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597 香餑餑

郁揚和陸江約好后天周日與郁行知在漢寧區麗都酒店見面。又說起前些天和唐悅見面的情況。
  唐悅前幾天在京城和他的女朋友沈雪華小聚,這兩天才往香港以瑞豐公司的名義組建保安公司。正好陸景錯開了時間。
  正閑聊說笑著,“叮咚”的門鈴聲響起。陸景打開門,徐瓊和另外一名圓臉微胖的女子扶著有些醉意的宋雨綺站在門外。徐瓊叫道:“唉,累死我了。雨綺姐今天喝得有些高了。”
  宋雨綺臉頰紅彤彤的,扶著徐瓊的肩膀,分辨道:“我沒醉呢。就是高興和大家多喝了幾杯。”
  看著她醉態可掬的樣子,陸景好笑扶過宋雨綺的香肩,扶著宋雨綺到客廳沙發上坐著,“行了,都這樣還沒醉。老實坐著吧。”
  宋雨綺歪在沙發上嘟囔道:“真沒醉呢。我現在腦子可清醒著。陸景,你陪我說會話。哦,有客人在?”
  “宋雨綺是我的助理。暫時住在我這兒。等樓下的裝修好了之后,再住過去。”陸景笑著對郁揚和唐彤說道。又招呼徐瓊和同來的女子落座,給她們倒了茶,然后給幾人相互介紹了下。
  唐彤和郁揚略坐了一會,先行告辭離開。走到樓下時,星光燦爛,夜風徐來,一派盛夏深夜的夜景。唐彤回頭看了眼新豐公寓,狠狠的掐了郁揚一把,“你要是敢和陸景這混蛋學,我和你沒玩。”
  郁揚握著她的手,苦笑道:“我想學也學不來啊。剛才徐瓊可是關寧的室友。你說陸景得多大的膽子才敢把助理留在身邊住著?”
  “誰知道啊。”唐彤笑著握拳在郁揚面前揮了揮。“算你明白。”至于郁揚話里其它的語病她是懶得去糾正了。有些事情,她也不想深究。
  客廳里。徐瓊勸宋雨綺回房間睡覺。宋雨綺死活不肯。折騰了半個小時,徐瓊無奈的道:“陸景。雨綺姐交給你了,你可別趁機占她便宜啊。不然,我可是要在關寧面前說你壞話了。”
  陸景尷尬的笑了笑,道:“怎么我這形象和色-狼沒多大區別了。放心吧,我一會勸雨綺回房間睡覺。”
  “你知道就好啊。”徐瓊咯咯嬌笑,揮揮手,和同來的女子告辭離開。
  在廚房里找到一瓶還沒開封的蜂蜜,給歪在沙發上的宋雨綺調了半杯蜂蜜水,讓她喝下。問道:“好點沒?”
  宋雨綺點點頭,拿著空杯子,辯解道:“陸景,你陪我說會話,好不好?我真沒醉。就是頭有點暈。”
  陸景笑著摸摸她的臉蛋,“好,沒醉。坐會啊,我去樓上拿電腦下來。我還有幾封郵件要看。”今天下午陪著黃紫琪她們玩了一下午,日常的郵件還沒看。
  一邊上樓。一邊給黃紫琪發了條短信。還沒有和她單獨相處的時刻。聽到她要留在江州,心里那股喜悅勁還沒給宣泄出去。
  拿著電腦坐下來,一邊看著黃紫琪飛快回復的短信,一邊打開筆記本電腦的機蓋。正要挪動鼠標。宋雨綺輕輕的靠在了他肩膀上,柔柔的道:“借我靠一會,頭有些暈。”
  聞著她身上馥郁的香氣與酒精混合的味道。有些怪,陸景心臟跳了一下。輕輕的整理了下她耳邊的長發,感嘆道:“雨綺。你挺傻的。”
  宋雨綺微笑起來,嘴角微翹著,貝齒微露。風情別致的笑容,無端的嫵媚很有些妖嬈動人。“我才不傻。我二十七歲了,我知道我要什么。你不用為我考慮什么。”
  陸景笑道:“呵,邏輯思維很清晰啊。看來你真沒醉。那洗澡去吧。早點休息。”
  “哦。”宋雨綺輕聲應了一聲,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陸景看得搖頭,站起來扶著她。她這樣子估計是喝得剛剛好,不會吐,思維清晰,但是酒精的感覺讓身體極為舒展。
  新豐公寓一共四個房間,全都在樓上。看樣子是不可能自己上樓了。
  宋雨綺幾乎將身體的全部重量都掛在他身上,每走一步,夏季輕薄的紅色襯衣根本就無法阻止那豐-滿彈膩的乳-峰所帶來的舒服感覺。
  陸景苦笑一聲,這妮子平常沒見她身材這么好。這滋味夠銷-魂的,也夠讓人難受的。索性伸手將她打橫抱起來,往二樓而去。
  宋雨綺輕輕的嬌呼一聲,繼而雙手抱住了陸景的脖子。微醺的眼眸看著陸景,情意綿綿的輕聲道:“陸景!”
