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611 和華公司

“爸。姐,爸呢?呃,我草。陸景,你怎么在我家里?”打扮的英俊瀟灑的莫少鋒站在門口,愕然的看到他姐和陸景在家里客廳中相對談笑甚歡。
  得知父親生病的消息,他由黃海返回香港,哪里會想到到家之后會是這么一副場面。莫家不是和陸景勢不兩立嗎?
  莫心藍皺眉,“少鋒,爸在臥室里休息。”
  陸景好整以暇的把茶杯放到桌子上,微笑著道:“我怎么就不能出現在你家里?你姐打電話邀請我來的。”
  莫少鋒吃驚看向他姐,見莫心藍點點頭,指著陸景,詫異的問道:“姐,怎么回事?我們和他不是…”
  莫心藍擺擺手,“爸剛睡下,你過一會再進去和他說話。”家里的生意,莫少鋒從來都是不參與,她也不會和他說莫氏集團的資本要與陸景聯合的消息。
  莫少鋒別扭的坐下,看著他姐給陸景續茶水,眉眼間有著罕見的嬌柔感,心里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對陸景道:“陸景,是不是欺負我姐把生米煮成熟飯了?”
  “啊?你胡說八道什么?”莫心藍哭笑不得的看著弟弟。她正在和陸景說plu電訊的事情,哪里會想到莫少鋒突然冒出這么一句詭異的話。
  陸景微愣。莫少鋒這句話將他雷的不輕。把莫心藍由生米煮成熟飯?這也真敢想!
  莫少鋒見兩人一副詭異的表情,以為戳著兩人的心結,急道:“姐。你,你們…。陸景這小子什么德行你不知道。你跟他沒未來。”
  “什么我跟他沒未來?爸要和陸景談事情,我請他過來的。你想哪里去了?”莫心藍無語的拍拍額頭。
  “啊?”莫少鋒尷尬的眨眨眼。恍然發現他搞錯了。
  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莫少鋒看來對他姐一點都不了解。以莫心藍的閱歷,曾經的京城名媛,她怎么可能是那種可以被煮成熟飯的人嗎?
  不過,心里略微升起些異樣的感覺。
  楊玉立怎么都沒想到將龍盛國際的地產業務合并到立豐地產的事情會這么快就確定下來。倉促之下,只得先從瑞豐公司借調財務和法律人員參加和莫氏集團,龍盛國際會談。
  “景少,你到底怎么說服董先生的?”世運大廈頂層,陸景的辦公室內,楊玉立頗為好奇的問陸景。
  “我和董叔叔準備注資成立聯合公司。屆時。聯合公司會對立豐地產持有15%的股份。立豐地產作為聯合公司的下屬企業也會在聯合公司持有部分股份…”陸景將和華公司的事情和楊玉立說了一遍。
  都準備成立聯合公司,地產業務都整合到立豐地產中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并且,和華公司會和下屬企業進行交叉持股。確保各自的話語權和聯系性。
  “啊?”楊玉立乍聽到這個消息,人都愣住,“這…,這…”好半響才道:“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他無法想象出,和華公司會成為怎么樣的一個龐然大物。要知道,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可是有瑞豐公司全資控股。在加上在景華系公司中的持股,瑞豐公司15%股份的價值絕對不菲。
  陸景笑了笑,“這是我醞釀已久的想法。景華的各項業務雖然都在高速增長。但是我想要更快。”
  在他的重生優勢用盡之前,他希望景華已具備一流財團的潛質。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楊玉立點點頭,表態道:“景少。我會讓立豐地產迅速的發展起來。給我一年的時間,我有信心和百泰集團一爭高下。”
  一年之后,建業的通海鎮、北牧山旅游地產、陵平度假山莊三個項目都會陸續的完成。立豐地產資金回籠。一年之后,新問商業區的正在開發。他有信心和百泰集團扳扳手腕。
  陸景微笑道:“有信心就成。”
  楊玉立離開沒一會。宋雨綺走進來,“陸景。關于和華公司的資料已經準備好了。在發送給景華董事會成員以及景華總經理級別的高管之前,你是不是看一看?”
