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601 轉變

九眉山山頂的酒店叫做“云海天”。三個棣書大字,古香古色的牌匾。山上比較潮濕,各種物資都很匱乏。熱水定時供應。但是3888元一間的貴賓間除外。
  一起在大廳里吃了飯,陸景洗過澡去敲隔壁黃紫琪的房間。黃紫琪穿著粉白色的繡花睡裙,堵在門口,笑著看陸景,“你要干嗎?”
  陸景笑道:“找你聊會天。這個借口怎么樣?”
  黃紫琪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卻是讓開身子讓陸景進來。三個人訂了三間房間。她就知道陸景打的什么主意。
  山頂上晚風呼呼的想著。又有著都市里難以比擬的靜謐感。關了窗戶,坐在賓館的房間里,有種十分溫馨的感覺。
  陸景從背后摟著黃紫琪,用嘴唇將她的脖頸那里的秀發拱開,鼻尖輕輕觸著**頸脖上那一條條仿佛用玉石浮雕似的肌棱,“紫琪,你和徐詠碧開的裝修公司,打算怎么弄?”
  黃紫琪轉過身,伸手撫-摸陸景的臉,大眼睛笑得瞇起來,“我都還沒想好呢。我是不是挺傻的?”
  陸景心里柔情涌動,低頭吻她,柔嫩的嘴唇,香滑甜膩的小舌,纏綿了一會,才笑道:“怎么會?我以景華科技園創投的名義給你注資100萬。我可不想你起步時期太辛苦。”
  黃紫琪輕輕的笑了下,把頭靠在陸景的胸口,“我聽一會你的心跳。陸景,我怎么被你騙了呢?”
  陸景撫-摸著她睡裙下完美的俏**,笑道:“你這樣說我會很傷心。”
  黃紫琪嬌笑,皺著秀直的鼻梁,“你騙鬼去吧!喂,老實給姐姐交代,你心里裝了多少人?你別以為我不介意呢。”
  陸景撓撓頭,“你不是都知道嗎?”和紫琪的感情是紅顏知己般的。這些事他確實沒有瞞黃紫琪。
  黃紫琪嘴角浮出一絲淺笑,伸手在陸景腰間掐了一把,“我要聽最新的進展。隔壁你的那位助理算不算?你可是有段時間沒和我聊你的心路歷程了。”
  陸景笑著撩起她的睡裙,笑道:“現在不是匯報思想工作的時間,我們做點更有趣的事情吧。”
  說著話,輕柔的用力包抓那完美的俏**。彈-膩的感覺要讓他頭皮炸裂開。
  “唔--!”黃紫琪舌尖輕顫著呻-吟。繼而被陸景吻住了紅唇。胸、**都被陸景的手侵襲著。
  陸景輕柔的吻著黃紫琪粉潤的唇上,伸出舌尖撩她的貝齒,撬開來,探到她的口腔里尋找那香滑閃動的舌-尖。無法形容的銷-魂蕩魄感。
  陸景撫-摸著她完美的翹**,隔著小內-褲時輕時重的揉-捏著。吻著她**滑膩的脖子,耳垂,眼睛,鼻梁,嘴唇,有種要爆炸開的極致感覺。一只手更是伸進睡裙握住了她胸前豐-挺飽-滿的恩物。
  在陸景經驗老道,溫柔的濕吻之下,黃紫琪感覺全身被顫栗的感覺弄的要爆炸開。
  陸景停止熱吻。黃紫琪迷離的看著陸景,任由他把自己身上的睡裙脫掉。看著他完美健壯的軀體,都不知道該拒絕還是該同意。
  雪-白的山峰挺立著,姣美而富有彈姓,平坦的小腹,如此的美妙而姓-感。
  陸景順著她**的頸脖向下吻著。像只小獸貪心的舔裹著嫣紅的果實。在手中變幻的形狀讓他幾乎要發狂起來。
  “別。”黃紫琪伸手按著陸景要褪下她內-褲的手,“我不想在這里。”
  陸景愛惜的點點頭,雙手捧著黃紫琪清麗的臉蛋,鼻尖抵著鼻尖,兩人的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氣息,“給我看一看,好不好?”
  黃紫琪嬌軟的靠在陸景的身-體上,沒說話。**相親的觸感,十分美妙。都能感覺到他灼熱的氣息,能把她融化掉。身-體里的那種感覺強烈而渴望,只是她真不想第一次在賓館里。
  陸景伸手將她的**褪到**根處。露出雪-白完美的隆**。猶若果凍般圓潤的彈姓。**深處有一抹讓人瘋狂的黑色。
  撫-摸**擠壓,極致美妙的觸感差點讓陸景把持不住。正猶豫著,咚咚的敲門聲響起,“紫琪,睡了嗎?”
  黃紫琪嬌柔的看了陸景一眼,穿好衣服。
  陸景撓撓頭,抱著她吻了一口,“開門了,我怎么辦?”
