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607 注資立豐地產

“把莫美人約出去干嗎去了?”陳笑走到餐臺處,略顯親昵的湊在陸景耳邊,笑吟吟的小聲問道。
  她倒是極為詫異莫心藍怎么會在景華國際學校的校董事會里擔任獨立董事。
  “和她談注資立豐地產的事情。”聞著她身上好聞的香氣,陸景取了一杯雞尾酒笑說道。
  陳笑今晚穿了件黑色的晚禮服,嬌小玲瓏之余有著別樣的冷艷感。陸景都想這么喂她一口酒。
  “哦。她同意沒有?”陳笑笑著問道。
  “同意了。莫氏集團名下的房地產業務一直沒什么大進展。能整合到立豐地產當中去,莫心藍不會拒絕。我準備說服董叔叔將龍盛國際的地產業務也合并到立豐地產中。”陸景微微抿了口酒,目光環視了酒會現場一圈,微笑著說道。
  明艷照人的關寧正在和宋雨綺說話。身邊圍了一圈人。她也是景華國際學校董事會的成員。
  陳笑哦了一聲,眼波柔媚的瞥了陸景一眼,“你讓宋雨綺住在新豐公寓里,關寧沒說你啊?”
  她自然是知道宋雨綺和陸景那點故事。
  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轉移了話題,“我給你說件重要的事情。你覺得我們和董叔叔、莫家三家資本融合起來如何?這會是我們未來財團的基石。”
  他一直在思考著景華未來的道路。莫心藍同意將莫氏集團的地產業務并入立豐地產,讓他心里長久思考的東西形成一個清晰的思路。
  如果,他有足夠的時間。當然是可以憑借他一己之力建立財團,構建一個屬于他自己的商業獨裁帝國。
  但是。任何一個人都很難在短短的十幾年之內,建立一個巨無霸式的一流財團。縱觀世界上那些財團。無一不是經歷了家族幾代人的積累和發展。
  因為,對他而言,與其他資本進行合作,逐步的融合,是成為一流財團的可行之路。這和公司資產的兼并重組、做大做強是一個道理。
  當然,為了保證財團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合作伙伴必須要慎之又慎。董坤城和莫心藍就是他選定的合作伙伴。
  “啊?”陳笑微微愣住,吃驚的看著陸景,這么重要的事情。他就這樣和她說啊?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給她確認自己剛才說的話。
  看到陸景認真的表情,陳笑敲敲額頭,想了想,說道:“呃-,都被你嚇住。應該沒問題。”
  她這么短的時間就做出判斷,除了對陸景能力和眼光的信任之外,還因為董坤城和莫心藍實際是陸景的合作伙伴。
  董坤城和陸景的私交很好。而且,陸景在新虹百貨持有股份。董坤城也在景和電子持有股份。蘇蘭電器的發展資金是陸景和董坤城聯手注資。并且。陸景正在委托董坤城出面在澳洲柏斯探測鐵礦石。
  莫家與劉家剝離之后,除軍工企業的業務之外,手機、電器、醫藥都被景華滲透得厲害。實際上,陸景以前給她說的。對莫家的產業進行滲透從而控制莫家的意圖已經實現。
  只不過,陸景現在和莫家和解了,也不會有控制莫家資本的意圖。事實上。就資本的融合度而言,莫家與陸景手中資本融合度比董坤城更高。
  得到陳笑肯定的答復。陸景笑了笑,“我過兩天去香港和董叔叔面談。先把注資立豐地產的事情定下來。資本融合的準備工作慢慢做。”
  新虹百貨與天藍國際和解之后。董坤城的精力一直專注于龍盛國際的地產業務以及投資業務。辦公地點也搬到的香港去。
  陳笑無奈的白了陸景一眼,“我們兩個人在這兒三言兩語就定了啊?是不是得召開景華的董事會通知一聲?”
