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600 收購前提

高個青春痘譏諷的笑道:“投訴?就怕沒什么用啊!哈哈。”門后走出三個人。其中一人囂張的斜睨了孫雄志幾人一眼,笑道:“勞資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第三軍區7236部隊,王得標。”
  左手邊一名眼睛狹長的中年人笑呵呵的道:“市長,這里面是不是有點誤會?陳師長他們喝了點酒,跳舞動作太熟練,磕磕絆絆再所難免。”
  “麥朝輝,你也是襄水的副市長。”孫雄志聲音低沉的說道,語氣難掩憤怒。
  麥朝輝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問問裘經理,陳師長他們在這里壞過秋山飯店一個女孩的清白沒有。”
  孫雄志沉著臉看向裘娟。
  裘娟點點頭。確實沒有。但是心里不滿的道:要你妹妹給十幾只手摸來摸去,你受得了?
  麥朝輝得意的一笑,道:“孫市長,陳師長他們也是勞苦功高。軍民一家親嘛。你呢,不了解情況,這里交給我處理,好吧?”
  見孫雄志被副手頂得下不了臺,陸景淡淡的道:“麥市長,你的評判標準有問題。騷擾婦女,就是騷擾婦女,不能因為其身份以及和你關系親密就搞雙重標準。”
  麥朝輝不屑的看了陸景一眼,不理他。心說:你哪位啊?對裘娟揮揮手,“你再換一批高素質的服務員過來。”
  陸景道:“還是等一會吧。我打個電話。”說著,撥了一個號碼,客客氣氣的說了幾句,就講了在襄水市秋山飯店的見聞。
  掛斷電話的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電話里有人怒罵道:“王八羔子,丟盡勞資的臉。”
  所有人都在想,這是打給誰的電話?
  孫雄志冷冷的瞥了麥朝輝一眼,今天非得讓這個老在市zhèngfǔ里和自己對著干的刺頭栽一個大跟頭不可。
  裘娟心里詫異這這青年是誰?心里略微升起些希望。要是這青年真能教訓這些王八蛋一頓。那才叫痛快。
  麥朝輝臉色微微有些凝重,他不認為孫雄志的客人能隨意的給一個演戲的人打電話。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
  陳師長和王得標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浮起一絲冷笑。軍隊有軍隊的規矩,和地方上是不一樣的。就算這青年有些來頭,那又如何?
  陸景掛了電話,對若無其事的陳師長、王得標說道:“十五分鐘之后,第三軍區的憲兵馬上抵達。今天的事情,希望你們能說清楚。”
  陳師長臉色一變,對王得標和他身邊的人打了個手勢。想不得這小子關系這么硬,能調出憲兵。但是,只要不給抓住現行,那自然是屁事沒有。
  陳師長在麥朝輝耳邊低語了幾句。麥朝輝點點頭。
  歌舞廳的音樂聲戛然而止。十幾名魁梧、健壯的短發青年快步走了出來。
  陸景笑了一下,也沒攔。
  孫雄志略有些疑惑看向陸景。他認識的陸景做事滴水不漏,不可能犯這么明顯的錯誤。這群人走了,那就什么都查不到。秋山飯店里可沒有攝像頭。
  等那群人離開走廊之后,麥朝輝冷冷的掃了陸景一眼,“好大的威風。不過,你還是嫩了點。”說著,對孫雄志道:“孫市長,你不給我介紹介紹你這位朋友?”
  話音剛落,已經離開的陳師長等人又去而復返。臉色訕訕的站在一旁,弱弱的喊了一聲,“陸少,這個,今天…”說著搓搓手。
  他剛沖出門,還沒到停車場,就接到電話:老老實實呆著秋山飯店。不跑也就幾天緊閉,一個處分。跑了,落了馬司令的面子。問題就大了。”
  走廊上的人都震驚的看著陸景。這樣怎么樣的權勢才能做到這一點。讓一名大校副師長老老實實的回來領受處罰。
  剛剛從歌舞廳里走出來一名的服務員,臉色猶自帶著淚痕,看到陳師長等人去而復返,嚇得尖叫一聲,“啊--!”一群服務員又躲回到歌舞廳里。
  陳師長的臉都綠了。姑奶奶,你這不是又給我減分嗎?