  “不用了。你直接發出去吧。”陸景點開郵箱,看到沒多少郵件。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哦。那把你電腦借我登一下郵箱。我懶得跑來跑去。”宋雨綺坐到陸景的位置上,熟練的登上景華公司內部的郵箱,處理郵件。
  實際上她的辦公室就在隔壁,只是她想在這兒和陸景多呆一會。
  陸景笑著扶著她的香肩,看她處理郵件,“你就穿著這樣,一會怎么去看演唱會?”
  今天晚上李逸落在香港有一場演唱會。她現在在香港也算是小有名氣的歌手。邵秋蘭、宋雨綺、陳蘇子三人打算過去看。
  宋雨綺梳了齊劉海,頭發盤起,畫著纖細精致的眼線,顯得有些甜美感。頗有些豐滿的酥-胸被緊身的白色襯衣勾勒出迷-人的弧度。收腰處是黑色的包-臀方裙,肉色的絲襪裹著纖細、修-長的腿。標準的辦公室女郎打扮,靚麗迷-人。
  “這樣不好看嗎?”宋雨綺點擊了郵件發送,將要成立和華公司的消息傳達下去,回頭問道。
  “好看是好看,但是穿的太正式了。哪有你這樣去看演唱會的。”陸景笑著說道。
  宋雨綺看看墻壁上的掛鐘,已經是下午五點半。夕陽都落到頂層的辦公室里來,笑道:“那你現在給我放假才行,不然我哪有時間回去換衣服。”
  李逸落的演唱會在晚上七點,從世運大廈過去就得一個小時的車程。秋蘭姐她們六點鐘才結束培訓。時間相對緊。
  陸景正要說話,手機響了起來。是唐悅的電話。詢問瑞豐公司合并的事情。接完電話,和宋雨綺趕緊下樓。已經是六點過五分了。
  “哎呀。你怎么才來?”世運大廈的一樓,陳蘇子對陸景抱怨著說道。
  “接電話晚了點。”陸景笑了笑。就站到邵秋蘭身邊,“秋蘭姐。下午培訓得怎么樣?”
  邵秋蘭今天穿著白色的襯衣、水磨藍的牛仔褲,修-長的雙腿、完美的俏臀曲線都展露出來。秀發披肩,小巧的眼鏡端架在鼻梁上,清爽迷-人。
  “還行。蘇子,我們是不是趕緊出發?”邵秋蘭想和陸景單獨去逛街,但還是照顧陳蘇子的情緒。
  “那當然。”邊說著話,三人邊往世運大廈外走。剛下完大理石臺階,陳蘇子對陸景道:“吃晚飯時間不夠了。陸景,限你三分鐘。去給那兒給我們買三份排骨粉絲來。”
  說著,手指著500米開外的一家小店。
  邵秋蘭輕輕的扶了扶眼鏡。宋雨綺笑著搖頭。三分鐘的事情肯定不夠,陳蘇子這是在為難陸景。
  陸景看了眼那家叫做蘭嫂米粉的小店招牌,門口還有幾人排隊,““三分鐘都不夠人家做三份排骨粉絲。我們先坐車走,一會我讓人打包送過來。”
  要是只有邵秋蘭和宋雨綺,他倒是不介意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過去。但是,為自己女人的閨蜜搞個百米沖刺,那還是算了。
  “受不了你了。你不支使人會不會活不下去了?”陳蘇子翻了個白眼。
  邵秋蘭和宋雨綺都咯咯嬌笑起來。
  晚飯在車上隨意的吃了點面包、飲料。到演唱會現場之外時,還有十分鐘的時間。正要入場,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陸景無奈的對邵秋蘭道:“你們先進去吧,我一會去找你們。”
  “行啊。一會早點進來。”邵秋蘭幫陸景整理了下衣領。摸了摸他的臉。
  陳蘇子無語的搖頭。看情況,要是人少的話,兩人就要吻到一起了。
  陸景到一旁的馬路邊找了個僻靜的角落接聽電話。是占哥兒的電話。
  “小景。永輝集團剛剛對外宣布收購遠大電器40%的股份。這樣一來,永輝集團會沖破華東地區盛泰電器對他的壓制。開辟楚北家電連鎖市場競爭。我覺得景和商業的實力恐怕很難抵御遠大電器了。”電話里,傳來占哥兒擔憂的聲音。