  黃紫琪嫵媚的橫了陸景一眼,嗔道:“你去床底下躲著吧。我開門咯,**的責任自負。”
  她也不想開門,但是留陸景在屋子里,一晚上的時間,足夠兩人逾越最后一關了。她寧可面對宋雨綺的尷尬一會。
  陸景當然不會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狽,穿了衣服,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掩飾著怒氣沖沖的某處。
  “啊?你怎么在這兒啊?”宋雨綺詫異的看著陸景。旋即,又明白過來,她壞了陸景的好事。說著,眼睛瞥了眼鬢角散亂的黃紫琪。
  陸景胡扯道:“晚上睡不著,我和紫琪談人生,談理想。”
  黃紫琪和宋雨綺都忍不住笑起來。男人和女人談人生、談理想能談什么啊?
  賓館里提供劣質的紅酒。陸景去外面買了一瓶回來。在靜謐的夜晚里,就這山風閑聊天,也是極好的享受。只是,爬了一天的山,疲倦很快就傾襲而來。也就各自回房間里睡覺。
  下山時,坐了索道。也沒在襄水停留。陸景聽過翟伯慎簡單的匯報和襄水市政斧洽談的情況后,和陳躍信吃了頓飯,下午時分,坐車返回江州。
  新豐公寓,書房里,陸景正和杜一波通著電話。景華國際學校招生的情況不是很理想。小學、中學、高中的人數嚴重不足。杜一波建議他是不是可以適當的面向社會招生。
  “你負責吧。不過,費用一定要收得高才行。”
  “我知道。咱們這個教育物有所值啊。”杜一波笑著掛了電話。
  陸景笑著搖搖頭。調高學費的原因不是物有所值,而是因為在國內搞素質教育是誤人子弟。很多人窮其一生,改變命運的手段就是考上大學。而素質教育教出來的學生,無疑是很難擠過高考那千軍萬馬獨木橋。
  當然,對某些人來說,進入大學的途徑不是只有高考。所以,景華招收的對象除了內部高管和歸國的人才外,就是這些人了。
  “咚-咚-!”宋雨綺輕敲了下門,“陸景,人力資源部的章文君打開電話,研發部里面的軟件部有兩名核心的工程師要離職。你要不要和他們談談?”
  陸景奇怪的道:“離職原因是什么?周志龍和許方超和他們談過沒有?”周志龍是景華研發部的負責人。許方超是軟件部門的負責人。
  “在楓葉園新注冊的一家叫科訊手機的公司高薪聘請他們去做研發副總。周志龍和許方超已經和他們談過了。”
  陸景點點頭,“我就不談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就這樣吧。”
  宋雨綺哦了一聲,拿著手機給章文君回了電話。
  等她打完電話,陸景指著宋雨綺的衣服道:“怎么穿成這樣啊?在家里穿的這么職業。”
  宋雨綺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包**裙,肉色的絲襪裹著她秀美的小腿,完全是辦公室女郎的風情。
  宋雨綺幽怨的道:“我在給你當助理啊。”心里有些難受的情緒。前天晚上在九眉山,看到陸景和黃紫琪親密的關系,突然的覺得自己很無所謂。根本沒資格去奢求什么。
  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指著椅子道:“我們說會話。那天我不帶你去九眉山,你心里肯定要傷心很久。”
  宋雨綺輕輕的點了點頭。知道陸景說的沒錯。去的話,心里也就不舒服一陣子,但是如果陸景不帶她去的話,心里怕是要難受死。
  “我不該和你去襄水的。”
  陸景微微搖頭,走到窗戶邊,看著南陽街,輕聲道:“我有時候拷問內心時,會問自己是不是太貪心了一點。雨綺,給我當助理,后悔嗎?”
  宋雨綺走近陸景,顫聲道:“不后悔是假的。可是,你要我怎么忘記你啊。”說著話,眼淚忍不住流出來。突然,很想抱著他。
  陸景扭頭,將哭得淚流滿面的宋雨綺抱在懷里,“乖,別哭了。”
  宋雨綺低頭,用力的在陸景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陸景只是拍拍她的粉背。
  宋雨綺咬完又后悔了,看著那鮮紅的牙印,淚眼婆娑的道:“疼不疼?”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道:“心里舒服了點吧?別哭了。去把我留在客廳的旅行包拿來。”
  宋雨綺疑惑的看了看陸景,去樓下拿了那個黑色的背包上來。陸景打開背包,拿出一個同心鎖來,遞給宋雨綺,“給你的。”
  索道上,宋雨綺羨慕的眼神他自然是覺察到了。
  宋雨綺掩嘴嬌呼,看著陸景,感覺心中猛烈的顫抖了一下。后悔的情緒要把她的心給撕裂開。
  “拿著啊。我離開那天早上去買的。”陸景把鎖給宋雨綺。走到鏡子邊,摸了摸脖子上的傷口,心道:“這妮子,下口這么狠。我待會怎么見人。”
  突然,背后被人抱住,抱得很緊,背上都能感覺到宋雨綺雙-乳柔軟的觸感。(未完待續。)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