  陸景笑了笑,“看樣子你的消息也不慢。等處理吧。”說著,對孫雄志道:“我們去酒吧里面等。”
  他剛才給第三軍區的馬司令打了電話。第三軍區的馬司令是老頭子原來的下屬。打了電話,自然要等憲兵隊的人過來,才能離開。
  孫雄志笑著點點頭。
  麥朝輝臉色僵硬的和陳師長點點頭,然后轉身看了裘娟一眼,臉上已經換成了親切的笑容,道:“裘主任,市長的朋友是…”
  裘娟苦笑道:“麥市長,我也不知道。我進去看看。”
  “恩,應該的。快去吧。要展現我們秋山飯店高水平、高質量的服務。”麥朝輝點點頭,笑著說道。然后離開。
  酒吧里環境極好,優雅的白色茶座,綠色植物點綴其間,朦朦朧朧的閃爍燈光下,給人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陸景笑著舉杯,對孫雄志道:“孫市長,祝你早日在襄水取得成功。”
  孫雄志笑著搖搖頭,道:“借你吉言。”
  他心里的震驚還沒過去。早知道陸市長在京城背景深厚,傳聞中是陸老的兒子,他還將信將疑。現在看來,只怕是真的。只看陸景能動用的力量,就知道陸市長的能量是何等強大。心里有些慶幸仕途站隊跟對了人。
  裘娟微笑著走過來,“市長,今天謝謝你給我們秋山飯店做主。”說著話,眼睛大膽的看了陸景。剛才她倒是小瞧了他。現在到覺得這個不算帥哥的男人剛才真是帥極了,讓她心里狠出了口惡氣。
  孫雄志點點頭,吩咐道:“今天的事情大塊人心,但是影響很惡劣,要注意影響,不能讓無關的人員知道。”
  裘娟會意的甜笑,“放心吧,市長,我知道的。”無關人員不能知道,有關人員是可以知道的。
  孫雄志微微一笑,指著陸景道:“這是我的老朋友,景華的景少,來襄水游玩。裘主任,你襄水本地人,襄水有什么名勝古跡你給介紹介紹。”
  裘娟嫵媚的笑道:“有啊。九眉山景少一定要去一趟,不然就白來襄水了。我看看明天飯店里有沒有人不值班,我讓她們帶你去。”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用,我知道路。”
  他前世里在江州生活了十五年,襄水的九眉山風景極佳,他自是知道的。根本就不需要裘娟安排人帶路。
  孫雄志微笑著喝酒。陸景身邊可都是絕色的美女,要你飯店的服務員陪著干嘛?
  …
  處理完秋山飯店的事情,孫雄志送了陸景離開,心里極為暢快。今天得了陸景的保證,可以解決襄水五汽老大難的問題。麥朝暉今天落了面子,想必會消停一段時間。
  到家里,妻子奇怪的問道:“咦,老孫,你今天怎么這么高興?”丈夫到襄水來,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就沒順心過。不知道今天什么原因。
  孫雄志把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沙發上,笑道:“今天好事比較多。”
  “神神叨叨。”孫雄志的妻子也沒多問,倒了杯涼了的茶給他。孫雄志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手機突然響起來。孫雄志看看號碼,奇怪的接了電話,不確定的道:“張政委?”
  電話號碼顯示是襄水市軍分區政委、市委常委張海真打來的。
  “呵呵,是我。孫市長,秋山飯店的事可以浮一大白啊!這周末有空沒有,我請你去九眉山的‘云海天’吃飯。”
  孫雄志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有空。張政委相邀,沒有空也要有空啊!”張海真的理由有些牽強,但是他不可能拒絕一名市委常委明顯示好的邀請。
  今天晚上收獲實在太大了。和陸景的關系一定要維持好。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是陸市長的弟弟。
  …
  襄水市里那些鉤心斗角的事情,陸景自是不在理會。給陳躍信打了電話之后,笑著聊了幾句。就準備和黃紫琪、宋雨綺去等九眉山。
  九眉山是楚北第一高峰。已經開發為旅游風景區。坐車到九眉山腳下。九點鐘開始登山。沿途茂林修竹、奇石怪峰,各自成趣。又有清泉潺潺,山鳥啼鳴。風光秀美迤邐。
  中午在山腰一家飯店吃過飯,繼續前往山頂。夕陽將下時,三人才到山頂之前的最后一個景點——鎖情谷。
  “我買個鎖去。”黃紫琪給陸景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看了眼遠處賣同心鎖的攤販,輕笑著說道。眼眸子里流光溢彩,燦若星辰。清麗的臉蛋上還有些情難自已的嬌羞。
  陸景笑著點頭,“去吧。”將三個背包放到腳下,看著山谷里飄散的云霧,心曠神怡。
  宋雨綺羨慕的看著黃紫琪的背影,輕聲問道:“背了三個包,累不累?”
  陸景伸開雙臂,笑道:“還好。要不是你們兩個拖累我,我現在已經在云海天酒店里休息了。”
  宋雨綺笑道:“你帶我們來,當然要對我們負責。”
  陸景笑著搖搖頭,指著西邊道,“看,那里是賓州。襄水市的地貌是平原,但是靠近賓州這里是大山。賓州那里風光更好,山秀水險,以后有時間,我們去賓州轉一轉。”
  宋雨綺輕輕的點頭。
  黃紫琪買了鎖回來,和陸景一起將鎖鎖在索道上的鐵索上,嬌笑著道:“喂,我能不能鎖住你啊?”
  陸景笑著抱住她,“怎么不能?”
  黃紫琪笑著點頭,聲音有著糯糯的柔軟感,似嘆息,又似嬌嗔的道:“你是個千古難遇的大壞蛋啊。我要在你身上戳個七八刀才解氣呢。”
  看著她嬌柔明麗的容顏,“惡狠狠”的話語卻是能聽得出情意綿綿。陸景嘴角揚起,笑意在風中輕快的蕩漾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