽,問了一句。嚴家的政治力量可是很強大的。
  “沒事。”陸景點著煙灰。笑著說道。嚴家從來就不是朋友。九七年景華公司貸款的案子,嚴家就沒起好作用。
  互聯網泡沫破滅,嚴景銘在黃海投資藍羅通信虧損嚴重。估計他執掌天逸投資以來的盈利全部被虧光。
  上周在半島酒店吃飯遇到時,嚴景銘大概還不知道這件事的背后推手是自己。
  不過,現在天莫氏集團和龍盛國際、瑞豐公司共同組建和華公司的消息已經傳了出去。嚴景銘大概會有所察覺。
  當然,察覺了,這個啞巴虧他也得老老實實的吃下去。
  唐悅微微點頭。他對陸景政治上的判斷很信任。“我上午得到一個還沒確認的消息。科訊手機正在試圖還原景華基于西門子手機芯片的軟件代碼。你要小心。”
  “哦?科訊手機進展到那一步了?”陸景略有些驚訝的說道。
  如果,科訊手機成功,景華手機的業務將會受到沖擊。只要科訊規避景華的硬件專利。可以將景華的任何機型復制個百分之七八十。
  這對景華來說,很有些威脅。
  “現在還不清楚。我再查查。景華不是控制住了手機技術協會嗎?要不要給姓葉的那小娘皮一個教訓?”見陸景似乎有些不悅的神情,唐悅眼中精光一閃,建議道。
  陸景笑著搖搖頭。“拿專利武器對付自己國家的企業算什么?沒事,這件事我另有計較。”
  中午吃過飯,陸景剛要坐車離開。李慕清拉開車門坐進來,“陸景。你跑什么?和方淺語約會過沒有?哈哈!”
  看著李慕清笑得花枝亂顫,飽-滿豐-翹的乳-峰很是魅-惑的微顫著。陸景眼角余光瞥了眼她粉白色的t恤領口,大片白-膩的肌-膚,都懷疑稍稍靠后坐著能不能看見她里面迷-人的風光,
  “集郵女誰喜歡?我就算對你有興趣也不會對方淺語有興趣。我說你至于這么高興嗎?”
  “你什么意思?對老娘有興趣是件很丟人的事情嗎?”李慕清電眼橫了陸景一眼。
  陸景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臂,“遇到難題了?說出來聽聽,看看我能不能幫你解決?”
  “啊!”李慕清愕然的看著陸景。倒不是明白陸景怎么會有這么靈巧的心思。一時間,對他親昵如朋友般的動作都沒反應過來。
  “我現在算是明白你為什么能那么得女人的歡心,就這份心思,跟老娘肚子里的蛔蟲一樣。換個人都能給你感動了。”李慕清嬌媚的道。
  “你那是什么比喻?”陸景笑著搖搖頭,拿出一支煙聞了聞。
  李慕清道:“嚴景銘那王八蛋動用娛樂圈的關系打壓天辰娛樂。沒事兒。老娘能應付過去。”
  陸景點了點頭。嚴景銘在藍羅通信的投資巨損,心里肯定一口氣難平。他這是遷怒到李慕清身上去了。
  嚴景銘大概以為李逸落是自己的禁臠,所以執意要拿下李逸落。因此,李逸落的簽約公司天辰娛樂的日子就不太好過。
  “恩,應付不過去的時候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李慕清風情迷-人的雙眸嗔了陸景一眼,“看把你能得!行吧,處理不了,我會給你打電話。”
  夜色逐漸的沉下來。天幕間的墨色由上而下籠罩下來。街燈逐一的亮起,香港璀璨的夜景像一幅畫卷般展開。
  希爾頓酒店的宴會廳。俊男靚女們穿梭在今天和華公司成立的酒會上,形成一個個的圈子,相互攀談著。
  “算你啦,到香港還知道通知我一聲。不然我非得和你絕交。”一身斜肩黑色晚禮服的陳若怡拿著紅酒走過來對陸景說道。
  看著盛裝打扮,顯得纖柔典雅,有著修-長手臂的陳若怡,陸景笑著道:“那我壓力會很大啊。有什么事?”
  今天酒會上的主角是和華公司新任的董事長董坤城以及其他幾名董事。他則是躲在這里偷懶。
  陳若怡的父親陳創和也是和華公司的董事之一。和華公司將會持有陳創和名下創永國際(集團)有限責任公司15%的股份。同時,創永國際也將對應的持有和華公司18%的股份。
  陳若怡微笑著打個手勢,“我給你介紹我的朋友。免得你一個人無聊。走吧。”
  陸景無奈的一笑,陳若怡大概還不知道他今天就是閑太忙,想要清閑一會。只是也不好回絕陳若怡的盛情,跟著陳若怡走到一圈年輕人中寒暄。
  正閑聊著哪里的獵犬是打獵的好幫手,蘇曉玉穿著一襲白裙走過來,在陸景耳邊低聲道:“景少,原來你在這兒,陳總找你呢。”
  陸景給幾個剛認識的人抱歉的說了一聲,跟著蘇曉玉離開。
  “什么事情?”陸景問道。瑞豐公司雖然是獨立的公司,但是依舊歸屬于景華總部管轄,所以今天和華公司的成立酒會上陳笑和周復生專門由江州敢來參加。陳笑將會作為瑞豐公司的代表出任和華公司的董事。
  蘇曉玉笑道:“不知道,好像是移動那邊有新消息放出來。陳總,周總好像很急著和你商量。哦,景少,陳創和先生的女兒很漂亮呢。”
  陸景笑著瞪了蘇曉玉一眼,這丫頭以為他剛才躲清閑是泡妞去了。但是,他真是多清閑。
  蘇曉玉俏皮的吐吐舌頭,扭頭偷偷的掩嘴笑著。和陸景接觸久了就知道他其實沒什么架子。對身邊的人極好。當然,尤其是對漂亮的女孩極好。
  希爾頓酒店的奢華套房里,陸景坐到沙發上,笑著問:“什么事這么急,酒會沒結束就要找我。”
  周復生苦笑道:“景少,事關重大,不得不找你商量。華夏移動剛剛內部傳出消息,明天移動就會宣布已經在建的gprs網絡將會在明年7月正式投入商用。景華必須要盡快制定相關的應對措施,否則手機業務將會面臨著極大的風險。”
  他在諾基亞工作多年,想到清楚國外廠商在手機技術上的儲備。一旦移動率先使用gprs通信網絡,其較gsm網絡多出了更加豐富的功能。
  相應的手機功能也會豐富許多。比如彩信、上網等功能。而景華一旦沒有更上手機潮流的步伐,目前良好的形勢立即會被中斷。
  “笑笑,你覺得我們應該如何應對?”陸景散了一支煙給周復生,點起煙,輕輕的吸了一口,問一身黑色長裙打扮的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