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605 點燈熬油

游說江州市政府更改城市規劃的事情很順利。陸景自然不會直接去找大哥陸江說這件事。那顯得太兒戲——一個市的城市規劃怎么可能因他輕飄飄的幾句話給改變。
  陸景分別拜訪了漢北區區委書記鄧榮豐、分管城建的副市長顧日輝。最終的方案會有漢北區主動提出,由顧日輝提交到市長辦公會上討論。
  朝陽紅彤彤映照在新豐公寓東面。只有樓道陰影的地方才感覺到些許的涼爽。縱然到了九月初,江州仍然沒有半分秋意。
  “哥,你怎么開這么女性化的車?”坐到紅色寶馬的副駕駛座上,謝清歌輕笑著問道。
  車內的很多小裝飾都是女子用的物品。
  “今天送你去機場,我順路還要接人。”陸景笑著說道。看謝清歌沒有系安全帶的習慣,身子探過去將安全帶拉出來幫她系好。
  景華國際學校前天就已經正式開學。周五晚上景華國際學校的董事會會有一個見面酒會。方琴今天從京城來江州。
  他送謝清歌到江州機場。正好接方琴回景華公寓。索性就把她的車給開出來了。
  謝清歌杏仁式的大眼睛里黑白分明的眼眸滴溜溜的轉動著,盈盈的淺笑在嘴角微微的蕩漾開,“哥,我認識這車的主人不?”
  “想認識啊?我回頭給你介紹。”陸景笑著發動汽車往江州機場而去。
  謝清歌明秀清麗的臉上露出個動人的笑容,“我才不要認識。哥,怨不得清芷說你是大色-狼呢。到處沾花惹草。”
  說著話,偷偷的看了陸景一眼。心里倒真怕他生氣了。
  被謝清歌說他到處沾花惹草,陸景老臉微紅,忙轉移話題,“清芷最近怎么樣?有段時間沒和她聯系了。”
  “挺好的啊。她和晚瑤去香港玩了一圈就回京城了。也不知道她在家里玩什么。”謝清歌微微一笑,略微有些感嘆的說道。
  陸景哦了一聲,點點頭。董晚瑤已經到了美國。前些天和丁靈打電話時得知她在董冰那兒。
  董家那邊已經傳來正式的消息,董晚瑤身上的婚約被解除。她銀行卡里有五千萬,也足夠她做環球旅行了。
  謝清歌的飛機是上午九點。方琴到江州的飛機是十點半。送了謝清歌離開,陸景輕松而悠閑的坐在機場里的一間咖啡館里。拿了一本雜志漫無目的的翻閱著。
  忙過前面幾天的游說工作后,他也清閑下來。
  地產行業本身就是一個由政府主導的行業。百泰集團雖說是個龐然大物,但是高逸想在江州和自己扳手腕還差點火候。
  當然,出了江州、楚北,在地產業務上,百泰集團還是會占盡上風。
  “琴姐!”在接機大廳里,陸景等到了前來江州的方琴。她穿著得體的橘黃色連衣裙,領口綴著簡約的蕾絲,頸脖子掛著銀白色的項鏈。豐-腴的身材展露的淋漓盡致,有著成-熟豐潤的美感。
  “怎么黑了點?”方琴溫婉的讓陸景牽著她的手,柔柔的一笑,仔細的看著陸景。心里灼熱的相思才有些稍稍的緩解。
  “有嗎?可能是前些天去襄水爬了山。又在云春玩了幾天。”陸景笑著接過方琴的行李箱,一起走到停車場。
  “你怎么把我的車開過來了。”紅色的寶馬急速的往景華公寓而去,車內,方琴略有些驚訝的笑問道。
  “我不想待會有人打擾我們。”陸景打著方向盤,壞笑著說道。
  方琴嫵媚的看了陸景一眼,臉上飛起紅霞。被他一句話撩得情動,心里壓抑的思念突然的泛濫開,身體里某種感覺仿佛洪水猛獸般的沖出來。
  …
  景華公寓16號別墅里,細膩柔軟的嬌吟聲譜著一曲曼妙的輕歌,誘人心魄。
  若騎士起伏,似驚濤拍岸,海潮陣陣。良久方歇。
  “景少,有時間出來喝杯茶沒?”下午時分,陸景卻是接到陳躍信的電話。
  因為襄水市委對襄水五汽離譜的報價,昆成汽車的談判團隊前些撤回到江州。
  據說,襄水市里有不同的聲音發出:認為市委有些人就是豬鼻子插大蔥,裝象。現在好了,投資商被嚇跑了。不懂經濟,還要指手畫腳。耽擱襄水市的發展時機,是要負歷史責任的。
  陳躍信這時候來江州,想必是帶著優惠條件,準備繼續說服昆成汽車去襄水投資。
  “改天吧。我現在有事情。”陸景撫-摸著懷里方琴那對如玉似雪般白-暫與豐-挺的恩物。駕車回到景華公寓后,在浴室、臥室里自是幾度纏綿。這個時候他真沒心思去和陳躍信喝茶。
  “…,好吧。我這幾天都在江州。景少有空給我電話。”陳躍信微微一愣,沒料到陸景一口回拒絕他的邀請。
  陸景笑了笑,掛了電話。陳越信終究是心急了些,沒明白關鍵。孫雄志到現在還沒給他打電話就是明白:
  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對昆成汽車和襄水市而言,是合則兩利的事情。目前這個情形不過是昆成汽車在對襄水市委某些人施壓。
  方琴溫柔的轉過身子給陸景蓋上空調被,又舒服的卷縮在他懷里,激蕩的體驗之后,她更喜歡這樣和他溫存,仿佛整個身心都屬于他,“你要有事就去忙吧。我再休息會。”
  陸景托了托她的圓臀,剛才就是這個體姿和她享受了一番交歡的樂趣,“不要緊。是在襄水一筆收購的事情。我只需要給出大致的方向就行。具體的事情有下面的人去辦。”
  辦好市里更改漢北區會楊商業區的事情之后,他接下來的任務是給立豐地產尋找有實力的投資者。襄水的事情,交給翟伯慎去辦就行。
  …
  “心藍,你最近來江州的次數比較多。”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觀景走廊的咖啡廳里,蘇遠喝著咖啡,閑淡的說道。
  “正英醫藥在月湖縣建立研發機構和醫藥產業園,我不來得勤一些不行。最近聽說江州市里在新問要搞個商業片區,遠大集團在那兒囤著有大量的土地。我可得恭喜你啊。”莫心藍微笑著說道。只是,現在聽蘇遠喊她心藍,心里微微覺得有些刺耳。
  “恭喜?我正為這件事發愁。高新開發區、漢北區的主要領導這幾天都請我過去喝茶座談。要求遠大集團要盡快開發手里的土地,配合江州市里的城市規劃,否則將會無償的收回。據說江州市里馬上會出臺土地回收的暫行條例。這一開發,遠大的地產的資金周轉就很成問題。”蘇遠苦笑著搖頭,說出這么一番話來。
  莫心藍輕輕的點頭,微微抿了一口咖啡,有些明白蘇遠今天請她喝咖啡的用意。
  “唉。我是受了無妄之災。這件事是因為百泰集團搶了立豐地產在會楊的地。陸景為手下的人出氣,硬是調動關系,更改了江州的城市規劃。嗨,也不算是更改吧,就是說服市里先開發新問商業區,再開發會楊商業區。百泰集團這下子算是虧到姥姥家了。保守估計五六億的虧損是有可能的。”蘇遠解釋整件事的曲折。
  陸景推動更改江州城市規劃的事情又怎么能瞞得住人。
  “那百泰集團在江州的負責人不是要氣得吐血?”聽了蘇遠的話,莫心藍咯咯嬌笑。蘇遠說“搶”,想來,百泰集團拿下會楊的地也沒用什么好方法。
  這還真是她所認識的陸景:不惹人,但絕不肯吃虧。
  對朋友而言,陸景這人是個好朋友,但對敵人而言,他也絕對是個最冷酷的敵人。
  “心藍,有沒有興趣和遠大地產一起開發開發區和新問的土地。”看到莫心藍突然露出的美麗笑容,蘇遠心臟都跳了下,說出今天邀請她出來的目的。雖說遠大地產的融資渠道不少,但是能和這個尤物走近,他還是很樂意的。
  “我考慮一下。”莫心藍笑著說道。房地產行業一直是她中意的。之前和董坤城的龍盛國際在香港合作了一次,賺了不少利潤。只是,莫氏集團本身的房地產公司還是很弱小。
  蘇遠笑著點點頭,“心藍,我很期待和你的合作。”
  …
  資本市場雖說不算是完全的零和游戲,但是有人歡喜自然是有人愁。高逸這幾天的心緒極為不佳。
  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拿下會楊的土地本來是一件極大的利好。百泰集團在江州的業務可以藉此上一個臺階。
  但是,誰能料到,陸景那癟三居然玩出下三爛的手法,推動江州市政府更改了城市規劃,轉而開發新問商業區。百泰集團捏在手里的土地頓時成了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老胡,你說現在怎么辦?”百泰集團的辦公室里,高逸沉著臉問胡興流。他剛剛被家里的長輩打來電話罵得狗血淋頭。
  “我們要引入新的資本方來共同分擔開發會楊商業區的風險,要么壯士斷腕,將手中的地塊轉手賣掉。”胡興流眼睛精光一閃,小心翼翼的說道。
  上次出了個主意:收買立豐地產的內部人員拿到立豐控股的底價。相當完美。但是,這件事也是陸景出手對付百泰集團的原因。他現在唯恐被遷怒。
  “現在擺明會楊商業區是個坑,誰肯往下跳?”高逸郁悶的說道。
  胡興流說道:“高少,可以考慮和遠大集團的蘇遠接觸一下。遠大集團要是想走出楚北,或許我們能提供一些幫助。”
  幫助?高逸瞇著眼睛想了想,“我知道了。”
  高家幫助的企業多半都成了高家的附屬企業。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