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第五章大哥知道了

兩人面對教學樓下面的塔松站立,明媚的陽光照在人身上十分舒服。陸景穿著咖啡色的夾克,從衣兜里摸出一盒小熊貓,他今天一共就順了老頭子兩包煙。“啪”的一聲用打火機點燃,對著遠方的空氣吐了個煙圈,“有事說事,林副主席?”
  林蓉是定海四中的學生會副主席,陸景這么說,是表明她這個副主席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至于林蓉是不是京城市副市長的女兒,更不是他所需要關注。
  林蓉左手使勁的拍在石欄上,“你--!好吧,你做了什么事兒,你自己不知道,不要以為我會怕你陸二少的名頭。想欺負我們家楊晚婷,要看我答不答應。”
  陸景笑了笑,抖抖手上的煙灰,“你是說我寫的情書吧,隨便寫著玩的,鍛煉文筆,不要當真。”
  林蓉臉上露出個不屑的笑容,這陸景太無恥了,送了情書,還說讓人不要當真。
  陸景吸了一口煙,自嘲道:“怎么,我陸二少的名頭這么壞,有說話不算的記錄嗎?你打聽一下,我有欺負過四中的女生嗎?這件事就這樣,好吧?”
  陸景說完,將手里的煙滅了。轉身要走進教室。林蓉無語,看著陸景高高的背影,細想起來,他在四中的名頭都是和男生打架打出來的,從來沒有調戲,欺辱女生的記錄,和高三年級的那個紈绔公子比起來,確實天差地別。
  可是,自己怒氣沖沖而來,怎么能被他這么輕描淡寫,三言兩句就打發了。
  “喂,陸景,說話要算話啊,我跟你說,這次我是告訴你們班主任,下次,我就直接告訴教導處張主任。”
  陸景停住腳步,回頭擺擺手,笑道:“不會的。”八成林蓉昨天下午告訴邵秋蘭的,那時候他逃課兩節直接回家去了,所以邵老師的電話打到了家里去。
  他是真不會去糾纏楊晚婷。不是楊晚婷不漂亮,而是沒那功夫。感情的事,還是順其自然的好。前世里,他經歷了不少女人,但是真正在他心里留下痕跡的,就是那個傻傻的,要給他生孩子的唐雨瑤。
  她現在還在江南省第一中學讀高一吧。
  兩人的對話,都沒有刻意壓低聲音,班上的同學都聽得一清二楚。陸景走過講臺,回到座位上時,班上的同學都在交頭接耳的切切私語。小道消息是一回事,陸景親口承認又是一回事了。
  相比于學生的清苦生活,男女之間談朋友的新聞可是絕佳的話題,更何況是校園里的知名人物。不過,陸景已經是成年人的思維,自然不放在心上。
  只是寫封情書而已,比08年陳老師的短信內容差遠了。
  “安靜,安靜!”七班的班長張浩不得不站起來,用力的拍著桌子。他頗為惱怒的看著陸景,真是一粒老鼠壞了一鍋粥。這人天生就是個問題學生。
  陸景整理了下書包,將未寫完的信紙放進去,出了教室,將那些青春期躁動的議論拋之腦后。看看表,他在教室里坐了還不到四十分鐘。
  教師宿舍區里狹長的林蔭小路上鋪滿了鵝卵石,走在上面腳板不時傳來些異樣的感覺,針葉松在春風里不斷的發出沙沙的響聲,仿佛一曲婉轉的清歌,聽得人極為舒服,有一種懶洋洋的感覺。
  陸景斜跨著黑色帆布書包,穿過四中老師的宿舍區。他租住在四中的一位老師家,是那種老式的單元樓,一層對門開的兩個單元,都是2室一廳的房子。那位老師搬去了兒子家住,就將學校分配給他的房子出租,也算是一筆不小的進項。陸景居住的那棟樓里,有很多房間都是這樣的情況。
  他在讀高中之后,一直是住校。除了每個月的第一個周末回家拿生活費,基本上很少回家,都是在和一幫狐朋狗友亂玩。
  “咔嚓—”陸景打開樓道里的青銅色的防盜門,正要進去,背后傳來一聲嬌呼,“等一下,那位同學等一下。”
  陸景回頭,一位穿著白色短袖針織衫,暗青色直筒褲,身材曼妙的女子揮手正喊話。
  那女子面容嬌美,腰肢纖細,針織衫將腰收得窄窄的,胸部看上去愈發高聳,一雙豐腴修長的大腿并得沒有一絲縫隙,很有些誘惑力。
  “你等一下,我去把三輪車推過來。我忘了帶這道門的鑰匙。”
  陸景笑了笑,看著那女子窈窕豐盈的背影,認出這個女子,正是他的英語老師,方琴。
  沒一會,方琴吃力的推著一輛三輪車順著水泥路走過來。三輪車上放著兩袋子大米。
  陸景把門虛掩住,上前幫忙。好在他居住的C11棟宿舍從楓葉大道過來,一直沒有上坡路,否則方琴能不能將三輪車推過來還兩說。四中的管理十分嚴格,所有的小車一律不準進入校園。看情形,方琴是讓百貨商店的運貨車將貨物運到了校門口,然后自己用三輪車拉過來的。
  有了陸景的幫忙,三輪車移動速度變快了許多。
  “謝謝你,陸景。要不是你,今天可要累死我。”方琴大口的喘氣,高聳的雙峰微微隨著呼吸顫抖著,她拿出一塊白色的手帕擦著臉上的汗滴,一邊掏出鑰匙打開門。
  她住在502。陸景幫她將兩袋子米都抗了上來。陸景笑道:“方老師,我是你的學生,幫忙是應該的。”
  方琴打開門,感激的笑道:“你頭發昨天剪的吧?剛才在樓梯口一下子還沒有認出來。進來喝口水吧,我正好要你談談。”說著,讓開了門。
  陸景幫她將米袋放到廚房里,走到客廳,接過方琴說中遞過來的濕毛巾,擦了一下額頭的汗,說道“謝謝!”
