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594 助理和葉靜雨

“劉勇志可能有意前往黃海任職。昨天他讓劉怡秋到京城,特意過問了黃海各方面的情況。”
  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到一邊,陸景揉揉眉心。消化著唐悅傳來的消息。近期楚北政壇震動,黃海那里同樣洗牌了一次。原市委書記即將退休,魯東省委有意調整黃海市的班子。
  黃海是魯東重鎮,經濟、文化中心。副-省-級城市。與魯東省會徐城并稱魯東雙城。政治地位十分突出。歷界市委書記都是高配省委副書記。
  劉勇志想去黃海,自然是瞄準了黃海市委書記一職。以劉勇志43的年紀,雖說喪失參與登頂競逐的可能,但他仍有機會成為所在派系的代言人。
  和前世相比,劉勇志去黃海的時間提前了兩年。前世里,他是競逐一個正省職位失敗后,才去的黃海。
  想到這兒,陸景捧起浴缸中的熱水拍拍臉。魯東省早期的洗牌、楚北省的這次較量,無意中,自己給很多不相干的人,甚至是對手創造了不少機會。
  劉勇志想去黃海,找劉怡秋詢問黃海方方面面的情況,實屬正常。劉怡秋在黃海擁有一家資產兩三百萬的房地產開發公司,在黃海接觸的干部層次不會太高。但是,作為劉勇志的情人,她無疑是很受劉勇志信任。
  只不過,劉勇志大概還不知道他信任的情人是枚棋子。
  陸景沒打算阻止劉勇志去黃海。以劉勇志的水平,只要稍作動作,他自然能知道是從哪兒走漏的消息。劉怡秋這枚棋子只有動用一次的機會。自然要留待以后關鍵的時刻。
  湯開復在江州的婚禮設在楚北國際大酒店。陸景準時在中午趕到。門口處。鮮花簇擁、紅地毯鋪地,賓客往來。十分喜慶。湯開復和林婉如穿著黑色的禮服、白色的婚紗站在門口迎賓。
  陸景把手里的紅包交給一旁的禮賓人員,對笑得肌肉僵硬的湯開復道:“我還以為我這份紅包能省了。沒想到還是要交啊。”
  湯開復揉揉臉。笑道:“你可跑不了。這禮金回頭都要捐給希望工程。所以你也不用可惜了。唉,幸好訓練過,不然現在笑的比哭還難看。”
  楚北7月份的較量驚心動魄。趙浩天絕地翻盤。他對陸景如何拿到唐云放走私的證據實在有些好奇。當然,他不會去問陸景。
  陸景笑著點點頭,道:“你這話我視為幸福的得瑟啊。別人想和林小姐這么美麗的新娘子站在一塊都不能。”
  林婉如嬌笑道:“陸景,你還叫我林小姐啊?”
  林婉如性子活潑,陸景也不介意和她開玩笑,笑道:“哦,我應該叫你湯夫人了。”
  林婉如笑著白了陸景一眼。又甜蜜的看了湯開復一眼,才對陸景道:“你和開復是朋友,叫我的名字就好。謝謝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說笑幾句。正好又有賓客前來,陸景就在湯開復表弟的帶領下往里面走。三樓的大廳里擺了十幾桌。陸景眼睛一掃,倒是看到不少省里和江州市里的干部。
  今天這個婚禮湯書記的本意就是聯絡感情。當然,湯書記不是和下面干部聯絡,而是和他自己圈子內的干部聯絡。不過,高等政治生活中,單獨召集部下聚會可是大忌。所以。今天才會有這么多像自己這樣的陪客。
  跟著湯開復的表弟到大廳的右側一處圓桌。到有兩個熟面孔。市計委主任齊克強和常新縣的縣長付天赫然在坐。
  陸景對湯開復的表弟道謝,微笑著和站起來的齊克強握手。齊克強親熱的笑道:“景少,有段時間沒見你了。”
  “去香港玩了幾天。”陸景微笑著和他寒暄。齊克強最熱心跑官。以前還想走他的門路去云春。最終沒能成行。在這個場合碰到他實在正常。
  說著話,又在齊克強的一一介紹下。和桌子上其他人禮節性的寒暄幾句。近十人,全是省里各市的副廳-級干部。其中有名襄水市的副市長多打量了他幾眼,顯然是聽過他的名字。
  說笑著。婚禮的酒宴很快開始。等新郎新娘挨桌敬過酒后,陸景就準備離開。雖說滿桌的廳干。但是他沒什么興趣結交。
  剛出了回廊,身后突然傳來聲音。“景少,有時間嗎?我請你喝杯茶。”
  陸景回頭。是剛才同桌的襄水市分管工業的副市長陳躍信。陳躍信四十多歲的年紀,清清秀秀地,從面相上很容易給人好感。
  見陸景似有些疑惑,又似有些不滿,陳躍信忙微笑道:“景少,我在襄水友誼公司收購的簽字儀式和你見過。現在襄水市第五汽車廠等米下鍋,急需資金,不知道你能不能給我幾分鐘的時間。”
