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98 醉酒和野心

科技園研發大廈景華總部,陳國波正在用幻燈片介紹著四期工程櫻花園的效果圖。
  櫻花園整體面積將會三倍于景華科技園前面三期的總和。建成之后,景華總部和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新增的各個實驗室將會首先入駐。
  看著投影儀上美輪美奐的效果圖,前來參加景華總經理會議的昆成汽車的總經理翟伯慎奇怪的問,“為什么要全部栽種櫻花,這樣會不會太浪費了一些?”
  陳國波一本正經的解釋道:“除開必要的喬木、灌木之外,栽種櫻花也是為了讓櫻花園名副其實。也符合櫻花園當初人文與自然相融合的設計要求。”
  列席會議的宋雨綺悄悄的瞥了正襟危坐的陸景一眼。陳蘇子早就聽她爸陳國波念叨過這件事,她們倆結合時間一猜就知道陸景是為了誰栽種滿園的櫻花。
  楊顯、周志龍、姬紅俊都是一臉的微笑。陳笑笑吟吟看向陸景,眼神在他臉上來回掃描著。
  陸景咳嗽一聲,道:“這筆資金從我個人賬戶里走。”
  翟伯慎人精似的人,話音剛落,就發現會議室里氣氛有些異常。心里懊悔說錯話了。立即點點頭,不再說什么。
  散會后,已經是中午時分。天空蔚藍如洗,驕陽如火,肆意散發著熱量,炙烤著江州城。
  車從湖心路到南陽街。下車步行到一家中餐廳。陸景約了襄水副市長陳躍信在這兒談收購襄水五汽的意向。
  看到宋雨綺額頭上細密的汗珠,陸景道:“聽老一輩人說,江州原來最熱的時候。路邊的柳樹都被曬著著火。”
  宋雨綺跟著陸景上樓,道:“我在江州呆了快八年。怎么不知道有這回事啊?”語氣不自覺帶了幾許嗔怨之意。前幾天心里那股幽怨還沒散去呢。
  陸景就笑,“你平常又沒和江州那些老市民接觸。改天我帶你去找江州棋院徐偉林下棋。你問他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
  中午時分,因為附近幾所大學都在放暑假,中餐廳里還有許多位置。陸景、宋雨綺、翟伯慎三人挑了二樓一張臨窗的位置。
  趁著陳躍信還沒來的空閑,翟伯慎小心翼翼的向陸景匯報著昆成汽車的情況以及此次前往襄水收購襄水五汽的準備工作。
  陸景笑著擺擺手,“好了,老翟,你的本事我還是認可的。不談工作。談別的。”
  翟伯慎笑著收了話頭。他現在也回過味來,看今天會上那些同僚的表現,只怕櫻花園的建立有陸景私人的原因。他突然的叫破。也不知道陸景心里怎么想的。
  現在聽到陸景這么說,上午開會時失言的不適感稍去。
  陳躍信穿著襯衣、長褲,滿頭大汗的走進餐廳,上了二樓,忙說道:“景少,真是怠慢了。我第一次來這兒,沒找到地方。”
  南陽街主街是騎樓的格局,再加上回廊是的結構,外面還有幾條輔助的街道。他硬是沒找對地方。
  早知道讓女兒帶他過來。陳躍信心里略有些懊悔。他上午在江州體育大學里看他女兒。和陸景這次見面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他這幾天一直留在江州等消息。
  陸景笑著指指表,“不要緊,還沒到約定的時間。我們從科技園過來近一些反而到得早了。”
  說著,介紹翟伯慎給陳躍信認識。“翟伯慎是建業昆成汽車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收購襄水五汽的具體事宜,由他來和你談。”
  陳躍信心里大喜,忙起身笑著和身邊有些禿頂的胖子握手:“翟總。襄水人民真心實意的歡迎你這樣的企業家來襄水投資。”
  由不得他不喜啊!
