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592 輝煌之前的技術準備

杭城市市委副書記李學平?陸景嘴里重復了一句。剛才是趙省長的秘書嚴司至給他打的電話。楚北空缺的兩個職位,先定下來了一位。由杭城市市委副書記李學平擔任楚北省委秘書長。
  杭城出來的干部,通常意義上被認為秦系圈子的干部。師書記的仕途終結之后,豫北系在楚北的實力大減。趙省長看情況只能留任2年,所以江南系也不能算全勝。
  因而,楚北省的政治版圖在接下來的一兩年肯定是多方共存。現在看來,秦系是在楚北打了一顆釘子進來。
  一般而言,省委秘書長都是省委書記的心腹。現在省委書記的人選還沒定,倒是先把這個位置定下里,真是有些耐人尋味。新來的省委書記恐怕是個過渡人物。
  …
  邵秋蘭削了一枚蘋果給陸景,坐到沙發上,笑道:“昨天去看丁靈了?看人家丁靈多刻苦,暑假都還在學習,哪像你到處晃?”
  “恩。有段時間沒見她了。”陸景笑著咬了一口蘋果,道:“秋蘭姐,你那天和琴姐說了我多少壞話。小漓說她肚子都要笑痛了。”
  邵秋蘭撫了撫長發,嬌笑道:“哪兒還用說啊?你都不知道我那時候可是被你氣得要死。天天打游戲機。”
  她知道丁靈和陸景的關系。那年由江州去京城的火車上,撞破了陸景和丁靈的好事。
  “秋蘭姐,你還想著那會的事啊?”陸景將蘋果放到茶幾的吃碟上,拿紙巾擦了手,湊到邵秋蘭面前,微笑著看著她精致美麗的容顏。
  邵秋蘭仰著頭,輕笑道:“我聽人說,回憶往事是變老的征兆,大約我也是要變老了。”說著,伸手撫-摸著陸景的臉,輕聲道:“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遍地的櫻花。白色櫻花覆蓋在我的婚紗長裙上,然后落在草地上,鋪成一道白色的地毯,我們牽著手去教堂…”
  陸景歉然的抱著邵秋蘭。吻著她精致的臉蛋,上面有兩行淚痕。婚姻是他無法許諾的東西。愧疚的情緒仿佛啤酒的泡沫一樣翻騰著溢了出來。心里突然的很想為她做點什么。
  一手抱著邵秋蘭嬌軟的嬌軀,一手拿起手機撥了陳國波的號碼。他是立豐地產承建景華科技園四期工程的負責人。
  “不管景華科技園四期最終的設計是什么樣的,我想在里面全部種上櫻花樹。只要開白色櫻花的櫻花樹。預算不夠,你回頭給我打電話。”
  陳國波正在白沙井立豐地產的總部里開會,接了陸景的電話,聽到陸景的這個要求,答應下來。又聽到電話那里有一聲女子的嬌呼,苦笑著拍拍頭。大概陸景又要討好那個女孩,他得愁去哪兒弄這些櫻花樹呢!
  “啊?”聽到陸景的話,邵秋蘭感覺心臟仿佛被電擊了一樣,顫栗的感覺之后,是甜的要心醉的柔情,動情的抱著陸景的頸脖,柔聲說道:“你個死人啊,你要把我心里最后的猶豫都趕走嗎?”
  她并非沒有猶豫過、彷徨過。誰不幻想著穿上婚紗出嫁的那一天啊。也知道掙扎逃開,日后肯定會后悔終身。但是知道陸景去見丁靈,心里的猶豫不自覺的又盛了幾分。
  只是,現在卻又驀然發現,她付出的感情并非沒有得到回應。回應的是很熾烈、滾燙的感情。讓她無法拒絕被融化。唯一的遺憾就是,這份感情或許會分為許多份,給不同的人。
  看著邵秋蘭琉璃般烏黑晶瑩的眼眸,里面泛著水汽,就算是哭過,她俏麗精致的眼睛也十分美麗。陸景突然的想起重回九六年第一眼看到她時的情形,內心里涌起柔情,對邵秋蘭他心里始終有份特殊的感情。
  低頭吻住了她鮮花般嬌嫩的紅唇。邵秋蘭熱烈的回應著。
  “噢--,你們兩個…”陳蘇子打開房間門,驚訝的看著異常狼狽的邵秋蘭和陸景。顯然,剛才兩人沒干好事。她和宋雨綺才從海里游泳回來。
  邵秋蘭俏臉緋紅的急匆匆的進了臥室。剛才熱吻之際,她胸衣的扣子都被陸景解開了。
  陸景咳嗽一聲,搶先問道:“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邵秋蘭來香港后一直住在陳蘇子和宋雨綺合租的公寓里。這幾天三人自然是按照陸景的想法住在影灣園這里。
  宋雨綺眼睛里閃過一絲失落。心臟仿佛碎掉了一般,扭頭進了衛生間。手里的衣服袋子落在地上都沒察覺。
  “玩夠了。”陳蘇子郁悶的瞪了陸景一眼,“我說你和秋蘭姐怎么不去海灘上玩呢。你小子真混蛋。”說著努努嘴,“雨綺都傷心得要死。你就不能隱蔽點嗎?”
  陸景尷尬的揉揉眉心,“我回頭和她談一談。”
  …
  晚上在露臺餐廳吃晚餐。宋雨綺推說身體不舒服,沒下來。富麗堂皇的餐桌處,陳蘇子嘖嘖兩聲,笑道:“我是不是也該推脫身體不舒服,免得在這兒當電燈泡。”
  她傍晚的時候接到父親的電話,說陸景突然的要在江州種櫻花樹。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給秋蘭姐種的。
  邵秋蘭略帶羞澀的嗔道:“蘇子…”
  陸景抿著紅酒道:“哦,忘了問你,你哪位男朋友呢?改天約出來一起吃頓飯,我馬上要回江州了。”
  陳蘇子吃著牛排,狠狠的咬了一口,“吹了。我碰到他在商場里和別的女人逛街。”說著,瞪了陸景一眼,“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陸景抗議道,“你這個表現很像怨婦。”
  陳蘇子翻了個白眼。給宋雨綺叫了一份晚餐。剛出餐廳,陳蘇子撇撇嘴,“陸景,把那小子打一頓,下午就是他在騷擾我和雨綺。”
  她心里一團火憋得慌。一邊是好友邵秋蘭,一邊是好友宋雨綺。她都不知道該偏幫誰。至于陸景這混蛋,就是該被聲討的主,給女人踩上兩腳才解恨。
  陸景皺眉,問道:“是哪位?”順著陳蘇子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左手側,一名男子和一個女子往門口走來。(未完待續。)