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60 心火難消

粉紅佳人里還是那么的安靜,老式舒緩的音樂猶如時鐘的滴答聲,慢慢的流淌著,青春靚麗的美女們打扮得美麗動人,孤獨的坐在桌前喝酒。陸景拿著啤酒和王燦,周俊華,李子君碰了一下,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口。
  夏思雨臉上哭成了小花貓,在洗手間里擦干凈臉才出來,坐到王燦身邊,兩人竊竊私語著。陸景他們幾個坐著聊天。
  李子君大口喝著啤酒,道:“陸景,你有機會一定要和我比一比。”陸景搖頭,“用武力解決問題,說明手里的牌太少。我已經盡量不這樣。”
  “哼,你太虛偽了。剛才誰沖得最快?誰最先動手?我說我怎么第一眼看你就不舒服呢?”李子君哼了一聲,“能當場找回的場子為什么要以后找回來,你有受虐傾向嗎?”說著,又笑看了陸景一眼,道:“要不現在讓我打你一頓。”
  周俊華無語的看著李子君,這要求提得。
  陸景不理她,喝了口酒,剛才王燦和夏思雨被困在里面,他能不動手嗎?和小混混將道理能講得清楚嗎?等叫人過來的話,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心里想:“是要考慮帶個保鏢什么的。離社會越近,就越發現有些問題,只能斥諸于武力來解決。李子君這小妞說話有幾分道理,能當場討回來的場子,干嘛要等?不過不能每次都要我自己動手,萬一下手沒輕重,或者被人陰了,連個回旋的余地都沒有。”
  周俊華道:“陸景,那幾個小混混你打算怎么辦,要是治不好也是個大麻煩。”
  陸景道:“呵呵,現在醫學昌明,骨折不可能治不好,我跟王燦下手有分寸。要是治不好哇,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搗亂。剛才那是我表哥唐悅,他手下的幾個幫閑會處理好的。”
  周俊華就笑了下,沒有再說話。他家教嚴格,又一直呆在軍校里面,對這樣的事處理起來沒有什么經驗。陸景兩世為人,自然很清楚怎么處理。
  人要打,氣要出,但是不能留手尾。
  像唐悅說丟到河里去洗澡,那樣處理問題不行。留了尾巴,現在你家里有勢力別人不敢說,但是以后家里勢力衰落了呢?陸景前世里看得多,自然不會去犯這樣的錯誤。
  陸景看了眼王燦和夏思雨,兩人今天算是挑明關系了。這么早就挑明關系,并不是什么好事,兩個人要在一起,日后怕是還有波折。
  不知道王燦怎么和夏思雨說的,反正過了一會兩人心情似乎都好了許多。王燦坐過來聊天,李子君陪夏思雨閑聊。
  李子君性格開朗,而夏思雨也是活潑可愛,兩個人倒是很快就聊得熱乎起來,嘻嘻哈哈的笑著,一掃剛才的不愉快。
  陸景拍了拍王燦的肩膀,“怎么樣,心情好點吧?”王燦點了支煙,“還行,我回去要鍛煉下,身手不行。”
  陸景笑道:“你這是緣木求魚,你看劉小山他們幾個不是到處混嗎,除了咱們倆敢打他以外,他何時挨過揍。我給你出個法子,第一,以后不要去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玩,小雨要真喜歡玩搖滾,把樂隊請到別墅里給你們唱,邀請幾個朋友,一樣熱鬧,氛圍很好。第二呢,你以后學學唐悅,擺擺王公子的架子,帶幾個跟班,有事自然有人頂著。”
  王燦道:“學唐悅那樣,我媽首先就要抽我。別墅?我那里有別墅。”
  陸景笑著搖頭,“別墅可以租嘛,又沒讓你買。請個樂隊一晚上能要多少錢?相信我,超市股份的今年分紅絕對夠你這樣玩幾回。”
  周俊華問道:“超市?你們倆在搞超市?”陸景把超市的情況簡單和他說了說。周俊華看陸景的眼神似乎有點變化。
  一直觀察著這邊的李子君就知道,周俊華心里是有些失落。周俊華發現了陸景比他強的地方,難以接受。畢竟陸景一直就是一個廢材般的存在,突然間在商業上變得有些天賦,讓他有些轉不過彎來。
  李子君掐了他一把,在他耳邊小聲道:“你讀軍事院校的,關注商業干什么?你的路不在這里!”
  周俊華猛然醒悟,他的心態也調整過來,心說:“我不會比陸景差。我的未來一片光明。等到以后我走到一定的層面,再與陸景比,自然比他強。”
  看著李子君明艷的臉龐,突然覺得這個大大咧咧,說話直來直去的女孩真的還不錯,心里對家里要求兩人處朋友的想法也不那么抵觸。
  幾個人就這么隨意的聊著,喝著酒,反倒是很有些小時候的感覺,剛才一堆兒時的玩伴在一起卻沒有這種感覺,真是奇怪。
  酒吧的音樂換成了《yesterday_once_more》,悠揚舒緩的節奏如同敲在了人的心里。
  “這是昨日的重現
  無比惆悵,無比惆悵
  回首過去的幾年
  我曾有過的歡樂時光
  今天似乎更加悲傷
  一切都變了”
  幾人都安靜的停下來,靠在座位上,仿佛這幾句英文的歌詞勾起了他們對兒時的回憶,但那純真的友誼已經一去不復返,大家在一塊喝酒再也找不到那種感覺。
  一曲畢,余音裊裊。
  半響,王燦感嘆了一句。“大家在一起的味道變了。還不如我們幾個小坐一會兒。”
  周俊華笑了一下,心里也有這種感覺,起身去上廁所。那邊李子君還在和夏思雨聊著胸部發育的問題。
  陸景沒好意思偷聽,拍了拍王燦的肩膀,“有沒有怪我罵明秀?”
  王燦搖頭,“她有時候說話太過分了,要知道李菲菲出色不是她出色,她是在狐假虎威。小時候她不是這樣的。”
  陸景看了一眼遠處一位精致的美女,眼神變了變,認出她是誰來。他淡淡的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我們強求不得。李菲菲現在和你關系怎么樣,有沒有怪你幫我打架。”
  “一切照舊,沒什么影響。我又沒罵明秀。她八月十二日去美國,先過去讀一段時間的預科班。她邀請我去機場送她。我答應了,有沒有什么要我交給她的。”
  “算了。”陸景搖頭,心里頭有些惆悵,拿出煙遞了一支給王燦。最近煙癮有些大,陸景也就沒有再去順老頭子的煙,換了前世里他最喜歡的中華煙。
  王燦笑了一下,接過煙點上。他看得出來陸景瞬間流露出來的情緒。李菲菲在陸景的心里始終是有著重要地位的。
  初戀的感情,誰能夠輕易的在心中抹去。不管酸甜苦辣,到老的時候都會有著一份屬于它的記憶。
  “走開!”一聲清脆的嬌喝在酒吧里響起,破壞了剛才悠揚的音樂營造出的氛圍。陸景臉色有些不愉,站了起來,“那美女是我的熟人。”說著,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
  王燦無語的搖搖頭,拿起啤酒喝了一口。
  ps:下了新書榜,明顯露臉的機會變少了。求收藏,點擊,推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