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606 人來人往

周四,陸景剛接了從云春返回江州的關寧,卻是意外的接到郁揚的電話,“陸景,襄水的陳市長想和你吃頓飯?”
  “哦?你什么時候成了他的說客啊?”陸景在新豐公寓的書房里說道。新月湖的高校陸續開學,窗外的南陽街上已經恢復繁華和熱鬧。
  “嗨,奮揚公司不是和昆成汽車談好采購的事情了嗎。我準備在襄水建廠。和陳市長打過交道。”郁揚稍稍解釋了一下。
  他知道昆成汽車得了陸景的指示,要收購襄水五汽,但是目前昆成的談判團隊全部撤回到江州。這個動作還是讓襄水里的人慌了神。
  陸景笑呵呵的道:“昆成汽車撤回到江州只是一種談判策略,我晚上要和關寧一起吃飯。沒什么要緊事的話,定在明天中午吧。把唐彤喊上一起。”
  未來表姐夫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哈,也不怪陳市長慌了神。聽說襄水市的常務副市長麥朝暉到江州來了。那就明天中午吧。”郁揚心里很是舒服,笑著說道。
  “麥市長,來了。”秘書小高滿頭大汗的小跑這從楚北國際大酒店外面進來。中午時分,太陽太烈,領導可以在空調處休息,他卻得在外面等著。
  麥朝暉掐滅煙頭,從酒店大廳一角紅色的木椅上站了起來,“走吧,我們去外面等。”雖說老領導已經調到蘇江省去,對他的女婿不用這么講究。但是誰讓他有求于人呢?
  麥朝暉在黃海活動了兩周。硬是沒有人愿意來襄水市收購襄水五汽。蘇遠將是他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蘇總,風采依舊啊。”麥朝暉握著蘇遠的手,用力的搖了搖,十分客氣的說道。
  蘇遠笑著點點頭,將身邊的高逸介紹給麥朝暉認識。麥朝暉客氣的寒暄著。
  說笑著,進了楚北國際大酒店餐廳的包廂。酒席是清淡的淮揚菜。酒是茅臺。席間邊喝酒邊聊,高逸逐步明白事情的原委。
  這位襄水市的常務副市長想要蘇遠去襄水投資收購襄水五汽,而蘇遠卻是希望他去襄水投資。他今天本來是約蘇遠談會楊地塊的事情。蘇遠卻說中午有人請他吃飯,正好一起。沒想到是這么回事。
  “雖說國內的轎車市場正在不斷的擴大,但是。我對收購襄水五汽沒什么興趣。”飯后。高逸和蘇遠在楚北國際大酒店的行政套房里談事情,高逸說出自己的想法。
  蘇遠只是輕輕的笑了下,“目前正在收購襄水五汽的昆成汽車公司被襄水市2億的高價嚇退。但是收購成功的可能行依舊很大。高少大概還不知道昆成汽車是景華控股的下屬企業。”
  “哦?”高逸眉頭一揚,明白蘇遠的意思。說道:“我聽說你和陸景也很有些過節。遠大集團為什么不投資襄水五汽呢?”
  既然收購襄水五汽是好事。蘇遠為什么不自己干?
  “我打算以六個億的價格接手百泰集團的會楊地塊,再加上江州市里正在催促我盡快開發高新開發區和新問的土地,我并沒以多余的資金去襄水盤活一家汽車企業。收購襄水五汽可能在三千萬到四千萬左右。但是要想襄水五汽產生效益,估計得追加投資。可能不會少于2億。”蘇遠微微一笑,說出想好的說辭。
  真實的情況卻是他爸分析過:襄水的熊派力量要么易幟被收編,要么被孫雄志達到,總之不會繼續靠近他岳父。所以這種時候,他怎么肯去襄水投資。
  高逸眼神微微一凝,想了想,說道:“去襄水收購的事情我再考慮考慮。遠大集團六個億接手會楊地塊太少了,這還不到百泰集團那地價格的一半。”
  蘇遠抱著肩膀耐心的道:“會楊地塊本來最高估價就是在12億左右,百泰集團多出了2億,原因我也知道一些。”
  “我考慮下。遠大集團開發高新開發區和新問片區的地塊有沒有興趣引進新的投資者?如果我們能就會揚地塊的價格達成一致,我可以考慮不收現金。”聽著蘇遠暗示的話,高逸心里略微有些不舒服的說道。
  蘇遠心里哂笑:你想得倒是挺美的。還想著置換。高新開發區和新問這里明顯會是江州的第三商圈,我有必要把未來的收益讓給你嗎?
