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9 小時候的玩伴

王燦瞇著眼睛道:“陸景!”他的模樣看起來很狼狽,臉上有巴掌印,眼角青了一塊。他本是近視眼,丟了眼鏡后看東西都看不清楚。“沒事了,我在這兒。”陸景走到他們身前,護住他們,眼睛冷冷的一掃,發現對方也就四五個人。襯衣男還要再說話,后面走過來的李子君飛起一腳,踹在他肚子上,把他踹到在地。她這一腳極為突然,人剛到,一腳就下來了。
  那四個青年膽怯的想要跑,陸景和周俊華,還有夏慶平都搶上幾步,三下五除二把那幾個青年打到在地,拎了過來,丟在場中間。
  “嗚嗚--”夏思雨抱著明秀哭起來。陸景丟了一支煙給王燦,“沒事吧?”
  王燦鐵青著臉,“還好!我要這幾個雜碎好看。瑪德,敢動小雨。”剛才要不是他拼命護住小雨,小雨還會被他們占便宜。
  陸景拍了拍他的肩膀,“沒問題。”他十分理解王燦的心情,任誰見到自己的女人被調戲,心里都不會好受。
  劉小山和張軍跟過來保安交涉著,夏慶平惱怒的走過來,指著王燦的鼻子罵道:“王燦,你搞什么,帶我妹妹下來玩,連她都護不住。”
  “我--!”王燦無從辯解。
  陸景冷冷的道:“夏慶平,不要借題發揮。護不護得住,你看著!”
  說著,喊道:“李子君,去把樂隊轟散,太吵了,說話不方便。”說完,走到超哥面前,“是你說出來混要有覺悟,對吧?”
  一腳踩在他的手指頭上。
  “啊---!”超哥發出一聲慘叫,聲音蓋過了酒吧一切聲音。驟然間,酒吧里聲音也消失了。李子君已經讓樂隊停止了演唱。
  酒吧里的人都知道,經常在場子里混的超哥踢到鐵板了。
  “王燦,剛才有誰動手?一起來,把手腳都打斷。醫藥費我出!”說著,陸景腳碾著,超哥的叫聲恍如涉死的野獸。陸景看到地上出現斑斑的血跡,才放過他那只手,把那個剛才打暈死過去的小青年的人中捏了下,就丟在地上,那小青年呻吟了一聲。
  陸景毫不猶豫的一腳踩在他手上,又是一聲慘叫。看到他如此兇悍的表現,那幾個小青年都嚇得直抖。
  夏慶平臉色鐵青,眼睛冒著兇光,走上拎起那個超哥,大力的抽著他的耳光。
  啪!啪!啪!啪!啪!
  超哥的嘴里牙齒都被打落,血流了出來。眼冒金星,耳朵里出現嗡嗡的聲音。
  王燦沉著臉不說話,不知道從那里找來兩個木棍子,丟一個給陸景。
  嘭!嘭!嘭!嘭!
  干凈利落,五人的手腳全部砸斷。
  夏慶平怒氣未平,恨恨的踢了超哥幾腳。他妹妹在家里像寶貝一樣,今天給這幾個癟三欺負,他如何能不怒,連帶著心里對王燦很不爽。
  李子君神色興奮,周俊華神色莫名。何媛和明秀安慰著夏思雨。
  “沒事了,沒事。”
  夏思雨淚眼婆娑的抽泣著。
  陸景點起一支煙,問王燦,“要不要送到局子里面關幾天。好好的收拾一頓。”王燦把煙頭燙在超哥的臉上。
  茲---!
  皮肉的焦臭味立刻出現在空氣里。超哥眼睛里露出恐懼的神色,下面有股難聞的臭味。他失禁了。
  夏慶平心里一口惡氣難消,但是現在打人都沒有出氣的感覺。這個幾個小混混太弱。陸景和王燦兩個做事也夠絕,直接打斷四肢,他想下手都找不到更好的地方。
  王燦搖頭,沉聲道:“算了。我們又不能親自動手把人打死,一人兩只手,兩只腳,這個氣出得可以了。”
  陸景默默的點頭。
  酒吧的經理室個戴眼鏡的中年人,梳著偏分頭,走過來賠笑道:“幾位,幾位,你們的恩怨是不是出去處理。我這兒還要做生意。”
  陸景不理他,點起一支煙抽著。
  王燦丟了木棒,走到夏思雨面前,“小雨,對不起,剛才沒能保護好你。”
  夏思雨撲倒王燦的懷里,嗚嗚的哭著,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讓他繼續說。剛才是小混混在跳舞的時候突襲占了她的便宜,后面王燦已經把她護住了,不怪他。
  夏慶平的臉上有點難看。他不喜歡王燦這個人,現在陸景打人打的不留余地,他也不太好繼續用這件事借題發揮,讓王燦遠離自己的妹妹。
  李子君興奮的拍了一下周俊華的肩膀,“有人欺負我的話,你敢不敢這樣?”
