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593 夢

葉周海愕然的看到陸景和下午那個長腿美女在一起,身邊更是陪著一位更勝一籌的精致女郎,心里憤然的暗罵幾句。目光閃爍幾下,有心等一會再出露臺餐廳。他爸和陸景的關系不錯,但是他和陸景的關系很糟糕。
  “咦,大哥,你停下來做什么?”前面的明麗清秀的女子回頭疑惑的道,再看到門口處看過來的男女,心里明白過來,嘴角一揚,“你下午招惹人家了吧?”
  葉周海道:“小九,我們等一會再出去。”
  小九嗤笑道:“人家都看過來了,你到是好意思做縮頭烏龜。我可丟不起那人。我先走了。”
  “呃-,姑奶奶!”葉周海追著走到門口,勉強鎮定的和陸景打個招呼,“陸景,真是巧啊。”
  陸景點點頭,手指著陳蘇子道:“她是我朋友。”他自然不可能依著陳蘇子的話在這兒把葉強文打一頓。但是,該說的話一定要說到。
  葉周海臉色有點不好看,就知道過來肯定沒好事。為這點小事得罪陸景,首先他爸那一關就過不了。當即,郁悶的對那長腿美女道:“小姐,下午我多有得罪,請你保函。”
  陳蘇子沒看葉周海,詫異的看著陸景,倒沒發現,他一句話就能這惡心的男人道歉。貌似很威風。
  小九看了陸景一會,伸出手,微笑道:“你好,我叫葉靜雨。你是我四姐的男人吧?我聽說過你。”
  話有些刺耳,陸景清淡的和葉靜雨握手。順帶著打量著她。一襲清亮的淡藍色吊帶裙,身材纖細偏瘦,臉蛋清麗,眉眼間有些青澀。性-感與清純相混合,有著別樣的魅-惑。
  他很少問葉妍葉家的事情,根本不知道這突然冒出來的葉靜雨是何許人。
  葉靜雨看的出陸景的疑惑,輕笑道:“你回頭和四姐打聽一下,就知道我是誰了。陸景,我的目標是讓聯科手機的業績超越景華。你一定不要讓我失望。我喜歡有挑戰性的工作。”
  陸景微微點頭,笑了笑,沒說什么。
  出了露天餐廳,葉周海邊走邊抱怨道:“姑奶奶,你好歹算是秘密武器,這會暴露了算什么?”
  葉靜雨扭頭,意氣飛揚的道:“什么秘密武器啊?你不覺得在競爭對手面前說兩句狠話很過癮嗎?”
  葉周海無語。真是小孩子的脾氣。也不知道父親和二叔怎么就喜歡讓她胡折騰。
  “陸景,你認識那兩個人?”回房間的路上,陳蘇子問道:“你挺威風的啊,一句話就能讓那男的道歉。你不知道下午他看我的時候,我多想把那對狗眼戳瞎掉。”
  陸景笑道:“那男的叫葉周海。葉文俊的兒子。我和葉文俊生意上有些合作。讓他道個歉很正常。蘇子,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危險了,都有像狂暴女王轉變的趨勢。”
  說著,對身邊的邵秋蘭道:“我以前相信漂亮的女人都是無害的。你看我多天真。”
  “我要是十六歲或許還信你這話。你要是天真,天底下還有純潔的人么?”陳蘇子瞪了陸景一眼,對邵秋蘭抱怨道:“秋蘭姐,你也不管管他。”
  邵秋蘭笑著捏了捏陸景的臉,“蘇子最近心情不好,你別老打擊她。哦,那女孩長的挺漂亮,就是口氣很有些囂張。”
  陸景笑著道:“我要是期待每個美女都對我和顏悅色、青眼有加,那也太自戀了。”
  聽葉靜雨的話風,似乎她會去聯科負責手機工作。那把葉文斌擺在什么位置上?聯科的那些股東能同意?這里倒是有些蹊蹺。
  陳蘇子翻了個白眼,“受不了你們了。明知道我失戀,還在我面前親親我我。我倒是期待那女孩讓你栽個大跟頭。看你哭喪著臉肯定很有趣。”
