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612 再見李逸落

“你和李逸落什么不是有故事?”香格里拉酒店的豪華套房里,邵秋蘭轉身摟著陸景的脖子,輕笑著問道。神情嬌媚。
  “能有什么故事?她爸是個賭鬼,欠了白昆不少錢。我讓唐悅幫她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6景伸手摟著邵秋蘭,低頭吻了吻邵秋蘭的俏臉。潔白的臉蛋香膩彈滑。
  “對你來說或許是舉手之勞,對她來說可能是大難題。”邵秋蘭輕聲說道。看得出來,李逸落很感激6景。
  “小事情。”6景笑了笑,抱緊邵秋蘭,看著窗外璀璨的夜色。如果以為女人感激男人,就要以身相許,那也太小瞧女人了。大概也就古典言情小說里才會出現這么狗血的事情。
  “怎么突然來香港?”
  “來香港辦事情。我需要需找更多的合作伙伴。”
  “錢對你來說不是一個數字嗎?怎么還…”邵秋蘭微笑著捏捏6景的臉。聞著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她很享受此刻在他懷里的感覺。
  6景笑著撫著她的秀,道:“不會。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做。用錢的地方比賺錢的多。”
  邵秋蘭微微點頭。
  “秋蘭姐,進場那會你是不是想吻我?”
  邵秋蘭嬌媚的看了6景一眼,摩挲著他的下巴,有些扎手,感覺到6景的大手在她屁-股上揉-捏擠壓著,將頭埋在了6景的胸口。
  “蘇子和雨綺會進來的。”當6景解開邵秋蘭的牛仔褲紐扣時,邵秋蘭看著6景說道。
  這間豪華套房里有幾個房間。陳蘇子和宋雨綺分別住在另外的房間里。她和6景在房間里溫存這么久,她們兩個會笑話她的。
  6景手伸進她的內褲里,撫-摸著溫涼的臀肉,感受著她隆臀的美妙觸感,“雨綺不會來敲門的,蘇子要是敲門,我今天白幫她安排和李逸落見面了。”
  邵秋蘭嫵媚的笑著道:“你倒是都算得清楚。”
  正熱烈的纏吻著,手機突然響起來。
  “秋蘭姐,幫我拿電話。”6景邊吻著俏臉緋紅,嬌軟無力的邵秋蘭,邊說道。壺口的水潤已經浸濕了他的手指。
  邵秋蘭顫抖著恩了一聲,軟軟的掛在6景身上,伸手去6景的褲子里拿響個不停的手機。手指頭摸到硬邊角,正要拿出來。看到6景倒吸一口氣,突然明白過來那是什么。
  頓時的想起,那年在燕湖家園她看到6景大力撞擊張漓的畫面,讓她幾度春-夢的場景。
  看著懷里突然體驗到云端,嬌軟無力的美人。6景吻了吻她的紅唇,左手愛不釋手的從她完美、猶若果凍一般彈軟的俏臀上拿開,接了電話。
  翟伯慎在電話里說道:“景少,和襄水第二輪的談判談的害比較順利,襄水市要價五千萬。我聽說陳市長說襄水的常務副市長麥朝暉和蘇遠見過面,也不知道情況如何。我打算盡快完成這筆交易。”
  6景點點頭,“你自己拿主意就行。”
  掛了電話,看著俏臉上還殘留著余韻的邵秋蘭,一兩抹紅霞仿佛是天邊的余霞,美麗至極,柔聲道:“姐,我們繼續?”
  邵秋蘭搖了搖頭,捧著6景的臉,看著他溫潤的眸子,炙熱而溫柔的道:“她們都在。下一次,好不好?”
  今晚蘇子和雨綺都在。她希望她的第一次能和6景甜蜜、靜謐的度過。
  6景點了點頭。雖然硬得難受,但在這種事情上,他一般會尊重她們的意見。
  …
  半島酒店奢華的餐廳里,6景看著聯袂而來的李慕清和李逸落,笑著道:“就算是我請客也不用多帶一個人來宰我吧?”