  永輝集團?陸景微微皺眉。手機的終端銷售市場也是手機產業鏈很重要的一塊的陣地。注資應對遠大電器的沖擊是必然的選擇。
  陸景和占正方都還不知道。蘇遠賣掉遠大電器40%的股份其實是為了籌措遠大地產開發江州新問商業區的資金。
  “占哥兒,你現在有沒有時間來香港一趟,我有事情和你談。”
  既然組建和華公司,占哥兒的資本自然應該算在其中。而且盛泰電器的資產已經超過百億。
  對和華公司而言,合適的,優秀的合作伙伴很難尋找。有占哥兒資本支持,和華公司無疑是又多了一份力量。
  “香港?呵呵,你什么時候跑到香港去了?你不去準備去建業的嗎?”占哥兒笑著說道。
  “是準備去建業。楊修武現在離開建業了,我到是可以去建業經營一番。現在中間去了點變故。百泰集團逼迫立豐地產。我也不能不管。我準備和董坤城、莫心藍組建和華公司…”
  “聯合公司。行,我讓人訂機票,我到香港我們再詳細的談。”占哥兒痛快的答應下來。
  陸景在電話里介紹了和華公司的章程,以及后面的打算。他很有些興趣。更重要的是,他信任陸景。
  結束和占哥兒的通話,演唱會已經開始四十多分鐘。一般而言,演唱會開始之后,不會再允許持票進入。當然,陸景自有辦法暢通無阻。
  陸景沒急著進入場館內,點起一支煙,就著香港璀璨的夜景舒服的抽著。和華公司的出資方確實可以再斟酌一二。
  一支煙抽完,陸景才打個了個電話,從員工通道進入演唱會會場內。
  “逸落!逸落!”滿場的歌迷高喊著。李逸落看著滿場的人頭,努力的想要從中尋找到曾經幫助她擺脫陰影的人。但只是徒勞。對著歌迷三鞠躬之后,緩緩退入后退。
  “棒級了!逸落。感覺怎么樣?”李逸落的經紀人琳姐在通道里迎了上來。扶著李逸落。
  “還好,不是很累。”李逸落微笑了笑。很干凈、純粹的笑容。
  演唱會的慶功酒會放在了希爾頓酒店里。李逸落在宴會廳里和工作人員一起慶祝一會兒。一名工作人員走過來對琳姐道:“琳姐,李總請逸落小姐去一趟頂層的1號總統套房。有幾個歌迷想和她見面。”
  “好的。我馬上和逸落過去。”琳姐有心讓李逸落休息會,但是大老板召喚,她也無法拒絕。
  和李逸落離開宴會廳往頂層而去。剛出宴會廳,等候在外一名中年男子微笑著走過來,“李逸落小姐,我是海亞娛樂的副總經理邢鐵豪,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到我們海亞娛樂發展?”
  琳姐和隨行的保鏢立即擋駕,“對不起,請讓一讓。我們沒有離開天辰娛樂的想法。”
  看著保鏢將中年男子弄走。琳姐心里隱隱有些擔憂。海亞娛樂她聽說過,據說實力很強盛,手腕很硬。
  在香港發展幾年之后已經成為一線的影視公司,旗下聚集了一大批優秀的藝人。海亞娛樂的副總親自來挖人,不知道李總能不能抗住壓力。
  “蘇子要李逸落的簽名,辛苦她一趟了。”房門推開,聽到房間里那略帶磁性,溫潤而特有著京韻的普通話,李逸落的心臟猛的跳動一下。她知道里面是說話的男子是誰。
  總統套房內,李慕清輕踢了陸景一腳,“老娘好不容易培養出一個天后巨星的胚子,結果還要因為你一句話就把人喊來。想想就生氣。”
  邵秋蘭欲言又止。她剛剛和李慕清敘過舊。
  陸景拍拍褲腿。正要說話,卻是看到一襲長發,穿著白襯衣牛仔褲清純學生裝打扮的李逸落走進來。清純秀美。美麗動人。
  饒是陸景見慣美人,此刻也忍不住心旌搖蕩。李逸落青澀的氣息漸消。依然純真明沏的眼眸在顧盼間卻流轉出獨特的風情。
  李慕清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對李逸落道:“逸落。你的這幾位歌迷要見我。是不是大牌了一點?”