  看著陳蘇子拿房卡開了門,陸景笑道:“立場啊!蘇子同學。”
  房間里窗簾開著,皎潔的月色灑到房間的地板上,有層朦朧的白光。柔和靜謐。房間位于十六層,有起居室、會客廳、餐廳、廚房。十分寬敞。
  陳蘇子去房間喊宋雨綺出來吃飯。邵秋蘭微微嘆口氣,回了她的臥室。她知道宋雨綺對陸景的心思,倒不知道兩人會怎么處理。
  陸景將外賣的食盒放在餐桌上,走到窗戶邊看著窗外的夜色下。圓月懸掛在天際。銀色的月光毫不吝嗇的地傾瀉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
  “咯吱--。”餐廳里椅子挪動的聲音打斷了陸景的沉思。陸景回頭,看到宋雨綺正要坐到椅子上吃晚餐。燈光之下,能看到她眼睛紅腫。心里不禁苦笑。真是不好了局。
  “打擾到你了?”宋雨綺聲音沙啞的道,邊說邊打開餐盒。她這會真餓了。
  “沒事。你先吃飯,吃完飯我們再說會話。”陸景揉揉眉心,溫和的說道。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宋雨綺吃得很慢,半個小時過后,一份晚餐還是吃完。擦了嘴,慢慢的站到陸景面前。時隔大半年,重新站到他面前,心臟突然的感覺像玻璃鏡子般碎掉,很疼。眼淚忍不住的流下來。
  陸景輕輕的用手擦掉她臉上的淚花。她有著姣好的容顏,秀眉美眼,直鼻櫻唇。在大學里、社會上也該是諸多男生、男人心儀的對象。把一腔情思寄托到他身上,真是有些美人情重的感覺。
  他現在是有些后悔當初讓宋雨綺給他當助理,有些后悔接受她的禮物,有些后悔在金頂俱樂部里接受她的初吻。現在要用絕情的話去傷害她,于心何忍?
  “別哭了。”陸景輕輕的拍拍宋雨綺的肩膀,悠悠的嘆口氣,“在香港呆的開心嗎?”
  當初調宋雨綺來香港,是因為陳蘇子說她拒絕了時代在線蔣耀軍的表白,不想再在時代在線里工作。
  實則,現在她和時代在線已經沒什么關聯。時代在線在納斯達克上市后,宋雨綺和陳蘇子分別持有22萬原始股和14萬原始股。去年底和今年年初陸景賣出時代在線股份時,她和陳蘇子都在85美元的高位清倉。
  “不是很習慣。”宋雨綺哽咽的回答著,大顆的淚珠落下來。這幾天看著陸景和邵秋蘭親昵的說笑,她心里都快難受死。下午的時候,情緒終于崩潰。
  陸景抿了抿嘴唇,輕聲道:“認識我對你來說真不是一件好事。在江大的時候,你說你找到合適人就離開我身邊。來香港這么久還沒找到合適的另一半?”
  宋雨綺點了點頭,鼓起勇氣,淚眼婆娑的看著陸景的眼睛,里面有著柔和憐惜、滄桑成熟的眸光,這是最能撩動她情思的東西,讓她午夜夢回時情難自己。真希望這眼光永遠的落在自己身上。
  “陸景,我明天就辭職回徽州。你別為我的事的煩了,我一會就給秋蘭姐道歉。我下午情緒不好。”
  說到最后,忍不住又哭起來。心疼得要死。注定得不到的東西,那就將最美好的一面保留記憶里吧。
  時代在線創業成功,這輩子衣食無憂。就在徽州父母的豆腐店里,回憶與他相識的一幕幕吧。或許,在徽州那一周,是認識他以來最快樂,最純真的時候。只是,那時候沒有意識到。
  見她哭得梨花帶雨,真情流露,陸景心里也難受的很,問道:“你回徽州干什么?那里沒有互聯網公司。”
  宋雨綺抽泣道:“我不做互聯網的工作了。我幫我父母賣豆腐去。陸景,我馬上要走了,再也不和你見面,抱我一下好不好?”