  旁邊的侍者看著自己來開椅子的兩名美女,心想:這是什么話。請這樣的美女吃飯,就算再多兩個,我也愿意買單。
  “你要有點請客吃飯的誠意啊。”李慕清橫了6景一眼。過年之前,她爸請6景去家里吃過飯后,她和6景的關系自然而然的親近了不少。
  李逸落淺笑了著摘下墨鏡放在桌子上,“我纏著清姐帶我我的。放心啊,我飯量很小的。”
  6景笑著搖搖頭。他和李逸落接觸的次數很有限,現在看來,她到不像是很嚴肅的女子。
  6景哪里知道李逸落平常對男人是何等的不假辭色。
  正吃飯,穿著制服的一名男侍者拿著托盤過來。托盤上放著一瓶昂貴的拉圖紅酒和一張字條。
  男侍者將酒和紙條都放到了李逸落面前,“小姐,十五桌的先生給你的。”
  “十五桌是哪里?”李慕清皺眉順著侍者的手指放向看過去。卻是看到嚴景銘那張可惡的臉。海亞娛樂就是嚴景銘控制的公司。
  白昆進監獄之后,他與星光傳媒合資的海亞娛樂被收購。嚴景銘是海亞娛樂的大股東。
  嚴景銘舉著酒杯搖了搖,對李慕清示意。他自然也看到了李慕清斜對面坐著的6景。京城里曾經流傳,李慕清的父親李遠高是6家的力量推到遼北去的。看來所言非虛。
  李慕清扭頭,對李逸落道:“拆開來看下。”
  “啊!”李逸落依言拆開折疊一次的紙條,看著上面的話,憤怒的驚呼一聲。清麗的瓜子臉漲得通紅。
  李慕清湊頭看過去,見上面寫著:你多少錢一晚?忍不住罵道:“草。敢打老娘手下的主意。”
  說著,抬頭對男侍者道:“拿紙和筆來。”
  李慕清接過男侍者遞來的紙和筆,寫道:給老娘去死!
  “等等。”6景喊住了要離開的男侍者,對李逸落道:“把紙條給看下。”看完之后,對李慕清道:“你不會寫了一句罵人的話。那有什么用?嚴景銘又不怕你。”
  嚴家是豫北系圈子中很有分量的力量。遼北省省長李遠高的女兒,肯定不會被人放在眼里。
  李慕清氣道:“那你說怎么辦?昨天小琳就說海亞娛樂的副總要挖李逸落。我看嚴景銘那混蛋沒安什么好心。”
  “方淺語是不是海亞娛樂的臺柱子?你問他,方淺語一晚上多少錢?你買了。”6景笑了笑,說道。
  “啊?”李慕清眼神疑惑的看向6景,看到他詭異的笑容,突然有些明白過來,手一揮,對侍者道:“我再重新寫。”
  李逸落莫名其妙。碰到這樣的情況,她極為生氣,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知道,這件事是需要清姐出面談判。
  看完侍者送來的紙條,嚴景銘臉上一變。方淺語湊過去看了眼,柔嫩嬌美的鵝蛋臉上露出個嫵媚的微笑,眼睛水滴滴的看向6景。
  6景如今在京城二代子弟的圈子里很有些名氣。她倒是有興趣和6景玩一晚。不要錢也無所謂。
  看到方淺語一副意動的表情,嚴景銘冷哼一聲,心里有些不舒服。雖說和她只是打打友誼炮,玩玩。但是很不滿她在自己面前對別的男人拋媚眼。
  6景臉色古怪的問李慕清,“你在紙條上怎么寫的?”
  李慕清咯咯嬌笑,“我問嚴景銘,方淺語多少錢一晚上。你開價買下了。”
  我x。看著李慕清如花的笑靨,6景突然很想說這兩個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