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96 對手們

“唉1黑暗里一聲重重的嘆息。接著煙頭明滅,火紅色的煙頭光在書房里亮起。裊裊煙霧升起來。
  湯開復敲敲門,見書房里沒反應,稍稍用力推開厚實的紅色實木門,“爸,方叔來了。”
  “請他進來吧。”湯朝戰聲音低沉的道。就算不是他親近的人也能聽得出來他現在情緒不佳。
  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方明學拍了拍湯開復的肩膀,進了有些嗆人的書房。他是跟隨湯書記多年的老人。知道湯書記現在為什么事而煩。
  坐到椅子上,拿起桌上的煙盒抽出一顆煙點上,問道:“書記,已經定了?”
  湯朝戰點點頭,“宋海俊來楚北,中央已經開會討論過了。明學,有沒有意愿去下面市里實職崗位上干一屆。”
  方明學就笑,“書記,你這是要遣散我啊。”說著,抽口煙,“兩年之后還有機會。”
  湯書記競逐楚北省委書記失敗,按照中央的規定,副省級干部60歲之后要退二線。湯書記今年56歲,仕途上升的空間越來越小。情緒自然不佳。作為湯書記的智囊,這個時候他要坦率直言。
  湯朝戰擺了擺手。如果能在兩年后換屆時更進一步,問題自然就迎刃而解。但是,那個時候的形勢比現在只怕更難。
  方明學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道:“書記,既然魯東那個圈子的力量借用不到,那也沒必要一條船坐到底。”
  湯朝戰瞥了方名學一眼,沉吟不語。
  方明學沉聲分析道:“宋書記到楚北來。楚北的格局肯定要發生變化。趙省長因為他兒子的事情在上面失分嚴重,我估計他的仕途也就兩年的時間。陸江要是有志于在楚北發展。他急需要在省里有一個可靠的盟友。”
  煙頭的火光在黑暗里猛的亮了亮,湯朝戰打了個有力的手勢。示意方明學繼續說下去。
  方明學笑著攤開手,“沒了。”
  在仕途之中決不可忽略那些世家子弟的能量。必要是可以聯合借勢。假設,湯書記能和陸江取得某種政治共識,以陸江身后那些人的力量,推動湯書記接任楚北省省長并非很難的事情。
  事實上,湯書記和陸江的關系處的很不錯。上次江州的人事調整中,湯書記就擺了胡聯營一道,贊同陳史益出任江州市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
  當然,政治從來就是千變萬化的。日后的走勢現在又怎么能準確的預測到。
  陸江現在的頭等大事是在江州登頂。進位市委書記、楚北省省委常委。他那個江州市市長的副部級參與整個楚北的事務中,份量輕了些。不過,胡聯營也不是病貓,可以輕松的一腳踢開。
  “你啊…”湯朝戰笑著虛點了點方明學。方名學的未盡之意,他自然明白。
  …
  西南某省省委常委院1號樓。一名頭發花白,面相慈祥的老人聲音低沉的身邊的中年人道:“楚北的局面有些復雜,你提前去江州幫我了解一些情況。”
  中年人恭敬的道:“好的,大舅。”說著,微微一頓。“具體是那些情況?”
  老人沉吟了半響,“楚北的私營企業很活躍。”
  中年人微微點頭,“我明白了。”
  …
  徐華路麗都酒店餐廳的包房。陸景、楊顯、陳國波宴請黃紫琪、周銀燕她們的設計團隊。她們的景華科技園四期工程的設計方案已經定稿。今天中午算是慶祝酒宴。
  融合了國外設計公司和她們方案的設計圖紙樣稿已經交到陳國波手中。景華科技園四期工程櫻花園馬上就要破圖動工。
  陳國波看著這一桌子的女孩,心里琢磨著那個最漂亮的設計師是不是就是陸景要為她栽種滿園櫻花樹的人。
  楊顯微笑著對陸景道:“景少。宋雨綺的手續調動我已經和馬飛協調完成。她什么時候開始工作?她最好能和景華總經理的會議成員都見下面,包括周總那邊的決策委員會成員。這樣方便日后工作。”
  陸景笑道:“下周一吧。放心,宋雨綺不是臨時工。免得大家說我折騰。”
  吃過飯后。陸景邀請黃紫琪她們去十四樓的咖啡廳喝咖啡。楊顯和陳國波都告辭。
  天邊的白云漫卷云舒。夏季午后的垂楊柳無精打采,偶爾被微風吹動。從徐華路麗都酒店十四樓的咖啡廳俯瞰整個北湖的風光。在清涼的空調之下隔窗感受著慵懶的午后,是極為不錯的享受。
  咖啡廳里都是四人桌。陸景、黃紫琪、周銀燕、阿羅坐了一桌。徐詠碧、蘇秀麗坐了另外一桌。
  “周銀燕。恭喜你啊。你的婚禮我都沒去參加,真是抱歉。賀禮我回頭補上。”聊著天,陸景卻是聽到周銀燕去年和她男友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忙笑說道。
  周銀燕笑道:“你這大忙人呢。我哪里敢奢望,反正我們灌紫琪的酒就是了。陸景,紫琪給我說了要留在江州工作。你可是把我們的首席設計師給挖走了。我都擔心簡雅裝飾接下來怎么辦?”