  “暫時還不需要。如果有需要我會向高少求助。”
  高逸碰了個軟釘子,心里很不痛快。和蘇遠說了幾句話,就告辭離開。
  蘇遠雙手撐在窗臺上,俯視著窗外若蘋果般大小的人群、車流,冷冷的一笑。
  高逸推薦遠大集團去楚北之外發展,本就是包藏禍心。他自然不介意在高逸身上落井下石。
  6個億的價格拿到會楊地塊,百泰集團就虧損8個億。陸景這一道擺得高逸夠難受的,嘿嘿,自己也正好摘個桃子。
  就算遠大集團要去楚北之外發展,下一步肯定是將重心放到建業去。畢竟岳父在那兒。問題是父親不同意自己的公司去建業經營。
  蘇遠想了想:要打電話問問莫心藍,看她有興趣投資新問片區的開發沒有。否則,遠大集團支付6個億給百泰集團,資金鏈會有些壓力。
  悠揚的小夜曲飄響在酒會現場。酒會場地中間擺放著一個景華國際學校的沙盤模型。
  宿舍樓、教學樓、實驗樓,操場、泳池、體育館、圖書館、餐廳、食堂整齊有序的排列著。幼兒園區、小學區、初中區、高中區各自規劃的盡然有序。
  景華國際學校的一切便是按照這個規劃來建設的,已經完成幼兒園區、小學區、初中區。
  陸景和景華國際學校的校長杜一波簡單的聊了幾句。就退開。這個時候和杜一波呆在一起,實在太惹眼。他沒興趣成為全場的焦點。
  今天這個酒會除了宴請景華國際學校的董事、還邀請了江州的一些名流。江州聽說過他的人不少,但是認識他的人卻未必有多少。
  “怎么,酒會不和你的心意?”莫心藍回頭看了眼燈火輝煌的景華國際學校行政大樓。
  月光皎潔的落在景華國際學校校內的白色馬路上。馬路兩旁是茂密的樹林。
  “那倒不是,我有事情和你談。”陸景笑著指指馬路:
  “這是通到校內大操場的路,朔膠跑道、人造的草皮,很是干凈。我們去走走?”
  莫心藍穿著粉色的單肩晚禮服,頭發盤起來,修-長白-皙的頸脖上帶著一串項鏈,交輝相映。高貴優雅的氣質盡顯無疑。
  “什么事情?這么慎重其事的約我出來談。”莫心藍微笑一下。點點頭。跟著陸景身邊往馬路盡頭走去。
  營造談話氛圍也是談判的一種技巧。而陸景無疑正在營造一種朋友式的談話氛圍。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
  “立豐地產想要和百泰集團競爭,我覺得需要引進一些投資者。你不是對國內的地產行業很感看好嗎?有沒有興趣投資立豐地產?”陸景扭頭看著莫心藍,坦率的說道。
  月光落在莫心藍精致的臉蛋上,讓那有著瓷器般精致感的額頭、眼睛、鼻梁、嘴唇仿佛蒙上一層飄渺的白紗。有著獨有的女人魅力。
  再配上她粉色的單肩晚禮服。雪-白的香肩半裸著。完美的酥-胸曲線起伏,到小腹和腰肢處又收斂,若美人魚一般。性-感迷-人。是男人都很難抵御她的這種誘-惑。
  莫心藍嬌笑道:“你不是才坑了百泰集團一把嗎?怎么還想著和他們競爭?”
  陸景笑了笑。“哦?你聽誰說的?”
  “蘇遠說的。高逸惹到你可真夠慘的。至少要虧6個億。蘇遠邀請我投資江州市新問商業區的開發。怎么,你們都知道我有閑置的資金嗎?”莫心藍風情萬種的嬌笑著說道。兩枚銀色的耳墜在月華的反襯下泛著幽光。極為美麗。
  陸景微微一笑,“莫氏集團的家底我還是知道。”
  莫心藍笑著看了陸景一眼。這話說的也太自信了,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事實。
  莫氏集團的幾大主營業務:百貨商場、手機、醫藥、家電。這幾大主營業務都和陸景有交集,他要真查莫氏集團的家底,估計能估算得八-九不離十。
  “我準備同時邀請董叔叔的龍盛國際注資立豐地產。最好是將龍盛國際的資源和立豐地產整合起來,組建一家規模更大的地產公司。”陸景輕輕的打個手勢,示意兩人繼續前行。
  莫心藍臉上微微露出震驚的神色。
  她和董坤城的龍盛國際合作過,龍盛國際的資產差不多有30億。而莫氏集團的地產業務也有5億左右。
  立豐地產要整合這兩家的業務,至少得有35億的資產才能避免主導權旁落。但看陸景的語氣,似乎,立豐地產的資產比這還多。
  莫心藍自是不知道立豐地產在整合之后已經達到57億。
  “我似乎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了。”莫心藍輕笑一聲,看著空寂的大操場。兩人置身其中,突然的心里有些難得的親密感。這是空間所營造出來的感覺。
  陸景點點頭,笑了笑,“我們是繞著操場走一圈還是現在調頭回去。”
  “你這可是過河拆橋。我才答應注資,你就要返回酒會,陪我走一會很難受嗎?還是說擔心回去關寧審問你?”莫心藍嬌笑著說道。
  陸景笑著回擊道:“你還是擔心我會不會起別的念頭吧。這個地方,你叫破嗓子未必有人聽得見。”
  莫心藍嬌笑著橫了陸景一眼。陸景這是承認她很有魅力。
  兩人剛返回酒會現場,莫心藍的助理拿著手機過來,“心藍姐,遠大集團的蘇總打電話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