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602 九眉山

身后宋雨綺抽泣著柔聲道:“對不起…,我…”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宋雨綺的手背,溫和的笑道:“別哭了,好好的一個香美人都快變成林妹妹了。”
  看她傷心的樣子,他心里也有些感觸。終究是無法對她太狠心。
  “我早點把這個鎖給你的話,今天是不是能免挨這一口?”陸景將宋雨綺摟到懷里來,伸手輕輕的擦了擦她臉蛋上的淚花。
  宋雨綺羞澀的低頭,伏在陸景的胸口,沒好意思說話,剛才心里幽怨,下口太用力了些。
  陸景拍了拍她的俏臀,沒再笑她,說道:“你啊,就和小孩子一樣。不知道給人當情人的壞處。不能正常的牽手逛街、不能光明正大的一起吃飯、不能正常的發短信、打電話…”
  聽著陸景老氣橫秋,似閱盡滄桑一般的話,宋雨綺也不沒覺得奇怪,和他相處,感受到的是成熟、讓人心靜的特質。在他面前,不自覺的就有些任性。
  “你就會騙我。我又不是真的是小孩子。如果真那么可怕,紫琪、秋蘭姐、陳總、關寧怎么都愿意和你在一起?”宋雨綺抬起頭,眼眸看著陸景。
  陸景笑著搖頭,思緒有些飄忽。一張張宜喜宜嗔、美麗動人的容顏在腦子里浮起。生命里出現的這些女孩啊,又有哪一個是舍得放手的呢。
  其實,心里也沒多少糾結。與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快樂的時光填滿了記憶。時光重走一遍,他還是會選擇和她們在一起的。
  看著擁抱著自己的男人思緒飄走。宋雨綺輕喚道:“陸景,是不是我不夠漂亮。所以你對我沒那種感覺?”
  陸景沒好氣的捏了下她揚起來的臉蛋:“盡說胡話。對你沒感覺的話,那怎么沒見我在街上隨便找個女孩子抱著?”
  他對宋雨綺并非全無感覺。但是也沒到和吳璇那種炙熱愛戀的程度,更沒有和其她幾個女孩那樣刻骨銘心、水乳交融的感覺。所以面對她時,有時候心里也會有些顧慮。畢竟,這對她來說是不公平的。
  “哦。”宋雨綺心情突然的變得輕快,嘴角帶著一絲微笑,靠在陸景的肩頭,“那怎么…”
  “感情這東西要看兩個人能否擦出火花。而且,女人絕情起來比男人狠多了。我是想著你哪天要離開了,萬一我把你裝到心里。再撕心裂肺的掏出來,我不要心痛死。”陸景溫柔的拍拍宋雨綺的背,說出他的想法。
  宋雨綺啊了一聲,低頭淺笑,雙手緊緊的抱著陸景的腰,好一會,心里那種發緊似的喜悅才淡了些,“非要我把心剖開來給你看,你才明白嗎?”
  說著。拿起陸景的手,讓他的大手覆蓋在心口。隔著薄薄的白色棉質襯衣,胸口的乳-峰被他的手觸碰著,臉蛋有些緋紅的羞澀。眼眸子動情的看著陸景,輕聲道:“你能感受得到嗎?我的心思…”
  看著她淚痕干了的容顏,秀眉美眼。陸景輕輕的點頭,將她抱到懷里。滾燙的情話讓他還能說什么。
  長久的相擁。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宋雨綺舒服的靠在陸景懷里。心里感覺和他親近了許多,輕輕的笑道:“陸景。櫻花園是為秋蘭姐建得吧?奢侈的浪漫呢!你怎么和她們說?”
  陸景微征,反應過來宋雨綺口中的她們是指誰,笑道:“要不你給我出個主意?你可是我的助理。為老板分憂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宋雨綺輕輕的啐了陸景一口,嬌媚的柔聲道:“助理的職責不包括這部分。不然我是真傻了。陸景,以后你再陪我去九眉山把那把鎖鎖在鎖情谷的索道上好不好?”
  陸景點點頭,微笑道:“這個要求肯定能滿足你的。哦,你一會把這套職業裝換了。你穿絲襪挺漂亮的。不過,在家里穿職業裝,我感覺怪怪的。”怎么都覺得像制服誘-惑似的。
  宋雨綺輕笑的恩了一聲,柔情蜜意的看了陸景一眼,看看墻壁上的掛鐘,道:“我們吃飯去?”
  陸景點點頭,“走吧。哦,對了,你回頭幫我查一下科訊手機的底細。”
  襄水市。林蔭遮掩的秋山飯店五樓1號房間。
  張惜明冷冷的頂著面前穿著秋山飯店藍色制服套裝,身材豐-滿的漂亮女人,“裘主任,對于謠言,要嚴厲查處。你是怎么做的?你的工作是怎么干的?”