  李逸落對李慕清微笑,讓男人看了都心動的純真笑容,“沒事的,清姐。”
  陳蘇子一步上前,激動的握住李逸落的手,“逸落小姐,我是你的鐵桿粉絲,你的每一首歌,我都有聽。我很喜歡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謝謝你的支持!”李逸落點點頭,謙虛的說道。身邊早有工作人員拿來油性筆。李逸落接過筆,問:“簽哪里呢?”
  陳蘇子拉直身上的t恤,“寫我t恤好不好?”
  “蘇子完全是花癡的表現。”陸景扭頭對邵秋蘭耳語道,“我晚上也給你簽個名好不好?”
  “小流-氓!”邵秋蘭看著李逸落正在陳蘇子t恤上寫字,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低聲說道。想著陸景的手指在她身上這么寫字的話,她會不會癢死。
  李逸落滿足陳蘇子的幾個要求后,走到陸景面前,輕柔的道:“陸景,我終于見到你了。”
  除了少數幾人,一屋子人錯愕的看著陸景和李逸落。這句話的信息量太大。但是讓逸落小姐說出這樣嬌柔的話,這男人是不是男人?
  走回到宋雨綺身邊的陳蘇子有點傻眼。怎么有種她的偶像也見到偶像的感覺,悄悄的捅了捅宋雨綺的胳膊,“你男人好像很牛啊?”
  “瞎說什么?我和他還沒什么。”宋雨綺笑著看了看陸景,心里有些驕傲。縱然是面對女神一般的李逸落,陸景依舊是那樣從容恬靜。這個男人真是讓人著迷。
  “呃--,我要吐了。看看你那什么表情?‘還沒什么’,意思是你很期待著發生點什么咯。”陳蘇子取笑著好友。
  “好久不見。”陸景微笑著點頭。那年在音樂大學的舞會碰到過之后,許久都沒見她了。再見是她已經是快要成為風靡一時的歌星。
  李逸落靜靜的凝視著陸景,千言萬語的感激之情,再見到他之后,突然的無法說出口。緩緩的說道:“謝謝!”
  “不客氣。”陸景微笑了下,“你的歌唱的不錯。比在1804酒吧那會強多了。”
  “謝謝!”李逸落輕快的一笑,嬌妍明麗。她前后兩句謝謝的意思可不一樣。但是,她相信陸景能明白他的意思。這種感覺就是從陸景那雙清澈從容的眼睛里看到。
  看著李逸落臉上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宛若小女孩得到大人獎勵般,李慕清都暗自想到:老娘要不是被陸景那小子說中心思,還真要監守自盜一回。女人看了都動心啊。
  琳姐這時才有機會走到李慕清身邊,低聲道:“李總,剛才海亞娛樂的副總經理邢鐵豪前來挖角。”
  李慕清微微皺眉,“沒什么。我知道了。”
  和李慕清約定后天一起吃飯后。說笑著告辭。陸景和邵秋蘭、宋雨綺、陳蘇子四人離開希爾頓酒店。
  奔馳急速的行駛在夜色漸深的馬路上。
  陳蘇子問道:“陸景,剛才李逸落和你交換電話號碼的時候,怎么她一副很榮幸的樣子?”
  陸景從副駕駛座上回頭,“邏輯上講,她能拿到我的手機號碼確實應該感到榮幸。”
  “你還得瑟氣起來了。那我把你的電話號碼傳到互聯網上去。”陳笑心里承認陸景說的事實,但嘴上還是不忿的說道。
  陸景笑了笑。就算有些人有他的號碼,但是也不會撥打的。
  陳蘇子眼睛珠子轉了轉,好奇的道:“陸景,你和李逸落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