  陸景驚喜的看著黃紫琪。她還沒和他說要留在江州的事。倒是從周銀燕這兒先得知了。
  黃紫琪嘴角洋溢著一絲淺笑,明眸輕嗔看著陸景,“看我干嘛?江州比京城的居住環境好多啊。”
  聽著她胡扯的理由,真想在她清麗的臉蛋上吻一口。陸景笑著握住黃紫琪白嫩的手,對正在掩嘴輕笑的周銀燕、阿羅道:
  “要是可以的話,你們把公司搬到江州來吧。正好把業務也拓展開,不要局限于室內裝修設計,可以嘗試著向建筑設計方向轉型。這次科技園的設計就搞得很好啊。”
  周銀燕笑著搖頭。“那有你說的那么輕松。得了,我是想說。以后我們在京城告急的時候可不許把紫琪留在江州不放人啊。”
  黃紫琪抿著咖啡笑道:“怎么搞得好像我被賣給他似的。你給我發工資,我能不給你干活嗎?”
  阿羅取笑道:“不一定是賣哦。也有可能是某人自己送的呢。”
  黃紫琪白了好友一眼,道:“你個死妮子,我都想拿東西把你的嘴封住。”
  周銀燕抱著阿羅的肩膀開心的低聲笑著。
  下午吃了點心,到夕陽拖著長長的金黃色影子照過來時都沒覺得餓。陸景帶她們去清動鎮的石橋看風景。
  傍晚時分,林間變得有些幽暗。遠處要與地平線相齊的殘陽偶爾被新月湖邊的高樓大廈擋住。整個景華科技園顯得極為靜謐。
  茂密的樹林與下班之后清冷的科技園,很容易讓人興起進去走走的想法。幾人的背后則可以看到鹿山,以及以及建成的景華國際學校。在夕陽中,顯得美輪美奐。
  看著遠處的美景,黃紫琪扭頭對陸景說道:“陸景。我打算在江州和徐詠碧一起做建筑設計。銀燕那里的工作,我順便兼顧。”
  “咦,徐詠碧你不回建業工作嗎?”陸景問徐詠碧。
  徐詠碧微笑著道:“我沒說我要回建業工作啊?在江州呆了四年,也還算適應了。要是紫姐肯牽頭組建工作室,我回建業干嗎?”
  陸景好笑的看了黃紫琪一眼,好像和她接觸的女孩就沒有不喜歡她的。紫琪容顏清麗、美麗逼人、自信、大方、思想獨立,確實是一個有著獨特魅力的女子。
  正要說話,一輛灰色的寶馬停在橋邊,駕駛座上一名青年露出頭來。“你好,請問去景華科技園怎么走?”
  陸景道:“你順著這條路直走,過幾個十字路口,看路標左拐就是。”
  羅慶榮略微有些失望。這男青年身邊那個清麗的女孩的背影極為美麗。牛仔褲蹦出渾圓的俏臀曲線。性感無雙。雙腿從背后看去有種如古希臘雕塑般的筆直感美感。一條直線直至潔白的腳踝處。
  他忍不住停下車來問路。實際上,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路呢?一邊道謝,一邊搜腸刮肚的想怎么讓那美女回頭。副駕駛座上的中年人笑著搖頭,“行了。趕緊回酒店。這次來江州可是帶著任務的。”
  “你們兩個都是禍水啊。我都懷疑你們站在市中心。會不會有人停車來給你們發名片。”看著灰色的寶馬遠去,陸景笑著對黃紫琪和徐詠碧說道。
  徐詠碧笑吟吟的道:“禍水是紫姐。和我沒關系。”
  黃紫琪笑道:“得了,你們學校賓州那位副市長的兒子可是為你神魂顛倒。”
  說笑著,坐車去鳳凰餐廳吃過晚飯,從湖心路返回南園別墅。
  晚上,時代俱樂部的人請宋雨綺吃飯,陸景沒去湊數。本來要和黃紫琪她們去白沙井k歌。郁揚突然打了電話過來,有事情找他。
  在新豐公寓里看了一封姬紅俊發來關于收購襄水五汽的郵件后。郁揚已經到了樓下。
  “呵,早聽唐悅說你這兒奢華無比。看了我才相信。你也不怕舅舅知道了罵你啊。”跟著郁揚一起來的唐彤笑哈哈的對陸景說道。
  陸景笑著從吧臺里拿了酒出來,倒了酒,“合法所得。我爸那會為這點事罵我。”說著,散了一支煙給郁揚,笑道:“沒給我表姐管制吧?”
  “去你的!說得我像母老虎似的。”唐彤笑著瞪了陸景一眼。
  陸景哈哈一笑。
  郁揚笑著道:“我剛和唐彤在京城見過叔叔阿姨,我和唐彤這次到江州來,是帶她和我爸媽見面。陸市長也算是唐彤的長兄,我代我爸邀請陸市長一起吃頓飯。”
  陸景眼神微微一凝,旋即笑道:“我哥肯定會答應。時間定了吧?我給我哥打電話。”
  江州這里的習俗,確定男女關系的順序是男生先到女方家拜訪,然后女生再到男方家拜訪。
  但是,郁行知不過是借著由頭要和大哥吃頓政治飯。作為師書記的愛將,師書記敗退楚北,郁行知恐怕也會有些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