  市政府接待辦主任、秋山飯店總經理裘娟額頭上冒著冷汗,低眉順眼的挨批。她按照孫市長的指示將那天晚上發生在秋山飯店的一幕傳了出去。
  現在市里孫市長在中層干部很有些威望。而常務副市長麥朝暉——長眼麥的威望卻是大跌,很多人背后都笑他:大麥長長,風吹倒一旁。
  但是張書記無疑是很不高興的。面對市委書記的威嚴,她腿肚子都有些抽筋。
  張惜明揮揮手,“你出去吧。”他心里已經下定決心要拿下她這個接待辦主任的位置。
  裘娟腦子嗡了一聲,失魂落魄的走出房間。領導不罵你,說明心里已經判了你死刑。
  十分鐘后,麥朝暉走了進來。張惜明心情不佳,背著手問道:“第一輪談的怎么樣?”
  麥朝暉道:“大致條件都談妥了。昆成汽車同意全部安置襄水五汽的條件。不過,襄水五汽的資產,我怕他們在評估的時候壓低…”
  他正在設法插手由陳躍信主導的昆成汽車收購襄水五汽的事宜。
  張惜明點點頭,回頭對麥朝暉道:“投資商那里你要抓緊時間尋找。襄水沒有有實力的投資商,你可以去江州找,再不行可以去東部、沿海地區找。”
  麥朝暉忙答應下來。“我過幾天就去江州,不把事情辦好。就不回襄水。”
  張惜明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好。就要這種干勁。襄水五汽的資產評估問題。你的擔心是對的。但是,市里還有我們這些老同志看著嘛。”
  八月二十一日,楚北省召開黨政副職干部大會。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唐陽在會上宣布了中央關于楚北省黨政領導班子職務調整地決定,由宋海俊同志擔任楚北省省委書記。唐陽、宋海俊分別在會上講話。
  出席這次會議的有:省級現職領導同志,原省級老同志,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協秘書長和省長助理,省紀委副書記,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協專職副秘書長,各市(州)黨委、政府主要負責同志。省直、中直各部門主要負責同志。會議由省長趙浩天同志主持。
  宋海俊表示:服從組織的安排,衷心感謝組織對他的培養,感謝中央和楚北省的同志們對他的信任。他將盡職盡責,盡心盡力做好工作,要承擔起黨和人民地重托。
  趙浩天在講話時說,剛才唐陽同志宣布了中央的決定,充分體現了中央對楚北發展的支持和關心。我代表省委省政府表示堅決擁護中央的決定,對宋海俊同志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
  八月二十三日,楚北省人事再次發生變動。由廖新直同志擔任楚北省省委委員、常委、宣傳部部長。段文凱同志不再擔任楚北省省委宣傳部部長、常委職務。另有任用。
  “來,咱們再喝一杯。”楚北國際大酒店的包廂里,郁揚舉起酒杯和陸景碰了一下。琥珀色的酒液歡快的轉動著。
  外人很難理解到最近楚北的人事變動是何等的兇險。師書記原來的下屬都面臨著被清洗的局面。他父親的位置岌岌可危。
  據說本來是要調整他父親組織部部長的職位,后來有位和陸家有些淵源的強力人物說了句話。改為調整宣傳部部長段文凱的職務。
  陸景笑著點點頭。楚北人事變動的內情他知道一些。勢力極大的豫北系遭到其他力量的阻擊。那天大哥估計和郁行知談的不錯。所以郁行知的位置沒有動。
  豫北系在楚北省力量的衰退已成定局。新來廖新直是靠近學院派圈子的干部。
  “我打算在楚北發展業務。唐彤回黃海辭職去了。她回頭會來江州。哦,你脖子上怎么回事?不是給人咬了吧?”郁揚好笑的指著陸景脖子上的創口貼說道。
  陸景苦笑著擺擺手,“不說這個。怎么想把公司業務發展到楚北來?”昨天晚上和陳笑在一起時還被她取笑了一番。雨綺那妮子下口太重。牙印怕是沒幾天都消不了。
  郁揚哈哈一笑,明白過來。肯定是被女人咬的,“昆成汽車不是在收購襄水五汽嗎?我想做昆成汽車的生意。昆成汽車現在在國內汽車的市場份額擴張的很快。我要是能說服昆成汽車采購我的汽車玻璃。對奮揚公司的業績來說可以上一個臺階。我預計需要在襄水投資建廠。所以,先讓唐彤來江州。”
  陸景眼睛奇怪的閃了閃,“你打算怎么說服昆成汽車采購你的汽車玻璃?”
  “我可以讓出10%的股份給昆成汽車公司,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動心。奮揚公司在黃海還是很有些名氣的。”郁揚微微一笑,自信的說道。
  陸景笑著道:“專業的汽車配件交給專業公司來做。翟伯慎應該會同意。忘了告訴你,昆成汽車是景華控股的公司。”
  “啊?你小子。早知道這樣我費什么功夫啊?我費了老大的功夫才和他們總經理翟伯慎搭上話。”郁揚吃驚的說道,旋即驚喜的笑了起來。
  這實在是個意外之喜。不過確實沒料到昆成汽車居然會是景華的下屬企業。景華什么時候涉足汽車產業了。真是不可思議。
  郁揚心里笑著搖搖頭:陸景投資什么行業自然沒必要和自己打招呼。唐彤那兒更是不會清楚景華的產業。嗨,景華如今是越發的強大了。
  和郁揚吃過飯,離開楚北國際大酒店返回新豐公寓的路上,陸景接到宋雨綺的電話,“陸景,已經查明,科訊手機的大股東叫葉靜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