  周俊華苦笑道:“大姐,這幾個小混混怎么可能欺負得了你,哎,陸景變了好多,下手有點狠吶。”
  劉小山搖頭,對張軍說道:“麻痹的,還真是陸景的風格,不過今天晚上解氣。”
  張軍道:“看他怎么善后吧。”劉小山點頭,說道:“以后對付陸景只能智取,不能硬拼,我看他是迷戀武力上癮了。嘿嘿,遲早要吃虧。”
  陸景抽了半支煙,丟在超哥的身上,摸出電話打給唐悅,說了幾句。然后對中年經理道:“這事兒,我和這位超哥私了,你不要報警。等十分鐘。我會處理干凈。”
  中年經理點頭,“是,是,你說了算。”過了五分鐘,唐悅就帶著幾個人出現在可可西里酒吧,他本來就在三里屯這邊酒吧里泡妞,接了陸景的電話帶著幾個跟著他混的幫閑,就直接過來了,看到場面狼藉,笑道:“陸景,今天又是玩那一出?”
  陸景笑道:“幫朋友出氣,這位超哥的狗爪子亂碰,我幫他們清醒一下。把他們送到醫院吧,我記得市第一醫院的骨科不錯,我出醫藥費。”說著拿出錢包,隨意的拿出一疊錢遞給唐悅的一個跟班,“一會在醫院里用,醫藥費回頭來我這兒拿。”
  唐悅沖跟班點點頭,“拿著唄,多的你們自己拿著吃個宵夜,不能讓你們白忙活。”又對陸景搖頭,“你呀,做事還是心太軟,要我現在就把這幾個混混丟到河里面去洗個澡再說。”說完打個手勢,他帶來一個幫閑,走到一邊打了個電話。過了一會來了幾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將五個人青年抬走,送到醫院。
  唐悅見王燦正抱著一個美麗的小女孩,穿著綠色連衣裙,五官十分標致,肌膚細膩,身材姣好,十足的美人胚子。沖他笑了笑,帶著人走了。其他人,他不熟悉,也不打招呼。
  王燦仿佛才清醒過來,不好意思的放開夏思雨。周俊華笑道:“走吧,換個地方,這里太晦氣。”
  幾人走到酒吧外,酒吧里喧鬧的音樂又響起來。陸景抬頭看著星空,月華如水,巷子里兩邊的酒吧生意火爆,巷子中人來人往,不過比起酒吧里渾濁的空氣,還是要令人舒爽許多。
  劉小山和張軍告辭道:“周俊華,改天再請你聚聚,今晚我們倆先走了。”
  周俊華笑著和他們告別,今天這么鬧了一場,大家都沒了興頭。明秀和何媛也準備回去,夏慶平準備送她們倆,問夏思雨道:“小雨,跟不跟我一起回去?”
  夏思雨搖頭,“不,我要王燦送我。”夏慶平就皺眉,“王燦,你能不能保護我妹妹?要是再有下次,別怪我不客氣。”他心里頭的火還沒消,但是換做他來處理,也就把人打一頓。草菅人命的事,他們這個圈里沒有一個人能做的出來。
  真正的世家子弟,家教都是極其嚴格,不敢給家里惹麻煩。反倒是下面的人做事很大膽,肆無忌憚。
  王燦對未來的大舅哥也不敢放狠話,沉著的說道:“能!”夏慶平看著兩人手都牽到一塊,眉頭就皺得厲害,以小雨那脾氣,他肯定是勸不來的,得找個機會和媽說一下。
  他嘆了口氣,帶著何媛和明秀從巷子里離開了。
  “就剩咱們幾個了。”李子君無聊的踢了踢腳,她是極喜歡熱鬧的一個人,提議道:“咱們換個地方再喝?現在回去多沒意思。”
  周俊華問陸景,“怎么樣,有沒有好的地方推薦。”
  陸景笑道:“行啊,走,我帶你們去個地方。比這兒安靜。”
  李子君高興拍手的道:“陸景,我現在看你順眼多了,我收回我剛才的話。”
  陸景笑了笑,帶著幾人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