  陸景心里被深深的觸動。將宋雨綺抱在懷里。她穿著輕薄的寒煙灰色繡花短袖T恤,薄薄的白色修身五分褲。
  緊緊的相擁。馥郁的香氣撲鼻而來。陸景知道這是她身體的幽香,很好聞的味道。陸景低頭,看著宋雨綺雙眼上的睫毛沾滿了淚珠,輕輕的吻了吻。
  宋雨綺順從的閉上眼睛。就算只享受他片刻的溫存,日后也能回憶許久。嫣紅嬌軟的唇被他噙了過去,舌-尖被撩撥著,纏繞著,吸-允著。屁-股上的大手揉捏,撫-摸。和第一次接吻的時候一樣,被他吻得暈暈乎乎。
  只是她想要保持清醒,想要以后能記住這感覺。身-體突然的發軟,有某種激蕩的感覺在心底猛然的復蘇,仿佛一只小貓踩在心里,柔柔的,癢癢的,飄忽捉摸不透。要把她整個人的靈魂都吸進去。
  耳邊突然傳來陸景溫和清潤的聲音,“我不允許你離職。”仿佛一道閃電把她電得里焦外脆,腦子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措。
  陸景輕柔的撫-摸著她額前的碎發。要是宋雨綺回徽州賣毛豆腐去,他可算是把她的人生給毀了大半。人生不留遺憾,是他重生之刻的誓言,毀掉這樣一個女孩,他后半輩子都不會安生。
  陸景撫-摸著宋雨綺的臉蛋,“我不會允許你去賣豆腐的。你要是愿意,我身邊差個助理,你來給我幫忙吧。等你找到合適的另一半再離開我身邊。或者,你找到合適的工作也行。”
  對宋雨綺他內心里并非沒有一點觸動,否則也不會吻她。就留她在身邊吧。如果以后她厭倦了,或者找到合適的人,她要離開,自己不會阻攔。
  宋雨綺感覺耳邊有幻覺一般,仿佛鐘鼓齊鳴,她什么都聽不到,渾身的毛孔都驚喜的伸展開,身體的力氣在瞬間被抽光,懶洋洋的,軟軟的靠在陸景懷里,好一會才幽幽的道“我在做夢嗎?”
  她不敢相信陸景居然會邀請她去做助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陸景笑著搖頭,自己以前對她很差嗎?
  宋雨綺抬頭看著陸景的眼睛,挨得近,他瞳孔里倒映著她的面孔,真實而清晰,用盡全身的力氣道:“我愿意。”
  陳蘇子嬌笑著從房間里探出頭來,“愿意啥啊?怎么和婚禮的臺詞一樣。”房間里很安靜,都能聽到窗外海潮的聲音,陳蘇子開著門,自然是把兩人的對話都聽得一清二楚。
  “啊!”宋雨綺臉蛋有些發燙,放開陸景之前,羞澀的看了陸景一眼。雖然知道沒有那一天,進行那神圣而幸福的對話,但是這不妨礙她心里想想。
  陸景笑著搖搖頭,“你們聊吧,我回隔壁休息了。”就今天這個狀態,想要和秋蘭溫存片刻也不可能,好在明天還有一天時間。他后天才返回江州參加湯開復的婚禮。
  回房間里開了燈。陸景給邵秋蘭發了短信說了一聲:他挽留宋雨綺做他的助理。然后給葉妍打電話。
  今天碰到的葉靜雨實在有些莫名其妙。景華不會把聯科當做對手。但是這并不妨礙他了解一下聯科的最新動態。
  “我在黃海啊,吳璇請我喝茶在。”電話里葉妍雀躍的聲音輕快的傳出來。
  陸景苦笑道:“你們倆什么時候關系好到這程度?我問你一件事情,我今天碰到葉靜雨了。”
  “小九?哦,她在家里的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九。怎么,對她動心了。她才二十一歲哦。”
  陸景無奈的笑道:“瞎說什么。搞得我像色-魔一樣,看到美女就有想法啊。她說要讓聯科的業績超越景華,我問問這個人是誰?口出狂言的人多半有點真本事。”