  市委書記張惜明雖然是高配副省干部,但是。就根基而言,張惜明現在不如市長孫雄志。襄水市里的格局。他認真的分析過:張強孫弱。張消孫長。
  前些時候,襄水五汽的職工上訪,將孫市長的車都堵住。只要自己談成襄水五汽的收購,幫組孫市長跨過這一道坎,勢必能得到孫市長的信重,仕途肯定能煥發第二春。
  翟伯慎以前在建業和大小官員打老了交道,笑呵呵的道:“陳市長太客氣了。昆成汽車是景華的下屬企業。”
  以前他求爺爺告奶奶的和大小官員大交道,沒想到現在卻是享受了一把副廳干部的恭維。心里很爽的同時,也把話點透。
  陳躍信對陸景笑道:“看來不能等景少下去襄水我再表示感謝。今天這頓飯,景少一定要讓我做東。等昆成汽車和襄水五汽簽字的時候,請景少一定要在襄水多停留幾天,給我好好招待你的機會。”
  陸景笑著點點頭,“機會以后會有的。”他給孫雄志打過電話,側面的打聽了一下陳躍信這個人。操守和能力都算不錯的。
  陳躍信今年43歲,他原本是襄水的政治新星。不過后來和襄水市現任的常務副市長麥朝暉競爭失敗,一直是靠邊站。今年孫雄志到江州之后,才分管了工業這一攤子。
  宋雨綺早招呼餐廳上菜。六個小菜,三葷三素。酒是陸景自帶的白云飛天。
  陳躍信連干了三杯白酒向陸景表示感謝。看的出來陸景不是很好酒,喝酒只是為調節氣氛。倒是和翟伯慎推杯換盞很喝了幾杯。
  一頓飯吃下來,賓主盡歡。陳躍信也和翟伯慎敲定后天去襄水考察的事宜。
  道別之后,陸景和宋雨綺走回新豐公寓。按著樓下進門的密碼,陸景似有所察覺的回頭,和宋雨綺四目相對,看的她趕緊扭開頭。
  陸景笑道:“你偷看我干什么?”
  宋雨綺臉色微紅,道:“我覺得你剛才吃飯的時候好像個官僚。以前從來沒發現你這樣。”心里補充了一句:很新奇的感覺。
  陸景笑著搖頭,“是什么身份就說什么樣的語言。就算陳躍信請景華到襄水投資,你真以為他會對一名商人這樣發自內心的謙恭?他更希望我以陸市長的弟弟這個身份和他接觸。”
  宋雨綺微微點頭。人真是好復雜啊。
  下午時分,四輛車組成的車隊行駛在襄江高速上。車隊正中的銀灰色奔馳里,陸景笑著和黃紫琪說話。江州到襄水兩個小時的高速旅程倒是一點都沒覺得枯燥。
  看著車窗外逐漸平坦的地勢,黃紫琪嬌嗔著將陸景的豬爪從腿上挪開,問道:“你要我來襄水做什么啊?”
  陸景笑著摟住她柔軟的腰肢,在她頸脖處深嗅了一口,“有你在,旅途不無聊啊。”
  “去你的,把我當吉祥物啊。”黃紫琪輕輕的捏著陸景的臉,“你怎么不坐在前面那輛加長勞斯萊斯里面?”
  陸景看著她明眸酷齒的容顏,有種心醉的感覺,笑著道:“那是給翟伯慎裝門面用的。我們不和他一路。”
  國人素來習慣以“衣”看人。把景華這輛豪車開到襄水來,是為了展示昆成汽車的實力。昆成從成立至今,實在也沒有那得出手的業績。
  黃紫琪明眸疑惑的看著陸景,“我們不和他一路?”
  “是啊。他要參加政府的接待。我們是來襄水旅游的。我順便要見見襄水市市長孫雄志。”陸景輕柔的撫-摸著黃紫琪清麗的臉蛋。猶若玉器一般光滑溫潤。
  昆成汽車投資襄水市看似是陳躍信的業績。但實際上,自己于情于理都要來和孫雄志見面交流一下。能確保這個項目安全的當然是孫雄志。而自己也需要知道襄水市的近況。
  黃紫琪白了陸景一眼,沒好意思繼續給他摸,扭頭看向車外。
  襄水市地處平原。一座巨大的城市出現在平原之上,對黃紫琪這樣初見平原的人來說很有些震撼。
  襄水市是楚北省的第二工業基地,人口規模達到300萬。各種基礎設施完善。車到市區里,陸景停車接了坐在另外一輛車上的宋雨綺,三人悄然離開車隊,入住襄水市區東北角的黃遠酒店。
  黃利飛原來和蘇遠關系不錯,黃遠酒店也順理成章的進入襄水市。襄水市人口基數龐大,對高檔酒店的需求同樣很大。黃遠酒店作為老牌的四星級酒店在襄水市很有名氣。
  翟伯慎被昨天返回襄水的副市長陳躍信迎接去了襄水市政府的定點接待單位——秋山飯店。晚上,陳躍信偕同襄水市國資委、工業局、襄水五汽的相關干部宴請翟伯慎一行。
  昆成汽車考察團抵達襄水市的消息也在第一時間內傳了出去。
  襄水市市委常委院1號樓里。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人皺眉接著電話。官場中人講究喜怒不露于臉色。然而似乎這個電話里的內容讓襄水市的一號極不高興。
  電話是招商局的沈局長打來的陳躍信找了一家建業一家汽車廠商來收購襄水五汽。據說,有很大的概率成功。
  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拿著手機用力的按了幾個號。電話很快接通。
  “張書記。”正在參加市里一名企業家酒宴的麥朝暉看著號碼,走到包廂外僻靜的地方接了電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