  “不舒服?”陸景問了聲,抱著她上樓。宋雨綺身材高挑,并不算輕。
  “沒。”宋雨綺搖搖頭,看著陸景。心里忽而想:陸景剛剛說讓她洗澡,她這樣子哪能自己洗。想著身上的衣服要被他脫光,心臟不可抑制的跳動起來。有種顫栗的羞澀,身上仿佛被電流過了一遍,軟軟的沒有力氣了。
  陸景在宋雨綺房間門口將她放下,開了門。又將她抱了進去,放到床-上。他當然不會真抱她去洗澡。赤-身-裸-體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他沒打算留宋雨綺在身邊一輩子。要是和她有了親密關系。日后肯定不會讓她離開了。
  “湊合著睡吧。明天再起來洗漱。等我出去了,你自己把衣服脫了。”陸景幫宋雨綺脫了涼鞋。把空調被拉開蓋在她小腹上。
  宋雨綺恩了一聲,心里突然的想說,你幫我脫,嘴唇微張著,嗓子卻仿佛被堵住一樣,怎么都說不出口。
  看著陸景離開,等門被帶上,有種想哭的沖動涌上來。自己好像太沒用了。可是你這混蛋啊,我明明都這樣子,心思也對你說了,你怎么可以轉身就走呢…
  陸景自然不知道宋雨綺的心思。第二天起來,參加了研發部內部的一個慶祝會議,坐車去機場接返回江州的陳笑。
  先送隨行的蘇曉玉去她在景華公寓的別墅,陸景開車和陳笑返回景華公寓17號別墅。
  “怎么又要去收購襄水五汽?姬紅俊和昆成汽車的管理層的意見我看了,但是昆成汽車要重啟汽車引擎的研發計劃,這個時候不宜再擴張。我覺得我們要穩一點比較好。”洗過澡,陳笑穿著清涼吊帶睡袍在客廳里對陸景說著她的觀點。
  陸景笑著道:“國內轎車消費市場正在快速的增長,這個時候擴張時機剛剛好。其次,我也需要在政治上支持孫雄志掌控襄水,現在是一個極佳的空檔期。”
  “噢!”陳笑頭疼的看了陸景一眼。她最不擅長政治了。
  陸景輕輕的摟過她,她身上有沐浴后清香的味道。
  現在大哥的目標有兩步,第一是盡快拿下胡聯營,升任江州市委書記、省委常委。第二,就是經營楚北,擴大在楚北的影響力。最好是能將楚北經營為陸系的根基之地。
  仕途動的勤,才升的快。估計大哥不可能在楚北登頂。所以要想將楚北經營為陸系的根基之地,除開江州之外,還必要多留幾個“棋眼”,作為陸派干部培養的搖籃。
  因此,幫助孫雄志快速控制襄水的局面,很有必要。
  大哥的最終目標肯定是最頂層的風光。那自己呢?除開協助大哥之外,對景華、瑞豐公司的期許呢?
  “景華走到今天,崛起不過短短四年之間,步履走的很急。并非是我傾向于更冒險的策略,而是形勢不等人,必須要快,還要再快,更快。就像是迎著刀刃起舞。笑笑,還記得我在四中里給你說的景華的路嗎?”
  陳笑轉身,緊緊的擁抱著陸景,那是兩人定情的時刻,如何能忘記,“記得。你說我們會成為一家財團,國內的形勢也不允許一家民營企業做大到可以用資本影響產業。前面的路在‘外’不在‘內’。”
  陸景撫-摸她的秀發,這是他最為信任的助手,有著親密關系的女人,值此時刻,傾吐未來的野心,也是順理成章,毫無顧忌:
  “產業資本對地區經濟的影響,從而讓景華能深刻的影響到當地的政治、經濟。這是我所謀求的政治部分。除此之外,我自己的想法,景華和瑞豐成為財團的道路上,要阻止海外財團在國內一些行業肆無忌憚的攫取超額利潤。”
  “現實的情況,就像田間在詩歌里寫到:敵人用刺刀殺死了我們,還用手指著我們的骨頭說:看,這就是奴隸。我們可以做些事情來改變現狀。”
  “財富不是精英用資產游戲產生的,是樸實無華、平凡的普通人勞動產生的。在這塊土地上產生的財富,不應該成為資助別人的資糧。不能讓我們的財富如同羊毛一樣被人隨心所欲的剪掉。而是要回饋給那些辛勤勞動的人。”
  “一個文明、mínzhǔ、富強的共和國,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缺一不可。我們要深刻的影響國內一些產業格局,乃至世界上一些產業的格局。”
  “希望等我們老時,我們能看到祖國的強盛、富饒。期望人人如龍!期望,我們能如先輩那樣,再現漢唐盛世,讓古老的東方文明發出奪目的光彩,重新成為世界的中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