  “坐吧,老師這里太簡陋了,也沒有什么好招待你的。”方琴一邊說話,一邊用一次性的水杯,倒了一杯涼開水遞給陸景。
  陸景端著打量著方老師的客廳。刷得粉白的墻壁,看起來有些年月,上面布滿了各種痕跡,看起來斑駁陸離,頗為陳舊。不過客廳里電視沙發冰箱空調等電器到也一應俱全。水泥地面更是打掃得干干凈凈。在上午的時光里,寧靜,半亮的客廳讓陸景有種看到老照片的感覺。
  “坐啊!”從廚房里切了兩個橙子放到水果盤里端出來的方琴,將水果盤放到明亮的茶幾上,招呼陸景坐下。
  陸景坐下,笑著喝水。方老師大概會和他談考試成績的事情。
  果然,方琴優雅的坐到沙發上,一雙豐腴的長腿并攏向左歪著,指著水果盤道:“自己拿著吃啊!陸景,你這次英語考試成績太糟糕了。老師的業績可是大受影響啊。呵呵,你要加油呀,這樣吧,周末我抽一個小時給你補課,這次期中考試爭取能考到50分。”
  陸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的英語原來是很糟糕,不過,他現在身體里裝得是三十五歲的靈魂,高中英語考及格肯定是不成問題的。
  “謝謝你,方老師。我最近可能有點忙。不過我保證,這次期中考試,英語成績一定考過50分。”
  方琴笑了一下,很干凈的笑容,用修長的手指,虛點了一下陸景道:“看看,又是這套敷衍我的調子,你可是給我保證很多回了,也沒見你英語成績好過。”
  陸景大感尷尬,苦笑著道,“最后一次,方老師,我保證最后一次。這次一定不讓你失望。”
  四中的老師雖然是績效考核制度,但那也要任課老師負責才行,像陸景這樣的二油子學生,很少有老師愿意盯著他讓他學習的。因為有些人在績效考核時,是可以不被統計的。
  陸景這次是真有些赫然。面對認真負責的方老師,他確實失信了很多次。
  “咚,咚!”大門突然被敲響。
  “誰啊,來了!”方琴婷婷裊裊的走了過去,打開門一看,是張漓。她的母親和她是遠房的表親。
  “方姨,我又來看你了。”穿著白色短袖小圓領蕾絲衫的張漓抱住方琴,在她光潔紅潤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哈哈,我今天已經收到了2所美國大學的offer。”
  “哎呀,別胡鬧,家里還有人呢。”方琴嬌嗔著將侄女推開。張漓向客廳看去,沙發上正坐著一個學生打扮的男子,穿著白色襯衣,黑色的褲子,咖啡色的夾克脫下來放在手邊,看起來還有點小帥。小麥色的肌膚,臉上棱角分明,眼睛大而有神,正在喝水。
  “是你!”張漓和陸景同時說了一句。
  陸景沒想到進來的是昨天在4中門口碰到的,從出租車上下來的美女。
  張漓沒想到那個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看的學生居然出現在方姨的客廳里。
  “怎么,你們認識?”方琴疑惑的問道,目光在兩人身上巡梭。
  陸景放下水杯道:“不認識!”說著,站起來,笑道:“你好,我是陸景,方老師的學生。”
  “哦--,原來你才讀高二。”張漓心里說道:“小小年紀,眼光那么色。”不過,她現在心情大好,大方的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張漓,馬上就要去美國讀大學。”
  “恭喜,恭喜!”陸景輕握了下她溫潤的小手,立刻放開。張漓換了一身打扮,白色的蕾絲衫配上黑色緊身褲,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的活力,一雙修長的大腿在緊身褲的包裹下彈力仿佛要溢出來,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看起來賞心悅目。
  美女到哪里都是一道風景啊,陸景笑了笑,對方琴道:“方老師,我先回去了。再見。”
  “別忘了你的保證啊,陸景。”方琴將陸景送出門口,還叮囑了一句。
  陸景摸著鼻子苦笑,太負責的老師,此刻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負擔啊。
  回到1樓,陸景打開101的房門,走進去,踢掉運動鞋,穿上一個夾板拖鞋,將書包隨意的丟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
  去衛生間洗了把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默默的抽煙。如果把大哥的危機比作一個任務,他此時已經完成了任務進度的60%,剛過及格線。
  他是對大哥有信心,但這并不意味著事情最終會按照他兄弟二人的想法來進行。
  并且,現在靜下心來想,他的信心有大半是來自日后對大哥的認識,現在還沒有經歷慘痛挫折的大哥,能否有驚無險的應對過這次危機,還有待于事實的檢驗。
  再一個,他需要弄明白那200萬究竟哪里去了。否則,大哥極有可能還會被一些人認為是有問題的干部。這對他目前的仕途中并沒有什么影響,但如果大哥有志于那最頂層的風光,這個問題在以后會被別人拿來說事。
  陸景不允許出現這樣的瑕疵。
  窗外的陽光被厚厚的窗簾隔斷,客廳里顯得十分幽靜,陸景掐滅了煙頭,玻璃茶幾上的一次性水杯里已經放了幾個煙頭,他抬手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中午11點45分,與劉兵約定的時間還有15分鐘。
  陸景穿上運動鞋,走向校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