  “我先去和董叔叔談過之后再說。還有莫家那邊,我估計還得和莫陪英見一面。”陸景微微一笑,目光沉毅的說道。
  按照經濟學的定義,財團是有極少數金融寡頭控制的壟斷集團,通常包括少數大銀行、保險公司以及為數較多的工礦企業、商業企業和交通運輸企業。
  同時,財團還會將觸角擴展到文化、教育、科學、衛生、出版各個領域,甚至包括政府機關等上層建筑。
  除去所必須要有的銀行、綜合商社、制造企業這些必要條件外,簡單一點說,一家公司或者一群資本的力量要在省市、區域、國家、地區擁有極大的影響力才能稱之為財團。
  景華現在和莫氏集團、龍盛國際的資本進行合作、融合,只是在資本上擴充。這只是資本力量糅合的雛形。要成為財團,路還很長。
  朝陽從天際升起,朝霞燦爛。隨著江大校園里這幾天開學軍訓例行的軍樂聲響起,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和關寧溫柔的吻別之后,陸景拖著行李箱和宋雨綺下樓。坐車前往江州機場。他今天和楊玉立、莫心藍一起去香港。
  “你也太心急了吧?難道是百泰集團最近又給你們出難題了?”機場大廳里,莫心藍笑盈盈的和陸景打著招呼。
  “在江州百泰集團能玩出什么花來?”陸景笑著說一句。給莫心藍介紹了楊玉立,幾人就準備登機。
  三人的助理都站在一旁相互交換著名片。景華跟過來的內勤員工忙著辦理登機牌和托運行李。
  過了安檢,往登機口而去時,卻是發現側前方的通道處,蘇遠和葉靜雨也帶著隨行人員往前面走。
  “他們這是去哪里?”陸景放緩腳步,側身問莫心藍。
  莫心藍笑著說道:“我哪里知道。”她前天晚上才回絕了蘇遠邀請她投資新問商業區的邀請。這會也不想快步走上去和蘇遠打招呼。陸景放緩步子正和她意。
  比起陸景的大手筆,蘇遠的遠大集團在地產業務上就顯得成長潛力不足。怎么選擇她不難做出抉擇。
  她還不知道陸景這次去香港還有著融合三家資本的目的。
  看著莫心藍談笑自若的和陸景說話,甚至還有一絲常人難以發覺的親密。宋雨綺心里郁悶的撇撇嘴。
  想著陸景給她說的,這次去香港的目的是要準備融合莫家和董坤城的資本。心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上人家女兒了!”
  “葉小姐,他們去香港。”葉靜雨的助理走回到12號去建業的登機口。微微躬身,在葉靜雨耳邊說道。
  葉靜雨隨意的擺了擺膝蓋上的白色mp3,對蘇遠道:“你說他們去香港干什么?”
  剛才陸景那一幫人在機場通道里也是極為惹眼的。她和蘇遠自然留意到了。
  “不清楚。黃容山不是要從香港去建業嗎?到時候讓他關注一下,應該能知道點什么。”蘇遠略一沉思的說道。
  前天晚上,莫心藍拒絕他的邀請共同開發新問商業區讓他的計劃有點受挫。在決定支付6個億的現金給百泰集團換取會楊地塊之后,遠大集團的資金有些吃緊。
  莫心藍這個時候和陸景在一起讓他心里有根刺隱隱作痛。
  葉靜雨撇撇嘴,雙手攏在胸前,“那時間太長了,我還不樂意。蘇遠。你真打算把遠大電器的股份出售給永輝集團?”
  遠大電器盈利和業績都很好,如果蘇遠要賣掉遠大電器的股份,二叔的永輝集團肯定很樂意接手。這將是永輝集團在蘇江省壓過盛泰電器之后的又一次突破。
  “當然是真的。我現在手頭差一些資金開發手里的土地。”蘇遠眼神微微的一動,旋即微笑著解釋。
  機場廣播里播報著登機信息,葉靜雨笑著站起來,聲音嬌脆的說道:“我二叔肯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價錢。走吧。我們登機。”
  “瑪里戈壁。”電話掛斷的嘟嘟音歘來,高逸立即憤怒的把手中的手機砸在地板上。
  百泰集團在江州虧損8個億的事情被捅到了家族的董事會那里。他打算慢慢的尋找新的贏利點來彌補虧損的計劃落空。
  作為懲罰,他今年在家族里面的分紅和未來的權益都將大幅削減。這和前些天被家里的長輩罵幾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剛才是一個相好的子弟給他說了這個信息。
  他在高家里面并非沒有競爭對手。
  給了一疊錢,將晚上從南陽街酒吧里帶到公寓里卻磨磨蹭蹭不肯脫衣服的長發師大女生打發走。高逸拿起座機給胡興流打電話,“老胡,來我這兒一趟。”
  就整個江州的美女聚集地而言,位于新月湖畔的幾所高校附近的南陽街無疑是首選。高逸在公寓7號樓10層買了房子。
  半個小時候。胡興流按響門鈴。
  “老胡,我們現在怎么辦?”將胡興流請到客廳沙發上坐下,高逸急不可耐的問道。
  聽著高逸的話。胡興流心里還是有些受用。我們。確實,他現在和高逸是一根繩子上的蚱蜢。要是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業績不佳。高逸在高家的前途固然要大受影響,他在百泰集團內部也沒有上升空間。
  “我們上次在江州市的高新開發區和遠大地產合作也拿了一些地。這部分土地要盡早開工。另外,我們還需要尋找到新的利潤增長點。高少覺得覺得收購襄水五汽怎么樣?”
  對汽車的前景他是很看好的。重要的是,高家的企業里面也有汽車企業。
  高逸皺眉,直接的說道:“襄水那里一頭黑,我覺得有風險。”
  胡興流笑了笑,說道:“省委李秘書長那兒你是不是可以去拜訪下,聽聽他的意見。襄水怎么說都是楚北下屬的市。”
  省委秘書長李學平?高逸點了點頭。
  兩個小時后,高逸滿臉笑容的坐到車里,旋即臉色一變,將李學平的意思轉述給胡興流聽:“李秘書長的意思是要等等。”
  胡興流愕然。旋即苦澀的一笑。還得想其他的辦法來彌補業績上8個億的虧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