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610 夜議

半島酒店行政套房的房間里,看著滿桌子的精美菜肴,莫心藍略微有些疑惑的笑道:“怎么感覺氛圍有點詭異,立豐地產的楊總沒來?”
  這架勢有點商務會談的意思。否則,陸景和董坤城應該在酒店的餐廳里請她吃飯。
  “我和董叔叔有另外的事情先和你談,注資立豐地產的細節先押后。”陸景笑著解釋了原由,說著話,把聯合公司的構思說了一遍。
  莫心藍心里很是驚訝,美眸凝視著陸景,道:“原來你到香港來是有這個目的,我還以為你是為了說服董先生。”
  她倒是真沒想到陸景會打算將莫家、董坤城、他自己的資本融合起來。這樣一來,董坤城將龍盛國際的地產業務和立豐控股合并起來簡直就是順理成章,毫無滯礙。
  真是出乎她的意料。
  本以為陸景重組立豐地產手筆已經夠大了,沒想到他又搞出一個讓她驚訝的大手筆。
  “我想聽聽詳細的章程。”莫心藍不置可否的拿起面前高腳杯子,輕輕的抿了一口紅酒。
  “我們對各自的公司并不尋求控股。而是在聯合體公司的會議上進行資源的協調和重組。由我們幾家企業資源合并的企業,可以由聯合公司持股10%-15%的股份。對于需要共同投資的部分可以由聯合公司來運作…”董坤城詳細的介紹了他昨晚和陸景、陳旭江討論一些構思。包括聯合股權優先收購、股權交換、議事制度、投票權等等協議。
  “我覺得早期來說資方和所屬的企業應該都擁有在聯合公司議事的權利,這樣比較容易溝通。等所屬的公司過多之后,資方可以退出到董事會這一層來做決議。這樣聯合公司可以變成二級架構。另外。我需要和我爸商量下。”聽完董坤城的介紹,莫心藍不出意外的說道。
  不干涉所屬企業的各自經營。莫心藍并不介意將莫家的資本和陸景融合,事實上她很清楚。莫家的資本和陸景的融合度很高。
  當然,如此重大的動作,她需要和父親商量。
  “恩,這是應該的。”董坤城看了莫心藍一眼,微笑著點了點頭。
  莫心藍不愧是當初在京城把他壓得差點透不過氣來的商業強人。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能提出這樣有見地的見解。
  陸景選她作為合作伙伴,還真是有眼光。
  “我的答案是不是你意料中的?”吃過飯,陸景送莫心藍下樓。半島酒店的臺階之上,清涼的晚風吹來。璀璨著的維多利亞港灣夜景迎面而來。
  “八-九不離十吧。”在莫心藍面前。陸景也不想太謙虛。莫氏集團不太可能拒絕他資本聯合的提議。
  “看你得意的。我爸確實不會拒絕。我和我爸說一聲,他大概會和你聊聊。”莫心藍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但還是說出實情。
  陸景微微點頭。腦子里沒來由的想起她在飛機上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覺時恬靜的小女人模樣。
  陸景在香港中文大學和丁靈喝下午茶時,接到莫心藍的電話,前往愉景花園拜訪莫培英。
  莫培英依舊是頭發花白的模樣,臉上有些病容,見莫心藍陪著陸景進來,坐在椅子微微欠身,“我又病了。不能起身,請陸先生見諒。”
  陸景擺擺手,“莫先生太客氣,不妨事。莫先生的身體不要緊吧?”前天晚上和莫心藍談過之后。今天下午才接到閑聊的通知。原來是莫培英病了。
  “我爸這是老毛病了。”莫心藍傷感的走到椅子邊,輕輕的幫父親蓋好身上的毛毯。
  莫培英笑著拍拍她的手,對陸景道:“你有成為財團的雄心。莫家也是愿意出一份力的。我關注的是…”說著扭頭問莫心藍,“叫什么公司?”
  莫心藍問陸景。“是初步定下來叫和華公司對吧?”
  陸景點了點頭。
  景和、景華,在這兩個里面各取了一個字。就國內的慣例而言。凡是中字頭,或者華字頭的都是背景深厚的國企。所以新的聯合公司叫和華公司。
  莫培英微笑著道:“恩,我關注的是莫氏集團在和華公司的權益如何保證?具體而言就是在議事會議和董事會的權益。”
  陸景笑著點頭,“莫先生關注的東西是題中應有之意。目前和華公司的出資方就我、龍盛國際、莫氏集團三方。各自控股的比例以各自核心公司15%股份的價值來估算。以后新加入的合作伙伴,都以此來比照。議事會議,我覺得莫心藍的提議不錯。在和華公司的起步階段,資方和所屬的企業應該都擁有在聯合公司議事的權利。我初步的構想是議事制度,也就是說不會架設投票權的決議。合作以自愿為原則進行。”
  如果不是真心合作,和華公司強制要求執行又有什么用。所以,和華公司在合作伙伴的選擇上要慎之又慎。
  莫培英思考了一會,微笑著道:“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不強制執行也是好事。聯合與吞并是兩回事。看來,你在骨子里對儒家的文化還是很推崇。莫氏集團同意加入和華公司!具體的事情,由心藍和你協商。”
  “我相信,若干年后莫先生不會后悔今天的決定。”陸景和莫培英握了握手。協議達成。
  到他們這個層次,合同什么的根本沒什么約束力。倒是這樣非正式場合的約定更有效力。
  看著銳氣十足的陸景,莫培英笑了笑,嘆道:“年輕真是好。我累了,心藍,你替我招待陸景。”
  “好的,爸。”莫心藍送她父親回房間里休息。過了一會,才掩著門出來,坐到陸景側面的沙發上,挽了一下脖子上的秀發,輕聲道:
  “我之前一直想著什么時候才能拿回新虹百貨。想不到如今要拿到新虹百貨的股份會變得如此容易。”
  三家的資本融合之后,假設新紅百貨要增發新股,她無疑是能拿到部分股份的。
  陸景笑著喝茶。倒是沒有想到莫心藍還有這樣的心結。當初欺負她也欺負得夠慘的。
  莫心藍輕嗔著橫了陸景一眼。顯然是想起和他昔日的“仇怨”。
  閑談著最近電信設備行業投資過剩和以及全面崩潰的互聯網科技浪潮的話題。“咔嚓!”一聲,公寓的門突然的打開。
  陸景和莫心藍都奇怪的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