  陸景心里一動,微笑著打個手勢,“看來陳市長對自己很自信,幾分鐘就能說服我投資。那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陳躍信心里松口氣,倒沒想到陸景這么好說話。只要有開口談五汽狀況的機會,他有自信和陸景聊上幾個小時。
  從漢北區的市區繞道漢生軟件園到景華科技園的楓葉園里。找了一家幽雅的咖啡館坐下閑談。陸景偏愛這種休閑式的談話方式。
  今年五月我國與歐盟簽訂加入世貿雙邊協議之后,加入世貿組織已成定局。汽車消費需求在入世之后將會不斷的升溫,直到2003年達到沸點。
  景華旗下有建業昆成汽車公司,年產能五萬輛。如果有機會把襄水市的五汽吞下,他自然樂意。有孫雄志在襄水,而熊為明又調離楚北。景華進入襄水投資不必再像之前那樣畏首畏尾。
  “襄水市第五汽車廠成立于1982年,是襄水市的大型國營企業。但是今年來因體制僵化、管理方法、人才流失等問題,舉步維艱,數以萬計的下崗職工生存都有問題。成為困擾襄水市政府的老大難問題。現在已經到了不破不立的地步,經市政府辦公會議的研究,準備將襄水市五汽出售,但是資方需要負責下崗職工安頓的問題…”喝著咖啡,陳躍信向陸景介紹著襄水市五汽的情況。
  陸景偶爾插話問幾句,談到了一個多小時,陸景并沒有急于表態,而是道:“陳市長所說的情況我知道了。我需要讓景華的投資團隊進行評估,改天我再請陳市長喝茶。”
  陳躍信忙笑道:“那我等景少的消息。等景少去襄水,我再好好招待你。”他也沒指望一次性就說服陸景。總得給陸景反應的時間。實際上,如果他能說動陸景到襄水市收購五汽廠,政治意義大于對經濟意義。
  和陳躍信道別后,陸景坐車由湖心路往江大而去。夕陽西下,粼粼湖波,紅色玉盤,景色美輪美奐。
  陸景手指頭壓著眉心思索著。剛才陳越信的話里根本沒提襄水市委,雖說襄水市里的一些人物和孫雄志不對盤,但陳躍信表現的太明顯了些。顯然,他知道自己和孫雄志的關系。那他又是哪條線上的干部呢?
  “呵呵,這其實說明陳躍信是打算靠攏孫雄志。不過他走了個迂回路線。”黃致遠拿著酒碗一邊喝一邊給陸景分析:
  “熊為明調出楚北,他的根基之地襄水現在可是省里諸多大佬眼中的肥肉。孫雄志大概也明白這一點,所以這段時間對他來說十分關鍵。要是盡快的把襄水的局面控制住。拿下襄水,等于把菜捂到趙省長的盤子里,其他大人物有意見也沒話說。不然,等襄水市委書記張惜明重新穩住根基,結果就難以預料了。”
  陸景點點頭,輕輕的抿了口酒,奇怪的問道:“黃老師這酒是白云飛天?你現在沒有自己釀酒了?”
  黃致遠笑呵呵的嘆口氣,“自己釀得終究是沒酒廠的正宗啊。我和何家大丫頭說好了,每月給我供應十斤。”
  陸景微微笑了起來。腦子里浮起何夢瑤那張清麗脫俗,清冷明艷的容顏。“這樣也好。省卻不少功夫。”
  黃致遠問道:“湯書記兒子今天舉辦婚禮,現場到了很多干部吧?這次省委書記他有沒有希望?”
  陸景搖搖頭,笑道:“預計上面會選派派系色彩比較淡的干部前來楚北坐鎮。其實,算算年紀的話,兩年之后年紀要到點的人物,夠資格來楚北的也就那么幾位。”
  論陰謀詭計、算計人心種種手段,黃致遠的水平無疑是頂尖的。但是一省的封疆大吏位置爭奪,靠的是綜合實力。而且,那個層次的秘聞黃致遠接觸不到,琢磨不透實屬正常。
  到楚北最熱門的人選是現任西部某省的省委書記宋海俊。歷任湘南、瓊南、中原等地省部要職。身上的派系圈子很淡。不過,聽說他的思想比較保守。或許,對景華而言,他到來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和黃致遠在已經搬到師南路的好再來餐廳吃著小菜,邊吃邊聊著楚北的形勢。以目前的形勢而言,大哥要是能在換屆之前擔任江州市委書記,然后在換屆之后兼任省委副書記周賀軍退二線后留下的空缺,將是一個完美的方案。這樣和楊修武的競爭之中將會不落下風。
  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黃紫琪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陸景,我們的設計方案定稿了。明天交稿。”(未完待續。。)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