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595 棋子襄水

建業。暴雨傾盆。豆大的雨滴打在別墅外的草地上,白茫茫的一片。雨水飛濺。
  客廳雕花木窗處,葉文斌背著手笑著問身邊穿著白色A字裙的侄女,“和你大伯見過面了?”
  葉靜雨點點頭,微笑道:“大伯不同意注資給我的公司,他比較在意和陸景的合作。不想得罪他。”
  在長輩面前,葉靜雨似乎收斂了在外面的飛揚跳脫、意氣飛揚的天才少女脾氣。完全是恬然、沉靜、才華橫溢的小輩表現。
  葉文斌笑著搖搖頭,嘆道:“所以這樣是我和他的分歧所在。不說了,你真決定在江州建立手機公司?”
  葉靜雨嘴角揚起一絲微笑,道:“恩。我決定了。景華的口號不是要促進國產手機的技術進步嗎?我到景華科技園注冊公司,申請技術專利,諒他們也不會食言而肥。”
  葉文斌贊許的道:“你這個想法不錯。我正好要讓強文回建業,江州那里的公司,明的,暗得都由你負責。一定要在景華授權的專利技術基礎上做出一些成績。我個人借給你1000萬美元。夠不夠?”
  聯科早就在景華科技園注冊了相關的控股公司來獲取景華的技術專利授權。但是,一直以來并沒有取得很好的研發成果。在得到NEC的注資之后,研發部和NEC的交流逐漸多起來。
  葉靜雨笑道:“二叔,要玩就玩一把大的。我找許雪的明州商業銀行貸款3000萬美元。我把香港的公司股權抵押給明州商業銀行了。我認為聯科的突破方向不應該是在研發上,而應該是在產品設計上。要設計出足夠新、足夠潮的產品。”
  葉文斌笑呵呵的道:“你放手去做就是。但是,就算你招募一個50人的設計團隊,也花不了這么多資金吧?小九,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打算?”
  葉靜雨狡黠的笑道:“二叔,江州手機產業鏈模式的優點和缺點同樣明顯。景華基于西門子和飛利浦的芯片打造的軟件系統存在極大的隱患。根據這兩家芯片廠商的資料,再加上景華作為手機元器件供應商提供的軟件平臺代碼。隨著眾多手機廠商參與手機軟件的二次開發實際上,我們可以還原出景華手機軟件系統的核心代碼。屆時,我完全可以復制一家和景華一模一樣,結合手機產品設計公司的方案,甚至復制出更好的手機公司出來。不過,硬件的技術專利還是要基于景華的授權。想想陸景到時候氣得吐血的樣子肯定很好玩。”
  葉文斌笑著搖頭,最后一句話怎么聽得和小女孩一樣。不過手機產業目前存在著巨大的機遇,就算小九是模仿一個景華手機公司出來,同樣能獲得巨大的利潤。這是一個可行的競爭方案。
  同一時間,建業市常委院的3號別墅。楊修武和妻子吃著水果,說著話,客廳里,已經上小學的兒子在保姆的照看下,雙臂張開,學著飛機跑來跑去,十分活潑可愛。
  楊修武的電話響了。楊修武看看號碼,是中-組部副部長羅舒名打來的。和妻子說了聲,去書房里接電話。
  問候幾句后,羅舒名笑道:“修武,你打算什么時候離開建業?”
  楊修武微微一笑,“怎么,你有好消息告訴我?”
  羅舒名道:“消息倒是有一個,是不是好消息要你自己判斷。黔州省的常務副省長位置要空缺出來了。”
  “黔州?”楊修武稍稍沉默了下,“張志傳這個人不簡單啊。”黔州省委副書記張志傳年初才由南邊某省的常務副省長調任黔州。黔州省的一號,不久年齡到線,現任的黔州省省長大概會順勢接班。張志傳看樣子是拿下他競逐省長寶座的對手。
  羅舒名點點頭,笑道:“黔州雖好,不是久留之地.”
  楊修武明白羅舒名的意思:去黔州掛一掛,履歷上會好看許多。黔州歷來是秦系的票倉。和秦系其他圈子里的人接觸接觸也不錯。在江南,他和秦系的一些人處得不是很愉快。
  想了想,轉了個話題,道:“劉勇志…”
  羅舒名笑呵呵的道:“他的事基本定下來了。黃海這次受到楚北的影響很大。蘇江那里…,恩,我覺得你考慮下。”
  楊修武笑了笑,“我知道了。”
  隨著楚北省委副書記熊為明調任蘇江,他接任省委副書記的想法破產。據說,這是陸江的提議。希望陸江不要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自己進步。這筆賬,遲早要和他算一算。
  …
  劉偉立悄然的走進胡聯營的辦公室。胡聯營沒抬頭,繼續寫著文件,過了一會,才放下鋼筆,摘了老花鏡,問道:“事情解決了?”
  劉偉立點點頭,道:“陸江把王白山和張石東叫到辦公室里訓了一頓。兩人現在焉了吧唧的。打算各退一步。不再惡性競爭。”話里不自覺的有些不滿。
  開發區主任王白山和新任的漢北區區長張石東兩人招商引資問題上很鬧了幾次矛盾。相互拆臺。這次因為一家汽車配件廠商要在江州設立廠房。兩個人各出小手段,搞得影響很壞。胡書記連續叫他們來談了幾次,都沒能遏制住這個勢頭。但是陸江十分鐘就磨平了兩個刺頭。江州市的一號、二號,各自在江州干部心中的威望可見一斑。
  胡聯營慢慢的喝著茶水,輕聲道:“解決了,解決了好啊。”
  聽著胡書記話里濃濃的失落,劉偉立也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顯然,江州成了胡書記和他的仕途滑鐵盧。必須要改變這個處境,否則兩人的前途堪憂。
  “書記,省委那里的人選定了嗎?”
  胡聯營微微點頭,“恩。宋書記的任命已經通過中央的討論,過幾天會有結果。”
  劉偉立精神一震,胡書記能提前得知這個消息,那說明他在上面還是有些根基的。匯報了幾件事后,劉偉立心情有些輕快的離開。
  看著劉偉立突然流露出來的輕松之意,胡聯營微微嘆口氣,心情越發的沉重。這個消息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探來的。那里會是上面有中央領導賞識他?
  他知道劉偉立的心思,但是越是這樣,越覺得難受。連他最信任的干部都對他在江州的前景感到悲觀。只能通過調離江州來解決。
  但是,他卻不這么想。宋書記到楚北來,未必就喜歡手下有個強勢的省長。因為趙浩天一樣是兩年之后必退的人。宋書記難道沒點別的想法?
  自己還有和陸江最后一搏的機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