  “呵呵,這很正常啊。小九就是這個性格。我們葉家這一代的子弟里面,以她的商業才華最為突出。她九七年那會,高中剛畢業,在亞洲金融風暴里用零花錢狠賺了一筆,這兩年一邊在香港讀書,一邊做保健品生意。她現在公司的資產差不多都有兩三億了。她今年修夠學分,提前畢業了。我大伯和二叔都很看重她。葉家要是還能合并在一起,把力氣都往一塊使,希望多半就在她身上。”
  葉妍對葉靜雨評價很高。看來葉靜雨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或許用奇才、天才之類的稱呼冠在她頭上都是正常。陸景心里大致有數。
  掛了葉妍的電話,又給吳璇撥了過去。
  …
  第二天在海洋公園里痛快的玩了一整天。晚上在半島酒店里吃了晚餐,坐車返回影灣園。
  鉛藍如洗地夜色里繁星閃爍。車窗外偶爾有大廈的燈光倒映進來。五顏六色。看著后排邵秋蘭、宋雨綺、陳蘇子熱鬧的說笑著,陸景嘴角微微揚起。也不知道她們昨天晚上怎么聊得。
  他這次香港內只是來看邵秋蘭,沒打算拜會其他人。只是知會了瑞豐公司的馬飛一聲。
  車到影灣園。陽臺處,海風陣陣。可以看到遠方這座城市欣欣向榮的夜晚。燈火璀璨,猶若火樹銀花。
  陸景拿了紅酒過來,放在木質的小圓桌上,四人坐在椅子上,拿著紅酒,就著天邊靜謐的夜色閑聊。這感覺真不錯。
  陳蘇子看了正在眉目傳情的邵秋蘭、陸景一眼,又瞥了眼昨天還哭得稀里嘩啦,尋死覓活,這會比淑女還淑女的宋雨綺一眼,“要不要我回避下,把空間留給你們三個?”
  “別。”邵秋蘭和宋雨綺異口同聲的說道。說完對視一笑。如果只有她們和陸景在一起,無疑會有些尷尬。
  陸景笑著搖搖頭,微微抿著酒。這樣的月色,和三個美女在一起,是件很愉快又愜意的事情,可以讓他在江州緊繃的神經得到極大的松弛。
  陳蘇子無語的翻個白眼。都沒救了。她對陸景這混蛋看不太習慣,愛情是有排他性的,要獨享的。“陸景,雨綺回江州給你當助理,我在香港呆著也沒意思。我申請調回江州工作。”
  邵秋蘭道:“蘇子,你得等我培訓完再離開啊。不然我一個人在香港得無聊死。”
  陸景看向陳蘇子,“年底你和秋蘭姐一起回江州?”
  陳蘇子泄氣的道:“行吧。雨綺,你什么時候離開。不會明天就和陸景一起走吧?”
  宋雨綺輕聲道:“總要等手續辦好才行。”說完,眼睛看向陸景,絲毫不掩飾同行的渴望。
  陸景點頭,微笑道:“那一起走吧。職位變動的手續,回頭再辦。反正你也不靠我給你發的那點工資吃飯。”
  “恩。”宋雨綺微微一笑,喝著紅酒,看向海面。月影倒映著,隨著海浪起伏不定。
  …
  飛機從到江州時,不過才上午十點。曾紅英駕車送陸景、宋雨綺到新豐公寓。剛到門口,就接到何路遙的電話,“景少,明天我約了體大那對雙胞胎會在體大的網球場打網球,要不要一起來?”
  陸景笑道:“再說吧。”據說,體大那對雙胞胎美女高傲著呢。何路遙肯定費了不少功夫。費這么大功夫,自然不是為了和美女一起打場球。
  熊為明調離楚北后,何路遙的父親何晨恐怕是急需繼續加強和大哥的關系。否則,一旦江州要進行人事調整,何晨大概是江州幾名常委中根基最不穩的一人。
  這件事,他不會插手。何晨得自己去和大哥溝通。寒暄了幾句,掛了電話。
  陸景對身邊倦色難掩的宋雨綺道:“這幾天你先住我這兒吧。樓上主臥旁邊的那間客房是董晚瑤的。你另外再挑一間。被子什么的都在房間的衣柜里。”
  “好的,我自己會處理。”宋雨綺點頭,打著哈欠說道。
  陸景笑著上樓。在浴缸里泡了沒一會,唐悅打來電話,“陸景,劉怡秋那邊傳來消息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